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親到長安有幾人」?

作者:莊敬

(fotolia)

  人氣: 2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要寫好文章卻不深入生活、認真觀察分析,那是絕對不行的。金代大文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有一首這樣說:

眼處心生句自神,
暗中摸索總非真;
畫圖臨出秦川景,
親到長安有幾人?

第一句謂,眼睛接觸了實際景物,激發詩情,自能寫出入神的句子。第二句指斥那些並無現實生活的感受,只是在暗中虛擬的人,寫不出真實的東西。第三、四句,尖銳地批評那種不深入生活、不接觸社會實際、無真實情感,而以模仿他人為能事的人,是最沒出息的。秦川指長安一帶的關中平原。宋代畫家范寬畫有著名的《秦川圖》,以後,有不少人仿作此圖。作者感歎道:多少人描繪秦川的景色,但親自到過長安一帶體驗生活的,又有幾個人呢?

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秀容(今山西忻縣)人。他寫作的詩文,在金、元之際頗負眾望。筆者引用的上面這首詩,是我國古代文藝評論著作中有名的篇章。它的可貴之處在於以崇真務實的觀點,闡述了生活與創作之間的關係。人的思想、感情,是從哪裏來的?詩的內容、作品的內容,是從哪裏來的?一句話:只能從生活中、從實踐中、從現實社會的真相中,從觀察中得來。要想寫好文章,就必須深入生活,就必須直面社會真相,觀察、體驗、分析、研究。

當然,深入生活,實際觀察,還是有深、淺的差別。這裡以對山的描寫作為例子,先請看宋代畫家郭熙的名句:

春山淡冶而如笑,
夏山蒼翠而如滴,
秋山明淨而如妝,
冬山慘淡而如睡。

再請看金代許古在《行香子》詞中所寫的句子:

夜山低,
晴山近,
曉山高。

況周儀在《蕙風詞話》中,根據上述兩個例子評論道:郭熙能描繪出山的不同面貌,許古尤其能傳達出山的不同神態;非入山甚深者、非知山最真者寫不出那樣的句子來。

談到對山的觀察,還可以對《蕙風詞話》的例子作點補充。元代張養浩《雁兒落帶得勝令•退隱》曰:

雲來山更佳,
雲去山如畫;
山因雲晦明,
雲共山高下。

張養浩以批評時政為權貴所忌,辭官歸隱,屢召不赴。後來因關中大旱,出任陝西行台中丞,辦理賑災,積勞病卒。他是元代有名的散曲家,由於歸隱,「入山甚深,知山最真」,所以能道出山的變化與情趣。寫山者必知山,作品以寫人為主者,當然以知人為要。

中國現今有不少正義的記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排除萬難,深入接觸、了解法輪功修煉者以後,深受感動,深受激勵,甘冒風險,寫出來反映真相、伸張正義、驚天地而泣鬼神的紀實作品,已經震撼了世界,敲響了中共邪黨的喪鐘。他們的功績,必將與日月同其輝光!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歌德很欣賞德國畫家魯斯的動物畫。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魯斯的版畫冊,裡面畫的是各種各樣的羊。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現出不同的姿態:那含情的面孔,那捲曲的羊毛,都畫得維妙維肖,逼真動人。
  • 恰似音韻悠揚的笙簫聲裡,間或傳出戰鼓的隆隆;清雅溫柔的琴瑟音中,時而傳來洪鐘的嗡嗡!——噫!這就是「笙簫夾鼓,琴瑟間鐘」。我們的文學藝術作品,多麼需要有這種相反相成的勝境啊!
  • 畫鷹豈能似木雞, 靜態寫真亦何奇? 須知丹青可貴處, 不在一毛共片羽!
  • 不過,無論如何,讀書與寫作二者之間的關係,還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鑒的作用,而另一方面,還有繼承別人的知識和經驗,讀書明理的作用。
  • 多讀多寫,應是古往今來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經驗之談。北宋歐陽修曾說:「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教師想要進行閱讀感想教學,可以教導孩子依照下列方向進行思考。首先,是文章的人物,人物的遭遇決定了文章的走向......
  • 對許多人而言,踏出校園之後,似乎就和寫作脫離關係了。其實不然,幾乎每個上班族每天都要寫或多或少的東西,像是發送回覆電子郵件、撰寫商業企劃案、商務通訊或是寫寫臉書等等。
  • 阿列克謝耶維奇不僅是第14個獲諾獎殊榮的女作家,更是半個世紀來首位以紀實文學摘下諾獎桂冠的記者。而上一次(1953年)贏得諾獎的非虛構作品是丘吉爾的《二戰回憶錄》。「她複調式的寫作堪稱紀念我們時代苦難與勇氣的一座豐碑。」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是非虛構寫作非凡影響力的勝利,正如前年德國為其頒發書業和平獎時所言,「她創造了一個將在全世界得到迴響的文學門類,必將掀起證人與證詞湧現的浪潮」。
  • 宜蘭縣國寶級作家黃春明在去年罹患淋巴癌後,日前已完成化療。近日他又開始積極創作「龍眼的季節」長篇,回憶去世母親。
  • 如果把文學作品比作食物,那麼齊家貞的這部著作不會是高貴的豪華大餐,也不是那種軟綿綿的可口的美味小吃,它是來自山坡帶著苦澀味的野菜,是來自田野的粗獷而壯實的高粱、稻穀和玉米。這一類食物可能有點讓人難以下嚥,但它卻是中文作品中的健康食品。經過細細地咀嚼,中文讀者會從這部書中獲得對於當代中國歷史及人生命運的真實認知,從而在精神上變得深刻、豐富而堅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