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遊天姥吟留別〉感悟

作者:孟欣

(fotolia)

  人氣: 470
【字號】    
   標籤: tags: , ,


筆者書寫的〈夢遊天姥吟留別〉
筆者書寫的〈夢遊天姥吟留別〉

〈夢遊天姥吟留別〉又名〈別東魯諸公〉,是唐朝著名詩人李白創作的一首樂府詩題材的遊仙詩。題目「吟」是古詩的一種體式,內容大多是悲愁慨歎,形式上自由活潑,不拘一格。李白在仙氣飄飄的大都會紹興寫下這首傳世之作,記述了詩人豐富曲折、輝煌流麗的夢境,道出了想要求仙問道的原因,表達了超凡脫俗的志向。

〈遊天姥吟留別〉李白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霓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綠水蕩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巖泉,慄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詩意小解:

第一句詩人就把天姥山與渤海上著名的三座仙島——蓬萊、方丈、瀛洲——之一的神山相提並論,從一開始就提示讀者,紹興附近氣勢恢弘的天姥山也是神仙居所,而且比起煙波浩渺中的瀛洲,與當地人們更貼近。李白在夢中飛越湖光山色,來到了那座仙山。

第二段李白攀上高山,在半山腰看到海上日出,同時聽到空中二十八宿之一天雞星官的報曉。李白欣賞著山間美景,在盤桓的山路上前行,不覺天色已晚。此時突然黑熊咆哮,神龍吟嘯,震撼了山泉與森林。電閃雷鳴之後,一處仙府的石門,訇的一聲從中間打開。本來天色昏暗看不到洞底,仙界的日月卻照亮了著金銀做的宮闕。穿著彩虹做的衣裳,乘著風兒作的天馬,神仙們從雲中紛紛飄下。老虎彈琴,鳳鸞拉車,密密麻麻的仙人們排成行列而來。李白忽然感到驚魂動魄,恍惚間被驚醒,起來後長長地嘆息。醒來時只有身邊的枕席,剛才夢中所見的煙霧雲霞全都消失了。

這段迷人的詩句,使人欣賞到了色彩鮮艷、變化莫測,賦予魅力,引人入勝的神仙世界。使人讀了心往神馳,宛如置身其中。詩在夢境的最高點忽然收住,急轉直下,由美夢轉到現實,彷彿音樂由響徹雲霄的高音,一下子轉入低音,使聽者心情也隨著沉靜下來。

第三段李白感嘆人世間的歡樂也如夢境般短暫,自古以來人間萬事都像東流的江水一樣一去不復返。要與朋友們分別了,何時才能回來,暫且把白鹿放牧在青崖間,等到遊覽時就騎上它尋訪名川大山。我李白豈能卑躬屈膝,去侍奉權貴,使我心中鬱鬱寡歡,難開心顏!

寫作背景

李白年輕時有求取功名的抱負,但不屑於經由科舉登上仕途,而希望由布衣一躍而為卿相。因此他漫遊全國各地,結交名流,名聲大造。天寶元年(742年),唐玄宗召李白到長安。李白信誓旦旦,在給妻子的留別詩《別內赴征》中寫道:「歸時倘佩黃金印,莫見蘇秦不下機。」初到長安,李白有過短暫的得意,但他一身傲骨,不肯與權貴同流合污。他在長安僅住了一年多,就被賜金放還,他的功名夢從此破滅。李白離開長安後,與杜甫、高適一同往山東遊覽,後來李白南下會稽(紹興)時創造此詩,留給東魯的朋友作別。

整體感知

詩人通過這首詩告訴朋友們,自己為甚麼要到天姥山去求仙訪道。他經歷了人生的起伏後已經看破紅塵,知道了人世間功名利祿的追求就如同這場夢遊一樣,到頭來總是樂極悲來,古來萬事最終都是過眼雲煙。只有符合道義的氣節是永恆的。一個人能達到那樣高尚的精神境界就可以看到那美妙的仙界,但只有自己真正完全同化於宇宙的大道之中,才能進入那神聖的永恆。他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不是追求那些世間如夢幻般的榮華富貴,而是要返本歸真。所以他要去尋仙訪道。

他寫仙界的美麗,正是反襯人世的醜惡;寫了悟「人生無常」,正是對一些利慾熏心的權臣貴戚的鄙棄,不跟他們同流合污;寫自己一心想遨遊仙境,正是表達超凡脫俗的志向,積極地走上真正有意義的人生之路。他求仙問道前留下了那千古名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術,不但能培養人的觀察能力、審美情趣,她沒有機械定論的判斷事物的方式,還能使人領略到一些理科課程中體察不到的奧妙的道理。這個學科在西方的教育中 很受重視,不管甚麼學科,學生做展示時,都少不了美工。但在中國的中小學教育體制裡,是比雞肋還不如的東西。我愛畫畫,可是中小學美術課可憐的學時學不到 多少東西,繪畫的能力幾乎全是在課餘時間練就的。經過十幾年的寒窗苦讀,上大學學習建築學後,大學只有兩門主科,一個是一、二年級的美術課,另一門是建築 的專業課,也和美術有很大的關係。
  • 雖然林尚沃擁有超過全國上至君王下至百姓所有人的財富總合,訣別松伊後,林尚沃退居山林,甘當一名田園詩人,平靜安和地度過了自己的餘生。並在臨終前將自己的全部財產都回饋給社會和國家。
  • 既然林尚沃要成就商道,而不是做一個敢於殉情的凡人,就要在商界有發展,要能夠統領灣商團隊,另外作為深諳儒家文化的人不能違逆母命,林尚沃放棄了與多寧的關係,卻把這份感情埋在了心底。
  • 石崇大師外出雲遊。留下一只喝茶用的杯子給他。這只杯子只能倒七分滿的水,如果全滿,一杯水都會消失。林尚沃帶著石崇法師送他的禮物——戒盈杯上路。戒盈杯上有八個字:戒盈祈願,與爾同死。
  • 「鼎」字是仿照中國古代常用的鍋的形象造出來的漢字。上古時大禹主持鑄造而流傳下來的九只大鼎稱九鼎,象徵著天子的仁德,是國家的神器,作為天子代代相傳的鎮國之寶。
  • 一個商人的容量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要把握商機,有城府才能目光遠大;一方面是能容下有才能的人的缺點,使人才為己所用。
  • 能不能放下生死是每一種正道修煉中都必須經歷的考驗,這是人和神的區別。神能坦然放下生死,而人卻不能。對於立志修成商佛的林尚沃,這是必須面對的。
  • 現在的商業活動中,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等不正當行為非常盛行。在商業界,用金錢換取權力或驅使權力似乎是有錢的商人為了擴大生意而必須要做的事情。越是這樣的時代,越需要「商道」來引領人們走出各種影響商業健康發展的桎梏…
  • 石崇大師教誨林尚沃「握住救人的刀」。救人往往與犧牲自我分不開。放不下個人利益的人擔心那樣會使自己遭受損失,但恰恰相反,這種犧牲的結果卻非常奇妙,敢於犧牲自己救助他人的商人反而是收益者,因為別忘了,冥冥之中有天理在平衡著一切。林尚沃商業上的起色就源於他的一次救人經歷…
  • (shown)這三種商人的道路不完全相同,但都是在中華儒家文化的背景之下成長起來的。儒家文化的核心是做人的倫理道德規範。成功的人生——無論是從政、從文,還是從商,都要首先從作一個好人開始,經商就是做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