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下「宅區拆牆」文件 網絡炸鍋

人氣: 291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綜合報導)2月21日晚,中共中央下發了一份關於城市規劃的文件,其中提到今後「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實現內部道路公共化」。一石激起千層浪,此規定一經公布便在網上引發民眾熱烈議論,尤其是對「已建成的住宅小區要逐步打開」反對者居多。

官方稱為便利交通要打開圍牆

21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公布,其中第16條稱:新建住宅要推廣街區制,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實現內部道路公共化,解決交通路網布局問題,促進土地節約利用。

有媒體對此解釋稱,封閉的住宅小區和大院阻礙城市交通。去一個不遠的地方,從地圖上看,明明直線距離很近,但實際上一個龐大的院子橫在眼前,要過去的話,只能繞過大院或小區,走很遠的路才能到達目的地。

有城市規劃專家說,以北京為例,其實北京的道路寬度並不比國際上其它大城市窄,甚至要更寬,但擁堵的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城市支路等毛細血管不通暢,道路微循環不好。

此前在網絡上流傳的一張照片也顯示,從距離地面5公里的高度俯瞰巴黎、華盛頓、東京,能看到蛛網一般密布的干路支路,而北京地區只看得到成片的大院、小區和稀疏的城市道路。

中共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宏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東表示,西方國家城市發展一直是小街區,路網密,不會像大陸一些城市經常出現交通毛細血管堵塞的情況。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在絕大多數西方國家或地區,像紐約、東京等這些大城市,住宅樓都是直接朝著大街或小巷,保安坐在大堂裡;居民區都是沒有圍牆的街區制;有圍牆的,通常是極少數超級豪宅。

贊同者以四川宜賓的「萊茵河畔」小區為例。整個樓盤內的道路全部向城市開放,住宅的安全防護體系後退至單元門口。樓盤內的道路向城市開放之後,並沒有出現亂糟糟的景象,而且「萊茵河畔」被評為「四川十大最美街道」的第二名。在2011年,「萊茵河畔」還榮獲了「全國物業管理示範小區」稱號。

專家認為應尊重業主意見

對這一規定持反對意見或者異議的以現居小區的居民為主,反對的觀點主要一個是安全問題,一個是補償問題。

目前中國大陸治安狀況比較差,雖然封閉的小區不能杜絕犯罪,但是對比開放的小區还是有安全感,如果拆去圍牆,小區安全如何保障。

另外,北京市房協秘書長陳志說,小區使用的土地,無論是小區內建設道路、綠地,還是建設住宅樓的土地,都先是開發商從政府手中獲得使用權,建設完成後出售給業主,而小區使用的土地也被劃分到每個購房的業主「頭上」。《物權法》中規定,小區道路如果沒有明確規定屬於市政道路的,產權屬於全體業主。因此,對於已有的小區來說,是否開放,應該由業主共同決定。

有民眾表示,小區的綠地、道路等是否計入到買房時公攤面積,如果是的話,小區開放應給買房的業主予以補償。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衛國表示,小區道路如果沒有明確規定屬於市政道路的,從產權來講屬於小區業主,按照《物權法》的規定,住宅小區的土地使用權是屬於小區內部業主共有,這些道路不只有通行功能,還有小區業主停車等其它很多功能。此外,完全打開也涉及安全和民眾觀念等問題,當局不能強行推行,應尊重大家意願和需求。要尊重《物權法》。而且對於出讓的土地使用權,政府強制收回時必須是出於公共利益的需要,收回中還需要論證,並進行補償。補償包括退回土地使用權剩餘年限的土地出讓金、給小區居民帶來不便的補償、道路建設成本,以及由此給居民帶來不便進行的補救措施,包括如噪音、污染等一系列問題,都要統籌進行。

民眾:拆除圍牆先從政府機關大院開始

有民眾表示,中國可謂全球封閉式小區的集大成者,將圈地運動發揮到極致,城市空間中的大部分被各類機關大院、封閉式小區盤踞。圍牆和院落構成都市的骨骼和框架。強制開放封閉小區,請先從機關大院開始。尤其是北京,世界上沒有哪一個都城像北京這樣,擁有如此眾多的機關大院。一個大院就像一個獨立的王國,一座城市自然的道路肌理被它分割得支離破碎。

早在2004年,《財經》雜誌曾專訪過時任北京市長王岐山,他從攤大餅式城市規劃、機關大院、新城與臥城、脆弱的公交等方面,全面剖析了首都的交通問題,試圖尋找治本之策。在這位知名救火隊長的眼中,「機關大院是堅硬的」。

他說:「所有的行政單位,都要蓋一個院子,都喜歡築上圍牆封閉起來。今天北京城的所有單位,包括各個大學、各大部委、各類軍隊大院,還有北京市人民政府,哪個單位能讓公車通過?」他說,至於原因「甚麼軍事保密啦,保護老幹部居住環境啦,都有說法,來頭都很大。」

一位業內人士說:「大家都在抱怨交通擁堵,但是一旦落實到自己身上,誰也不願意被打通。」

有民眾表示,稍有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機關大院該打開,因為單位大院的產權屬於單位,而非業主;但住宅小區應否開放,決定權在於全體業主,而不是政府。

該民眾建議,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拆牆運動,第一步,何不從機關大院開始?當大院文化瓦解,當安防體系由機關大院門口退到辦公大樓門口,民眾的安全感自然會飆升。最好不要搞成機關大院以保密、安全等理由繼續保持封閉,居民小區被拆掉圍牆,開路,通車,以緩解城市擁堵。

專家對民間質疑回應

中共發改委城市與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總規劃師、規劃院院長、教授級高級城市規劃師沈遲表示,這個規定是「著眼於路網結構,而不是要讓小區開放」,未來小區管理單元可以更加分散化,比如一棟或者幾棟在一塊,而不是好幾百棟樓一塊兒封閉式管理,一是阻礙城市交通,同時也顯得居住區活力不足。

北京大學法學院房地產法研究中心主任樓建波說,意見中提到的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用了「逐步」一詞。他認為可以選擇住宅小區土地使用權70年到期時再變更,或小區住宅樓已經無法居住需重建時再變更。

北京大學法學院房地產法研究中心主任樓建波建議,在具體執行時不能「一刀切」,應根據實際情況逐步推進。「街區制是一個系統工程,不能分割開。比如街區制的一大目的就是打開大院或小區,形成微循環的道路,那麼如果三個小區挨著,一個小區打開了,另外兩個沒有打開,道路還是循環不了,反而成為了斷頭路。」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治安學院教授王太元認為,所有的小區全部推行街區化是不科學的,有些社區不適合開放,比如小區內道路以及周圍條件環境並不適合開放,因此應該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在推行時,需要進行大量的調查工作,如社會治安各種手段相互協調的工作等等。#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6-02-23 12: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