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當局打開圍牆 網絡在兩焦點上炸鍋

習當局要打開圍牆 觸及中共體制 系列之一

24日,大陸房地產界分析了最有可能先被拆牆的兩類社區。圖為天津某小區圍牆。(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004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2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採訪報導)中國城市交通擁堵已成為困擾各大市區的「城市病」,以致城市活動效率下降,民眾對此一直抱怨不止,但似乎目前為止也沒有好的解決辦法。

2月21日,習當局意外公布文件,提出「新建住宅要推廣街區制,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當局稱,此舉是為解決交通路網布局提出的方案。

未曾想,這一話題在大陸引起軒然大波,迅速引爆輿論場。「拆牆破院」,這個突然降臨的文件激發了民眾普遍的不安全感與焦慮,擔憂的情緒開始蔓延。

當局提「拆牆破院」暢通道路微循環

2月21日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見》公布,其中第16條稱:新建住宅要推廣街區制,原則上不再建設封閉住宅小區。已建成的住宅小區和單位大院要逐步打開,實現內部道路公共化,解決交通路網布局問題,促進土地節約利用。

由於事先並沒有對這個文件的「吹風」,大陸網絡炸開了鍋。

對此文件,有媒體解釋稱,封閉的住宅小區和大院阻礙城市交通。去一個不遠的地方,從地圖上看,明明直線距離很近,但實際上一個龐大的院子橫在眼前,要過去的話,只能繞過大院或小區,走很遠的路才能到達目的地。

有城市規劃專家說,以北京為例,其實北京的道路寬度並不比國際上其它大城市窄,甚至要更寬,但擁堵的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城市支路等毛細血管不通暢,道路微循環不好。

網絡上流傳的一張照片也顯示,從距離地面5公里的高度俯瞰巴黎、華盛頓、東京,能看到蛛網一般密布的干路支路,而北京地區只看得到成片的大院、小區和稀疏的城市道路。

有評論說,中國的城市道路遠比國外寬,汽車保有量比國外低,但交通阻塞程度卻超過國外。其原因,有中國人普遍不遵守交規,也有這些封閉的小區阻塞了城市交通的「微循環」的原因,對此大家是有共識的。

就事件本身來說,大家都明白拆牆的好處,是利益共享,打開的圍牆可以讓大家共同獲得一大塊空間,應該是利國利民的好事。

但現實中卻發現,很多民眾對此文件都有微詞。反對的觀點基本集中在:一個是小區內道路的產權問題、一個是安全問題。

第一大焦點:小區內道路的產權問題

陸媒引述北京市房協秘書長陳志的話解釋說,小區使用的土地,無論是小區內建設道路、綠地,還是建設住宅樓的土地,都先是開發商從政府手中獲得使用權,建設完成後出售給業主,而小區使用的土地也被劃分到每個購房的業主「頭上」。

《物權法》第73條規定:「建築區劃內的道路,屬於業主共有,但屬於城鎮公共道路的除外。建築區劃內的綠地,屬於業主共有,但屬於城鎮公共綠地或者明示屬於個人的除外。」也就是說,對於已有的小區來說,是否開放,應該由業主共同決定。

有民眾自問自答:小區的綠地、道路等是否計入到買房時公攤面積?如果是的話,小區開放應給買房的業主予以補償。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衛國表示,全打開也涉及安全和民眾觀念等問題,當局不能強行推行,應尊重大家意願和需求。要尊重《物權法》。而且對於出讓的土地使用權,政府強制收回時必須是出於公共利益的需要,收回中還需要論證,並進行補償。

上海交大教授蔣宏認為,在小區開放的過程中,涉及很多物權界定、管理權限、資金來源等問題,這些都需要有大量基礎性工作墊底,很難「一刀切」解決。

第二大焦點:安全問題

打破固有的習慣,一開始總會帶來諸多不適。很多人抵觸拆牆,最擔心的莫過於安全隱患。小區有了圍牆,還經常有失竊現象,拆了圍牆,情況會怎樣?

家住北京西三環的黃女士對大紀元表示:「我們一直住在機關大院,前幾年搬了新房,大多住戶都安裝了防盜門窗,像住監獄的感覺,因此,我們家沒有裝,結果有一天,小偷破窗而入,盜走家中很多貴重財物。氣憤之餘,我們也趕忙補裝了防盜窗。這還是在大院裡住著,都感覺不安全,要是拆除了圍牆,那可更沒有安全感了。」

《人民日報》海外網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撰文《【解局】小區拆牆,我們都在償還粗放發展欠下的帳》說,從多個平台的調查結果看,七成以上的網友都不贊同拆除封閉住宅小區的圍牆,這個數據和我們朋友圈的觀感吻合,基本反映民意。有房的都不樂意放棄封閉住宅小區,理由無非「安全」,而沒房的對這政策非常贊成,理由無非「治堵」。

一方是私人權益,另一方是公共利益,兩者的博弈,構成了改革的曲折路徑。

有網民直言:「如果能做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我親自去砸牆。」

針對這種焦慮,財經專欄作家「牛彈琴」談了自己的看法:這也正是當下社會現實的客觀反映。「在美國一些地方,雖然沒有院牆,很多朋友可以虛掩房屋就離開,沒有閒人敢進來,因為一旦發現,這是重罪;如果遇到一位渾不吝的主人,後者更可以開槍自衛。

但在我們這邊,現在有幾個人敢不鎖門就離家外出?而且,時不時還有這樣的新聞:夫妻半夜睡覺,突然衣不遮體地被丟進山溝,好不容易輾轉回到家,發現房子都拆了。有了圍牆,還都這樣,沒有圍牆,真是無法想像。」

北京勁松街道曾拆除圍牆 犯罪率上升又重建

2月23日,鳳凰網的一篇文章提到,上世紀90年代末期至本世紀初,北京勁松街道學習大連社區綜合治理管理的模式,將各個小區之間的圍牆拆除,相互連接,進行綠地修建等統一管理。

大社區管理的模式在一段時間內促進了街道工作的開展,卻給治安留下了隱患。

由於幾個小區臨近地鐵、公交樞紐,人員流動性大。無照游商、黑車司機也利用社區相互串通的特點,在小區內穿行,犯罪分子也抓住這一特點在小區內作案。

在2009年9月至2010年3月底半年時間裡,據統計,由於小區串通,而發生的各類案件達18,000多件,有逐年提升的趨勢。

此後,加強對小區進行封閉式管理的呼聲越來越高,特別是老小區內獨居的老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希望能夠讓小區安全起來。

為了解決小區的治安問題,此後,北京東三環外,勁松轄區的農光裡、磨房北裡等4個社區都重新修建了圍牆。#

接下文
系列文章之二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3-01 10: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