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進退從容

作者:青松

(fotolia)

  人氣: 825
【字號】    
   標籤: tags:

這段時間,有位朋友工作調整。他本來一直在高層,調整之後丟了管理的職位,不可避免有些落寞。

生活看似風平浪靜,實則動盪不安。工作職位的上上下下,不知牽動多少當局者的心。從局外人的角度看,倒真的不算什麼,有上就有下,在上的那天就應知道,將來有一天也會下。不過在上的時候,心思都在努力上進上,眼睛由於被光環籠罩著,很少能看那麼遠。

想起有一次我們登嵩山的事。我們帶著孩子,看過少林寺後,乘纜車上山。纜車不能到達最高處,要想上去看更好的風景,只能步行登山。當時其實已經很累,孩子還小,老讓抱,我們自己登山都是負擔,再多個孩子,真是挑戰。

不過,想著大老遠到一次嵩山不容易,無論如何也應該堅持一下,爬到最頂峰。我們打起精神,老公把孩子舉到肩膀上,我們一家三口沿著越來越窄越陡峭的石頭臺階上去。我們累得大汗淋漓、氣喘吁吁時,碰到一波已經上過頂峰正在下山的人,我便隨口問一句:還有多久到山頂。

那位大哥微笑著告訴我們:快了。我長出一口氣,回說:太好了。大哥隨而跟一句:不過上去了還得下來……說罷,他呵呵笑出聲,我和老公也笑了。

我們正在上山,心裏只是想著怎樣堅持爬到山頂,哪裡還想到過會兒要下山的事兒呢。倒是他們這些正在往下走的,正在切實體會到「上山容易下山難」的辛苦。

按理說,上山很累,人需要克服身體的重力往上走。不過上山再累,心裏還有盼頭,一步步往上攀登,離目標越來越近。只是,到了山頂,也不可能長住不走,看過再美的風景,也總得下山。下山的路上,心中沒有了上山時的期待,體力上也遠遠不如上山時候,很多人已經累得腿都發抖。所以,下山,並不比上山輕鬆。

那次,我們帶著孩子,最後還是堅持到了最頂峰,因為已經上了那麼久,不甘心放棄。上山的時候一鼓作氣,下山的時候,卻休息了好幾次,銳氣的確不如之前。

那次登嵩山的經歷,尤其中途碰到的那位陌生大哥的話,我至今記憶猶新。豈止登山是這樣,所有事都有相通的道理吧。有時候,下比上難,退比進難。若沒有博大的心胸和眼界,又怎會做到進退自如、從容面對得失?所以,激流勇退不僅是勇氣,更有智慧。@#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底怎麼才是合算呢?僅僅看價錢並不全面。得失相隨,沒有單純的得,也沒有單純的失。有時候表面看是失去了些利益,其實在其他方面已經有所補償。
  • 只有經歷過最沉寂的時光,經受過最艱苦的磨練,才會盛開得如此燦爛持久吧。這一塘睡蓮似乎在輕聲向遊人訴說,無論何時,如果我們也進入一段沉默的時光,並沒有關係,越是嚴酷的考驗越會讓人堅強。艱難困苦,玉汝于於成。守住最沉寂的歲月,定會迎來最絢麗的未來……
  • 超脫,不是放棄,而是心裏的釋然。人生在世,都有各方面的責任義務,逃避,自然不是辦法。但是,可以換個心境去對待,盡力處事,卻不強求。那樣,肯定會輕鬆許多。
  • 對於那些自裏到外都正得讓人無處挑剔並且經過時間檢驗的信仰,不該去重新思考一下嗎?真正有智慧、有心胸的人,會這樣做的,摒棄偏見,用自己的理智去判斷是非黑白。
  • 人應當珍惜所有美好的東西,無論是遠在天邊還是近在眼前,無論是歷盡萬難才得到的,還是輕而易舉就擁有的……
  • 對太多人而言,生活很累。累,主要因為心裏累。在乎的,計較的,擔憂的,期盼的,心,從不停歇。穿越這處空空如也、物是人非的莊園,突然覺得那些糾結毫無價值。有多少追求其實不必要,有多少計較本就無所謂。
  • 一個家庭中,尤其婆媳之間,僅僅講關愛根本不夠,更需要大愛,一種不局限於自我的大愛。但願天下的婆媳之間都不再相爭,因為本就沒什麼好爭的,我們每個人只需在過眼雲煙的世事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便夠了。
  • 當很多的稻草加到駱駝身上,超過駱駝的負重能力,最後一根稻草會把駱駝壓倒。如果能夠給心減一減重量,對生活的感受會不會完全不同呢?
  • 追根究底,包裝是不重要的,再華麗的包裝,我們終究還是會丟掉。然而,有些時候,沒了包裝就沒了身價。這一番折騰,讓我明白,沒有什麼問題可以那麼容易地一刀切。
  • 我們都曾經默默無聞甚至「無足輕重」過,都需要付出努力與汗水才能一步步成長起來。正因為如此,我們應當給自己也給別人時間。不管曾經或正在經歷怎樣的平淡,我們都要踏踏實實走下去。耐得住寂寞,才能完成成長的蛻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