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麥女王:家住阿美琳堡

吳馨

人氣: 1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20日訊】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打開沉沉的通向街道的側門,路人在門前走過,一位正要穿過廣場的男子猛然看到女王站在門口,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且顯出不敢正視的樣子,似乎怕驚嚇了女王,或許是他不敢相信是女王親自站在門口……。女王正在參與拍攝丹麥電台DR製作的《女王的城堡》(Dronningens-slotte)節目,她在向觀眾介紹自己的家——阿美琳堡(Amalienborg),她看著阿美琳堡廣場,笑著說:「我們其實就住在市中心,事實就是這樣。」

來到丹麥哥本哈根,人們首先要去參觀的是美人魚,而隨之參觀的就是女王的住所阿美琳堡。現實生活中的丹麥王宮和城堡,或許正因為有了安徒生而更充滿了一份浪漫的童話氣息。既然童話變得可以觸摸,那就讓我們趕緊隨著DR的鏡頭窺視一下現實生活中的丹麥皇家氣派吧。

莫柯大樓的客房

阿美琳堡原先並非是丹麥皇家的城堡,而是德國籍的丹麥貴族莫柯(A.G. Moltke(1710-1792))與其他貴族一起建造的。丹麥國王克里斯汀七世曾居住在國王城堡(Christiansborg,即現在的議會所在地),但由於一場大火,國王城堡化為灰燼,國王也成了無家可歸者。當時莫柯剛去世兩年,阿美琳堡的莫柯大樓正等待新主人,國王就搬進了阿美琳堡,從此200多年來丹麥王室一直在此居住。

阿美琳堡有四幢基本相似的大樓,其中克里斯汀七世大樓,也就是莫柯大樓,是女王接待賓客的大樓,19世紀這裡曾經是丹麥外交部的所在地。女王介紹,莫柯大樓的貴賓客房是按照18世紀的室內裝潢理念來布置的,牆壁飾物、窗簾、沙發和床,全部採用同一種布料、圖案和顏色,整個莫柯客房採用的布料看上去像是綠色的綢緞,給人以自然、素雅、高貴,並渾然一體的感覺。儘管是18世紀的裝飾,不過女王手指著角落裡的電視機笑著說:「我們也有電視機,因為我們的貴賓喜歡。」

會客大樓的「黑色樓梯」

在克里斯汀七世大樓裡有一個漂亮的皇家宴會廳,牆壁上裝飾著鎏金雕刻圖案,魚、草、狐狸等等大自然的生物成為主體,讓客人在就餐之餘充滿聯想。在宴會廳的盡頭有一個漂亮的水盆,女王介紹說:「當時的餐桌不像現在有大大小小的很多葡萄酒杯,當年每個客人只有一隻酒杯,如果需要更換葡萄酒,侍者就立即拿著酒杯到餐廳盡頭的水盆處清洗乾淨,並送回給客人。」

不過女王覺得最有意思的不是漂亮的裝飾和特別設計的水盆,女王帶著DR的攝影師走進了「黑色樓梯」。在樓梯的一個轉角處,有一片相當寬敞的地方,對著宴會廳,那裏有一扇畫著花鳥的窗戶可以打開,當賓客們在用餐的時候,皇家軍樂隊的小樂隊就會在那裏現場伴奏。女王表示,現場的音樂從那個小窗戶裡面傳出,賓客們能清晰地聽到,而這可不是現在的設計,1750年就建成了。

國王大廳和騎士廳

當外國元首來訪時,迎接他們的是「國王大廳」,外國元首可以在此休息、辦公。國王大廳的牆壁上懸掛著大幅的油畫,還有充滿喜慶的桃紅色裝飾。國王大廳還有一間「國王的臥室」,女王介紹道:「國王的臥室當然要足夠大氣。但床是夠大的,大到甚至沒有一堵牆可以依靠,因為各邊都有大門,而我堅持要一張大床,只好把這張漂亮的大床放在中間了。」女王從國家藝術博物館裡的王后朱利安.瑪麗亞(Juliane Marie)的畫像中得到靈感,使用了深綠色的床幔裝飾了國王大床,並在邊上繡上了金黃色的裝飾圖案。女王對此很滿意。

在克里斯汀七世大樓裡,最漂亮的當然是騎士廳(Riddersalen),這裡是女王宴請賓客的地方,每年的新年宴會就在這裡舉行。騎士廳的裝飾可以說是金碧輝煌,充滿了洛可可風格的藝術裝飾。不過對女王來說,記憶最深刻的是她15歲第一次參加宴會時,她的母親英格麗德王后(Dronning Ingrid)教她行屈膝禮。女王說:「我母親覺得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這種禮節很好,一年一度當國王親自打開騎士廳,準備宴請賓客時,皇家的女士們也要在進入騎士廳時行屈膝禮。一年也就一次輪到皇家女士們行屈膝禮,包括王后自己。」女王笑著說,她現在已經把這樣的傳統教給了王儲妃瑪麗(Kronprinsesse Mary),想必她會很好地繼承下去。

玫瑰廳的丹麥之花

在玫瑰廳,最著名的丹麥皇家瓷器生產的「丹麥之花」系列手繪瓷具(Flora Danica Stellet Håndmalet 1790-1802)存放在了這裡,滿牆的瓷器像畫作一樣被高高掛起,輝煌而典雅。女王在介紹「丹麥之花」來歷時露出了一絲丹麥人的幽默,她說:「當時國王克里斯汀七世定制了『丹麥之花』準備送給俄國的凱薩琳大帝,但凱薩琳夫人沒看到『丹麥之花』就離世了,所以我們就私自收藏了。」

丹麥之花的系列瓷器基本沒有被使用過。但女王回憶,在她母親80歲大壽的時候,他們安排了一次驚喜晚會,在皇家宴會廳擺放了「丹麥之花」的餐具,「那真的是太漂亮了。但我們真的非常小心,因為瓷器易碎,而且價值連城。」

阿美琳堡廣場和花園

在女王的眼中,阿美琳堡廣場是最美麗的地方,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這裡有最美麗的光線,如果有一點積雪,那就會更加奇妙,到處猶如珍珠般閃閃發亮。

在克里斯汀七世大樓後花園的一角,女王回憶起了自己的童年。放學回家,公主們常常會在花園裡打圓場球(rundbold)。不過令女王記憶最深的是,那時她們一直是「徒步上學的」(gik I skole),因為女王的母親堅持這樣能呼吸新鮮空氣。女王說:「除非非常異常的天氣,才會有車送我們,否則我們都是走著去上的學。有時候雪很厚,直到膝蓋。我記得有一次,我們走過國王公園,看到一個人滑著雪橇,很有趣。」

在丹麥王宮裡長大,女王說這一切就像融進了自己的血液,永遠都去不掉了。女王說:「我對這些建築充滿了感情。這是非常肯定的。」

女王私宅:克里斯汀九世大樓

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從小就住在阿美琳堡,當時與父母住在弗雷德里克八世大樓,婚後就住進了克里斯汀九世大樓。按照丹麥王室的習慣,下一代將入住在祖父母所居住的大樓,一旦住下,即使成為了國王或女王后也不再搬了。丹麥王儲弗雷德里克(Frederik)2010年搬進了弗雷德里克八世大樓,而女王目前所居住的大樓很有可能將成為小王子克里斯汀成年後的住所。

在女王和漢瑞克親王(Prins Henrik)所住的這幢大樓裡有一個藍廳,裡面掛著一幅親王的畫像,畫像上,親王穿著非正式的中式的對襟紫色外衣,一匹馬頭對著他,而親王的眼睛不知道注視著甚麼。女王看著親王的畫像介紹說:「為甚麼親王要拉上一匹馬,我不知道,我覺得他很幽默,這很反映出親王的特性,我很喜歡這幅畫。」

女王的辦公室

女王的辦公室在底樓,是女王每日工作的地方,每年新年前夜女王的新年講話就在女王的辦公桌邊進行。女王介紹說:「攝像機放在門口,有人給我一個手勢,我就開始講。我已經試過無數次了,雖然不緊張了,但還是會感到興奮。在最初的幾年,我還是很緊張的,我能記得。」女王笑著說。

也是在女王的辦公室,丹麥的首相和外交大臣每週三都會向女王匯報國事,雖然丹麥女王不參政,但是女王須要傾聽。「他們告訴我國內和國外的事情,有時很有趣,有時事情也會有趣過頭。」她笑著說:「我不是政客,但每次他們也會帶來一些新鮮事。」

第一次向人民揮手

在黃廳(Den gule salon),女王也會接待外國的外交官員和重要人物。但也是在這裡,女王,當時的公主須要鼓起勇氣面對民眾。

1953年,女王的父親,當時的國王弗雷德里克九世修改了丹麥的憲法,女王正式成為了王位的繼承人。她指著胸針說:「這是我父親給我的,馬蹄鐵胸針,我一直戴著。」女王回憶說:「我十八歲那天,工作人員過來向我祝賀,我們一起在大廳裡喝了一杯香檳酒,等到12點時,陽台的門就被打開了。我父親對我說,你出去,你就去接受人民對你的友好的表示,你不要就站在那裏,你要去擁抱人民。」女王表示,她父親的揮手很有力,而且能對著人民講話,而她是一個害羞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她能做到的也就是為這個國家歡呼。

旗幟房:代代相傳的重任

女王的軍樂隊在舉辦儀式的時候,會高舉女王的旗幟,在丹麥的王宮裡有一間房間專門存放女王的旗幟,哨兵值勤換崗行進時都會使用女王的旗幟。當女王繼承王位的那一天,她擁有了自己的旗幟,上面繡著女王名字的字首圖案。女王介紹說:「我父親去世的那個晚上,旗幟從弗雷德里克八世大樓轉到了這裡,我接過旗幟,這是非常特別的一個經歷,因為我在想,現在就是真的了,現在我就位了,我的一生將與此相伴了。所以那個晚上非常特殊,因為我在失去父親的悲痛中,而同時又有一個重大的任務等著我。」

女王表示,她的父親一直知道有一天他會離去,他努力培養她,並認為女王能繼承王位他很欣慰慰。女王對王儲弗雷德里克也是從小就注重培養,並相信他將會成為一位好國王。女王說:「年輕的一代總有新的想法,傳統也可以更新。我相信弗雷德里克他知道該怎麼做,他也會告訴小王子克里斯汀該怎麼做。只要我存在一天,我也同樣會不斷地幫助他們。」

責任編輯:張翼

評論
2016-03-20 3: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