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5)

人氣 339

【大紀元2016年02月08日訊】上接黑龍江女子監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4)
(五)、奧運期間被綁架到黑龍江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大興安嶺韓家園李雅茹、趙培金、色桂榮等法輪功學員在家中被突然破門闖入的韓家園公安局及網管二十餘警察綁架、抄家。八月八日,松嶺區古源鎮法輪功學員左偉燕、孫麗娟、於忠柱、王玉紅被大興安嶺地區行署公安局副局長劉亞洲、大興安嶺國保局馬荃、松嶺區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王敬凱、六一零(專職鎮壓法輪功的非法中共黨務機構)關崇榮,夥同韓家園公安局局長劉亞友、副局長季春麗、古源派出所長李金柱、指導員苗如才、古源鎮居委主任等十幾人強行綁架。八月十七日,古源法輪功學員李亞娟被綁架。

呼瑪縣法院對這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王玉紅、於忠柱被判六年、李亞娟被判三年、左偉燕、孫麗娟被判四年,趙培金被判五年、色桂榮被判四年、李雅茹被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點鐘,韓家園公安局韓朝、董傑、韓家園看守所的副所長、胡某等十多個警察秘密綁架王玉紅等八人,分別劫持至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簡稱哈女監)和黑龍江省泰來監獄繼續迫害。於忠柱、李雅茹已被監獄迫害致死。

1、 優秀教師趙培金被開除公職 三次遭綁架關押 被冤判五年

趙培金,五十一歲,大興安嶺韓家園林業局玉真小學教師,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工作認真負責,連續三年被評為局級優秀教師和教學骨幹,受到家長和學生的好評。她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家庭美滿溫馨。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後,趙培金三次遭綁架關押,在哈女監遭受迫害四年,丈夫承受不了巨大的打擊,被迫離婚,二零一二年七月趙培金出獄後,身無分文、無家可歸,被迫離家去外地打工謀生。

被強行洗腦

趙培金一進監獄就被劫持到「攻堅區」十一監區,直接帶到一個小屋裡強制「轉化」 (在暴力、虐待等手段強制下改變對法輪功的信仰),遭受一群「幫教」、「包夾」謊言誘惑,軟硬兼施,輪流轟炸。包夾(被利用來對法輪功學員貼身嚴管,限制人身自由的犯人)張金華寸步不離,看著她碼坐(端坐在小凳上,一點也不能晃動),趙培金被逼著看詆譭師父(法輪功創始人)和大法的光盤和資料。警察們知道光看光盤、視頻不起作用,就逼迫她抄寫誣陷大法師父的「四書」(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不寫就牽連互聯保的人(互聯保是由幾個犯人組成一組,其中誰有問題其他人都受牽連),讓周圍的犯人都怨恨法輪功學員。

被奴工迫害

後來趙培金被下到車間。每天起早貪黑地被奴役,被安排沉重的任務,除了白天的活,晚上收工回來還要搓棉簽,裝各種包裝的牙籤,挑選冰糕棒,各種卡片、卡袋,編織小坐墊,編中國結等等。週而復始,單調機械地一天一天地被奴工勞動著,趙培金的手指裂開了口子,手磨出了老繭,手一層一層地脫皮,還得忍痛繼續幹活。

從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到被劫持到哈女監,趙培金一直在被折磨迫害中煎熬,受盡了侮辱、被折磨得心力交瘁,身心遭受很大摧殘。趙培金不放棄信仰,就整天被逼迫坐著小板凳,不許與任何人交談,不許閉眼,不許看窗外。

由於長期以來精神上的折磨、繁重的奴役、殘酷的生活,趙培金被迫害成 「淋巴結核」。二零一零年七月,做了手術。趙培金出院後,沒等傷口癒合好,就被強迫奴工勞動。不到一年,在趙培金還沒痊癒的傷口旁邊又長出了新的淋巴。

2、松嶺區王玉紅遭摧殘 不得不兩次大手術

王玉紅,四十五歲,大興安嶺松嶺區古源鎮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六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哈女監遭受迫害。

王玉紅被非法關押期間,因為強迫洗腦,繁重奴工等等迫害,長期處於被病痛折磨狀態,王玉紅高血壓持續在二百二十左右,整天頭暈目眩,還經常體內流血。有時王玉紅血壓高達二百四十,嚴重昏迷,在哈女監醫院搶救三四次,監獄也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王玉紅做了一次刮宮手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中旬,由於大流血不止、又做了子宮切除手術。手術是在哈爾濱市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做的,此醫院不具備做這種手術的資格,是在外請的醫生。王玉紅手術期間,監獄不讓家人陪護。兩次手術,王玉紅的家人就被脅迫交納近兩萬元錢,就連外請醫生的三千元錢,也是家人買單。

3、李亞娟遭受多種酷刑 手被凍成大骨節

李亞娟是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的,學大法前身體瘦弱,便秘,嚴重失眠,非常痛苦。以前總喜歡去做美容,修煉後不用去做美容了。李亞娟修煉一個月,病就全好了,以前流行感冒都能攤上,學大法後,感冒與她無緣,走路生風,一身輕。

中共迫害法輪功,李亞娟和家人也遭到了殘酷的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李亞娟被韓家園子公安局宋雨等人綁架到公安局,被扣在暖氣管子上,站不起來,坐不下,手銬越拷越緊,疼痛難忍,他們捏造的假材料致使李亞娟被呼瑪縣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晚李亞娟和另幾位個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哈女監。李亞娟一進去就被逼迫脫光衣服搜身,還強迫穿囚衣,侮辱人格。刑事犯看管她們不讓睡覺,逼看污蔑法輪功的電視,被強行洗腦。

李亞娟被劫持到集訓隊罰坐小板凳三天三夜,由包夾看著,之後又被劫持到八號監室,強迫轉化(以暴力、虐待等手段強制改變對法輪功的信仰),她不配合就不讓睡覺。李亞娟被罰坐小凳子,坐得臀部的肉都沒了,只剩下骨頭,臀部坐爛,冒膿。有個老年法輪功學員坐得站不起來,被刑事犯架著走,有暈過去的,骨頭疼得受不了,痛苦得不行。有的法輪功學員坐出了黑繭子,有的學員坐出了膿水,有的學員坐的骨頭都變形了,那種痛苦無法形容。

李亞娟被分到車間,起早貪黑的做奴工,每天干到後半夜,不完成規定的任務不讓睡覺,有時整宿整天的連軸干,為哈女監創效益。還天天被逼著看誣陷大法的材料,看誣陷大法的錄像,被逼著一次次的寫思想匯報。李亞娟不肯配合,就被關進了小號(與外界隔離、單獨關押的監獄的禁閉室),小號非常寒冷,把李亞娟的手凍成了大骨節,雙手和骨節都疼痛難忍,

這是李亞娟2015年初拍的照片。由於李亞娟的手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的嚴重,李亞娟的手至今沒恢復。(明慧网)
這是李亞娟2015年初拍的照片。由於李亞娟的手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的嚴重,李亞娟的手至今沒恢復。(明慧网)

二零一零年三四月份李亞娟不配合邪惡,不出奴工,不穿犯人的衣服,七監區的王隊長把李亞娟綁架到小號。李亞娟被關押小號十五天,每日只給喝很稀的粥。從小號出來後,還被逼著做奴工。北方的三四月份很冷,小號沒有暖氣,警察故意敞著窗戶和門,沒有被褥,沒有牙具,冰涼的水泥炕上放了一層板子,白天逼坐在炕邊上,不允許動,手腳凍得癢痛麻;晚上躺在冰冷的炕上,凍得睡不著,實在受不了,一活動身子就被逼坐或躺在涼炕上。李亞娟手腳凍得麻脹,一碰到涼水,骨頭劇痛,手上關節腫成了大骨節,直到現在李亞娟的手骨節仍是腫痛。

4、孫麗娟、左偉燕被判四年冤獄

孫麗娟、左偉燕都是大興安嶺松嶺區古源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被綁架、非法判四年。

孫麗娟的丈夫於忠柱與她同時被綁架,被判六年,劫持到黑龍江省泰來監獄。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於忠柱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僅僅三十九歲,屍體未經檢驗就被強行火化。當時孫麗娟還被關押在哈女監,一直到於忠柱被火化都沒讓她看一眼。孫麗娟被哈女監迫害了四年,給她及家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左偉燕,女,四十四歲,大興安嶺松嶺區古源林場職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奧運會當天被松嶺公安局副局長付振東帶三十多名防暴警察夥同當地派出所和韓家園子的警察數十名破窗而入,把左偉燕家翻得底朝上,非法抄走她的電腦,強行帶走左偉燕時,把她十六歲的女兒摔到一邊,丈夫孫明耀因制止惡行被非法拘留,付振東不顧她有年邁的婆婆,強行把左偉燕綁架關押在塔河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三月婆婆受不了這沉重的打擊含冤離世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末左偉燕等被綁架到哈女監繼續迫害。在哈女監她天天被酷刑坐小凳子,不讓動,不讓說話,去廁所都有包夾跟著,天天被逼看誹謗大法的電視、資料,被逼做奴工,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哈女獄的警察王偉力騙說能照顧左偉燕,還勒索了左偉燕丈夫六千元錢。

(六)、孟昭紅遭迫害一度生命垂危

大興安嶺塔河縣法輪功學員孟昭紅因修煉法輪功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刑滿離開監獄時,體重只剩三十五公斤,滿頭白髮。

孟昭紅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經常受到酷刑折磨,於2012年7月22日出獄。這是孟昭紅2013年拍的照片。(明慧网)
孟昭紅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經常受到酷刑折磨,於2012年7月22日出獄。這是孟昭紅2013年拍的照片。(明慧网)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塔河縣公安局副局長許峰、塔河縣國保大隊李軍等惡警闖進孟昭紅家,搶走了家中的大法資料,七個存折及她賣房的現金、電視、影碟機等物品。不久,孟昭紅被塔河縣法院冤判四年。

以下是孟昭紅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的經歷: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孟昭紅被塔河縣警察雙腳帶著鐵鐐,五花大綁地綁架到哈女監。在嚴管隊,孟昭紅不穿囚服,隊長王小琪就打孟昭紅,把她胳膊擰到背後,罰她面壁而站。一個刑事犯拽住孟昭紅的頭髮用力撞牆,額頭當時就起來一個五~六公分的大包,然後拉孟昭紅到衛生間,幾個犯人強行扒光孟昭紅的衣服,提腿向上看陰道,進行人格侮辱,她們把孟昭紅較貴重的棉褲、羊絨衫據為己有,只讓孟昭紅穿單衣服,從早到晚開著窗戶凍孟昭紅。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明慧网)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明慧网)

晚上點名孟昭紅不配合,幾個凶犯就拳打腳踢,她被打得雙腿青一塊紫一塊。半個月後又將孟昭紅送到強制轉化隔離區。每天早上五點到晚十二點被強制坐小凳,不許說話,不許閉眼,晚上睡覺時手不讓放到身上,用過的衛生紙放進垃圾桶都要報告。每天強迫觀看詆譭大法和污蔑大法師父的錄像,孟昭紅拒絕看,警察就指示犯人趙曉紅等人毆打孟昭紅。每天被逼迫坐小凳十八個小時,雙手要放到腿上,時間一長臀部都坐爛了。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孟昭紅不背監規,隊長董立華就指使犯人逼她兩腳併攏站著,站不直就被犯人踢打。孟昭紅因長期罰站立,兩腳浮腫非常嚴重,腿不能彎曲。只有每天下午四點和半夜十二點允許上廁所兩次,差五分鐘都不讓去。上廁所時間稍微長一點,包夾犯人就大喊大叫,說她拖延時間不站立。當時孟昭紅雙腿腫痛,上廁所時蹲著比站著更痛苦。晚飯後包夾犯人在房間裡走圈鍛練時,逼著她在中間站著,當時外面零下三十多度,孟昭紅穿著單衣,他們還把窗戶打開,孟昭紅被凍的一直咳嗽,咳嗽時還要遭包夾犯人辱罵。

由於長期心情壓抑,二零零九年三月,孟昭紅頸部長了一個三公分左右的瘤子,不久後潰爛,醫生說是淋巴結核。整個左頸部流膿淌水,左側腋下、後背出現硬硬的包塊,約十公分左右。胳膊上也有一個鴨蛋大的包塊潰爛,非常痛苦。

孟昭紅進看守所時體重五十三公斤,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刑滿離開監獄時只剩三十五公斤,滿頭白髮。她因身體傷口多,起床時需要人幫助,否則需要將近三十分鐘才能下床;走路失去平衡,下樓時需要兩腳站在一個台階上,再邁下一個台階;手臂由於長時間上大掛(被背銬吊起,腳尖點地,人常常會被吊的昏死過去)、吊銬(雙手銬起,被吊在高處)以及腋下有傷口,造成左胳膊殘疾。

(七)、王秀蘭被酷刑折磨 中指被打裂

王秀蘭,七十六歲,大興安嶺松嶺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冬天,王秀蘭在家中被無理非法抓捕,關押一個月後釋放。二零零二年春節前兩天,王秀蘭又被無故抓捕,理由是惡警要湊夠抓捕的人數。王秀蘭被冤判三年徒刑,綁架到哈女監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哈女監八監區辦洗腦班,警察把認為不可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統統關入小號酷刑折磨。另一部份法輪功學員白天被關在室內,惡警指令犯人毆打他們,在室外跑步時也被刑事犯毆打,警察們用電棍等刑具毆打,王秀蘭的左手中指被打裂,流血不止,嘴被打得腫起很高。

晚上警察將王秀蘭等法輪功學員全捆上,手反綁,一宿也不鬆開,上廁所時只讓一個犯人把褲子拽下再穿上,一連七天,天天如此。

(八)、張麗萍被哈女監酷刑折磨五年 背銬 上大掛

張麗萍是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呼中區法輪功學員。她與丈夫楊志一九九九年七月同時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夫妻二人回大興安嶺呼中區發放真相資料,十月三日被呼中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他們的親屬(大哥、二哥、弟弟及母親家)家全部被非法抄家。張麗萍夫妻二人被綁架到呼中區拘留所迫害,楊志的大哥也被拘留了半個月。張麗萍家裏扔下一個七歲的兒子,孩子的心理受到傷害。呼中區拘留所的警察把楊志、張麗萍和死囚犯關在一起,指令犯人毒打他們,不讓煉功。

二零零二年四月,張麗萍被冤判五年,劫持到哈女監,每天被逼做奴工十八到二十小時,吃不飽,睡不好,環境極其惡劣,遭受非人的折磨。楊志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至泰來監獄。

哈女監原一監區二隊原大隊長崔紅梅、夏鳳英,經常用刑期長的、需要加分的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給她們施加壓力。張麗萍體重不到一百斤,同時被四、五個身體強壯的刑事犯按倒在地,惡犯們整個身體壓在張麗萍的身體上,有的勒脖子,有的捂嘴,張麗萍險些窒息。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張麗萍因不報名,被罰蹲,在獄警的指使下遭到以犯人王博濤、孫偉傑、秦海燕組成的所謂「五聯保」迫害。她們在車間對張麗萍拳打腳踢,還用手掐張麗萍的大腿兩側,青一塊,紫一塊的,嘴裡還污言穢語。當晚七點半,犯人繼續對張麗萍施暴,犯人孫偉傑拽張麗萍脖領、抓鼻、抓臉等各種羞辱,犯人王博濤、韓建英、劉淑霞、秦海燕、孫偉傑將張麗萍抬到大隊長辦公室拳腳相加進行毒打。孫偉傑拿針扎張麗萍,王博濤用手銬銬住張麗萍的雙手,手銬拖地,手上被卡開的大口子鮮血直流。回監捨後,獄警朱倍倍唆使犯人張帆值夜崗看著張麗萍,張麗萍被扣坐在監欄門邊地上,一夜沒睡,手上的大口子血流不止,凝固到監欄門及衣褲上。

幾天後,張麗萍被拽到監區大隊長崔紅梅、夏鳳英的辦公室,夏鳳英命令犯人給張麗萍戴背銬。夏鳳英還用抹布塞張麗萍的嘴,羞辱、打罵、折磨她好幾個小時。張麗萍的手腫得像饅頭似的,至今被銬的疤痕還在。

張麗萍等學員被「五聯保」犯人迫害,一天天加重。 「五聯保」就是寸步不離的監視她,上廁所、吃飯、洗漱都跟著,不允許跟人講話。稍有不從,「五聯保」輕則破口大罵、侮辱一番,重則在車間當眾毒打。

在監區長崔紅梅、夏鳳英等指使下,犯人隨心所欲地拿手銬銬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張麗萍被逼害得吃不下飯,被銬在電工房。二零零四年元旦的前一天,張麗萍因煉功,被銬在監舍內的床頭上,坐在地上一宿。犯人不斷向張麗萍施暴,孫偉傑用手指甲抓張麗萍臉部、脖子,秦海燕用手抓張麗萍頭髮向牆撞,用膠布封張麗萍的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張麗萍、張晶等學員被上大掛,手銬卡在手腕的骨縫裡,手和胳膊成黑紫色,手腫得像饅頭,放下來後全身沒知覺,被人抬著。參與迫害者:監區長崔紅梅、副監區長夏鳳英、警察於莉、呂翠君、戶恆、魯敏、樂秀鳳等、犯人韓殿英、張秀圓、李艷晶、滿運月、盛功妹、溫翠、孫秀雲等。

二零零四年春節大年初二晚上七點多鐘,犯人孫偉傑將張麗萍眼睛打壞,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三天沒吃飯,絕食抗議,監區長崔紅梅卻說:「孫偉傑,反正你也要出監,不要怕啥!」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下午崔紅梅帶領一幫獄警、犯人將二十位法輪功學員,先後上大掛,崔紅梅親自指揮,明確交待要一個個吊,警察孫劍、周瑩、犯人滿運月、王玉梅、王圓圓將她們一個個吊起,每個監舍內都吊著法輪功學員。她們個個口乾舌燥,呼吸急促,感到窒息,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在監捨,張麗萍被犯人劉淑霞、馮曉波、辛志榮抬起,犯人王圓圓用胳膊肘對張麗萍的肩部猛撞,上到二層鋪床上將她吊起來,開始站一個小板凳,後將小凳撤掉,雙手反銬在床的最高處的立柱上,腳尖點地,大汗珠落在地上,一會就呼吸困難憋不過氣來,手腕骨膜嚴重受損。法輪功學員王立文、姚玉明等被背銬掛起,腳尖點地上大掛酷刑,多人被折磨昏死過去。

酷刑演示:背吊铐(明慧网)
酷刑演示:背吊铐(明慧网)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三月十八日和十二月二十一日,張麗萍、張林文等學員在監捨被酷刑上大掛背銬掛起,腳尖點地。張麗萍被折磨得氣上不來,倒氣,犯人陶小梅給張麗萍打了一針,又繼續給張麗萍上大掛。之後被坐銬幾天幾宿,又站銬了幾天幾宿,不讓睡覺,張麗萍手腳腫起來,折磨的傷痕纍纍。

酷刑演示: 上大掛(明慧网)
酷刑演示: 上大掛(明慧网)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白天,張麗萍被上大掛,折磨的傷痕纍纍。晚上惡警何靜、劉小芳再次將張麗萍扣手銬銬了一宿,而且十天不讓睡覺,慘無人道地折磨。

從二十一日到二十九日,張麗萍、關素玲等被手銬著站立,劉學偉被銬躺床上,晚上關素玲被送「監管室」坐銬。張麗萍、張靜被站銬在監捨自己的床鋪邊。張麗萍昏死過去,警察找獄醫搶救,放下後張麗萍肩部脫臼,四肢麻木,犯人滿運月、王玉梅往張麗萍嘴上貼膠帶,張麗萍喘不上氣,卡住脖子,傷痕纍纍。

從二零零四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一月,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監區二隊警察指使犯人多次對法輪功學員酷刑「上大掛」。

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十五日,迫害達到大瘋狂,在大隊長於洪波指揮下,刑事犯開始摔打「練蹲」法輪功學員,所謂「練蹲」就是揪頭髮使勁掄,撞牆,踹,踢。在幹警的監視下,刑事犯一次次將法輪功學員連踢帶打,摁倒地上,又揪起了來再摁,張麗萍、張靜、范國霞被拽到「監管屋」 練蹲持續兩個多小時。

從二零零六年元月起,黑龍江女子監獄把當天的食物用手捏碎放到攪拌機攪碎,摻入大量大蒜、辣椒末等摻進灌食中,對法輪功學員鼻飼迫害,故意將這種刺激性食物灌入空腹中,傷害胃、腸等內臟。被灌食迫害的有張麗萍、閆淑華、左雲霞、朱香芹等學員。

(九)、企業老闆楊明月被誣判五年 遭勒索 凍刑

楊明月,女士,六十一歲,經營小企業。她盡心服侍雙方老人,善待工廠員工,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可是她堅持做好人卻屢遭中共迫害,兩次被中共人員綁架,家人也受牽連迫害。楊明月現在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

楊明月(明慧网)
楊明月(明慧网)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李海龍帶領著六個警察,以修暖氣為由騙開門,非法闖入楊明月家。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很多私人物品:電腦、打印機、十萬元錢的存折和現金等。楊明月不學法輪功的丈夫和遠方來的姐夫也被劫持,被強行審問,國保大隊長李海龍恐嚇說她丈夫是包庇罪,被非法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十多天。 警察為了私吞楊明月家的十萬元的錢,恐嚇其丈夫說:「你是包庇罪,從你家中抄出十萬元的法輪功資金,你是取保候審,我們說把你抓走就抓走!」

楊明月被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因為不穿囚服被警察銬住雙手銬在鐵欄杆上,遭受警察的毒打。楊明月只為了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就被加格達奇法院冤判了五年,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在哈女監,楊明月遭到凍刑等折磨,現在仍在監獄遭受煎熬。

(十)、王建萍屢遭五年酷刑 死裡逃生

王建萍,六十歲,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被綁架關押,秘密開庭,她沒在判決書上簽字就被非法強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株連家屬,王建萍的孩子考上大學不讓上,當兵政審通不過。

王建萍在監獄裡受盡了非人的酷刑摧殘,下面列舉的只是其中一部份:

罰跑步 毒打 背銬

二零零三年的六七月份,女監搞試點強制轉化,成立了一個轉化基地——拉練場,大家都叫屠宰場,他們先把王建萍等法輪功學員的腳用小白龍(硬塑料管)打腫了,鞋穿不進去,走路都困難,再逼她們到拉練場跑步,王建萍等在圈裡面跑,,外圈是在各監區找的身強力壯的刑事犯,手裡拿著小白龍,跑到誰跟前,誰就得打,打得越狠越受到監獄的表揚,不打獄警看見了就扣分,不給減刑。王建萍等渾身都被打得紫黑,有的學員臉打變形了就給關進小號。王建萍腳痛受不了停下來了,他們就把她吊起來,手銬在後面,掛在庫房窗外的鐵欄上。獄警用電棍電王建萍的臉,胸,打累了就把王建萍等拉到太陽底下曬,做低頭彎腰兩手往後伸的姿勢,做不好就挨打。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晚上回到監捨還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手銬在後面,腿捆著,坐在地上,腰還得坐直,誰要是困了稍微一點頭,值班的刑事犯手裡的大竹竿子就使勁往身上打過來。吃飯的候,手銬也不給打開,把饅頭裡夾上鹹菜,由犯人拿著,她們一人咬一口,每人咬三口、五口就是一頓飯,上廁所也不給打開手銬,由刑事犯給解褲子,這樣連續了十六天。

野蠻灌食 捆綁 電擊

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哈女監對王建萍等野蠻灌食迫害。殺人犯商曉梅用擴口鉗把王建萍的口撐開到極限,長達二十分鐘之久,故意把食管來來回回插了再拔,增加她的痛苦。王建萍的嘴被抻裂開大口子,舌頭發硬,牙全部都被撬鬆,掉了四顆牙,吃飯都困難。

二零零三年八月,獄警張春華強迫法輪功學員十天十夜不睡覺,手戴銬子,腿綁著,把嘴用膠帶封上,白天拉練、罰蹲、罰撅,強迫跑步。王建萍被綁在地上長達十天,腳被打腫,拖起來吊在鐵窗上,後背被拖得血肉模糊。犯人王鳳春扳著王建萍兩肩用膝蓋猛頂兩腿中間,警察不但不制止還笑,王鳳春看到有警察撐腰,更是使勁頂王建萍的身體。

酷刑演示:捆綁(明慧网)
酷刑演示:捆綁(明慧网)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獄警強迫法輪功學員穿著單衣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十幾個小時,開著窗戶,不許睡覺,王建萍兩個多月腳不能穿鞋,十一天沒洗漱過,如上廁所洗手或漱口就遭打罵。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建萍被流氓惡警用電棍電乳房、臉、腳和手,乳房被抻壞、流膿。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明慧網)
酷刑演示:用電棍電擊 (明慧網)

二零零四年八月,王建萍為抗議法輪功學員被酷刑關小號,絕食二十八天,哈女監尹姓、黃姓獄警領著犯人趙艷華等給王建萍上背銬(大背劍)酷刑殘害,每天被三次插管野蠻灌食。鼻子被插出血。

二零零五年,王建萍因反迫害拒絕參與跑步體罰,在每次跑步時被獄警雙手平抻各一頭扣在窗戶上。直到看其他人跑完,天天如此。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王建萍被八監區大隊長張春華背銬酷刑,犯人張紅英打王建萍三四十個嘴巴子,用腳踢頭,往她臉上吐唾沫,王建萍臉被打紅打腫。惡警王亮用電棍電王建萍乳房、臉、腳和手,犯人王鳳春用針扎王建萍腳背,反覆的扎。警察桂娜娜還指使犯人踩王建萍的腳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哈女監成立了洗腦班,強製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他們把王建萍背銬坐在地上,手銬銬在床腿上,脖子後面壓上重東西,把門玻璃用紙糊上,不讓外人看見。刑事犯鄭玉梅、張洪英輪班毒打王建萍的臉,數不清打了多少次,手銬銬的很緊,她的手都銬黑了,很長時間使勁掐都沒有知覺。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十六年裡,僅僅王建萍一個人在哈女監遭受的酷刑迫害就數不清,這十六年來,監獄裡外都沒有停止過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哈女監還有眾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如:李海燕、陳偉君、杜景蘭、吳美艷等等。

結語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至今仍在進行。這裡揭露的只是中共監獄慘無人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現在在中國大陸有許多監獄、看守所、洗腦班等地仍關押著眾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場瘋狂的迫害仍然在延續。

明慧網評論說,法輪功學員只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遭受到如此非人的折磨與迫害。江澤民及其參與迫害的所有成員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欠下了巨大的血債。天理昭昭,善惡有報,行惡者終將受到懲治。一切有良知的人都要努力制止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還法輪功清白,給中國公民一個信仰自由的合法權利。

(全文完)

責任編輯:葉楓

相關新聞
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1)
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3)
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4)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恭祝李洪志大師新年快樂(22條)
最熱視頻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紐約調查】美資深護士談疫後護理業前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