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貴在她「姍姍來遲」

作者:莊敬

(Fotolia)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漢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呼之不應,接之不近。愈發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藝術上磁石般的吸引力,正表現在情節的底裡「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之時。有經驗的作家,對重要情節的交代或重要結果之揭示,往往採取一點一滴婉曲遞露的辦法,決不「竹筒倒豆子」嘩啦一傢伙全都倒給你。不,他很珍惜自己的情節底裡,他很善於使用「拖延戰術」。他吊起了你的胃口,卻又不讓你囫圇吞棗,而是讓你慢慢品味,細細咀嚼。這種藝術手法,叫做「延宕」——她是故意地「姍姍來遲」啊!

延宕,可以曲盡情態,增強作品的藝術情趣。延宕,可以「拖延」時間,使「結果」晚一刻到來。在這期間,便有更多的時間、更大的可能,去向生活的廣度與深度掘進,使作品寫得更為豐滿,更加厚重。在情節的關鍵之處,在重要的處所,運用延宕的手法,能夠造成懸念,引入入勝。你愈是急於求知,作者偏暫時不寫,而把它留待下文。這就控制了讀者,叫你非看下去不可。

《三國演義》中,寫劉備到水鏡莊後,水鏡先生對他說:「今天下奇才,盡在於此, 公當往求之。」劉備求賢若渴,急忙問道:「奇才安在?果係何人?」水鏡曰:「臥龍、鳳雛,兩人得一,可安天下!」劉備喜出望外,又問:「臥龍、鳳雛,何人也?」小說寫到這個關鍵的地方,不再直截寫下去,而是運用延宕法,寫「水鏡撫掌大笑曰 :「好,好!」

玄德再問時,水鏡曰:「天色已晚,將軍可於此暫宿一宵,明日當言之。」這一夜,直讓劉備猜測不已。第二天,劉備再問,水鏡先生仍舊不正面回答,實際上是作者繼續在用延宕法。一直拖到下一回書中才交代出伏龍、鳳雛原是指孔明和龐統。

清代文學評論家毛宗崗說:「文之輕率徑遂者,必非妙文。今人作稗官(就是寫小說)每到兩人相合處,便急欲其就,惟恐其不就」,這樣便缺少「曲徑通幽,迂迴曲折 」的藝術美。

有一作家寫小說《陳奐生轉業》,農村裡的大隊領導陳奐生當採購員,去找(中共的)地委吳楚書記求情,設法買一些緊俏材料。陳奐生好不容易去地委,找到吳楚的家。吳楚卻偏要去省裡開會,沒來得及談買材料的事。致使陳奐生「人都等瘦了」,差點兒「急出毛病來」。這就是延宕。小說利用延宕的手法,深刻地刻畫了陳奐生這個老實農民的思想品德,描繪出一幅較為廣闊的社會生活的畫圖。如果小說寫陳奐生找吳楚,一找即見,一求即妥,「輕率徑遂」,便毫無藝術情趣和思想深度了。

古人有詩說:「將軍欲以巧勝人,盤馬彎弓惜不發。」延宕的藝術手法,就是這樣的「惜」而不發。

生活本身充滿了坎坷,並非一路平坦。文藝作品是生活的形象而集中的反映,運用延宕的手法,符合於生活的本質,切應了事物的規律,例如:陳奐生去中共地委,找中共地委書記為農民辦好事,本身就是不容易!致使陳奐生「人都等瘦了」,差點兒「急出毛病來」。這一切曲拆、艱難和困苦,都是情理中的必然。所以,作家運用延宕法,它是一種行之有效的、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藝術技巧。當然,一切藝術技巧的運用,都不是為了單純地去「賣關子」,故弄玄虛。而應著眼於塑造人物,反映生活,深化主題,使作品具有深刻的教育意義和持久的藝術魅力。@#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鍾隱作畫喜歡別出心裁,另闢蹊徑,落墨揮毫,常能大異於人。傳說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裏去作客,從收藏家的畫櫃中,見到幾位前 代畫家所繪《雀鷹圖》,有的把雀鷹畫得怒目圓睜,凌空撲下;有的畫雀鷹正在追捕 它要獵取的對象。鍾隱很是喜愛。
  • 優秀的文藝作品,都是「枝幹挺秀」,並且「花葉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語彙來說,就是既有「情節概貌」,又有「片刻詳情」。
  • 文藝創作確實是一件艱苦的勞動,需要的是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細心地調查研究,「想當然」的率意之筆,往往會產生謬誤,鬧出笑話。
  • 語言是文學的第一要素。而警語,又是語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優秀作家的文學作品中,無不呈現出豐富多彩、璀璨奪目的警言雋語。這些警語,常常使讀者一見鍾情,過目不忘,而記憶終生。
  • 藝術欣賞中,確實常常有這種情形:你說得「少而精」,讀者卻聯想得「多而深」,你越說得「鉅細無遺」,讀者卻越感到「厭煩無味」。
  • 清代著名藝術家鄭板橋,平生最擅畫竹。他在六十歲以「始余畫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層功力,最為難也。進六十以後,始知減枝、減葉之法。蘇季子曰:『簡煉以為揣摩。』文章繪事,豈有二道? 」
  • 所謂襯托,實質上就是一種間接描寫。如欲寫甲,並不從甲的本身著筆,或者說不單純地從甲的本身著筆,而從乙或丙那一邊繪形繪聲,恣意盡力,使人透過乙或丙,間接地卻又是更深刻地去認識甲。
  • 蛙鳴的特點是多而無益,多而不當;雞唱的特點是少而有益,少而精當。雞唱與蛙鳴比較起來,堪稱以少勝多、以一當十。我們從事文藝創作也應該是這樣。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現力更強一些,蘊藏量更多一些。
  • 寫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認真觀察分析,那是絕對不行的。金代大文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有一首這樣說:
  • 歌德很欣賞德國畫家魯斯的動物畫。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魯斯的版畫冊,裡面畫的是各種各樣的羊。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現出不同的姿態:那含情的面孔,那捲曲的羊毛,都畫得維妙維肖,逼真動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