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白描淺探

作者:莊敬

(攝影:Witold Krasowski /Fotolia)

  人氣: 9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國有一位著名文學評論家,十分讚賞《三國演義》的白描技巧。他說:這部古典小說少用冗長的景物描寫,更不用繁瑣的內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藝術成就甚高,魅力極大。白描,的確是我國傳統的藝術技巧;這份優秀文藝遺產值得我們認真的總結和繼承。在當前,不少西方文學家從自然主義的繁瑣氛圍中,醒悟過來,摒棄細碎無味的描寫,轉而傾注我國的傳統小說所採用的白描手法,是有卓識的。

所謂白描,原係我國國畫的一種技法。它的特點是在白色質地上,純用線條來勾勒畫面,而摒棄任何彩色顏料的塗抹。簡言之就是:不施粉黛,崇尚純樸。文學上借用白描這個術語,是指:用簡潔、樸實的筆調,描寫景物,敘述事件,刻畫人物。我國有一位老作家,曾經對文學上的白描手法給予了一個精要的注說:「白描就是和障眼法反一調:有真意,去粉飾,少做作,勿賣弄而已。這與傳神寫意畫一樣,並不細畫鬚眉,不過寥寥幾筆,而神情畢肖。」

白描的手法,用在景物描寫上,要求抓住客觀景物的特徵,作精彩簡潔的描繪,創造出動人的意境,把客觀的景物與作品中人物的心思情緒結合起來,並為情節的進展服務。例如《水滸傳》第十回《林教頭風雪山神廟》中的描寫雪景——

「嚴冬天氣,彤雲密佈,朔風漸起,卻早紛紛揚揚,捲下一天大雪來。」「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緊了。」

寥寥幾筆,就在讀者心頭眼底,活畫出一幅《冬雪圖》,意境鮮明生動。其中的「捲」「緊」等字,運用古典詩詞的「煉字」功夫,十分精警。有位老作家稱讚:「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緊了」一句,謂有「神韻」。這段描寫,又不是孤立地寫景,它是為書中情節的展開服務的。因為雪下得大,草廳才會被壓倒,草廳壓倒了,林沖才能逃脫被奸人燒死的厄運;林沖倖免於死,後文的故事,才能繼續進行。

白描的手法,用在情節描寫和人物塑造上,要求選材嚴,開掘深。以精煉的筆墨,傳達豐富的內容;以生動的細節,反映人物的性格。「以一斑略窺全豹,以一目盡傳精神」。《三國演義》中的敘述和描寫,多採用白描手法。羅貫中寫曹操這個人物時,有如下一段——

曹操幼時好遊獵,喜歌舞,有權謀,多機變。操有叔父,見操遊蕩無度,嘗怒之,言於曹嵩(曹操的父親——筆者注)。嵩責操。操忽心生一計:下次,見叔父來,詐倒於地,作中風狀。叔父驚告嵩,嵩急視之,操故無恙。嵩曰:「叔言汝中風,今已愈乎?」操曰:「兒自來無此病,因失愛於叔父,故見罔耳。」嵩信其言。後叔父但言操過,嵩並不聽。因此,操得恣意放蕩。

上述這段文字,便是白描。它簡潔樸實,但卻非常生動形象,很能「抓人」。這就是白描手法的優越性。我國古典小說大師們,在運用白描手法刻畫人物時,又特別注重對話語言的個性化,使讀者「聞聲知人」。

作者運用白描手法,應該注意如下幾點:

一、抓特殊,抓關鍵,精選細節,突出性格。作品既然想寫得簡潔精粹,那就不能隨意浪費筆墨,而要在人物的特殊性方面銳意搜求,從眾多的生活材料與細節中,去比較,去選擇那足以突出人物性格的閃光的材料與細節,用來刻畫人物。從事創作,「選材要嚴,開掘要深」。

二、相信讀者,留有餘地;含蓄深刻,啟人聯想。讀者都是有想像力的,作者應充分認識這一點,並設法調動讀者的想像。高明的作者堅信讀者的高明;換言之,堅信讀者高明的讀者!他自己才會是高明的作者。只要寫出了富有特徵的行為、事件,語言雖簡,但它那豐富的意蘊,讀者仍然想像得出。羅貫中寫曹操「見叔父來,詐倒於地,作中風狀。」十二個字,很有特徵,故能激發讀者豐富的想像。

重新認真研究白描手法的內涵和作用,繼承和發展白描的藝術技巧,是現實時代的需要。時代的步伐在加快,生活本身的節奏也在加快,它不容許作家在作品中筆滯墨澀,為了描寫一件無謂的瑣事,而竟日畢夕,徘徊轉圈不已。我們的文藝作品,將會擁有越來越多的農村讀者,他們對於自然主義的筆墨,絕不會報以掌聲;而對於我國傳統的白描技巧,卻有著傳統的愛好!這就有待於馳騁文苑的健兒,努力繼承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並銳意創新,更上層樓!@#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鍾隱作畫喜歡別出心裁,另闢蹊徑,落墨揮毫,常能大異於人。傳說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裏去作客,從收藏家的畫櫃中,見到幾位前 代畫家所繪《雀鷹圖》,有的把雀鷹畫得怒目圓睜,凌空撲下;有的畫雀鷹正在追捕 它要獵取的對象。鍾隱很是喜愛。
  • 優秀的文藝作品,都是「枝幹挺秀」,並且「花葉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語彙來說,就是既有「情節概貌」,又有「片刻詳情」。
  • 文藝創作確實是一件艱苦的勞動,需要的是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細心地調查研究,「想當然」的率意之筆,往往會產生謬誤,鬧出笑話。
  • 語言是文學的第一要素。而警語,又是語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優秀作家的文學作品中,無不呈現出豐富多彩、璀璨奪目的警言雋語。這些警語,常常使讀者一見鍾情,過目不忘,而記憶終生。
  • 藝術欣賞中,確實常常有這種情形:你說得「少而精」,讀者卻聯想得「多而深」,你越說得「鉅細無遺」,讀者卻越感到「厭煩無味」。
  • 清代著名藝術家鄭板橋,平生最擅畫竹。他在六十歲以「始余畫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層功力,最為難也。進六十以後,始知減枝、減葉之法。蘇季子曰:『簡煉以為揣摩。』文章繪事,豈有二道? 」
  • 所謂襯托,實質上就是一種間接描寫。如欲寫甲,並不從甲的本身著筆,或者說不單純地從甲的本身著筆,而從乙或丙那一邊繪形繪聲,恣意盡力,使人透過乙或丙,間接地卻又是更深刻地去認識甲。
  • 蛙鳴的特點是多而無益,多而不當;雞唱的特點是少而有益,少而精當。雞唱與蛙鳴比較起來,堪稱以少勝多、以一當十。我們從事文藝創作也應該是這樣。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現力更強一些,蘊藏量更多一些。
  • 寫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認真觀察分析,那是絕對不行的。金代大文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有一首這樣說:
  • 歌德很欣賞德國畫家魯斯的動物畫。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魯斯的版畫冊,裡面畫的是各種各樣的羊。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現出不同的姿態:那含情的面孔,那捲曲的羊毛,都畫得維妙維肖,逼真動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