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海軍參謀到兒童婦權義工(上)

為中共潛入老撾偷KA-28直升機 「立大功」卻被判七年

原海軍中校參謀姚誠在紐約。(施萍/大紀元)

人氣: 2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12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1997年5月中旬的一個傍晚,一架俄羅斯製造的共軸雙旋直升飛機在中(國)老(撾)邊境的朗博拉姆邦上空起飛。時年37歲的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姚誠(原名:譚春生)坐在飛行員身旁,靜靜地看著越來越遠的大地。

機窗外,鬱鬱蔥蔥的熱帶叢林被深藍色的遠山包圍著,夕陽把在山林中露出的一角金色的屋頂照亮。此時,掩映在樹林中的那座大皇宮就像阿里巴巴的寶藏一樣放射著誘人的光芒。姚誠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見過那麼美麗的景色。也許是完成任務後的喜悅心情讓他把這一幅南亞風光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腦海中。

座下的這架俄羅斯「卡二八」(KA-28)直升機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反潛直昇機,是他從老撾偷來的。一想到以後用自己帶回的技術,可以讓海軍仿造出的直升機在導彈驅逐艦上頻繁起落的情景,姚誠就一陣心潮澎湃。可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絕密任務曝光之後,不但沒讓他立功,還給他帶來滅頂之災。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親自下令抓捕姚誠,他竟然被重判了七年監獄徒刑。

策劃偷飛機

從1990年開始,中國國務院每年撥出15億美元的軍備開支。這筆錢逢雙年給空軍,逢單年給海軍。1993年,海軍成立933辦公室,準備用這筆資金從俄羅斯購買兩艘956現代級導彈驅逐艦和24架「卡二八」反潛艇直升機。當時姚誠就在這個辦公室工作。

「這個『KA-28』直升機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直升機。俄羅斯開始的報價一架是650萬美元。而956驅逐艦的價格是3.5億美元。」20年後,已經在紐約生活的姚誠回憶著說。

一般的直升機的螺旋槳轉起來會產生偏轉力,所以要用個長尾巴尾梁,後面帶個小螺旋槳來平衡。但是俄羅斯卡莫夫設計局的這款直升機是共軸雙旋翼,就不需要長尾巴了。一來占地面積小,便於軍艦上使用;二來是升力大。

「我們國家原來用的是哈飛(哈爾濱飛機製造廠)的『直9』號直升機,就是法國的『海豚』。用這種直升機對付潛水艇,需要用兩架。一架裝聲納和磁探儀,用來『搜潛』。」姚誠說,「另外還需要一架掛魚雷的直升機來進行攻擊。」這樣的話,效率不高。而「卡二八」自己就能搜潛和攻擊。

所以海軍準備從俄羅斯進口「卡二八」直升機。但是,談判進行得非常不順利,兩年下來也沒有結果。1995年,台灣國民黨候選人李登輝競選首屆民選總統。俄羅斯知道中共對台的心理,趁機抬高價格,把直升機的報價翻了一倍:變成一架1,350萬美元。

這時,海軍和哈飛就想採取中共一貫的做法:「竊取技術」和「仿造」。姚誠說,中國的國防陸、海、空所有武器技術沒有什麼是自己研發,都是偷技術仿造。連汽車、飛機工業的技術都是從國外偷來。

這個偷飛機的任務就落在了姚誠的身上。姚誠1982年從「海軍航空工程學院」畢業,一路從海軍航空兵團、師、軍,一直調到海軍航空兵司令部當作戰、訓練參謀。他年富力強、技術拔尖,深受海軍司令石雲生的重視。

「為此他們給我弄了另一個身份。」姚誠說。他被派到哈爾濱擔任哈飛直升機辦公室高級工程師,並和另一名長期在俄羅斯做間諜的國安部特務合作,策劃到國外偷一架「卡二八」直升機。

潛入老撾

根據國安的情報,蘇聯解體後在亞洲留下了幾架「卡二八」,老撾就有兩架這樣的飛機,所以當時他們就決定前往老撾弄飛機。不過這些直升機雖然先進,但是斷了零部件供應和維護後,就和廢品差不多。聽說老撾人還用這些直升機在山林中吊木頭。

國家安全部提供情報說,當時老撾國家的第三把手、國會主席的女兒在上海外國語學院讀書。為了和這個女孩套上關係,姚誠和同伴在97年1月大學放假的時候特意在昆明機場等候。

「我們知道她在昆明轉機,手裡有她的照片。」見到女孩時,她正在填寫離境卡,恰好沒有筆了,姚誠適時地遞過筆去。登機後,他們順理成章地坐在女孩的身邊,攀談了起來。

女孩對這兩個想到老撾找商機投資的「中國富商」非常歡迎,但是一開始她並沒有同意給他們做翻譯。然而,女孩最終沒有架住姚誠開出一天100美元工資的誘惑。要知道,100美元是當時老撾一位部長一個月的工資。女孩終於答應了給姚誠做翻譯。

有了這個後門,姚誠暢通無阻地走訪了老撾的國防部、空軍、國務院等關鍵機構。「我們帶了30萬美元,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喝玩樂,歌舞昇平。」姚誠說。最後,他們和老撾軍方談好價錢,以150萬美元的便宜價錢買下了一架快到壽命的「卡二八」直升機。老撾人一看,這個正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垃圾賣了這麼多錢,高興得不知說什麼好,一時間賓主盡歡。

驚動江澤民

姚誠從哈飛要來了四名飛行員,學了一個星期就把飛機飛了起來。於是他們把飛機帶到了中老邊界的朗博拉邦,準備悄悄潛入中國境內。

「這個任務是絕密,知道的人不多。我們又沒有經過正常的報關手續,也沒給中國機場飛行預報。」姚誠說。所以,當他們一路超低空飛行繞過雷達,到達西雙版納的景洪機場時,當地武警如臨大敵,把他們團團圍住。因為這些邊防警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飛機,馬上通知了上級。

當地軍區負責人拿著姚誠給的一個電話號碼,直接打到了海軍裝備認證中心主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的二兒子劉卓明那裡,確認了這次行動是個海軍的項目,就釋放了姚誠一行人。但是,讓姚誠倒楣的是,那天在中央軍委值班的是劉華清的死對頭張萬年。

中共軍委主席江澤民當時在此事上的批示複印件。
中共軍委主席江澤民當時在此事上的批示複印件。(姚誠提供)

當時中共中央軍委有四個副主席:劉華清、張政、張萬年和遲浩田。張萬年早想把劉華清搞下去,讓自己成一把手。「張萬年一聽,海軍項目?誰幹的?劉卓明?」姚誠說,「他說,『海軍這麼大一個項目,為什麼不報軍委?』」張萬年馬上跑到時任軍委主席江澤民那裡告了劉華清一狀。

這個時候,海軍上下誰也不敢承認這件竊取先進武器裝備的事情了。劉華清一口咬定他並不知情,說他兒子也不知道。把此事從頭到尾說成是海軍司令部參謀姚誠一人所為。

中共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在中航總文件上的批示複印件。
中共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在中航總文件上的批示複印件。(姚誠提供)

在這期間,克格勃也從老撾那裡得知中國剛剛以低價購買了一架「卡二八」直升機。深知中國「山寨」本領的俄羅斯勃然大怒,揚言要「中斷中俄之間的武器交易」。這可嚇壞了中共高層。因為北約對中國武器禁運,中共所有國防的傢伙都從俄羅斯購入。俄羅斯不給了,到哪裡去買武器、偷技術呢?於是,劉華清三赴俄羅斯,信誓旦旦地向俄保證:這次偷飛機的就是海軍一個小小的參謀。

江澤民親自批示「這樣大的事一定要徹底搞清」,即同意了劉華清給姚誠定下的「違法犯罪」的罪名。江澤民的批示一下達,姚誠就被捕了。可憐姚誠辛辛苦苦為黨國偷來了先進飛機,到頭來卻成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說我走私飛機,那150萬元是誰給的老撾?又是誰給我辦的一系列假證件?」姚誠質問,「別人走私飛機是為了賺錢,我為什麼一分錢不賺就賣給了哈飛?」可是,沒有人理會他的冤屈。

97年8月,姚誠被關進了北京首都機場附近來廣營的總政看守所。九個月後,他被送到安徽省合肥監獄。2003年,江澤民被逼下台後,姚誠才從監獄提前釋放。此時,「卡二八」直升機已經通過一系列的測繪、仿造,早就在艦上使用了。

1997年姚誠到老撾竊取先進反潛直升機後中航總的情況說明複印件。
1997年姚誠到老撾竊取先進反潛直升機後中航總的情況說明複印件。(姚誠提供)

「我偷回來飛機的時間,比後來從俄羅斯買成品的時間整整提前了5年。」姚誠說,他在監獄也蹲了五年多的時間。這個曾經上天入海的軍事精英變成了勞改出獄犯;一個忠心耿耿為中共賣命、前程似錦的海軍中校就這樣銷聲匿跡了。「我幾十年的軍旅生涯,政治上的、經濟上的、榮譽上的,什麼都沒有了。以前的戰友都瞧不起我,因為我坐牢了……」(未完待續,更多精彩,請關注明日的大紀元「紐約新聞」)◇#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