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幾乎喪失免疫力到成為「鐵人」的奇蹟

人氣: 43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3月22日訊】3月21日, 明慧刊登一篇中國大慶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這位從事醫務工作的法輪功學員講述自己因患腦瘤後,全身幾乎喪失免疫力,在精神處於極度崩潰的狀態下,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並重獲新生。隨後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公婆、兒子也都相繼走入修煉法輪功的隊伍中來,在大法中獲益良多,並見證了大法的奇蹟和超常。

法輪功也稱為法輪功大法,其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5月13日首次將大法公開傳向社會,法輪大法的傳播超越文化、政治、語言、風俗、膚色等等諸多差別,至今已傳遍中國以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已經被翻譯成40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

大法修煉強調做人要遵從「真、善、忍」宇宙特性,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問題 、從提升人的道德品質達到祛病健身的奇效。

大法洪傳24年來,通過修煉大法而祛除頑疾絕症的人,則有千萬之巨。很多人的病症至今都是世界醫學領域的難題,是根本無解的,但都通過修煉迅速的得到康復,在法輪大法明慧網上,關於這些神奇事例的文章是層出不窮。

以下是這位大慶法輪功學員的全文交流內容。

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一九九六年患腦瘤,做了伽瑪刀手術後,我幾乎沒有了免疫力,經常無名的發燒,勉強的能自理上樓,修煉法輪功後獲得新生,家務我一人全包了,我丈夫說我是「鐵人」。大法給我健康,同時給全家帶來的福澤。

從幾乎沒有免疫力成為「鐵人」

九六年我已患腦瘤(左側聽神經瘤),還患有風濕病、心臟病、慢性咽炎、頭痛、三叉神經痛、坐骨神經痛、尿道炎、青光眼,就這些病,可想而知,能把我折磨成甚麼樣了。整年的不敢沾一點涼水,否則手痛、渾身痛,頭痛病犯起來痛苦的生不如死,心臟病犯起來,感覺心臟就像掉下來一樣可怕,真的是吃藥比飯都多,整天按點吃藥,不敢忽視每樣藥。那時,我有緣看過《轉法輪》及師父講法錄像,但是受無神論毒害太深,相信實證科學,所以當時錯失修煉的機緣。

在九八年的秋季,也就是我做完腦瘤伽瑪刀手術的兩年後,我原寄以希望腦瘤可能治癒,可是做核磁共振,發現腦瘤只小了一圈,我絕望了。加之伽瑪刀手術後,對人的白細胞、腦細胞的殺傷力極大,我幾乎沒有了免疫力,經常無名的發燒,家務活一點都幹不了。勉強的能自理上樓,都想爬著走,看到三歲的孩子能自由的活動,我都很羨慕。

病情的加劇,使我的精神處於崩潰狀態,整天歇斯底里一樣的發作。在這種狀態下,我想起了《轉法輪》這本寶書,看看也許能使我的脾氣好一點。就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邊看書,邊少許的煉煉動作,也沒有真正修煉。可是不知不覺中,不知甚麼時候,藥不吃了,就是到現在,也想不起來是甚麼時候不吃藥的。

直到九九年的四月初,我才真正去煉功點上學法煉功。不久的一天早晨,剛剛醒來,感到一股熱流從頭到腳通透全身,自己知道是師父給灌頂。自那以後,我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飛,走路一身輕,整天有使不完的勁,家務我一人全包了,我丈夫說我是「鐵人」。

丈夫在大法中受益

從二零零三年到現在,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他沒吃過一粒藥。二零零六年,丈夫的手被機器的齒輪絞了,大拇指手指甲被絞掉了一半,鮮血直流。我說:「你趕快去醫院點滴。」他不去,他說,有師父保護,有法輪保護,他不怕。我說:「你要不去醫院,就和我一起煉功吧,」他說:「行。」

到晚上,他得把手套上塑料袋,因為手指一直在滴血。就這樣,他只學法,沒煉功,也沒打針、沒吃藥,不知不覺中痊癒了,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原來丈夫患有高血壓(高壓180)、頸椎嚴重增生、扁桃體二度腫大、輕度肛裂(經常出血)、腳氣、膝關節炎等多種疾病,十多年來,他沒吃一粒藥,這些病卻不翼而飛了。

公公、婆婆都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我們一家人在飯店給我婆婆過完生日,出門的時候,在門外的階上,我公公和妹夫謙讓一隻大鵝,妹夫一閃身,公公撲了個空,摔在水泥台階上。當時,我們把他扶起來時,他說他手腕骨折了。當時,他的臉色蒼白,我的心一震,可是馬上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丈夫當時還訓我說:「都甚麼時候了,你還這樣?!」我沒動心。

我們打車到一家私人骨病診所,他們說不能接骨,出租司機給我們指點一家私人接骨醫生,拍完片,發現手腕幾乎完全骨折,就剩一點連接處。醫生接完骨之後,給開了幾天的接骨藥和待因片(是抗癌止痛藥和接骨藥)。我留下來照顧公公,結果他睡了一夜好覺,手腕骨一點都沒疼,開的止痛藥一片也沒吃。一直到二十幾天,拿掉聯子時,手腕骨沒紅、沒腫也沒疼。一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公公在二零零三年時已看過大法的寶書,煉了兩次動功,就不煉了。但是他親手向人傳了幾本《九評》。

還有一次,是前幾年的寒冬臘月的一天,公公仰面朝天直挺挺的摔在了一個坡路上,那是水泥地塊,當時他還有點意識,一會,他慢慢睜開眼睛,自己爬起來,回到家裡。我婆婆說:「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嚇人?」後來到私人骨科醫院按摩幾次(腰部受點損傷)就沒事了。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大法師父保護,七十多歲的老人摔在天寒地凍的水泥板坡路上,該是多麼可怕的後果。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凌晨一點多鐘,我小姑子及她丈夫到我家接我,說婆婆住院了。我得知消息的瞬間,就知道很嚴重,否則不會半夜去醫院。丈夫在家是長子,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二弟媳的女兒要結婚,她又患過宮頸癌,三弟媳根本就不會伺候老人的,妹夫還患有心臟病,需要妹妹照顧,擔子很顯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兩位老人幾次有病住院也都是我一個人陪護的。

在路上,我告訴小姑子及她丈夫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到了醫院,看到婆婆坐在輪椅上,意識還清楚。當晚在急診科就診,做心電、拍CT片,多處腦梗成片狀,這種情況在臨床上,病情的發展是要逐漸加重的。我又告訴二弟、二弟媳、公公、婆婆都誠心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

第二天早上,大夫告訴說一週之內病情要加重的。點滴到中午時,扶婆婆小便時,發現病情嚴重了。我們四個人都拖不動她。婆婆不算太胖,體重一百五十多斤,當時她兩腿交叉,一點沒有活動能力,更沒有支撐力。我們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扶婆婆上廁所,發現她身子不沉了,丈夫把著輪椅,我一個人扶她,她慢慢的能轉動身體了,很順當的坐在輪椅上。到了半夜一點多鐘,她醒來就說:我好一點了,手能抬起來了(前一天是抬不起來的)。我扶她在床上坐起來後,下地的時候,她的這隻手主動去把輪椅扶手。我明白了是師父幫她了。因為公婆幾次有病住院都是我一個人陪護,全家人都很感激我,我告訴他們,你們就感謝我師父吧!所以家人都很感謝大法師父。

第二天僱工還沒來之前,家人告訴說不請了,婆婆的病見好轉,我們也省了錢,全家人真的很激動。就這樣,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轉,到第三天時,她自己能扶牆上廁所了。

到第五天早上,在私企打工的三弟請假來陪護了,把我換回來了。我把裝了師父講法的mp3送去讓婆婆聽。到第九天,做核磁共振時,公公很擔心,我告訴他,您放心吧!肯定好了,現在的症狀已說明問題了。第二天結果出來,是由原來的多發處腦梗變為新發腦梗,很輕,決定辦理出院手續。

婆婆出院後,我丈夫主動給師父上香,磕了幾個頭,十分感激師父保佑他父母平安,還說以後得經常給師父上香磕頭。

還有更神奇的,就是在婆婆出院幾天後,我回去,在婆婆家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婆婆跟我說:真是怪了,我昨天晚上躺下,身都沒翻一下,全身一點都不疼,現在哪也不疼(婆婆得骨病多年,膝蓋骨骨膜已經磨損的幾乎沒有了,全身骨頭關節沒有不疼的,腰椎盤突出、錐管狹窄,天天吃止疼藥)。婆婆問公公說是不是我在她那的原因呢?我當時也沒多想甚麼,第二天中午到家後,打電話問婆婆是否骨頭疼痛,說有點痛,到第三天又恢復原樣了。

我打電話告訴公公,讓我婆婆聽法吧,再不聽法,以後犯病,看你們怎麼還好意思求師父?公公答應了,現在婆婆天天都聽師父講法。

兒子在大法中受益

我兒子現在已經博士畢業,在大城市一家國有大型企業研究院工作。在他上初中三年級的時候,也就是二零零零年,我因修煉法輪功,去北京上訪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被截回後非法拘留十五天,單位又給我們辦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的時間,孩子沒人照顧,住在同學家。丈夫被主管單位叫去「轉化」我。這樣,孩子的學習成績受到影響,學習成績下降。

我及時的教育孩子,歸正他的思想,成績有所穩定,在中考的時候,兩天的考試時間,我陪孩子去,孩子進了考場,我就去樓區貼真相粘貼,去公園掛條幅、貼粘貼。當時就想走到哪都得講真相救人。

第二天,在公園差點被人跟蹤。在政治考試前,我告訴孩子如果有污蔑法輪功的題千萬不要答,不要差那幾分,你要做好了,師父會給補回那幾分的。他答應的挺好,可是到了考場,他就捨不得那幾分了,就糊塗了,結果就答了污蔑大法的題。我讓他寫聲明,他不寫也不說話,我心想等他想通了再寫吧!

可是有一天他去同學家玩,中午時給我打電話說他頭暈,我也沒當回事,一個小時過後,他打電話說手腳都不好使了。我立即打車去接他,把他扶上車去醫院。在去醫院的路上,他握著我的手說:「媽,我要不行了,我知道人要死亡的時候是甚麼樣了。」 我說:「你好好想想吧!讓你寫聲明你不寫,這下你知道有多嚴重吧!」他說「媽,我錯了,我寫聲明(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到了醫院,躺在診床上的時候,他已經處於昏迷狀態,四肢僵硬,沒有知覺,就看大夫私語。我知道很危險,好像沒有希望了。當時我很冷靜,就想:甚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緣份化來的,如果我們母子的緣份到了,他該走就走了,如果不該走,他會沒事的,但是我還是不抱希望了。可是我出奇的鎮靜,心靜如水。等到檢驗結果出來,是重度低鉀。我知道我兒子死不了了。就這樣在這短暫的時間裡,我經歷了生離死別,好像在另一個空間。滴完液,當晚就回家了。孩子鄭重的寫了聲明,保證以後不再犯這樣的錯誤。成績出來後,他考上了省重點高中「尖子班」。從此,孩子就落下了低鉀症,時常得補鉀,否則就頭暈。

在他第一次摸底考試沒考好的時候,他父親說話重了點,他氣的走出家門,我隨即追上他,和他交心。他說:「媽,你說我命都要沒了,考甚麼大學,還重要嗎?」我知道他心結在哪裡了。在他上高中的時候,我就讓他聽師父講法錄音了,我就用法理開導並安慰他。這樣他的成績逐漸回升,也能靜心學習了。但是他的身體仍然很差,勉強把考試堅持考完,成績很不理想。

一次,一位同修(法輪功學員之間的尊稱)在我從她家要走的時候,她說了一句話:「咱們家的孩子可不是為這點知識來的。」我當時一震:「是啊,我家的孩子應該得法啊!」這一念定下之後,我也沒督促他學法、煉功,只是經常給他看真相資料,時常聽聽講法。我們家裡經常有法輪功學員去,兒子從他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大法在他的心裏紮下了根。

有一天,兒子看了我們地區的第一期真相小冊子之後,跟我說:「媽,我也想修煉!」他學會動功,不學靜功。在上大學之前,在家時,常煉煉動功,學學法。大學四年裡,他再沒吃過藥,以往所有的病都好了。大法在兒子身上展現了很多神奇。

兒子原來一直是牙根處痛,也不知甚麼原因,在一次打籃球時,同學傳球時砸到他牙根處,結果把牙根蹦出來了,這才知道當初拔牙時牙根沒拔乾淨,這一次倒是徹底乾淨了。

大法開智開慧,在別人都很吃力的學本門功課時,兒子卻學的很輕鬆,他一半時間學本門功課,一半時間學英語,成績在班級還是第一。因為不入黨,也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結果綜合分排到第十六名。大學畢業時保送外校研究生,歷年都是前十四名,十六名的成績只能保送本校研究生。結果他畢業這年,保送外校研究生增加到前十八名,結果兒子被擴了進去,選擇了他一直嚮往的大學去面試,結果考上了自費生。陸續的學校政策變化,取消了自費,都變成了獎學金制度。

兒子讀研也很優秀,班級第一名,年級排第五名。兒子報考博士時,被加拿大、英國等四個國家同時錄取,而且是有獎學金的,結果兒子選擇在香港讀博士。在香港讀博士期間,他把餘下來的獎學金兩千元自願捐獻到證實大法的活動中,生活、學習一切都很順利,這都是學大法給他帶來的福份,自己只是付出一點點,就得到師父的慈悲護佑和給予。#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3-22 3: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