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情藝術的瑞典王子

康梓泠
  人氣: 419
【字號】    
   標籤: tags: ,

奉行社會民主主義瑞典,雖然是全球少數富裕地區,能夠向國民提供大量福利,譬喻四百多天的有薪產假、人皆可享的大學學生生活津貼與老人退休保障,但不似常被人誤稱的瑞士,向來以擁有最多億萬富豪資本存款而見稱,相反以極具北歐風格的設計與藝術創意,名成於世界各地。在香港,藝術創意愈見輕視,在瑞典卻愈見蓬勃,理由不只因有政府支持,瑞典王室在過百年來,本就以豐富的藝術創作,而有別於各貴族間。

王室推動藝術創作

位於斯德哥爾摩市中心東北面的一個島嶼 Djurgården,在海岸線一隅,坐落着一個倘大而外表雪白的一所大屋Waldemarsudde,外形結構和顏色,均有別於附近的領事館及博物館建築群。此處在過去一百年來,為瑞典國王奧斯卡二世之子,猶金王子的府邸。他不似晉惠帝,以「何不食肉糜」而著名後世;亦不似瑪麗安東尼,一句「人無麵包,則進蛋糕」的傳說廣為垢病。猶金王子為瑞典人所鍾愛,原因只有一個:自掏腰包,支持當時不被重視的藝術家。

在他出生的那個年代,王室權力式微,人民當家作主,奉行平等主義的瑞典,猶金王子亦無特權,反而因為不由自主的身份,需為國家工作。猶金王子所仰仗的,就是生前所繪畫的超過三千幅油畫。當時的藝術中心圍繞法國,但作為瑞典王室,他決心致力耗費繪畫所得,以收藏大量瑞典畫家作品,支持瑞典藝術發展。他不但創立而瑞典畫家為首的協會,推廣北歐畫風,更援助窮困畫家,如Edvard Munch 及Herman Norrman,讓他們盡量不愁生計,專心創作,直至離世。這種情況,在猶金王子畢生中,資助畫家情況屢見不鮮。

  1. 冬天的斯德哥爾摩雖然寒冷,氣溫低見負二十度,但因如始,樹木才會見霜、滿地白皚。

Waldemarsudde冬天景緻。冬天的斯德哥爾摩雖然寒冷,氣溫低見負二十度,但因如始,樹木才會見霜、滿地白皚。(Waldemarsudde)

  1. 臨別前天空鉛雲去盡,因地域近北,陽光顏色不能在香港展現。

臨別前天空鉛雲去盡,因地域近北,陽光顏色不能在香港展現。 攝影:Waldemarsudde

  1. 猶金王子特別擅長印象派畫風。他的作品The Cloud,就是其中一幅代表作。(Waldemarsudde)

猶金王子特別擅長印象派畫風。他的作品 The Cloud,就是其中一幅代表作。 攝影:Waldemarsudde

  1. 猶金王子於他的畫架前,背景是Waldemarsudde的二樓。(Waldemarsudde)

猶金王子於他的畫架前,背景是Waldemarsudde的二樓。 攝影:Waldemarsudde

Munch 不止在挪威

離Waldemarsudde不遠之處,同屬於一個島嶼,有着另一所博物館Thielska Museum。其大屋主人Ernest Thiel原本是北歐著名銀行家,跟猶金王子處於同一時期。在他四十二處,已經財富滿車的他,有次機緣巧合,開始了他成為收藏家的生涯,更與猶金王子結成好友,共同為支持瑞典藝術創作而努力。由於政治關係,當時的挪威處於瑞典王室的領土之中,所以猶金王子與Ernest Thiel,亦同樣致力推廣挪威藝術。繼挪威的蒙克美術館後,其中擁有最多Edvard Munch作品的博物館,必數這裡,尤其擁有眾多Munch名作的初稿,譬如Madonna和大量他的自畫像。兩所博物館均從舊時大宅,化為獨立兼極具風格的畫廊,外貌依然,味道不變。

1. Thielska Museum 正門指示版。 攝影: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 正門指示版。(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 裏頭一隅。 攝影: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裡頭一隅。(Lorraine Cultfish)

不難指出牆上所掛的,都是 Edvard Munch 的作品。

不難指出牆上所掛的,都是Edvard Munch 的作品。

Thielska Museum 裏頭一隅。真正的舊居活化,很值得香港政府仿效。 攝影: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裡頭一隅。真正的舊居活化,很值得香港政府仿效。(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 裏頭一隅。 攝影:Lorraine Cultfish

Thielska Museum裡頭一隅。(Lorraine Cultfish)

旅遊資訊

語言:官方語言為瑞典語,英文到處通行

航班:北歐航空於上年九月開設直航到斯德哥爾摩航線,航程約十一小時

貨幣:瑞典幣,舊城區部份可用歐羅或美金

提款:瑞典不設銀聯提款機,宜用有Plus標誌的提款卡

猶金博物館 www.waldemarsudde.com

Thielska Museum www.thiel

@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麼我期待的是甚麼呢?我遠方的船上載著什麼呢?對我而言,我希望我們能夠耕耘對彼此的信賴,對萬物的慈愛,包括那些可能傷害我們的人。我希望在艱難的時刻仍能保有耐心。儘管我們面對的是黑暗,我仍然希望所有人都能遇見奇蹟。
  • 呼吸著聖潔而又燦爛的光芒,在神聖的讚歎聲中,巴洛克的時代步入藝術的殿堂……
  • 歷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圖》是北宋張擇端所畫,以長卷形式來描繪當時的汴梁(今河南開封)承平時期,京都街市與汴河漕運的繁盛景象。「清明」這繪畫主題有什麼特殊意義?「上河」的內涵是什麼?展開畫軸,從城郊沿汴河到虹橋再進到城區,河道兩岸的自然與人文風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陸交通經濟發展,種種描寫細緻而生動…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 古希臘的著名悲劇《伊底帕斯王》就從一場瘟疫揭開序幕。底比斯國王伊底帕斯面對肆虐全國的瘟疫束手無策,因而派人前往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求神諭,經過一番曲折和調查,得到的答案卻是最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弒父娶母的逆天罪惡引發了這場災難!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卡爾米聖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內,這裡保存了文藝復興早期最重要的壁畫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並不在於題材,而是馬薩喬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創新的壁畫技巧描繪聖彼得的故事。
  • 納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臘神話
    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作品,同時渴望獲得別人按「讚」鼓勵。誠實說來,發文獲得越多讚數,我對自己的滿意程度就越高。但這些讚數和我對它的渴望實際意味著甚麼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