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中老人出現在巴邛

作者:天羽

(Fotolia)

  人氣: 237
【字號】    
   標籤: tags:

以前喜歡看美國的動畫片,特別是芭比系列的。裡面經常提到一些奇形怪狀的美麗微觀世界,甚至是一花一葉都是一個小世界,非常令人嚮往。不但小孩子喜歡,大人也有幾分喜愛。

據唐代古籍《玄怪錄》記載,巴邛有一個人。家有一個桔子園。下霜之後,許多桔子都收了。還剩下兩個很大的桔子,像能容三、四斗那樣大的罐子。巴邛人覺得這兩個桔子很怪,便讓人上去摘下來。

它們的重量也和平常的桔子差不多。把桔子剖開,每個桔子裡都有兩個老頭兒,鬍鬚眉毛都是白的,全身肌膚紅潤,都面對面下棋,身高只有一尺多,侃侃而談,甚是自在。桔子剖開之後,他們也不驚慌,照樣和對方賭勝負。

賭完之後,一個老頭兒說:「你輸給我海龍神第七個女兒的頭髮十兩、智瓊額黃十二枚、紫色絹披肩一副、絳台山的霞實散二庾(古代容量單位一庾為十六斗)、瀛洲的玉塵九斛(古代容量單位,十斗為一斛)、阿母療髓凝酒四盅、阿母女態盈娘子躋虛龍白襪八雙。後天在王先生青城草堂給我罷。」

又有一個老頭兒說:「王先生答應來,終究等不及了。桔中的樂趣,與商山相比並不減色,只是不能深根固蒂,還是讓人家給摘下來了。」又一個老頭兒說:「我餓了,需要吃龍根脯了。」說完就在衣袖中抽出一個草根,大小一寸左右,形狀像龍,頭尾具備絲毫不差。老頭兒削著吃,邊削邊長,完整如初。老頭吃完,口含清水噴它,它就變成一條龍。四個老頭兒一起騎上,龍的爪下排出雲霧,片刻之間風雨茫茫,四個老頭兒和龍不知哪裡去了。

原文:有巴邛人,不知姓。家有桔園,因霜後,諸桔盡收。餘有二大桔,如三四斗盎。巴人異之,即令攀摘,輕重亦如常桔,剖開,每桔有二老叟,鬚眉皤然,肌體紅潤,皆相對象戲,身僅尺餘,談笑自若,剖開後,亦不驚怖,但與決賭。

賭訖,叟曰:「君輸我海龍神第七女發十兩,智瓊額黃十二枚,紫絹帔一副,絳台山霞實散二庾,瀛洲玉塵九斛,阿母療髓凝酒四鍾,阿母女態盈娘子躋虛龍縞襪八兩,後日於王先生青城草堂還我耳。」

又有一叟曰:「王先生許來,竟持不得。信中之樂,不減商山;但不得深根固蒂,為摘下耳。」又一叟曰:「僕飢矣,須龍根脯食之。」即於袖中抽出一草根,方圓徑寸,形狀宛轉如龍,毫釐罔不周悉,因削食之,隨削隨滿。食訖,以水噀之,化為一龍,四叟共乘之,足下泄洩雲起,須臾風雨晦冥,不知所在。巴人相傳云:「百五十年已來如此,似在隋唐之間,但不知指的年號耳。」(出自《玄怪錄》)@

責任編輯:洪偉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物理學者指出在星系中心超大質量的黑洞中,粒子甚至行星有可能圍繞黑洞的奇點運行而不被毀滅......
  • (shown)講好之後,柳城便飛起身體奔向圖畫,然後不見了,坐客們大驚......
  • 在這個世界上,不僅天上有神仙和仙宮,地下也有神仙和仙宮。唐朝中宗神龍元年,就有一位唐人機緣巧合誤入了一處地下仙宮。
  • 明清時候,民間流傳著一個金竹寺的傳說。一個行俠仗義的年輕人,手刃淫賊後,四處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開導下,年輕人來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為年輕人展現了二次幻景,經歷奇異的時空穿越後,年輕人的結局如何?
  • 古人曾記錄過一些天界的事情與人類的關係。在《列子.湯問》中有一段紀錄......
  • 天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這是宋朝邵雍《梅花詩》的前兩句。詩句立意高遠,氣勢弘闊,讀來簡練,卻意味深遠。這一天問的背後,包含著千百年來對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歷代文獻對天裂天眼開的記載,或許也是人們心靈深處蘊藏著返回天庭的久久夙願吧。
  • 多重宇宙是好萊塢製片人的創意,這我完全理解;可是物理學家是最相信實證、思維最為嚴謹的一批人,多重宇宙出自於他們的筆下,讓我不由得詢問,到底是什麼,讓他們走上了這條「最不情願的路」。
  • 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則以親歷的瀕死體驗確認「死後有生」。(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失去至親對於每個人都是切膚之痛,但你想過嗎,如果他們不是真的死去呢?一位著名科學家指出,人的肉體死亡遠遠不是生命的終點;與此同時,一位著名神經外科醫生則以親歷的瀕死體驗確認「死後有生」。東方人自古相信人不止一世,而今這種看法也開始在科學界廣傳。死亡真的只是一種幻覺嗎?
  • 文殊山北涼石窟壁畫中的飛天,位於千佛洞窟頂。(公有領域)
    對於想通過「蟲洞」穿越時空的現代物理學家來說,這個穿越的故事,理論上是完全可信的。現代物理學的發展,有時不過就是給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註腳。
  • 人間世,常言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那麼,宇宙世界所發生的事物是不是應該有同樣的概念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