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達:「倒習聯盟」有煙沒火 江派有何出路

人氣 3729

【大紀元2016年03月23日訊】今年中共的「兩會」剛剛結束。期間,習江鬥博弈,說有事還真熱鬧;說沒有還真是沒有太多的事。鬧得最凶的就是所謂江派的「倒習聯盟」出現,這個聯盟好像是有煙霧騰騰,但實際上沒有火苗,看不出有甚麼實質的動作。

中共兩會3月3日開幕、3月16日結束,大家可以細數一下兩會期間出現的事。現在來看看江派可能主導的事件:

首先是3月4日海外媒體開登、新疆的無界新聞網轉發的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信中對習近平本人和家人進行了人身威脅,隨後被刪貼、相關人員可能被查處。這件事應該是江派在主導:「對習近平本人和家人的死亡威脅」。

3月8日下午,針對媒體提問是否支持習近平的領導,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僅稱「再說吧」。這裡,張春賢本人的回應、以及後續媒體的報導,都可能是江派在主導:「一種抵抗習的低調嚐試」。

另據博聞社3月16日消息,2月份發生北京的一個現役武警軍官欲利用彭麗媛出行之機圖謀不軌的未經證實的事件。這件事本身和消息透露都可能是江派在主導:「對習近平家人的死亡威脅」。

兩會期間,海外中文媒體《明鏡郵報》曝料,劉雲山文宣系勢力利用輿論工具,不斷「吹捧」習近平,扭曲習近平,從而使各界逐漸對習近平反感,最終讓被扭曲了的「習大大」為己所用,則是屬於對習近平進行「捧殺」。這條消息曝料人的立場不是太明顯:「對劉雲山和江派實力誇大有利,但也可能是被習開刀的一大罪證」。

還有,3月13日新華社對外發稿時,編輯錯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寫成「中國最後領導人」。此事可能純屬技術性錯誤。

但是,從上述的事件,很難看出江派有任何有效的反擊,甚至看不出對習有任何實質性的攻擊。如果要算,最厲害的可能要算那份沒有署名的「公開信」了。

其實,這樣的未署名「公開信」,由境外媒體登載,由國內一個小網站轉貼一下,這樣的動作,可以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不滿習近平的人所為,不是甚麼兩會小組集體決議之類的有效的組織行為。就算把「公開信」和張春賢的那句「再說吧」連上,甚至把劉雲山「吹捧習大大」也算上,這樣的江派反擊力量,在兩會上實在是小得可憐。如果這是江派掌門人劉雲山或者是一個省委書記籌劃的倒習戰役,那只能讓人笑話了:江派的力量已經淪落到這步田地。

如果把「公開信」和這些可能的江派動作上升到「倒習聯盟」和「政變」的高度,除了給江派打氣壯膽以外,其實沒有太多實際的作用。

反觀習陣營在兩會的動作脈絡非常明顯,也非常強勢:

首先是兩會前習近平2月19日開始關注中宣部,然後是地產大佬任志強引發的「黨媒姓黨」大論戰,最後由習近平一句話喊停。這兩件事都是習陣營在主導:「習陣營開始動手中宣部」。

3月4日,遼寧前省委書記王珉被調查。兩會剛結束,中共浙江省寧波市委副書記、市長盧子躍和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陽先後落馬。僅僅中紀委3天就抓了10個地方官。這件事應該是習陣營在主導:「打虎深入向地方官發展,兩會也照打不誤。」

兩會前的3月1日,有媒體透露了習陣營主要成員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和栗戰書等如果遇到「意外」後的應急方案,也就是應對江派暗殺的戰略的公開。這件事應該是習陣營在主導,該方案的出臺是對江派暗殺威脅的一個正面回應:「習陣營不怕死亡威脅」。

這裡,江派發出的「對習近平本人和家人的死亡威脅」和「習陣營不怕死亡威脅」成了這次兩會對抗的畫外音。不過,這也看出了習江鬥發展的軌跡。

也就是,習江鬥的力量對比,結果已成定局。一方面,自從2015年習江鬥決戰以後,習陣營已經掌握幾乎所有中央核心權力;另一方面,「打虎」「反腐」一直深入下去,這種局面的持續,江派的勢力勢必將被消耗殆盡。江派認為唯一可打的牌就是死亡威脅,如果習陣營不怕,那麼江派已經無牌可打。至於習陣營的處境,應該也是非常險峻,「開弓沒有回頭箭」,「打虎」「反腐」目前無法停止,這一點,習陣營也沒有選擇。#

責任編輯: 張憲義

相關新聞
習訪美前新疆出大事 張春賢缺席高層會議
中南海不信任 張春賢仕途不妙
新疆紀委書記連發尖銳言論 張春賢或不妙
夏小強:劉雲山和張春賢非常時期被「看管」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重播】蓬佩奧捷克演講:共產威脅更嚴峻
【十字路口】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玄機?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