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的夢境與夢的藝術(下)

Ingrid Longauerová、張小清

安東尼奧‧德佩雷達(Antonio de Pereda)的《騎士的夢》,約作於1655年。(公共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2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Ingrid Longauerová、張小清綜合報導)(續上篇
繪畫中的夢境描繪與現實並存的時空維度,主人公在非自主的狀態下與神或潛意識的世界相遇。

在古希臘神話中,夢被視作睡神修普諾斯的饋贈——作為黑夜女神倪克斯之子、死神塔納托斯的孿生兄弟,修普諾斯是個頗「曖昧」的神祇,帶來截然不同的幾種禮物:休眠、夢魘,以及預言或預感(常藉由亡靈傳遞)。如果說夜晚的夢中常出現「遙視」景象或人神相會的超然體驗,白日夢則更多寄寓著幻想或想像。

文藝復興時期繪畫中的夢多來自《聖經》、基督徒的幻象、古希臘羅馬文學與神話,以及16世紀末的文學作品《尋愛綺夢》(The Strife of Love in a Dream)。在信仰題材之外,藝術家也常藉夢境來表現寓意、神話,或進行自由敘事。

二、寓言與警言之夢

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Raphael)的《騎士之夢》(Vision of Knight)作於約1504年,對此畫的一種解釋是:騎士夢中出現的兩個女性形象代表了理想騎士應該擁有的三樣東西:一柄劍、一本書和一朵花(象徵戀人)。

拉斐爾(Raphael)的《騎士之夢》(Vision of Knight)作於約1504年。(公共領域)
拉斐爾(Raphael)的《騎士之夢》(Vision of Knight)作於約1504年。(公共領域)

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琪羅有一幅傳世的炭筆素描《人類生活之夢》(The Dream of Human Life),描繪一名年輕男子沉溺在不倫的夢境中,背景中的形象代表了七原罪,男子手扶的地球代表人類靈魂在善惡間的搖擺,而天使——善的使者則來到他耳邊吹響長號,把他從不道德的夢境中喚醒。

米開朗琪羅,《人類生活之夢》(The Dream of Human Life),炭筆素描,約1533年作,英國科陶德藝術學院藏。(公共領域)
米開朗琪羅,《人類生活之夢》(The Dream of Human Life),炭筆素描,約1533年作,英國科陶德藝術學院藏。(公共領域)

此畫另有幾幅模仿之作,包括安東尼奧‧薩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的寓言版畫《夢》(De Droom),以及16世紀意大利畫家繪製的至少三幅油畫。

安東尼奧‧薩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所作寓言畫《夢》(De Droom)。(荷蘭國立博物館藏)
安東尼奧‧薩拉曼卡(Antonio Salamanca,1479—1562)所作寓言畫《夢》(De Droom)。(荷蘭國立博物館藏)
《人類生活之夢》(The Dream of Human Life),岩板油畫,米開朗琪羅追隨者作於1533年至1564年間,倫敦國家美術館藏。(公共領域)
《人類生活之夢》(The Dream of Human Life),岩板油畫,米開朗琪羅追隨者作於1533年至1564年間,倫敦國家美術館藏。(公共領域)

安東尼奧‧德佩雷達(Antonio de Pereda)的《騎士的夢》約作於1655年。畫中,一個年輕的西班牙貴族夢到了天使。天使手持旗幟上的拉丁文「Aeterna pungit et occident volt」意為:「最終它刺中並迅速殺死了對方。」「它」指旗幟中間描繪的弓箭。這幅寓意畫是典型的巴洛克時期作品,向人提示死亡的不可免。

安東尼奧‧德佩雷達(Antonio de Pereda)的《騎士的夢》,約作於1655年。(公共領域)
安東尼奧‧德佩雷達(Antonio de Pereda)的《騎士的夢》,約作於1655年。(公共領域)

17世紀荷蘭銅板畫家博斯維爾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個孩子的時間流逝之夢》(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

17世紀荷蘭銅板畫家博斯維爾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個孩子的時間流逝之夢》(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公共領域)
17世紀荷蘭銅板畫家博斯維爾特(Boetius Adamsz Bolswert)的《一個孩子的時間流逝之夢》(A Child Dreams of the Passing of Time)。(公共領域)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繪《失樂園》(Paradise Lost)之一幀《牧羊人之夢》(The Shepherd’s Dream),靈感來自彌爾頓的同名詩篇。畫家描繪仙女們正在迷惑一位路過的牧羊人。噩夢的使者馬布斯女王坐在右角,彷彿在準備干擾牧羊人的沉睡。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繪《失樂園》(Paradise Lost)之一幀《牧羊人之夢》(The Shepherd’s Dream)。(公共領域)
海因里希‧富塞利(Heinrich Fussli)1793年所繪《失樂園》(Paradise Lost)之一幀《牧羊人之夢》(The Shepherd’s Dream)。(公共領域)

 

三、神話之夢與現實之夢

意大利文藝復興威尼斯畫家洛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陽神阿波羅、繆斯女神和傳聞女神法瑪》(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

意大利文藝復興威尼斯畫家洛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陽神阿波羅、繆斯女神和傳聞女神法瑪》(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公共領域)
意大利文藝復興威尼斯畫家洛倫佐‧洛托(Lorenzo Lotto)所作《沉睡的太陽神阿波羅、繆斯女神和傳聞女神法瑪》(Sleeping Apollo, Muses and Fama)。(公共領域)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藝術家之夢》(The Artist’s Dream),畫中的畫家正在畫室伏案沉睡,也許是在希求神賜予靈感,這時他看到了歷代大師,包括喬舒亞‧雷諾茲爵士、魯本斯、倫勃朗、提香、達‧芬奇、拉斐爾、米開朗基羅等等。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藝術家之夢》(The Artist’s Dream)。(公共領域)
康姆基斯(George H. Comegys)1840年所作《藝術家之夢》(The Artist’s Dream)。(公共領域)

日本浮世繪畫家歌川豐國1854年所作《夢之橋》。

日本浮世繪畫家歌川豐國1854年所作《夢之橋》。(公共領域)
日本浮世繪畫家歌川豐國1854年所作《夢之橋》。(公共領域)

詹姆斯‧埃利奧特(James Elliott)的《孤兒之夢》(The Orphans Dream),作於1855年至1865年。

詹姆斯‧埃利奧特(James Elliott)的《孤兒之夢》(The Orphans Dream),作於1855年至1865年。(荷蘭國立博物館藏)
詹姆斯‧埃利奧特(James Elliott)的《孤兒之夢》(The Orphans Dream),作於1855年至1865年。(荷蘭國立博物館藏)

柯里爾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所作《賽馬者之夢》(The Jockey’s Dream),1880年作。

《賽馬者之夢》(The Jockey’s Dream),柯里爾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1880年作。(公共領域)
《賽馬者之夢》(The Jockey’s Dream),柯里爾和艾夫斯(Currier & Ives),1880年作。(公共領域)

象徵主義畫家皮埃爾‧皮維‧德‧夏凡納(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夢》(The Dream):「在夢中,他看到愛、榮耀和財富向他顯現。」

皮埃爾‧皮維‧德‧夏凡納(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夢》(The Dream,局部),1883年作,巴黎奧賽美術館藏。(公共領域)
皮埃爾‧皮維‧德‧夏凡納(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夢》(The Dream,局部),1883年作,巴黎奧賽美術館藏。(公共領域)

C‧D‧韋爾登(C.D. Weldon)畫、S‧J‧費里斯(S.J. Ferris)1883年蝕刻的銅版畫《夢境》(Dream-land)。

C‧D‧韋爾登(C.D. Weldon)畫、S‧J‧費里斯(S.J. Ferris)1883年蝕刻的銅版畫《夢境》(Dream-land)。(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C‧D‧韋爾登(C.D. Weldon)畫、S‧J‧費里斯(S.J. Ferris)1883年蝕刻的銅版畫《夢境》(Dream-land)。(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理查德‧諾里斯‧布魯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

理查德‧諾里斯‧布魯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紐約公共圖書館藏)
理查德‧諾里斯‧布魯克(Richard Norris Brooke)1893年所作《史瓦尼河》(Way down upon the Swanee Ribber)。(紐約公共圖書館藏)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利奥塔爾, 粉彩畫, 《拉維尼家早餐》, 早餐, 美術館
    乍看之下,《拉維尼家早餐》畫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場景:一對母女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類似的場景家家戶戶隨處可見。不過再仔細一瞧,您會發現畫中精闢獨道地表現出了人性之美。
  • 建築, 黃金比例, 達芬奇, 帕德嫩神廟, 黃金矩形, 建築師, 詹姆斯·史密斯
    「當時的建築師們從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觀察到了黃金比例,他們了解了創世的本質」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烏克蘭女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銀針筆(silverpoint)將歷史建築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對我來說,每件作品所要傳達的氛圍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說。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試圖將那個場所散發出的神祕感或當下的感受描繪出來。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玉琮是人間獻給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禮器,承載著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蘊藏著「密碼」更是與眾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藝術家的願景和技巧創造出的成果總能和我們的心靈對話,觸發我們的喜悅或悲傷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時光,我們仍和藝術家共同感受了作為人的意義和深刻的真理。
  •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