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劍平:馬克思謬論之六、社會發展五階段論

人氣: 14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0日訊】馬列主義認為,人類社會必然會按順序出現五種社會形態: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的社會形態。這叫「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根本。

真的這樣嗎?我們通過仔細分析,發現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不能成立的,是荒謬的。

馬克思講「階級鬥爭是人類歷史發展的動力」。在以馬克思主義為意識形態的國家裡,人類社會歷史被扭曲成階級鬥爭史。其實在中國歷史上很少有過階級壓迫和階級鬥爭,也很少有「地主剝削壓迫農民」意義上的封建社會。中國古代一直是以農業為主、小商業為輔的自由社會,耕地幾乎全部都在自耕農與半自耕農手中,土地租賃關係也是雙方自願、和諧的,不是剝削。

人類社會隨著技術的進步,出現了社會化大生產,這些變化都是經濟發展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階級鬥爭的結果,不是象馬克思恩格斯講的,階級鬥爭暴力革命推動了社會形態的轉換、推動了社會的發展。

研究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最好的、最完善的、甚至是唯一的歷史標本應該是中國文明,而不是歐洲文明,因為中國文明是世界上現存文明中惟一的較完整地保存下來的,從未被毀滅性地中斷過的古老文明。而包括西方文明在內的世界上的其他文明在發展過程中都曾完全中斷,還有一些文明幾千年來幾乎一直保存在較為原始的不發達狀態,如非洲文明、美洲文明、印第安文明等。中國文明是一個自然的必然的歷史過程,是研究歷史的最好標本,中文是表意文字,記錄歷史較早,便於歷史研究。而馬克思者把歐洲文明當成歷史發展的必然標本,製造出「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歪曲了世界。中國的馬克思者崇洋媚外,把歐洲當成樣板,無視中國的事實,削足適履,把中國的社會形態胡亂套上馬列主義的史學公式,誤導了世界,污蔑了中國和世界人民,罪不可恕!

1、秦始皇結束了中國的封建社會

封建社會就是封土建國(封侯建國),皇帝或者國王把他的地盤分成一塊塊封給諸侯,諸侯們向皇帝效忠。在中國,封建社會就是分封制,就是秦朝以前的制度,最起碼周代是如此。秦統一六國之後,政治上廢除分封制,實行郡縣制;經濟上廢除土地王(公)有制,確立個體私有制。秦統一中國之前中國是封建制,統一之後,土地在農民手中,皇帝與農民的中間沒有諸侯或大地主,農民通過皇帝的行政機構(郡縣)直接向皇帝負責,雖然有時封一些王,這時的王多數是尊稱,王不一定有封地,有封地並不完全掌握封地的一切權力,無法與春秋戰國時的諸侯相比。所以說,秦始皇統一之後,二千多年來,中國的社會形態基本上都是中央集權制,不是封建制度,也不是馬克思所列舉的五種社會形態中的任何一種,這就證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錯誤的。

中國封建社會並不黑暗,通過對比黑暗愚昧的歐洲中世紀的封建社會(注20),就能看出來。在中國的封建社會裡,是百家爭鳴、百花開放時代,而且人才流動很隨意,當時的思想非常開放與發達,諸子百家就是當時產生的,封建社會創造出中華民族偉大燦爛的思想與文化,為世界文明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後來的中央集權制除了科學技術發達外,在思想上並不比封建社會先進。在文化成就、人才流動、言論自由、思想開放等等方面,現在的中國大陸就不如它。中國封建社會的階級與階級鬥爭並不明顯,也不像歐洲封建社會那麼黑暗。

現在有些馬列學者,知道封建社會這一說法站不住腳,就盜用「封建社會」一詞,加入自己的定義。他們如此定義:「封建社會是地主或領主擁有大量的土地(耕地),農民很少有土地。」

把「封建社會」的定義修改,這樣做是極端錯誤的。既然用別人已經形成社會共識的詞,就不能改變其原來的定義,否則會造成混亂。本來「南」是指南針所指的方向,有一天馬克思者卻把指南針所指的方向定義成「西」,這就把世界搞亂了,這是馬克思主義者設的邏輯陷阱,在辯證法與馬克思理論裡經常出現這種邏輯陷阱。

就算按照馬列學者後來篡改的定義:「地主擁有大量的土地(耕地),農民很少有土地」的標準,中國也不是封建社會!在中國歷史上,自耕農(農民)佔有大量的土地,一般應該超過70%,只有少量土地(30%以下)在小地主手裡,小地主也是半自耕農,很少有大地主,事實上中國就不是封建社會!反觀現在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家,耕地絕大多數(90%以上)在農場主(地主)手中,那麼現在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就是封建社會啦?可見馬列學者篡改後「封建社會」的定義是多麼荒謬。把秦始皇統一以後的中國說成封建社會是說不通的。

全國多數以上的土地在自耕農、半自耕農手中,那種認為地主掌握大部分土地的看法是沒有依據的。所謂「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之類的話,是誇張和為了政治目的而歪曲。地主也是半自耕農,家庭成員都參加勞動。

日本人在1939年至1943年,仔細調查了華北地區的中國村莊。搜集到了無數的資料,寫成《中國農民慣行調查》。他們在調查中發現:「很少可以在華北的村落裡看到地主,這個階級在村莊事務中的作用微不足道,他們甚至開始懷疑半封建這樣的詞是否可以用在中國村莊身上」(注11)。日本人說話是比較客氣,其實就是:「半封建這樣的詞用在中國村莊身上不合適,當時的中國不是封建社會,連半封建都算不上。」

報告中記載,當時中國北方農村的民主非常成熟,有回避制度,也有監督機制,還有奉獻精神。有人說中國人沒有民主思維、沒有民主經歷,這是污蔑,中國人的民主很成熟很公平。雖然沒有成文的村規家規,僅靠習俗把北方農村治理得很和諧。

在日本人調查的34個村裡,結論是「有階層,但是沒有階級;有富人,沒有剝削。只要勤勞,人人都有希望」。那裡的耕地都在自耕農和半自耕農手裡,連地主都很難找到,根本沒有「地主擁有大量的土地」這一事實,所以當時的中國不是封建社會!

從報告中可以看到:「中國北方的農村是一片和諧、自由、民主、自治的農村,看不到階級與階級鬥爭,更不存在像馬克思和中共所描述的殘酷剝削與激烈鬥爭。生活困難是全體人民的困難,是生產技術落後和耕地少造成的。」。這是什麼封建半封建社會?真是最和諧的新農村!當時農村的民主程度,超過現在大陸農村的民主程度。共產黨是獨裁者,它當政民主一定倒退。

南方社會更特殊。在南方的許多農村,同村人的血緣、宗親關係更加緊密,是一個生活共同體,就是結合成親緣或類親緣關係的人群,以深度的合作,組織為一個同生死共榮辱的共同體。有公共財產,用以救助弱勢群體——鰥寡孤獨與貧殘病者,還資助無力趕考求學者和嫁娶者,強力地扶起了弱勢群體和一時貧困者,發達者會用自己的能力增添公共財產,回饋小社會。這種親族圈內的「小共產」,在將近一千年左右,使中國相當一部分人口,免於饑寒,而且還有發達的機會(注19)。在這種共同體中,不可能有「階級鬥爭」這個東西發揮什麼作用,甚至都不存在,連封建社會的影子也看不到,馬克思的階級鬥爭不適合於中國的社會現實。

中國社會的明媚陽光得益於儒佛道,特別是儒家精神的薰陶。看看儒家的著作,真的是人類文明最偉大的瑰寶,是人類未來能和平相處和健康發展的瑰寶,誰人破壞它,誰就是人類的共同敵人。

看看歐洲中世紀黑暗、愚昧、落後的封建社會,他們那裡真的是階級壓迫與階級鬥爭的土壤,加上技術的落後,人民生活異常困苦(注20),那才叫做真正的封建社會呢。秦統一後的中國,中世紀的歐洲就更無法相比了,有學者認為,宋朝汴梁一個看城門的小吏,生活水準就比歐洲一個小國的國君強。看看一直到現代的日本農村,他們被黑暗的村八分搞得喘氣不敢大聲,生怕破壞了規紀,生怕看不懂空氣了。村八分是一種自宮之法,一直把日本人壓迫在恐懼、唯唯諾諾、瞻前顧後、小心翼翼之中,生活在日本非常壓抑。如果按照歐洲與日本封建社會的標準,中國就是在秦始皇統一之前,都不能算作是標準的封建社會,因為沒有那麼黑暗,也沒有階級鬥爭。除了用了法家之後的秦國,其他國家都不黑暗。

如果仔細研究就會發現,世界上許多國家和民族,連封建社會都沒有出現過。中國在秦始皇之後,長達二千多年是中央集權制,而不是封建社會、不是奴隸社會、不是資本主義、不是原始社會、不是共產主義,不是馬克思所指的「五種社會形態」中的任何一種!可見「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何等荒謬。

現在中國不少史學家,連「封建社會」一詞也拋棄,他們說涵義不清。

2、歷史上奴隸社會根本不存在

中國史學源遠流長,碩果累累,堪居世界學術之首,由此造就出的名史家層出不窮,代代不乏。共產黨人硬是給中國歷史套上馬克思的「有奴論」,擾亂了中國人思維,污蔑了中國的古代聖賢,現在中國人覺悟起來了,打倒了「有奴論」,把它扔進垃圾堆。

A、中國史學界一直抵制中共御用史學家的有奴論

這裡的「有奴論」與「無奴論」的「奴」是指「奴隸社會」而不是指「奴隸」。奴隸社會是一種經濟模式,應該從經濟方面去考量,奴隸社會的特徵是: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

中華民族是個非常崇尚歷史的民族,中國古代只有文科沒有理工科,讀書人從小讀書就是讀《四書五經》和相關的文學與歷史,對歷史研究的人很多,有些人在世界上都有影響,馬克思的那套歪理在中國難以推行。中共推行「社會發展五階段論」,當李達、郭沫若挑頭創建「有奴論」時,除了郭沫若、范文瀾、翦伯贊、呂振羽、侯外廬、李達等幾個共產黨自己的御用史學家外,沒人相信中國有奴隸社會。對於把人類歷史說成是階級鬥爭史,史學家們更是深惡痛絕。中共對這些史學家進行迫害,馬克思的這些謬論最後只能靠暴力來推行。謬論總是與暴力同在。

郭的「有奴論」在中國20世紀30年代生產了史學大論戰,受到學者的普遍反駁。連中共的祖師爺陳獨秀,都撰文否定中國歷史存在奴隸社會。學者王瑛認為:社會發展的普通道路不一定必經奴隸社會;確定奴隸制度的存在,應以大量奴隸所造成的主導奴隸經濟為前提,不應以農奴及家奴的存在來確證奴隸制度。劉興唐反復強調:一是不能把家庭奴隸當做奴隸社會的奴隸;二是不能把封建的徭役制當做大批的奴隸勞動;他認為東方的家庭奴隸眾多,生產領域雖有奴隸,卻不占支配地位(注14)……非歷史專業的學者都能看出「有奴論」的荒謬,而傳統正宗大史學家對於馬克思那套「有奴論」覺得荒謬可笑,嗤之以鼻,根本不參與論戰。1949年前出版的歷史書,絕大多數沒有出現「奴隸社會」這一詞語。

中國的歷史記錄很早。中國人歷來是文史不分的,讀書人都讀歷史,如果中國歷史上奴隸社會,為什麼到郭沫若時才發現?最起碼在漢代就會有人提出「有奴論」來了,那時對古代史研究的人也很多,而且史料更全。李鴻哲就寫過《奴隸社會說於經典著作中無根據》,可見中國有奴論是郭秉承馬克思謬論偽造出來的,而不是中國本身有奴隸社會。

直到中共上臺後,馬克思的「有奴論」靠著權力統一天下,繼而成為禁區,史學者大多噤若寒蟬,幾近無人敢持異議,唯有學術界「三劍客」黃現璠、雷海宗、李鴻哲勇敢地挺身而出,唱起了反調。黃現璠於1957年6月出版的《廣西僮族簡史》,書中提出壯族「無奴隸社會論」。

1957年7月,雷海宗發表文章,對「奴隸社會」這一名詞置疑,他宣稱「馬克思主義的社會科學發展停滯」,他說:「蘇聯和整個社會主義陣營的社會科學太薄弱,太貧乏。」「蘇聯歷史科學水準之低,是驚人的。蘇聯學者的著作,在資本主義學術界看來連評論的資格也夠不上,可以說不是科學作品。」進而又說,解放後出的書(指史學方面的書)「沒有什麼可看的,內容貧乏,邏輯混亂。沒有什麼學術價值,讀了使腦筋僵化。」還說:「中國知識份子一言不發的本領在全世界的歷史上,可以考第一名」(注12)。

1957年10月,李鴻哲又發表了《「奴隸社會」是否社會發展必經階段?》一文,他得出結論:「奴隸社會說在理論上站不住腳,不符合歷史事實,多年來為人所信從,實在是一種教條主義的偏向」(注3)。

當然學者們不直接反對馬克思,只是「打著馬克思的旗幟反馬克思」,他們把「社會發展五階段論」說成是史達林的教條主義,把火力對準所謂的教條主義身上。其實「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才是馬克思的原教旨主義,否則,沒有了「社會發展五階段論」,馬克思者咒駡的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從何開口?沒有了「社會發展五階段論」,共產主義從何而來?沒有了偽造的共產主義,馬克思拿什麼忽悠人?

中共為了貫徹其意識形態,最先是向史學界開刀,有不少史學家慘遭迫害,史學界許多人被劃成右派,讓我們記住這些捍衛真理的人!

1957年內定黃現璠出任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兼教育廳廳長一事因他被劃為右派而作罷。1962年春,剛被「摘脫右派分子帽子」不久的黃現璠,再次勇敢地挺身而出,連續推出《儂智高起兵反宋是正義的戰爭》、《土司制度在桂西》兩篇長論文,他于文中從少數民族史出發,徹底否定了中國「奴隸社會存在論」。黃教授被嚴重迫害,他後來回憶:「‘文革’批鬥中多了一項莫須有罪名。當時的紅衛兵小將在一些人的指使下猛批我‘學術上反攻倒算和死不悔改’,從而對我拳打腳踢,四次遭人毒打,兩次被人一腳踢昏,批鬥、遊街、掛牌戴高帽示眾、掃廁所掃大街的屈辱經歷自然在所難免。當時我已高齡近70,僅憑一股死不甘心的頑強毅力和自少喜歡從事運動的良好體質撿得一條性命。」

被殘酷迫害的雷海宗,心身俱傷,英年早失。雷的一個得意弟子丁則良也被劃成右派,自沉北京大學未名湖。

中共用暴力代替辯論,理屈詞窮就動刀子,用暴力衛護謬論,罪惡至極。

最可笑的是,中國歷史本沒有奴隸社會,中共的御用學者造出奴隸社會後,又為什麼時候開始封建社會而大打出手,出現了「西周封建說」、「春秋封建說」、「戰國封建說」、「秦統一封建說」、「西漢封建說」、「東漢封建說」、「魏晉封建說」和「東晉封建說」等八種有代表性的觀點,這八種觀點在對中國進入封建社會的時間認識上相差上千年的時間。剪伯贊,呂振羽,郭沫若,等等「有奴論」者各持己見,互不屈服,後臺不夠硬者招來殺身之禍。中共不但迫害無奴論,還迫害有奴論中持有「奴隸社會結束時間」不同觀點的人,呂振羽從1963年後坐牢近十年;「文革」中,李達向毛求救無效而慘死;特別是「有奴論」悍將、為「有奴論」衝鋒陷陣、無情迫害「無奴論」群英的翦伯贊被迫自殺,還連累妻子一起走,共產黨的馬前卒也沒有好下場。郭沫若的「戰國封建論」因為得到官方的支持而勝出,最終居於‘獨尊’的地位,再沒人敢提出異議。

當然,如果本人當時能參加論戰,一定能證明「毛的紅朝才是真正的奴隸社會」,從而證明,中國自從開天闢地以來,一直到1949年的五千年間都是原始社會。這一論斷,估計連郭沫若也駁不倒,如果馬克思還活著,不得不認栽。

中共用暴力來解決學術爭端,所以暴力才是共產黨的最高真理。列寧曾說「暴力是革命的火車頭,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利器。」一副流氓嘴臉和流氓邏輯。可見,馬克思理論千條萬條,暴力才是第一條。可笑的是,馬克思者研究馬克思,下筆洋洋灑灑,開口滔滔是道,卻看不透這一點,愚昧!

中共這一招叫做掩耳盜鈴,堵住了中國人的嘴,卻按不住外國人的筆。日本現代研究中國甲骨學名家島邦男(1908~1977)於遺稿中直言不諱地否定了郭沫若的「殷代奴隸社會說」。他于遺稿《殷代非奴隸社會一證》中運用甲骨學博識,從甲骨卜辭中出現的「農業、畜牧、祭祀」等文字和記事的論證中,逐一反駁了郭沫若主張殷代「眾」字為「奴隸」以及殷代為奴隸社會的論點,提出了殷代非奴隸社會的可信一證。島邦氏的這種認識,表明中國「無奴學派」的主張事實上已經影響到國外,並獲得了國外一些學者對中國古代社會「無奴論」認識的共鳴,「無奴論」將浩浩蕩蕩走向世界。我們可以思考一下,殷代都不是奴隸社會,哪中國還有奴隸社會嗎?

馬列主義理論對史學危害巨大,應用它只能落入桎梏之中。號稱中國最博學的人、教授中的教授、懂得十幾種語言的文史學家陳寅恪教授,並不參與「有奴論」爭論,他根本就看不起馬列主義,把馬列主義稱為「桎梏」。

1953年,中共準備成立歷史研究所,請陳寅恪當中古史研究所所長,讓陳原來的學生和助手北大歷史系副教授汪篯前往廣州邀請,陳的妻子對他說,陳寅恪最不願意看到別人寫文章時時提到馬列主義,一看頭就痛。

陳寅恪對汪篯說:「我在宣統三年(21歲)時就在瑞士讀過資本論原文……我提出第一條:‘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其意就在不要有桎梏,不要先有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術,也不要學政治。不止我一人要如此,我要全部的人都如此。我從來不談政治,與政治決無連涉,和任何黨派沒有關係。怎樣調查也只是這樣。因此我又提出第二條:‘請毛公或劉公給一允許證明書,以作擋箭牌。’其意是毛公是政治上的最高當局,劉少奇是党的最高負責人。我認為最高當局也應和我有同樣的看法,應從我說。否則,就談不到學術研究。」

如果先有馬克思的成見,再去研究歷史,就如墮入「跳死猢猻,終落在乾坤套裡」的桎梏中,最終也只能像「有奴論」派一樣,不敢否定「有奴論」,只能為什麼時間奴隸社會滅亡進入封建社會而爭論不休,最後造出八種滅亡時間相互攻訐,致死也跳不出這個套套來。搞研究就是要先破除成見再研究,才能得出公正的結論,而中共卻要學者先有馬克思成見再去研究,實際是用馬克思學說去解釋歷史,得出的結論很可能與實際情況相差十萬八千里。研究歷史就如瞎子摸象,本來就沒有象,馬克思卻告訴瞎子們有象並強迫瞎子去摸,結果瞎子們只能是亂摸一通,抱著木頭、樹、牆、石頭、牛馬……都說是象,於是乎摸出八種奴隸社會滅亡時間點來。可以思考一下,如果奴隸社會是存在的,那麼奴隸社會結束只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時間點,找到這個時間點應該是非常容易而且一致的,史學家怎麼可能找出八個時間點來?並且竟然相差千年之久?還互不服氣,還不是因為根本就沒有,才亂猜的嘛!可見,馬克思理論和他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對歷史研究危害巨大。

知識是沒有階級的,真相也沒有階級。馬列主義卻把知識和真相打上階級的標籤,毛說「文藝為階級服務」,共產黨強迫人們用馬克思理論來解釋世界,令人誤入歧途,擋住人們追尋知識與真相的欲望和勇氣,馬列主義禍害世間。其實馬列主義者不適合搞科學研究,因為先有馬克思成見再去作研究,得到的結論可能與事實相差十萬八千里。

B、黃現璠教授徹底砸碎了有奴論

黃現璠教授根據長達近40年的研究,於1979年發表的連載長篇論文《我國民族歷史沒有奴隸社會的探討》,一篇文章從構思到發表斷斷續續費時近40年,可見他研究之嚴謹。後來他又出版了一本書《中國歷史沒有奴隸社會》。書名雖然是中國,但黃教授對世界各民族歷史進行研究,發現除羅馬外,世界上其它民族和國家根本沒有奴隸社會出現過。其中對西亞、印度、古代雅典、斯巴達、羅馬的上古社會,也作了深入研討,從多種語言文字源流與社會地位上查考被稱為「奴隸」群體的身份,謹慎地做出鑒定,認為在整個世界的上古,都不必然經歷奴隸社會。

而羅馬的奴隸制,僅限於羅馬幾百個城邦中的幾個,這只能算特例,不是通例,不能證明當時羅馬的社會性質就是奴隸社會。只有羅馬幾百個城邦無一遺漏都是奴隸社會,才能證明當時的羅馬就是奴隸制度。只有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和民族都無一遺漏地出現奴隸社會,才有可能(只是可能)說明奴隸社會必然出現,才能說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可能(只是可能)是正確的。

黃教授說「我堅決主張我國歷史上沒有奴隸社會,漢族沒有,少數民族絕大多數也沒有。歐洲的希臘、羅馬由氏族制社會變為奴隸制社會,就不是人類社會發展規律、世界通例,而是歷史特例。」

黃現璠教授認為:(中國有奴論者)只是拿著一個空洞無物甚至連科學概念都談不上的「奴隸」名詞往先秦史上肆意亂套,從而以三人成虎式的「層累疊加法」偽造出一個「奴隸社會」邪說,以達到「三人成虎事多有,眾口鑠金君自寬」的政治效應,以為自己的偽馬克思學說坐實史事支撐而妖言惑眾欺世盜名。以這種入主出奴思維和偽馬克思學說為基….它們從中宣揚以階級鬥爭理論為綱的邪教謬論所造成的教育和學術危害遠遠大於那點局部成果。這種偽造歷史的階級鬥爭邪教「史學」,完全背離了嚴謹的歷史科學,…,因而以往「中國古史分期討論」的研究成果總體上大多可以歸為唯心主義史學或階級鬥爭邪教偽說。作者宣稱,在馬克思主義史學中,…,其他方面已經過時,而中國的假馬列主義史學及其成果大多是偽說和偽史,應該扔進歷史的垃圾熔爐,再來一次「焚書坑奴」,以免偽史學危害後學。

作者還聲稱,本書撰著的動機並非僅僅滿足于恢復古史本來面目和消除以往長期流行於世的「階級鬥爭史學」的危害,而是意欲弘揚嚴謹的歷史科學,以科學化的歷史學與邪教的政治史學進行分庭抗禮,展開人性與奴性的角力較量……

說的真好,「階級鬥爭史學」就是邪教「史學」,馬克思理論就是邪教理論,共產黨黨徒就是邪教徒。研究真正的史學,不僅是「展開人性與奴性的角力較量」,還是展開「佛性與魔性的較量」。

從1979年開始,越來越多的歷史學者趨向於奴隸社會並非人類歷史發展必經階段的看法,殷商並非奴隸社會幾成歷史學界的共識。一大批史學學者勇敢地放棄原來的觀點,認可中國無奴隸社會說。如何茲全先生放棄了魏晉封建論,認為中國無奴隸社會;當年狠批右派雷海宗反動史觀的胡鐘達先生,20多年後毅然「棄暗投明」,加入「無奴學派」陣營;「有奴論」的郭沫若派四大幹將:白壽彝、楊寬、吳大琨、田昌五皆相繼轉變立場,贊同「無奴論」;瞎子們在覺醒。假設郭還在人世,耳聞目睹「有奴論」陣營紛紛分崩離析、郭派幹將全部「離經叛道」、「棄暗投明」的慘況,按照郭的一貫善變識時務的行事作風,想必他也會順應時代潮流,向「無奴學派」「俯首稱臣」(注14)。

現在,大多數中國歷史學者都認為,中國文明發展史上既沒有經歷過奴隸制社會,也沒有經歷過歐洲中世紀那樣的封建社會。

聘請了28位國內著名史學家擔任其學術委員會委員、由商傳、曹大為、王和、趙世瑜等史學家任總主編,編寫的《中國大通史》則明確提出「不再套用‘五種社會形態’作為裁斷中國歷史分期的標準」,並且「避免籠統使用涵義不清的封建制度的概念,」該書把夏商周三代稱作「宗法集耕型家國同構農耕社會」,把秦漢至清中期稱作「專制個體型家國同構農耕社會」。

「無奴論」學說,現在群星薈萃,大放光芒,並已經走向世界,越來越發展龐大、越來越深入人心,將形成巨大的洪流,徹底衝垮馬克思為世界偽造造的 「社會發展五階段論」,徹底衝垮馬克思理論體系,帶動人類沖出馬克思的枷鎖,帶動人類走向光明!「有奴論」是馬克思的核心理論,馬克思之徒是洋奴主義,最終敗給了中華主義,中國人戰勝了馬克思。馬克思的「有奴論」誆騙天下,終於被中國人撂下馬。這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的又一大貢獻。拋棄馬克思人類才能回歸正道。

C、從理論上講,奴隸社會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出現

奴隸是經常出現的,有奴隸並非就是奴隸社會。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南北美洲從非洲輸入大量黑人奴隸。美國獨立後,在南方各洲的種植園中,還大量使用奴隸勞動,但沒有一位史學家把當時的美國及南北美洲其他國家稱之為奴隸制國家,是因為奴隸人口比例低,達不到奴隸社會的特徵。現在的中國有黑煤窯、黑磚窯、黑監獄、黑看守所、黑收容中心,裡面都是奴隸,難道因此就能說現在的中國就是奴隸社會嗎?

奴隸社會的特徵是: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那麼就是說社會勞動力的大多數是奴隸,加上家屬也是奴隸,就是說社會人口的多數是奴隸。怎麼能弄得來如此之多的奴隸?如果靠戰爭擄掠,沒那麼多的人口供擄掠。如何才能擄掠到人口比自己的國民還多?

在冷兵器時代,奴隸的勞動工具與士兵的武器差別不太大,奴隸又集中勞動(集中容易造反和造反成功),少數人口的奴隸主及其階級,如何才能看管及鎮壓得了多數人的怠工及造反?就算社會所有自由人的工作都圍繞著看管和鎮壓奴隸,還不一定能做得到,因為自由人少於奴隸,奴隸又集中。整個社會差不多有一半的人,在看管別人,不參與直接生產,不創造勞動價值,奴隸們又時刻想著怠工和造反,社會的效率會非常低下,肯定比原始社會還不如。整個社會都在激烈的對抗、爭鬥,必然造成社會動盪,這種社會形態不會是必然出現的,偶爾出現了只是特例,也維持不了多久,絕對不可能在全人類無一例外地出現。

這說明奴隸社會不會必然出現,絕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出現。

至於中國人被灌輸「教育」的,奴隸社會的佐證:古羅馬時期的奴隸起義即「斯巴達克起義」,其實在人類歷史上只是特例,不是當時人類社會的整體情況。古羅馬幾百個城邦中也僅限於幾個有大量奴隸,而且當時的羅馬帝國也只把征服來的別國的人當作奴隸,本國的所有民眾都是自由民,奴隸所占的人口比例不夠多,所以古羅馬也不是奴隸社會。

中國的文明持續五千年,中國的文字記錄了很早的歷史。遍查中國古人留下的典籍,根本就沒有一點兒有關奴隸制社會的資訊和記載,李鴻哲就寫過《奴隸社會說於經典著作中無根據》。看看《詩經》、《楚辭》,哪一句是奴隸的呻吟?沒有,裡面都是野人(自由的農民)的歌唱。《四書五經》及更多更早的書,有多少涉及奴隸社會的?有多少涉及奴隸?連奴隸都很少涉及,更何況奴隸社會!把當時的典章拿來看看。有人把秦朝以前的社會當作奴隸社會,那簡直是胡鬧,奴隸的比例不夠多。

其實,人們只要稍加思考就可看出:中國古人單純樸實,對天地神明心存敬畏,全世界所有民族在古代都是信神的,對善惡報應是相信的,對自我行為是約束的,越往上追溯,人們越信神,怎麼可能有普遍性的慘無人道壓迫奴隸的社會現象呢?那麼教科書中的「夏、商、周」朝是奴隸社會是怎麼來的呢?是郭沫若等共產黨人在三、四十年代,為了迎合馬克思主義理論編造出來的。

史籍上對「夏、商、周」朝的農業生產情況有諸多記載,例如井田制:「方裡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別野人也」(《孟子 – 滕文公上》)。意思是將方圓九百畝土地,劃分為九塊,每塊一百畝,猶如「井」字型,四周八塊田為人們自己的私田,中心的一塊田是人們共同耕種的公田,大夥幹活時先合力把公田裡的農活幹完了才能幹私田裡的活。農民也不用另交什麼稅,收成時,將公田裡的穀物上交就行了(可以參見網上搜索「井田制」)。說明當時的社會並不是奴隸出苦力為奴隸主耕種土地的情況。如果有奴隸,還要大家共同耕種公田幹嗎?就算公田由奴隸耕種,奴隸的人口只占耕種人口的九分之一,達不到「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這一奴隸社會特徵,也不是奴隸社會。只有九塊田有五塊以上是奴隸耕種,才可能(只是可能)是奴隸社會。

可見,奴隸社會不是必然出現的。

中共把謬論當成真理來推廣,它又控制了媒體,消滅了不同聲音,學者寫文章批駁了「有奴隸」,可是媒體不敢登,這些聲音在學術交流也受限制,使謬論得以通行無阻、繼續害人,中共罪惡巨大。

D、毛的紅朝才是真正的奴隸社會

奴隸與奴隸社會各有特徵,兩個都符合才是奴隸社會。

奴隸有幾大特徵:四不能、三必愛、四無權。

奴隸社會的特徵:「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

如果硬要給中國歷史找出一個奴隸社會,非毛的紅朝莫屬。

a、悲慘的紅朝賤奴

當你被劃成黑五類分子時,就是奴隸了,甚至連奴隸都不如。奴隸主還留著奴隸幹活創造財富,奴隸只要不造反,他們的生命很安全。在紅朝,多少無辜的人不幸被劃成地主資本家,甚至還有因為言論被劃成黑五類(右派)的,這些人被整死、被隨便虐殺,子孫都難以逃脫這種噩運。這不是比奴隸更悲慘嗎?這是奴隸中最慘的一種,我們且稱之為「賤奴」。

湖南岳陽方中村(音),上世紀七十年代,在一次批鬥會後的夜裡,一對地主子女夫婦,不堪再受辱,掐死自己六、七歲的獨生兒子放于長凳中間,夫妻兩人站在長凳兩頭同時上吊(小孩的玩伴20多年後親口告訴我的)……工商業改造時期,上海多少資本家跳樓,陳毅還譽為「空降兵」;看看文革,多少知識份子投水、上吊,為抗拒紅朝暴政,他們演繹了生命最壯麗的一頁,歷史永遠不會忘記這些比奴隸更悲慘的人們。

內戰時,毛與中共用盡一切辦法,把中國的精英騙下來,不讓他們跟國民黨去臺灣,後來又用「引蛇出洞」的招術把他們打成右派,再以各種手段修整他們。這些精英幾乎全部成為黑五類——賤奴。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妻離子散,多少人上吊,多少人投水,甚至押送他們至荒蠻的夾邊溝裡餓死。夾邊溝裡白骨累累,層層疊加,那都是中華民族的精英啊!中共當時把他們留下來,就是為了收拾他們,可見中共有多毒。

b、大家都是奴隸,紅朝就是最黑暗的奴隸社會

在毛的紅朝,即使是普通人也是奴隸,只是不自知而已,且稱為「平奴」。為了與其它奴隸相區別,我們就把紅朝的奴隸統稱「紅奴」。至於網路「五毛黨」,也不過是從平奴中分出來的「打手奴」而已,俗稱「走狗、狗腿子」,與奴隸無本質區別,他們的權利與平奴一致。歌頌毛式紅朝的笨青(憤青)們,睜大眼睛看看吧,看清楚你「紅奴」的身份。

奴隸有幾大特徵:四不能、三必愛、四無權。

四不能:不能議論朝政、不能議論奴隸主、不能議論奴隸制度、不能議論他人制度。

三必愛:必須愛奴隸主、必須愛奴隸制度、必須愛奴隸國。

四無權:無私產權、無政治權、無自由權、無生命權(賤奴專屬)。

如果把「我們」代替「奴隸」,把「黨」代替「奴隸主」,就得到紅朝紅奴的特徵。

紅朝紅奴的特徵:

四不能:不能議論朝政(參與政治)、不能議論奴隸主(反黨、對領導不滿)、不能議論奴隸制度(反社會主義)、不能議論他人制度(與反華勢力勾結)。

三必愛:必須愛奴隸主(愛黨)、必須愛奴隸制度(愛黨的制度)、必須愛奴隸國(愛黨國)。

四無權:

無私產權:我們沒有土地,耕種黨的土地,我們的財產來自於黨的分配。

無私產權,這一條是最緊要的,失去私有財產,人們就失去生存權,只要把你的口糧斷了,你就活活餓死。我們看到,中共正是利用了收起私有財產,把人們的命都拽在手中。中國幾千年來「為天地立心」的知識份子,這時就立不起來了,要麼向中共投降,作它的附庸、打手——像郭沫若之流,要麼自行了斷——像儲安平等,要麼被迫害很慘——像張東蓀等,別無他途。文革中,許多知識份子選擇了自殺,一長串的自殺名單,有良心的知識份子多數自殺,只留下某些當跳樑小丑,時不時地拿幾首「打油詩」獻媚。知識份子是民族的脊樑,民族的脊樑被踩斷了。

無政治權:我們不能參政議政,有一項罪名叫「參與政治」。政治上的一切黨為我們包辦,號稱「代表」。

我們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公民團體,沒有獨立司法,沒有民選議會,哪裡還有什麼政治權利?想苟延殘喘的活命就當奴隸吧!有的時候當穩了奴隸也未必一定能活命,看看紅朝賤奴吧,他們當穩了奴隸,卻沒有生命保障。

無自由權:我們無言論自由(華人比狗不得言論)、無來往自由(路條、乞丐證明)、無從業自由、無信仰自由、無資訊自由、無結婚自由、無生育自由(華人比豬不得生子)….無各種自由。

無生命權:這一條是賤奴屬性,平奴暫時無性命之憂,只有特別必要時才消滅平奴。毛看二等平奴——農民不順眼,弄個大饑餓一下子就餓死了最少6288.93萬二等平奴(注5),幾乎全是貧下中農。

由於紅朝的紅奴太多,占比例太高,為了便於控制,使紅色(奴隸主)江山永不變色,紅朝的奴隸主(党),把紅奴們用階級成份劃分成賤奴與平奴的貴賤二種紅奴,又用戶籍制度分出二個等級紅奴,農民就屬於是二等紅奴,城市人就屬於一等紅奴。平奴比賤奴多一項權利——可以欺負賤奴。奴隸主(党)讓平奴們想奴隸主之所想、做奴隸主之所做,奴隸主還鼓勵平奴對賤奴人身迫害,讓平奴們生產「與奴隸主處於同一階級」的幻覺,從而使平奴們堅定不移地捍衛奴隸主與奴隸制度,有需要時也整死平奴,這時平奴們還會死心塌地地喊「奴隸主萬歲」,並癡心妄想地等待奴隸主的平反呢。

北京大學教授袁剛說:前蘇聯的「社會主義」體制說穿了,就是由國家充當總地主和總資本家,以養活幾千萬黨員幹部,建立起一個等級森嚴的特權社會,產生了一個魚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幹部階級,普通百姓則仍然處於被奴役統治、被殘酷剝削的社會地位!(注18)。袁教授不敢說中國,其實我們也是如此,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都是如此。

紅朝95%以上的人是紅奴——平奴+賤奴,紅朝完全具有奴隸社會的特徵:「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所以說,紅朝就是奴隸社會,而且比古羅馬更加罪惡和慘烈,古羅馬只把擄掠來的人當奴隸,紅朝只把自己的國民當奴隸,甚至把它的恩人——農民當二等奴隸。這是封建制度結束2000多年後出現的,又再次證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段論是錯誤的。

c、偉大的賤奴與殘暴且愚蠢的奴隸主

毛的紅朝有三種階級:幹部階級、平奴階級與賤奴階級。當然,平奴如果乾得好,也可以成為幹部階級,讓平奴有個奔頭,如果表現不好就成為賤奴階級;幹部是不會真正變成平奴賤奴的,如鄧小平與習仲勳等,已經等同賤奴被監督改造了,一眨眼工夫又成為高高在上幹部階級;賤奴也不會升為平奴的,右派平反後,是摘帽右派,還是賤民,至於地主,只要不絕種,子子孫孫都是地主。

中共造出賤奴階級是為了給幹部階級與平奴階級當把子的,通過對賤奴的迫害,恐嚇住平奴,又能迷惑平奴,讓他們覺得高人一等且與共產黨同陣營的錯覺,從而死心塌地跟隨幹部階級,賣了平奴還讓平奴數錢呢。中共的政權一靠恐怖二靠欺騙,在其對待平奴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中共在人事體制中還分成幹部、工人、農民,在幹部中還分十七級,還有什麼「以工代幹」,讓人們一級一級地往上爬,爬一輩子都爬不到最上頭,一輩子都在爬,有奔頭,就沒心事造反了。

至於賤奴階級,除了地主以外,多數是中國的精英,許多是從國外回來建設新中國的,也有不少是中華民國的精英,沒跟國民黨跑去臺灣,一長串的自殺和被殺名單,中華民族當時的精英幾乎全給中共消滅(注16)。賤奴中還有一些當年跟著共產黨對中華民國搗亂的知識份子,為共黨上臺立下了汗馬功勞,是中共的恩人,結果也被中共踩在腳下。只要是有思想,並且講出來,當賤奴是免不了的,共產黨要消滅人的思想才能保證它的謬論不被戳穿,不整你整誰?

無生命權是紅朝賤奴(黑五類)的特徵,因為賤奴太多,一時未能盡戮,平奴暫時還無生命之憂。一旦賤奴被殺戮而盡,下一步就會從平奴中分離出一些奴來,繼續充當賤奴角色,當然首當其衝的必然是對奴隸主可能造成威脅的,或者與奴隸主沒有親近感的,或者看著他們就討厭的。現在的黑五類已經不存在,卻又創造了新的賤奴階級——上訪群體、人權律師、死磕派律師、敢說真話者、有信仰者、網路大V、三無人員(無產階級)、不聽話者、不會來事者,甚至連違反計劃生育者也在其中……這些賤奴的自由、財產、名譽與生命隨時可能被剝奪。孫志剛僅僅因為被懷疑是無產階級而被幹掉,鄧玉嬌差點被嫖娼死(後來不知所終),雷洋屬於不聽話者(差點成嫖娼死),錢會雲是擋住了主人的財路,魏則西是主人要用他來開財路,還有什麼做俯臥撐死、躲貓貓死、喝牛奶死、擺地攤死、跑路死、膽小死、膽大死、嫖娼死、被嫖娼死……死得千姿百態,死得爭妍鬥豔,都可以申請吉尼斯世界記錄。賤奴們用自己最珍貴的生命,用最高貴的頭顱,用最純潔的血,書寫了人性中最偉大的篇章,記錄下紅朝奴隸社會最黑暗的一頁。

中國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公民團體,沒有獨立司法,沒有民選議會,還敢向專政體制要正義,專政體制本身就是正義的敵人和毀滅者!生活其間,能苟延殘喘都是萬幸,而勇敢的賤奴們依然飛蛾撲火般義無反顧地反抗紅朝暴政,我為他們感到驕傲,他們是人類的希望!

國軍陳中柱中將在抗日中戰死沙場,被日軍割下頭顱回去請賞,他25歲美麗的妻子王志芳挺著六個月的大肚子、拉著六歲的女兒到殘暴的日軍碉堡裡要回丈夫的頭顱。如此大無畏的巾幗英雄世間奇女子,竟然被中共整得膽小異常。在中共「改革開放」後,與兒女躲在自由社會澳大利亞隱姓埋名20年,還對朋友謊稱自己不識字(當年靠這個謊言騙過中共才活下來,其實她文化很高),直到80歲高齡時兒子酒後漏了口風,還在驚恐地掩蓋。當朋友瞭解她家世後,對她講在自由社會裡不用再害怕時,她才哭訴說,在中共的統治下,她過得豬狗不如(注4)。究竟是什麼樣的精神壓迫,才會使人產生如此的恐懼,即便是100高齡生活在西方社會許多年之久,這種恐懼依然如影隨形,徘徊不去?!可見中共比殘暴的日軍殘暴無數倍。旁人無法想像得出紅朝奴隸制度有多恐怖。

深圳海事局黨委書記林嘉祥欲強姦11歲小女孩,未遂。竟然向女孩親友狂叫「我就是幹了,怎麼樣?要多少錢你們開個價吧。我給錢嘛! 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 敢跟我鬥,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看看紅朝奴隸主多狂、多威……

在這裡,向所有直接抗拒共產黨的人們致敬!你們是真正的英雄,你們是人類的希望!

我們紅奴比一般奴隸少了兩項權益——結婚權與生育權。

無結婚權:我們這裡的結婚權得黨批,是賤奴不得結婚(許多賤奴子女生得英俊漂亮,卻嫁不出去、娶不進來),平奴不能自由結婚(現在稍為好些),奴隸社會的奴隸結婚要奴隸主批准嗎?不得而知,起碼我們結婚權不比奴隸高。

無生育權:至於生育權,奴隸主起碼是鼓勵奴隸多生多育的,以維持生產力的可持續發展。所以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的生育權遠還不如奴隸,比豬都不如。愚蠢的奴隸主是在用「兩戶絕一戶」的陰招滅絕奴隸,這一點俺就看不懂了。中共的計劃生育,不是什麼計劃生育,是計畫滅絕,用「兩戶絕一戶」的方法消滅中華民族。這是最大的禍國殃民政策,使中國人口銳減,勞動力銳減,老年化嚴重,獨生子女難教養,讓中華民族走向滅種的歧途,真是愚蠢透頂。

愚蠢的奴隸主(中共)還往紅奴的牛奶里加三聚氰胺、往雞蛋里加蘇丹紅,往豬肉加瘦肉精、還有什麼轉基因豆腐、激素黃瓜、化學豆漿、神農丹薑、地溝油、毒韭菜、毒大米、毒水源。總之紅朝愚蠢的奴隸主在用盡一切陰招狠招毒招來消滅奴隸,這是除了共黨以外,千百種奴隸主都不可能幹的蠢事。沒有了奴隸,哪裡還會有奴隸主?消滅奴隸就是消滅奴隸主自己,愚蠢的共党連這點都不懂。

d、貪婪的奴隸主

幾十年來,由於紅朝紅奴們前仆後繼、艱苦卓絕的抗爭,奴隸主(中共)終於作出了有限的讓步,即所謂的「改革開放」,就是把「四無權」中的私產權和自由權,放出了那麼一點點,讓奴隸們可以有一點點私產,可以有一點點自由,但是不能超越「三必愛」、「四不能」為前提,否則這一點點的自由馬上就被收回。2016年8月,又有幾位沒有身份意識、不知好歹的賤奴——死磕派律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重刑,可見現在的大陸並未走出奴隸社會。

現在奴隸主(中共)鼓勵甚至逼迫紅奴們一刻不停地賺錢,以忘記奴隸主的暴行、忘記自己的恥辱身份、忘記悲慘的歷史,並且累得無力抗爭,還能來大量的錢以供奴隸主們掠奪。

奴隸主階級中的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兒子曾偉,竟以7000萬元收購魯能集團總資產738.05億的91.6%的股份。738.05億如果換成一百元的大票,重達849噸,一張張接起來,可圍繞地球2.86圈,用A4打印紙紙箱裝,大約得裝29522箱,用麵包車拉得1845車,如果車間距200米(高速公路要求的車間距),比北京到秦皇島的距離還多出78公里。如果讓一個銀行職員用正常上班時間來數這筆錢,每秒3張大票的快手,一年251個工作日,上班八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不閒聊拉瓜爭分奪秒、老僧參禪般數錢,得用34年零8天外加1小時57分47秒。從26歲參加工作到60歲退休,整整毀掉一個金融人士一生的工作作為。如果這些錢是毒資或者其它贓款,得經過洗錢漂白。這會給洗黑錢巨匠們出了一個巨大的世紀難題,洗1000萬都難,何況是它的近萬倍,可能造成巨匠們因無法完成工作而自殺以謝他們的無能之罪。毒販子們看到這些,說不定也會造成毒販子的自殺狂潮,他們覺得利潤太低、收入太少、工作太辛苦、沒後臺太危險,紛紛自殺以求轉生當衙內(注1)。最後在輿論壓力下,國務院國資委否決了這項交易,魯能主管單位高價收回魯能的股份,曾衙內在這次失敗的交易中,賺了45.52億。看看紅朝奴隸主們能幹吧!

按照網上流傳的國產航母30億的建造費用,曾衙內呑掉738.05億,則意味著24艘國產航空母艦被擊沉,意味著2400多架令國人自豪的殲10戰機被擊落。2400多架先進戰機,至少武力統一台灣是用不了的(注1)。這麼多戰機戰艦不戰自毀,完全可以說明為什麼歷史上中國總是挨打了,就是國家被掏空的結果。這曾衙內和他的父親曾慶紅不是賣國賊嗎?史上有一句「慶父不死,魯難未已」是不是預言這件事呢?

在紅朝,滿朝文武都貪腐,大官大貪,小官也大貪。有些農村,要花上千萬元才能競選當上一任村長,請問他要年均貪污多少錢才能收回成本?!

徐才厚貪污僅現金就16億,換成100元鈔票是18.4噸。大家知道,現金在個人財產中所占的比例很低,徐的財產是多少,只有天知道!

看看紅朝奴隸主們貪污的「豐功偉績」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人類歷史長河中,惟此一家,別無分店!

由於中共的貪婪與無能,使中國人民負擔異常沉重。中國是稅負最痛苦的國家。中國有巨量的國有企業,它們的利潤理應完全代替稅款上交國庫,代替稅款後還有盈餘。經過分析,中國如果是正常國家,2013年,中國人不擔不用納稅,每人還可以分得大約5286.87元,而中共反過來強迫中國人每人納了8500元的稅。每年都差不多如此。也就是說,中國本來應該是世界上稅負最輕鬆的國家,中共的貪婪卻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稅負最痛苦國家。笨青看看《中國人應不應該納稅》(注1)吧,看看中共是如何殘酷我們的。

中國人還負擔著比納稅更大、更加天量的各種費用。一輛16噸一年跑20萬公里高速公路的長途貨車,僅高速公路費就比美國多交36萬元,油料的差價大概是16萬元,兩項相加超過50萬。美國人的人均收入高過我們6倍啊。還醫療的天價,房子的天價、上學的天價……中共不只是吃人不吐骨頭,連破衣服破鞋都沒吐出來啊(注1)!

紅朝奴隸社會是分為三個階級的:幹部階級、平奴階級和賤奴階級。幹部階級是特權階級,連家屬子女都處在社會的上層,整個國家的政權、財權、軍權全部拽在他們手中,特權就是腐敗。如今太子党有能力劫奪國家財產,許多家族富可敵國,是毛時代奴隸制度的餘禍。像曾衙內那樣,一次失敗的投資就賺了45億,能不富可敵國嗎?

e、全世界的紅色政權都是最殘暴的奴隸社會

奴隸有幾大特徵:四不能、三必愛、四無權。

世界上所有紅色政權的多數國民都具備了這些奴隸特徵,所以紅色政權的國民都是奴隸。又因為這些國民占人口的95%以上,完全符合奴隸社會的特徵:「大部分物質生產領域勞動者是奴隸」。所以紅色政權都是奴隸社會。

所有的奴隸社會中,沒有一個像共產黨那麼狠的對待百姓(奴隸)的,一般的奴隸主很希望奴隸健康強壯、人丁興旺,好多幹活為他賺錢,又能保證奴隸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只有社會主義的奴隸制才對奴隸大屠殺。幾乎所有共黨國家都進行大屠殺,蘇聯屠殺了1/10人口。越南驅趕百萬華人赴大海,離開越南前每人還要先交納12兩黃金。中共在和平年代屠殺了8000萬以上的中國人,超過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據俄羅斯官方歷史書《二十世紀俄國史》記載:十月革命後俄國所有五萬人以上的企業悉被沒收。生產凋敝,「只有印鈔機」在工作,政府沒有了財源。蘇聯實行「要強迫所有的工人吃苦受罪」、「把日常生活條件社會化;消滅家庭,掀掉一家一戶的鍋灶。」全國1500萬—1600萬人被迫每天工作12—16小時。僅聖彼德堡一地,從1917年到1920年該市有三分之一的人因饑餓疾病和政治上的原因而死亡。其他如俄國中部省份在1916年人口總數為6800萬,到1920年僅剩下3800萬。契卡們(秘密員警)奉有列寧的指示:「你們審問被告時不用找什麼證據,只消讓被捕者回答他是什麼出身,受什麼教育或職業。靠這個就能決定此人的死活。這就是紅色恐怖的實質」。列寧稱「契卡在直接行使無產階級專政,這對於我們是很重要的,在這方面契卡的功勞之大無法估量。」、「共產主義理論家們設想,‘紅色恐怖的目的,不僅僅是恐嚇,還要人為地選擇適合於為社會主義的‘明天’傳宗接代的人’」(注13)。這是民族大屠殺、是人類大屠殺。這只是列寧時代的事情,史達林的大屠殺還沒開始呢,列寧的魔性比史達林還大。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說:「列寧創建的蘇聯是人間地獄」。看來,把共產國家稱為奴隸社會是對奴隸社會的污蔑。

赤棉的柬埔寨共產黨,一下子就消滅了自己國家的四分之一人口,包括大部分華人。毛澤東還誇獎柬共頭子,說他「你做得好啊,一舉消滅了階級」。在奴隸社會裡,奴隸只要不造反,他們生命很安全,也就是說,即使是用奴隸法典,柬埔寨死難的那四分之一人口沒有一個是該死的。還有比柬埔寨共產黨更加殘忍且愚蠢的奴隸主嗎?

看看現在的紅色朝鮮,殺死餓死多少還不知道。朝鮮的奴隸要時刻表現出對奴隸主、奴隸制度和奴隸國的極度熱愛,稍露不滿就可能被消滅,對姑父還犬決呢,何況普通人。他們號稱「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有「民主」嗎?有「共和」嗎?有「人民」嗎?

幾乎所有的紅色奴隸社會,都是窮困潦倒的。許多紅色政權崩潰了,都是從經濟方面崩潰的。蘇聯是從經濟上崩潰的,東德是從經濟上崩潰的……紅色政權是窮困的代名詞。看看現在的朝鮮,一個國家,也就當下的金家能找到胖子。朝鮮是農業國家,它的糧食還靠別人援助,連自給都不行,各種商品靠票據才可購買,可見經濟上是多麼失敗!朝鮮極度貧窮,朝鮮人都被餓成侏儒了,他們的當兵高度是1.43米,而同種同族的韓國是1.61米,哪個奴隸社會比它更慘?我們在毛的年代與他們一樣,經濟徹底失敗。朝鮮是小國,我們與世界可以援助得了,我們是大國,沒人能有效救得了我們,我們不搞經濟改革,將比朝鮮更慘!

紅朝的奴隸主總愛說「社會主義的奴隸制度優越」,可是為什麼社會主義那麼窮?為什麼社會主義的奴隸總愛奔向自由的民主社會?甚至連不少奴隸主也奔向民主社會!這只能說明「社會主義的奴隸制度垃圾」!只能說明奴隸主無恥胡說!

奴隸社會的軍隊主要是對內、鎮壓奴隸反抗的,紅色政權的軍隊也是如此,哪怕奴隸從來沒有反抗也不想反抗,奴隸主還是不放心,「維穩」是奴隸國軍隊的首要任務,號稱「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牙狀態」,這是多殘暴的口號,哪怕是逃跑都是死罪,叫「叛國罪」。我們看到社會主義國家的軍隊對人民(奴隸)非常殘忍,8.9.6.4時,對要求反貪和民主的大學生進行血腥鎮壓,用衝鋒槍掃射、用坦克碾壓,全然不顧全世界的目光。還是大學生呢,還在世界上最大的廣場——天安門廣場上,如果是老農民,在看不見的地方,不知慘出多少倍!大饑荒就是如此,最少餓死6288.93萬貧下中農(農村人),大饑荒時最狠的一招是「餓死都不讓逃荒」,這是人類歷史中最大的一次性大屠殺!

奴隸社會還有一個特色,阻止奴隸逃跑。也許在奴隸法典裡,有那麼一條「餓死不能逃跑」,起碼馬克思所有的紅色政權全部都實施了這一條,這些紅朝奴隸國用「叛國罪」異常殘酷地處置敢於逃跑的奴隸。社會主義國家中經濟搞得最好的是東德,即使如此,東德的奴隸(被叫成「人民」)生活也是異常困苦的,東德為了阻止奴隸逃向西德,花巨大的金錢建立了柏林牆,派軍隊守著它,對膽敢偷越柏林牆的人無情殺害。現在的朝鮮也是如此,嚴密封鎖與韓國、與中國的交界,甚至對大海都封鎖。偶爾有歷盡千難萬險跑到中國來的人,中共政府堅決送回去,有時朝鮮官員還當著中國人的面,把這些人用鐵絲穿鎖骨拉回去。我曾經說過:「朝鮮人民走向民主後,他們最恨的將是中國人,是中共幫助把他們的奴隸社會穩固,是中共如此無情的對待他們。」請笨青記住這句吧,到時朝鮮人恨我們的時候,得低頭認罪,不要覺得冤啊!中國也好不到哪去,在毛的年代,特別是鎮壓反革命、大饑荒和文革,一批一批的中國人前仆後繼地奔赴香港、奔向自由,多數人被中共的軍隊殺死在深圳河邊,他們的血染紅了大海,他們的屍體層層疊疊,每當海風吹來,很像無助的冤魂在哭泣!寫到這裡,很痛心,這是中華民族的恥辱,這是人類的恥辱,千百年都不應該被忘記!

坐著細數紅朝紅奴們的血淚,如長江滔滔江水,浩浩蕩蕩綿延不絕,片片浪花都是鮮紅的血。長江為什麼紅?黃河為什麼紅?都是紅奴的血染紅的!

……

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只有馬克思的紅色政權才夠格稱為奴隸社會。

紅色政權是奴隸社會中最殘暴的,任何奴隸社會無與倫比。其實稱紅色政權為奴隸社會,是對奴隸社會的污蔑,紅色政權是真實的地獄,現在俄羅斯都把列寧建立的政權稱為地獄(注13)。

f、現在的大陸紅朝是半奴隸社會

現在大陸的紅朝並未徹底脫離奴隸社會,最多只能算半奴隸社會。

可以對照上面所提到奴隸的特徵「四不能、三必愛、四無權」,我們是否已經完全擺脫了這些,沒有!我們獲得的僅僅是「四無權中的私產權」,可憐吧?!當然其它限制也相應放鬆些,那不是奴隸主的好心,而是我們快餓死的時候,逼不得已抗爭起來,奴隸主也逼不得已退讓一些罷了。到現在我們還是無言論自由,無信仰自由,無遷徙自由,無從業自由,無生仔自由,無資訊自由,無選舉自由……無各種自由。大家看看吧,我們還不是自由人,還是奴隸半奴隸之身。

中國沒有自由媒體,沒有公民團體,沒有獨立司法,沒有民選議會,哪裡還可能有公平、正義與自由?放眼望去,中國沒有自由的人,只有半奴隸之人,所以中國還是半奴隸社會!

中共的政權既沒有從大清繼承中國的法統,又不能從中華民國搶得法統,中共還以破壞中華文化為能事、是中華的毀滅者,所以中共之國不能稱「中華」,它也沒有「共和」,裡面只有奴隸沒有人民,中共之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欺騙,它的正確名稱是「大陸蘇維埃奴隸國」。香港人稱大陸人為「大圈仔」,就是被圈起來的人;也有人稱大陸為「大鹵」——被謬論謊言暴力汗水淚水鮮血醃鹵之地。

馬克思向世間施了魔咒,共產黨員中咒最深,成了魔徒,中共認魔作父,為魔作倡,害人害已。

我們向共党黨徒強烈呼籲:

孽海無邊,回頭是岸;放下魔刀,立地成人!

3、共產主義是最痛苦的

所謂共產主義是消滅國家、消滅私有財產、消滅宗教、消滅家庭。

共產黨認為家庭是私有制的壁壘,共產黨要消滅私有制就必須先消滅家庭。沒有家庭就必然要共產共妻,共產必然會共妻。家庭是人類得以繁衍的最基本單元,消滅了家庭,人類就會被性病消滅。蘇聯共產革命後,實行過一段時間的共妻制度。據十月革命史料顯示,在當時,十五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權利,即可向革命機關申請許可證。布爾什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注17)。真無恥。現在大家都罵史達林是人類歷史上的大屠夫,其實列寧比史達林更加殘暴,托洛茨基也是馬列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他也不一定比史達林好,共產黨的領袖一個比一個混蛋。

共產主義最痛苦:人類是群居的,也就是說人是社會性的,人必須群居形成社會,才能提高效率,才能活得舒服。家庭是人最溫馨的港灣,是人的最小保護壁壘,消滅了家庭,人類將生活在舉目無親的情感荒漠中,與走肉行屍何異?生也何歡?死也何懼?其痛苦成度無法形容,起碼自殺率是最高的。所以說,共產主義是最痛苦的!希望相信共產主義的人,先帶頭消滅你們自己的家庭吧!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

共產黨狂叫:「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消滅國家」。那麼中共革命的目的就是「消滅中華民國」,日本侵略中國的目的是「打敗中華民國」,中共與日寇是同路人,它們目的一致。所以中共勾結日寇是情理之中的事,毛澤東還經常說感謝日本軍隊呢。翻開抗戰史,經常看到中共與日寇相互配合打擊國軍的事例,(新四軍四師師長彭雪楓的死就是其中一個事例)。其實共產黨搞的國際主義就是反民族、出賣民族的,現在中共反過來煽動民族主義為其所用,共產黨真無恥。

共產黨要把人變成動物:共產主義要消滅家庭、消滅私有財產、消滅宗教、消滅國家。國家、私有財產、家庭、宗教,這些都是動物沒有的,沒有了這些,人就類似於動物,可見共產黨的目的,是把人類變成一個巨大的動物群體,為其所用。這說明共產主義是違背天理人倫的,實現了人也是最痛苦的,所以共產主義永遠不可能實現。

人中永遠有好人壞人、勤勞與懶惰的人並存的。人間的正理是多勞多得、少勞少得,而不是什麼按需分配。如果勤勞的人創造的大量財富是給好吃懶做的人按需分配的,符合公平的原則嗎?誰又能願意多勞動呢?另外,人們改進技術設備,就是為了多創造財富的同時減輕勞動量,而馬克思竟講,在共產主義社會裡,勞動成了人們的第一需要!他把人當驢子!這是違背人性的!

永遠不能按需分配:按需分配是建立在共產主義生產力極大提高、社會產品極大豐富的基礎上的。但是很多物品總量是有限的,比如:水,石油產品,房地產(土地)等等,就算共產主義生產力水準再高,物質再豐富也不可能按需分配,這些有限的物品,怎麼可能滿足人們無限量的需求?比如看足球比賽,有好位與差位的區別,誰不想好位?你怎麼能按需分配得了?所以說共產主義的按需分配就是一張誘騙人的畫餅,無論到什麼時候也不可能按需分配。

馬克思把共產主義描述成「各盡所能,按需分配!」,請問既然已經能「按需分配」,誰還會「各盡所能」呢?

最可惡的是,共產黨人相信共產主義,那麼他們自己找到一幫子同志,找一塊無人的地方,自己實踐就是了,他們有什麼權利暴力奪取政權,並強迫別人也相信他們的主義?而且對不相信和可能妨礙他們的人進行殺戮,真是太歹毒了。共產主義不可怕,可怕的是要用暴力來實現。

4、公有制是血腥、不公、剝削、腐朽、末落和必定滅亡的制度

公有制的血腥:

馬克思為了建立公有制,就得搶奪有錢人的財產,於是就偽造了「剩餘價值與剝削理論」,把富人描述成罪惡滔天的剝削者,越有錢越有罪。共產黨革命首先要消滅剝削階級,就是把富人從肉體上消滅。這是群體滅絕罪,是反人類罪。一個人是否有罪,不應該以財富來界定,而是應該以法律來界定。如果財富是個人合法所得的,那麼財富越多說明創造的社會價值越多,對社會越有功。馬克思顛倒了人的是非觀。

財產本來在個人手裡,要搞公有制必然要充公,充公就必須通過血腥暴力手段來實現,所以公有制是血腥的,這是公有制的原罪。

這一條講起來很長,無論是蘇聯、中國、赤棉、越南,所有的共產黨國家,充公之路血淚滔天、罪惡累累。說白了,充公就是謀財害命,而不僅僅是謀財。共產黨怕別人反抗和將來造反,是要把有錢人從肉體上消滅的,哪怕是沒有能力造反和不想造反的人,只要有錢,一樣消滅。

蘇聯消滅了富農,把富農一部分槍斃,一部分抓到集中營,一部分遷徙到邊疆地區。「共產主義理論家們設想,‘紅色恐怖的目的,不僅僅是恐嚇,還要人為地選擇適合於為社會主義的‘明天’傳宗接代的人’」(注13)。赤棉消滅了階級,連子女一起消滅。而中國消滅了部分地主,子女一般劃成地主成份,成了賤奴階級,供其他人欺負,並能恐嚇住他人。蘇聯和赤棉用的是快刀子,中共用的是慢刀子,可見中國的情況比蘇聯和赤棉好很多,起碼不用一下子就死掉,賤奴們在忍辱偷生中等待光明。不是中共好,而是中國人歷來很善良,如果像列寧的蘇聯與赤棉那樣,中國人會造反的,連中共的幹部都會造反,中共就會失敗,於是走上了「軟刀子」道路。毛還誇獎赤棉的頭子,說他「你做得好啊,一舉消滅了階級。」可見,毛很羡慕赤棉!大饑餓正是毛精心設計的陰謀,最終被劉少奇和中共的幹部們推翻了。當時廣東省書記陶鑄就(私下)說過,「不能跟他(毛)幹了,再幹就犯罪了。」所以廣東餓死人少。毛後來反動文革,整劉少奇和那些幹部,劉和陶很快被整死。

公有制的不公:

以1000個人的一個公有制為例,當中的一個人,偷懶了1000個小時,他損失的只是1個小時的勞動成果,在這種制度裡,有誰不偷懶呢?可見公有制鼓勵懶惰。反過來說,當中一個人,比別人多付出了1000個小時的勞動,他所獲得的勞動成果只是1個小時,那99.9%的勞動成果都被別人劫奪了,對這個人來說是多麼的不公平。除非傻子,否則不會多付出。如果是1億人的公有制,那麼即使辛苦一輩子,自己也撈不到一點點好處,這比奴隸還慘,在這種情況下,幹不幹沒有任何差別,為什麼還幹?可見,所謂公有制,實質就是獎勵懶惰,懲罰勤勞,把聖人累死,把君子逼成小偷。公有制最不公。

公有制的剝削:

個人付出的勞動,勞動成果就理所當然地為個人所得。公有制是個人付出勞動,多數勞動成果卻被別人拿走,這就是剝削,幹得少的人剝削了幹得多的人,這種制度是宣揚和推行不勞而獲與剝削,公有制是個極端不公的剝削制度。

公有制的罪惡:

公有制把聖人累死,把君子逼成小偷。

人都有佛性與魔性,任何教育、宣傳、政策和制度,應該放大人的佛性並且壓制人的魔性,也就是懲惡揚善,如果反過來使好人變壞,那麼就是一個罪惡的東西。上面講到的公有制的剝削與不公,會把聖人累死,把君子逼成小偷,可見公有制就是一個懲善揚惡的罪惡制度。天底下讚美這種制度的人,不是瞎子就是陰謀家。

自由經濟的美好:

自由經濟,是自己的勞動成果歸自己,這多公正啊!還通過納稅讓富人為社會多做貢獻。自由經濟,其實就是「按勞分配」。在自由經濟中,能力大者或者多勞動者,多創造財富,不但自己收入多,為社會貢獻也大,這種社會多麼公平公正啊!某人現在能力小,或者想多休息,不想那麼辛苦,賺不了大錢,兒子孫子不一定能力小,他們一樣有機會。所謂馬克思理論,說白了,就是馬克思想錢想瘋了,看見人家有錢就妒忌,然後就創造出什麼剝削理論,鼓動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謀財害命,多麼罪惡!

公有制的腐朽、末落:

公有制本來原始社會就有,算不上什麼先進性。馬克思恩格斯對私有制進行徹底的污蔑,為的是要建立「無產階級共同掌握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其實,物質財富是維持人生存的基本條件,只有獨立的財產,人們才有獨立的人格,才有人的尊嚴和自由。所以「聯合的無產階級掌握」,也就是財產共有,只能是一句空話。一旦個人財產被剝奪,人就會成為奴隸。縱觀人類歷史,個人擁有財產的權利,從來沒有被剝奪過,無論是生產力不發達的古代,還是生產力發達的現代。被剝奪了財產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人連奴隸都不如,正是因為財產被剝奪了,這些國家的人就沒能力反抗了。通過中國和其它共產黨國家的實踐,人們真切體會,在財產被收歸國有的情況下,在「代表無產階級」的共產黨專政下,人們的思想自由沒有了(被改造了);人們的良知沒有了(不得不違心說假話);人們的生命保障沒有了(隨時都可能就被剝奪口糧活活餓死)……最後多數人都得屈服。剝奪私有財產,也就是搞公有制,是共產黨最狠的一招,共產黨的許多罪惡,是在這一條的基礎上才得以實行的。

公有制必定滅亡:

國有財產實際上就是無人財產,不屬於個人的東西,必然造成無法監督、無權監督、無力監督、無心監督,最後無人監督。這些財產只掌握在當權者手中,由當權者任意揮霍和貪污,所以公有制的貪污最嚴重,無法避免。古今中外的貪污加起來,都沒有中共的貪污多。上樑不正下樑歪,上面的人貪污,下面的人能懶就懶、能偷就偷,一個個正常的經濟實體效率低下,最後爛掉。正常的經濟實體是社會的正常細胞,一旦一個個爛掉,整個社會就會走向衰敗、直至死亡,這是公有制無法避免的下場,這是公有制的宿命。上貪下懶是公有制企業的根本特徵。蘇聯、中國和東亞、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都是如此。

現在中國的國營企業全靠壟斷才有利潤。壟斷就是政府把本來屬於全體國民的利益轉輸給這些國營企業,拉攏這些人心,穩定共產黨的統治。

現在的中國是修正主義:「生產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的根本特徵和基本原則」,如果中國不是改變這個基本原則,不包產到戶並且鼓勵私營企業,不走一條與基本原則相反的道路,那麼中國早就與蘇聯一樣的命運。所以公有制是必然滅亡的。現在的中國已經部分違背了社會主義的根本特徵和基本原則,已經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修正主義。如果不搞修正主義,中共早就垮臺了,搞改革是中共不得已而為。金正恩說搞社會主義就搞社會主義,大陸說搞社會主義,搞的是修正主義,用金正恩的話說「一個沒原則的國家」,從這一方面來看,中共還不如金正恩呢!

毛死後,中共的改革開放,搞的是「按勞分配」,其實,「按勞分配」就是對共產主義的「按需分配」的否定。中國人正是搞了「按勞分配」,中國人才活了過來,如果還繼續走毛的道路,中國將比朝鮮還慘,朝鮮是小國,世界人民可以援助得了,我們暗中給點,也能讓他們活命。中國是大國,沒有人能救得了我們,僅饑餓就會消滅我們不少人。上面講到,所謂公有制,實質就是獎勵懶惰,懲罰勤勞,把聖人累死,把君子逼成小偷,這種制度還有什麼生存的理由?早滅亡早解脫,早滅亡,人間早日走向正道。

結論:公有制是血腥、不公、剝削、腐朽、末落和必定滅亡的制度!

5、應該以工具來劃分人類社會的時期

從上面可以看出:封建社會是可有可無的,奴隸社會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共產主義是最痛苦和不可能實現的,公有制是殘暴腐朽和必定滅亡的。由此可見,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荒謬之極。誰推行馬克思主義,誰就把人類推向痛苦和毀滅的歧途。

其實劃分人類社會的時期,應該以各個時期生產力的水準——先進工具來劃分,以所在時期主要使用的先進生產工具來劃分:石器時代、銅器時代、鐵器時代、蒸汽時代、電氣時代、資訊時代,這就是人類各個時期生產力發展的標誌,也是當時的社會發展水準的標誌,與階級和階級鬥爭無關。還可以根據社會形態劃分為原始社會、農業社會(遊牧社會和農耕社會)、工業社會、資訊社會,這些也與階級和階級鬥爭無關。馬克思真無知,它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真是荒謬之極。

注1:《中國人應不應該納稅》
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8/jjp/2_1.shtml

注2:《梁啟超論共產主義和蘇俄》
http://blog.10jqka.com.cn/59715073/1962735.shtml

注3:中國歷史沒有奴隸社會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_s1opxMt2EH_9aQ0oFf_18LOVASIGMVVFR40gmd3RarzhVFRwjsr-Yz0MvqXdvfgq7LqSpiyNsu8sdVmdBWWY_

注4:百歲老人為什麼遠躲國外,至今不敢說出身世?!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6/06/19/610865.html

注5:五年大饑荒,最少餓死6288.93萬人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jjp/3_1.shtml

精心策劃的大饑荒,最少餓死6288.93萬人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jjp/4_1.shtml

注6;中國歷史上不存在「農民起義」
http://view.news.qq.com/original/intouchtoday/h0249.html

注7:《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注8:毛都抽什麼香煙?_百度知道
http://zhidao.baidu.com/link?url=dpheCeNIqQvvBxOCz0xLf1hWafem9M6q7N6EZcnp24L8OTMy_IGZwRIRcD_XI3n5BUvo4_ToGt9Y0O7pnX9vHa

注9:高瑜:戚本禹回憶錄揭毛時代高層腐敗
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om/letscorp_archive/archives/106000

注10:俄羅斯人的真實生活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193918&boardid=1

http://mt.sohu.com/20150714/n416762697.shtml

注11:日本人做的社會調查改變了中國學界?
http://www.toutiao.com/i6195158383639626242/

《滿鐵農村調查》閱讀指南(一)_高山仰之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1384ef0102wcub.html
注12:章詒和:心坎裡別是一般疼痛——憶父親與翦伯贊的交往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47-5.html

注13:一部顛覆性著作:《二十世紀俄國史》
http://bbs.tiexue.net/post2_4551830_1.html

[轉帖]諾貝爾得主說:「列寧是一個帶有梅毒大腦的瘋子」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580234

普京:列寧鎮壓沙皇令人髮指
http://news.sina.com.cn/w/zg/2016-01-26/doc-ifxnuvxc2009382.shtml

列寧一直在玩弄欺騙掠奪中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a9c6d40102v9oo.html

注14:試論中國歷史學的無奴學派
http://bbs.tianya.cn/m/post-no05-165963-0.shtml

注15:1953年陳寅恪:做學術不能先存馬克思主義的見解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2_08/06/16590658_0.shtml

注16:蔣介石無法搶救出境的學術大師們,文革期間一個不剩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402/n443215050.shtml

文革中受迫害自殺的文化名人全名單 觸目驚心!
http://www.todayonhistory.com/people/201607/15529.html

注17:共產共妻在蘇聯的最初嘗試與實踐 都成了發情公豬
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1/508637.html

注18:【中華論壇】北京大學教授袁剛說:前蘇聯的「社會主義」體制說穿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74/57/82/7_1.html

注19:對什麼人可以期待援手?每個中國人都懂其中的分寸——許倬雲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xzhy161202.html

延續千年的中國人情社會——許倬雲
http://dajia.qq.com/original/category/xzhy20161209.html

注20:黑暗愚昧的歐洲中世紀:那些迷信歐洲文明的請進來掃掃盲(轉載)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122152-1.shtml

2016年6月
2016年12月修改

責任編輯:方凡

 

 

評論
2016-12-20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