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拆牆文件大討論 意外洩薄熙來牆上的政治野心

習當局要打開圍牆 觸及中共體制 系列之三

近日,當局有關「打開封閉小區」的提法引發廣泛關注和討論。圖為大連90年代的街景。(網絡圖片)

人氣: 190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近日,當局有關「打開封閉小區」的提法引發廣泛關注和討論。人們關心最多的莫過於拆掉圍牆後的安全問題。現在大陸很多圍牆上都裝有監視器。保護居民的安全無可厚非,但是,在中共治下,監視器卻成了中共監控、迫害民眾的一種工具,而大多數百姓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隱私已被中共隨時隨地在侵犯。

接上文
系列文章之二

薄熙來掌控大連期間 道路急劇減少的背後

習當局下發有關「打開封閉小區」的文件後,陸媒在探討這個問題時,透露了一組數據。

陸媒引用大連市市政管理處統計,1997年大連市擁有道路1218條,2000年減少到996條,減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區中或被小區占用。

這個期間,恰好是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之時。

江澤民掌權時期,正是中國大陸城市大搞封閉式社區的時期。薄熙來以安全為由,利用高牆,將這種對民眾的監控發揮到極致。

《真實的江澤民》一書透露,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為了討好外企的老闆們,監控不滿的工人們,曾下令在開發區五彩城設立了幾百個攝像頭,他對記者開玩笑說,誰在牆根撒尿都能看見。

而這一手段,薄熙來更是在後來用到了迫害法輪功學員身上。

薄熙來在重慶的恐怖監控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因當初推行迫害政策不得力,當年8月江去大連面見薄熙來,明確對薄表示:「對待法輪功要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薄熙來從此不擇手段、全力以赴鎮壓法輪功,處心積慮配合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此後,薄的職務升遷進入快車道。

薄熙來到重慶後,將在遼寧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引進重慶,監控系統是其中的一環。

薄熙來、王立軍倒台後,北京《財經》 雜誌曾披露,薄、王管治下的重慶市,為了所謂的「平安重慶」,耗資200多億元人民幣,建設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該系統僅是攝像頭就有50萬個,遍布全市各區、各單位機構、街道居委會、生活小區等。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被監控之中。

2010年,薄、王又在重慶建起「高精尖」裝備的巡警平台150多個,高薪招聘晝夜循環巡警四千名。薄熙來除大量招編巡警外,還收編了許多協警和社會閒雜人員充當打手。重慶城高空攝像頭星羅棋布;地上各類巡警、便衣、保安、城管、「紅袖標」遍布大街小巷,重慶城像個恐怖的密閉鐵桶。

有評論認為,薄熙來搞這一套部分原因是恐懼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害怕其迫害法輪功被十幾個國家起訴的真相曝光。因此,薄不餘遺力地實施24小時監控和確保任何時候都可展開大規模的跟蹤、抓捕。

同時,這種監控也為其鎮壓其他民眾提供了可能。

據悉,僅2001年,中共就投入了至少40億安裝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監視系統。

監控升級 王立軍與中共的「大情報」系統

牆頭上的攝像頭只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全方位監控民眾的部分手段,此外,中共更通過絕密工程監視百姓。

2014年7月,海外媒體報導《揭秘公安部「大情報」絕密工程》的文章中提到,王立軍曾出馬聘請中國頂尖的專家技術團隊,研發一套用於監控手機和互聯網的安全系統,號稱可以跟蹤監控全市乃至全國的手機互聯網信息。王立軍曾當著到訪的政要顯示這套監控系統:只要輸入監控目標的名字或手機號碼,目標對象的個人信息、有關情況,以至當時所在方位行蹤等資料,就會馬上一覽無遺。

據披露,王立軍將這個系統命名為「大情報」。所謂「大情報系統」,即公安系統近年來推行的三項重點工作之一的「信息化工程」,主要目標是不明身份人員(屍體)信息系統、通緝通報信息系統、被盜搶及丟失機動車(船)信息系統等。後來,目標擴大為社會所有公共信息,包括社保、交通、通信、戶籍等所有社會公共信息。

現在中共公安部的「大情報系統」就源於1998年啟動的「金盾工程」。「金盾工程」是中共的「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秘密建立的一個龐大的網路監控項目。這個監視系統,據說中共可以用其來看、聽及「思維」。

公開資料顯示,「金盾工程」的主要負責人包括:江澤民、江綿恆、前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前公安部部長賈春旺、前公安部副部長兼金盾工程領導小組組長張新楓、前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前公安部科技局局長柳曉川、前公安部信息通訊局總工馬曉東等。

據稱,江綿恆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資就有8億美元,為的就是不讓大陸網民得到任何有關民主、人權、自由,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同時也監控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

中共「大情報」系統 牆頭的攝像頭是工具之一

相比美國「稜鏡計劃」,中共的「大情報」監控則內容廣泛、不擇手段,不但包括牆頭上的攝像頭,還包括網絡,手機等,而且不告知民眾,肆意秘密進行。迄今為止,由中共公安部門主導的這個龐大的監控工程,涉及公民私隱,但竟然沒有任何法律授權,只是公安部認為「業務需要」而定,用的是公款和納稅人的錢,大陸幾百個大中城市,每個城市都是數以億計投資。甚至監控、收集、使用也不受約束。

報導指,「情報」一般是指針對國外政府或者機構的,但中共的絕密工程「大情報」卻設置在公安部下,目的是監控13億國民。其監控手段和方式令人震驚,這個工程已經進行了10年多,密不透風,究竟有多少是透過牆頭上的攝像頭執行的,直到今天外界仍知之甚少。

2008年北京奧運時,人們發現,在北京的出租車、公交車上均安裝了攝像頭,約同時期,中國各地城市也開始大規模安裝街頭攝像頭。2009年,深圳市內安裝的監控攝像機共達80多萬個,深圳市人口達1200萬,也就是說,每15人就有一個攝像頭。深圳附近的廣州設置了25萬個攝像機,佛山、東莞、中山分別設置了10萬個。南部雲南省昆明市也設置了31萬個攝像機。同年,在中國676個城市內隨處可以看到監控攝像機,監控設備無處不在。

此後,監控系統更延伸到全國各個角落,針對的人群是全部國民,甚至海外人士。

手機、網絡聊天、郵件等內容,以及用戶在甚麼地方使用手機、上網,各城市公共場所的攝像,都在「大情報」數據收集存儲的範圍內,數據規模之多自然是天文數字。

中共的「大情報」對公民監控,不需任何手續,甚至坐在監控中心,可隨意查看公民生活資訊,舉例說,公民聊天的內容都被收集存儲。這種做法,致使中國民間也紛紛效仿。

大陸媒體曾報導,廣東東莞一家水療館被曝出在男女更衣室均安裝了視頻監控設備,男女顧客們赤身裸體的畫面在售票大廳裡一覽無餘,被直播出來,工作人員則稱是為了震懾竊賊。

分析:習當局的拆牆文件觸及中共兩大方面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習當局這次下發拆牆文件,假如真的是連機關大院都要拆除,那就觸及了中共體制所造成的官民對立問題和體制的一些頑疾。

石久天還說,實際上,習當局還觸及到了一個對民眾的監控問題。在此過程中,就像廢除勞教一樣,兩大陣營之間還會有各種較量。#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3-03 10: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