【世事關心】川普元年 世界變局的開始?

人氣 2477

【大紀元2016年12月15日訊】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可以說是當今國際政治中的最大變量。「美國優先」的政策不僅意味著國際經貿格局的改變,也意味著外交和軍事策略的改變。近期川普在外交方面已經隱隱透露出了他的鋒芒,即將到來的川普元年,是否將翻開國際大變局的篇章?請看新唐人世事關心的最新報導:《川普元年 世界變局的開始? 》

川蔡通話及一中政策

一通電話激起千層浪!12月2日晚,川普和蔡英文的越洋電話創造了歷史,這是美臺斷交近40年以來,雙方最高領導人的第一次直接通話。川、蔡在電話上談了10幾分鐘,可稱其為一次短暫「會晤」。比起幾個星期前習近平給川普打的祝賀電話,川蔡通話顯然又更進一步。臺灣總統府第二天早上對媒體發表了聲明 。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在昨天的通話過程當中,蔡總統與(美國)當選總統川普除了很親切、也是很輕鬆的互相問候之外,也就未來的施政重點分享彼此的看法和理念,尤其是,包括促進國內的經濟發展及強化國防,也包括讓國民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與安全保障。」

「強化國防」、「安全保障」,這兩個措辭尤其有深意,因為美國對臺軍售一直是中美關係當中最敏感、最容易引發摩擦的部分。川普毫無征兆地出招,既沒給白宮、也沒給北京打招呼,北京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中共外長王毅並沒有直接批評川普,而是指責川蔡通話是臺灣搞的「小動作」 ,並說,這個「小動作」「根本改變不了國際社會一個中國的格局,我相信也不會改變美國政府多年來奉行的一個中國的政策。」

川普團隊對這件事的公關處理的語氣和態度耐人尋味。副總統當選人彭斯在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訪談節目中表示,這只是一次「禮貌性的通話」,不應該做更多解讀。

而川普在個人的推特上,仍然用一如既往的強硬語氣回應質疑。他連發兩篇推文,在第二篇推文中強硬表示:「過去中國讓其貨幣貶值,對我們輸入中國的產品征收重稅,或者在南中國海建造大規模的軍事設施的時候,問過我們是否可以嗎?我不認為如此! 」

川蔡通話還帶來了其它連鎖反應。一些共和黨議員出面力挺川普的打破外交舊例之舉,臺灣媒體則普遍預期明年蔡英文出訪中美洲時,會過境紐約並與川普團隊會晤。

如果說川、蔡的意外通話敲響了川普和北京第一輪過招的鐘聲的話,12月11日,波瀾再掀新高。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明確質疑,如果不能在貿易等其它方面和中國大陸達成交易,為什麼要受「一中政策」的束縛。 他說:「我充分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是我們為什麼要被一中政策所束縛呢?除非我們能在其它方面和中國達成交易,比如貿易……」

對此,中共政府立刻給出了明確的回應,12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強調,一中原則是中美關係的基礎,基礎動搖,別的領域的合作就無從談起。

川蔡通話的更深層意義

川普與蔡英文的通話是否釋放了未來中美關係的一些重要訊號?美國《標準週刊》副主編愛波斯坦(Ethan Epstein)認為,雙方通話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轉變。

他說:「我們都知道美臺雙方領導人之間,自從1979年之後就沒有直接的對話。因此對臺灣總統的存在的承認就是一種轉變,我認為這表明美國與臺灣的關係將會得到加強。臺灣在外交上被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孤立,美國與臺灣並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我不指望美臺會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但我認為這顯示了美國對臺灣長期未有過的尊重,因此我確實認為美臺關係將更加緊密。」

愛波斯坦還表示,這個電話可能也是川普要給中共看一下, 他不是隨便任人擺布的。

記者問:「你認為向中共表明他不會任人擺布很重要嗎?」

愛波斯坦說:「是的,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對川普的另一樁指責是說他是傻瓜,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是個小丑。這件事表明他是能做出強硬舉動的。順便說一下,這事是安排好的,明顯地是計劃了好幾個月的。川普顯然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認為這是對北京政府發出信號,說川普將會是一個強硬的領導者。」

川普就任後  美中關係會大變嗎?

川普還未上任就觸動了美中關係的最敏感地帶,川普就任以後,美中關係會發生重大的變化嗎?

對此,愛波斯坦表示:「我不認為將會有重大的政策變化,我認為美國政府將會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並與北京保持全面的外交關係。但我的確認為這是給中共傳遞信號的一種方式。不被北京喜愛的蔡英文當選後, 中共就一直對台灣施壓。他們在世界各地做出挑釁舉動,包括在南中國海, 我認為這表明如果事情發展到那種程度,美國將會保護臺灣,我們將會繼續賣武器給臺灣,這對中共的進一步挑釁是一種震懾,我認為這是川蔡通話的主要意義。」

美臺關係是否會「更上一層樓」?

美臺關係是否會在川、蔡通話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以下是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記者問:「你認為從川普自己的執政理念出發,他有提升美臺關係從而改變美中關係的必要性嗎?」

文昭表示:「嚴格的說是有的。因為美國優先也包括『美國的安全優先』,和中國大陸建交的目的是為了制衡蘇聯,為了和中國大陸建交就得和臺灣斷交。現在國際局勢早已大變。蘇聯的威脅消失,中共成了美國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和事實上的最大威脅,改善與臺灣關係從而牽制中共就有戰略上的充分理由。之所以難以實施,是因為美國企業在中國有巨大利益,他們組成的遊說集團對華盛頓有巨大的影響。現在川普對去海外投資的企業採取強硬態度,企業界對他的遊說力不那麼強。假如川普改善對臺關係,北京拿在華的美國企業出氣,正好逼他們回流美國,沒準還正中川普下懷。 所以從他展現出的施政邏輯看,改善對臺關係並不是有那麼大的障礙。說顧慮,就是對臺政策變得太快會鼓勵臺獨思潮,會讓美國太深捲入衝突,所以做起來還是事緩則圓的好。」

里根時代的理念是否回歸?

另一個問題是, 川普對卡斯特羅之死發表的強硬聲明,是否意味著里根時代的理念又回歸了?

2016年11月26日的凌晨,在美國邁阿密有「小哈瓦那」之稱的美籍古巴裔移民社區,人們載歌載舞,開香檳歡慶,祝賀兩位「偉大導師」的歷史性會面:11月25日深夜,古巴人民的「革命導師」卡斯特羅,與世界人民的「革命導師」馬克思終於見面了。這個消息公布出來半個小時後,邁阿密的古巴移民就敲鑼打鼓、一路歡歌地走上了街頭。

卡斯特羅從1959年開始,控制古巴長達60年,是當今世界掌權時間最長的共產黨國家領袖。他的死在國際政治圈引起的反響是相當的割裂和糾結。中、俄、朝這樣的意識形態盟友、或曾經的盟友當然是深痛哀悼、 高度評價。

比如,中共的央視這樣報導:「對卡斯特羅同志的逝世表示最深痛的哀悼。卡斯特羅同志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偉大人物,歷史和人民將記住他。」

令人意外的是,一些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對這位反西方的領導人之死也獻上了誠摯的悼詞 。

法國總統奧朗德說:「卡斯特羅是20世紀的一個高峰式的人物,他燃起了古巴革命的許多希望。法國一直將古巴視作伙伴。」

白宮在11月26日也發表聲明,現任總統奧巴馬對古巴現政權展現了友善的姿態 。

而川普的反應則是大相徑庭。他先是在早上8點左右,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一個簡短聲明, 短到只有四個英文字:「Fidel Castro is dead!」(卡斯特羅死了!)

在稍後的聲明中,川普一開篇就說:「今天世界將銘記,一個壓迫他自己的人民長達60年的殘忍獨裁者,死了。」

聲明接著說:「卡斯特羅的遺產包括行刑隊、偷竊、難以想像的折磨、貧窮和對基本人權的踐踏,」「我們的行政團隊將盡一切所能,確保古巴人民開啟最終通往自由和繁榮之旅。」

川普是否會終止奧巴馬建立的美古關係?

「確保古巴人民開啟最終通往自由和繁榮之旅」 這句話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它毫不隱諱地表達了對奧巴馬政府古巴政策的不認同。美古關係正常化主要是通過總統行政令的方式推行的,川普在競選過程中就強烈表達,他當選後有可能撤銷這些行政令。

川普在一次邁阿密的競選集會中曾說:「我會撤銷總統行政令,除非卡斯特羅政權達到我們的要求。不是我的要求,而是我們的要求。你們知道這些要求是什麼。它們是讓古巴人民享有政治和宗教自由、釋放政治犯。」

川普所任命的白宮幕僚長蒲博思(Reince Priebus)在卡斯特羅死後的電視採訪中更清楚地解釋了這一立場 。

他說:「假如古巴政府不做出一些改變,我們不會接受和古巴達成一個單邊的協定。這些改變包括解除壓迫、開放市場、宗教自由、釋放政治犯。要和美國有一個開放、自由的關係,這些事上要做出改變。」

美古關係會成為川普改變舊格局的開始嗎?古巴和美國在2015年恢復的外交關係,會被川普終止嗎?

《標準週刊》副主編愛波斯坦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大。

他說:「川普很可能將一些奧巴馬取得的所謂進展再倒退回去。他已經威脅要這樣做了。他說除非古巴政府為古巴人民的人權多做一些事情,否則他就把事情倒退回去。這是明智的。奧巴馬政策存在的問題,是他對古巴付出的一切都沒有回報,眾所周知,川普喜歡做談判者,因此我們可以預期事情會發生變化。」

記者問:「這種變化會在他成為總統後很快就發生嗎?」

愛波斯坦說:「我預計會這樣。這是總統一人就可以做的事情,因為國會並沒有就美古關係做出什麼實質改變。把美古關係倒退回去, 是川普20分鐘就能做成的事情。 很多跡象都表明他會這樣做。」

川普會成為第二個里根嗎?

川普在談到古巴時,把人權、自由擺在了相當重要的位置上,他會在更大範圍內這樣去做嗎? 他會重舉人權外交的旗幟嗎?

對此,文昭表示:「由於川普還沒有上任,他本人的道德境界還沒有機會展現,從外在條件來說,傳統的共和黨人及其支持者,都主張人權要更鮮明地在外交中得到體現。從經驗來看,商業利益優先的外交政策並沒有讓美國變得更安全,恨美國的人照樣恨美國;而對美國抱有好感的人,對政客的油滑、虛與委蛇感到失望,美國從而失去了它的道德高地,朋友變少,反而削弱了影響力。所以從邏輯上講『讓美國再度偉大』,也包含了外交上的道德重建的意思。重商外交的背後,推力是跨國公司和金融業,它們對川普的影響力不強,所以川普是連續幾任美國總統中最有條件重舉人權外交旗幟的一位。能不能做到關鍵在內政,如果他的『把工作帶回美國』的措施得力,贏得中下層美國人更堅定的支持,在外交上也就可以價值觀色彩更鮮明。」

記者問:「你覺得川普的外交有可能向里根時代回歸嗎?」

文昭說:「是的。里根當年在會見蘇聯領導人之前,總會先拿出一份名單,要求釋放這個名單上的政治犯,川普對古巴的言論讓人想起了當年的里根。但是,我們要看到,里根當年面對的蘇聯是超級強權,而古巴的力量連蘇聯的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所以里根當年這樣做,他確實需要大得多的勇氣,他所取得的道德制高點也是其他人難以達到的。同時古巴和美國之間利益聯繫很少,美國對古巴嚴厲,成本也比較小。川普這麼做,也許是想體現共和黨人的傳統立場,有助於消弭黨內的分裂。是否能向里根時代回歸, 主要還需要看川普如何處理中美關係,以及他對中共的態度。公平地講,川普處理對華關係,比里根處理對蘇聯的關係難度還要大,因為中美利益聯繫很多,北京也有很多槓桿對美國施加影響。假如川普真的體現出與里根一樣的風格,那真的是令人敬佩。我們可以觀察他如何跟強大的對手打交道,從而判斷川普所說的『美國優先』,是否也包括了美國的價值觀優先。」

朝核問題 川普將如何出招

對困擾美國已久的朝核問題,川普又會怎樣出招呢?

比起古巴,另外兩個外交領域更讓美國人牽腸掛肚,因為它直接牽扯美國的國土安全。一個是中東政策,如何對付ISIS;另一個則是朝核問題。 兩相比較,朝核問題更緊迫、也更棘手。朝鮮一旦擁有遠程運載火箭,並且掌握了核武器小型化的技術,就擁有了向美國本土發動核打擊的能力,它的威脅遠非ISIS可比。川普上任後,對這個威脅能否有破局之舉呢?

朝鮮和古巴,都是當今世界所剩不多的共產黨小兄弟,而且也都在相當程度上被世界孤立。但是假如不看國內的獨裁,只從國際關係的視角看,比起朝鮮半島折騰不休的金正恩,古巴剛去世的卡斯特羅簡直可說是「綠色有機、人畜無害」。大概卡斯特羅自己也知道,古巴在美國的眼皮底下,假如窮兵黷武威脅美國的話,立刻會為自身招禍。而朝鮮的金正恩則是反其道行之。

朝鮮在今年9月進行了第5次核試驗之後,又進行了一次火箭發動機的點火試驗。美國斯坦佛大學的核科學家西格夫‧赫克等專家認為,美國可能低估了朝鮮的核能力,它在5年之內可能就會擁有對美國西海岸發動核打擊的能力。明年1月川普上任後,這將是他面臨的一個非常迫切的國家安全問題。

11月30日,聯合國通過了對朝鮮的新制裁決議,主要是限制朝鮮的煤炭和礦產出口,以削弱朝鮮獲取資金的能力。但是執行效果如何,外界普遍並不樂觀。朝核問題的複雜之處在於它牽扯大國關係。

11月28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題為「朝鮮核問題影響川普對華政策」的文章。文章指出,假如川普對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就很難指望中國在解決朝核問題上配合美國。川普在經貿和安全兩者之間,面臨著誰該優先的選擇。川普在競選中曾提出乾脆扔掉包袱的主張,讓韓國和日本武裝自己,並且讓中國去解決朝鮮的麻煩。但是這一立場現在又有鬆動。所以川普今後如何應對金正恩的挑戰,將會影響世界性的戰略格局。

在兩難之下,川普會如何出招呢?對此,愛波斯坦是這樣分析的。

記者問:「有些西方媒體指出,如果川普對中國的出口施加懲罰性關稅,他將可能不會得到中國在朝核危機上的合作。你覺得川普會怎樣應對這種局面?」

愛波斯坦表示:「我覺得那是非常荒誕的論調。首先,中共沒有做過任何有效阻止北韓核計劃的事。為什麼我們希望他們現在會做點什麼?有很多原因讓中共希望北朝鮮政權能夠繼續存在下去,當然那些都是很糟糕的原因、錯誤的原因,但這對他們來說無所謂。無論我們增不增加關稅,這都是一個與關稅不相關的獨立的問題, 我覺得中共及其政權的辯護者們這樣說是不誠實且不真誠的。他們說,哦,我們想在北朝鮮問題上幫忙,但是現在我們在貿易上非常失望。我的意思是,他們從未做過任何一件阻止北韓一直在發展核武器計劃的事。」

川普是否會有破局之舉?他將會沿著聯合國制裁外加爭取大國支持的模式繼續走下去,還是會有不同於前人做法?

對此,文昭認為:「事實上必須要有不同於之前的做法,之前的做法已經失敗了。現在朝核問題的解決方案無非只有兩條,要麼坐視金三胖擁有核武器,但加快升級反導系統,拉大美國和朝鮮在技術上的差距,盡可能抵消朝鮮的導彈威脅,這也不失為一種解決辦法。另一條路就是阻止金三胖搞出遠程核武力。六方會談是一個愚弄美國的圈套;聯合國制裁沒有中國的配合又不會有用,所以就只有打,採取外科手術式的軍事行動。這需要很大魄力,難處在於說服韓國,並頂住中共的壓力。我是傾向於軍事解決,因為要坐視朝鮮的核技術成熟,而它又處在孤立,經濟破產的處境,它就會擴散核技術換取現金,製造更多的小核流氓來要脅美國。它會是一個無盡麻煩的策源地。」

川普元年與世界變局

展望川普元年,有太多的不確定。但它給我們帶來的最確定的事就是變化,而且這個變化將是世界性的。至於美國是否將因這些變化而變得再度偉大,世界是否會因此而變得更好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大陸資深媒體人:川普或是里根第二
高天韻:美國大選——天意與道德的思考
【翻牆必看】川普是中共終結者?
謝天奇:習與川普默契互動 昭示江曾末日將臨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遠見快評】美防疫連爆「奇蹟」 好消息背後?
【時事縱橫】布林肯上任說啥 蓬佩奧備戰2024大選?
【秦鵬直播】德州受夠了?議員提獨立公投法案
【重播】美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媒體發布會
【時事軍事】台海局勢緊張 美航母戰鬥群進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