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一竹多姿和千人一面

作者:莊敬

(攝影: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清代著名畫家、詩人鄭板橋,平生畫竹甚多,題畫竹的詩也不少,約有百首以上。他的每一首題畫竹詩幾乎都有獨特的立意與構思,有不同的表現方法。真是千姿百態,各有韻致。

請看鄭板橋的幾首各有特色的畫竹詩:

例一
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這首詩寫出了竹子的堅定。

例二
兩枝修竹出重霄,
幾葉新篁倒掛梢。
本是同根復同氣,
有何卑下有何高!」

——這首詩表達了平等互待的思想。

例三
且讓青山出一頭,
疏枝瘦於未能遒;
明年百尺龍孫發,
多恐青山遜一籌。

——這是抒發來日方長、後來居上的懷抱。

例四
不過數片葉,
滿紙渾是節。
萬物要見根,
非徒觀半截。
風雨不能搖,
雪霜頗能涉。
紙外更相尋,
干雲上天闕。

這是讚美高尚的氣節。

例五
衙內臥聽蕭蕭竹,
疑是民間疾苦聲;
些小吾曹州縣吏,
一枝一葉總關情!

——這首詩深刻地反映了詩人關心人民疾苦的真摯感情。

總之,在鄭板橋的筆下,每一幅竹畫和題詩,都有各異其趣的主題思想,都有不同的形象和感情。

優秀的作家,大都是這樣。他們善於不斷創新,既能做到「不與(他)人同」,還能做到「不與己同」。另一種情況則反是。正如清代的「脂硯齋」所說:「可笑:近之小說中,有一百個女人,皆是如花似玉的一副臉面。」

一種是一竹多姿,一種是千人一面。兩相對比,更顯得那種在藝術上不斷創新、精益求精的作品,十分可貴了!

為甚麼鄭板橋能夠做到「一竹多姿」,千變萬化;而有些人的作品,則是千部一腔,千人一面?關鍵在於,作者是否能從生活出發,是否寫出了對生活的真實感受。有位老作家曾經指出:「某些作品千篇一律的原因,是由於這些作者只從形式上去學習別人的作品,而未能用自己的眼晴,去觀察生活;用自己的語言,去反映生活。」生活本身是豐富多彩的,人的思想感情也因客觀條件、情況的不同,而時有變化。認真觀察生活,寫出不同環境中不同的思想感情,作品便能不斷出新。」

鄭板橋的作品,都不是臨摹他人,照抄書本,不是「只從形式上去學習別人」,而是從觀察生活入手。他講:「余家有茅屋二間,南面種竹。夏日新篁初放,綠陰照人,置一小榻其中,甚涼適也。秋冬之際,取圍屏骨子,斷去兩頭,橫安以為窗欞;用勻薄潔白之紙糊之。風和日暖,凍蠅觸窗紙上,鼕鼕作小鼓聲。於時,一片竹影凌亂,豈非天然圖畫乎?凡吾畫竹,無所師承,多得於紙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由此可見鄭板橋認真觀察之一斑。

鄭板橋的創作方法,是和他的創作態度、創作思想分不開的。他說:「凡吾畫蘭竹、畫石,用以慰天下之勞人,非以供天下之安享人也。」他還說:「天地間第一等人,只有農夫!使天下無農夫,舉世皆餓死矣。」(這是一言九鼎、擲地有聲之言!)正是因為他深入地觀察了生活,親眼看到勞動人民的痛苦和他們對社會的巨大貢獻,才使得他的創作富有人民性。從這個意義上說,鄭板橋的創作態度和創作經驗,對於我們都有重要的教育意義和很好的借鑒作用。

學習作文者,應以先學做人為要!@#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過,無論如何,讀書與寫作二者之間的關係,還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鑒的作用,而另一方面,還有繼承別人的知識和經驗,讀書明理的作用。
  • 畫鷹豈能似木雞, 靜態寫真亦何奇? 須知丹青可貴處, 不在一毛共片羽!
  • 恰似音韻悠揚的笙簫聲裡,間或傳出戰鼓的隆隆;清雅溫柔的琴瑟音中,時而傳來洪鐘的嗡嗡!——噫!這就是「笙簫夾鼓,琴瑟間鐘」。我們的文學藝術作品,多麼需要有這種相反相成的勝境啊!
  • 歌德很欣賞德國畫家魯斯的動物畫。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魯斯的版畫冊,裡面畫的是各種各樣的羊。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現出不同的姿態:那含情的面孔,那捲曲的羊毛,都畫得維妙維肖,逼真動人。
  • 寫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認真觀察分析,那是絕對不行的。金代大文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有一首這樣說:
  • 蛙鳴的特點是多而無益,多而不當;雞唱的特點是少而有益,少而精當。雞唱與蛙鳴比較起來,堪稱以少勝多、以一當十。我們從事文藝創作也應該是這樣。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現力更強一些,蘊藏量更多一些。
  • 所謂襯托,實質上就是一種間接描寫。如欲寫甲,並不從甲的本身著筆,或者說不單純地從甲的本身著筆,而從乙或丙那一邊繪形繪聲,恣意盡力,使人透過乙或丙,間接地卻又是更深刻地去認識甲。
  • 藝術欣賞中,確實常常有這種情形:你說得「少而精」,讀者卻聯想得「多而深」,你越說得「鉅細無遺」,讀者卻越感到「厭煩無味」。
  • 清代著名藝術家鄭板橋,平生最擅畫竹。他在六十歲以「始余畫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層功力,最為難也。進六十以後,始知減枝、減葉之法。蘇季子曰:『簡煉以為揣摩。』文章繪事,豈有二道? 」
  • 文藝創作確實是一件艱苦的勞動,需要的是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細心地調查研究,「想當然」的率意之筆,往往會產生謬誤,鬧出笑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