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非法關押一千七百多天 吉林蘇玉財告江

人氣: 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3月28日訊】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吉林榆樹市蘇玉財被六次綁架,四次非法勞教,總計被非法關押了一千七百八十八天。妻子楊秀華曾五次被綁架。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一五年六月,蘇玉財與妻子共同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蘇玉財被迫害的部份經歷:

法輪功抱不平 遭非法拘留監視居住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江澤民在法國對《費加羅報》記者誣蔑法輪功為X教(法輪功教導人「真善忍」,專搞「假惡鬥」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當日新聞聯播報導後,我第二天就向單位領導說我打算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單位的一、二把手仉國學、孔憲閣馬上通知派出所,所長孫雲峰、王鐵民叫警察把我綁架到市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長陳興國又把我關進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二天,之後對我監視居住。

被劫持到葦子溝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四日,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陳立會、郭樹青闖到單位將我綁架到拘留所,並闖到我家非法搜查,搶去法輪大法書籍三本,磁帶二十七盤。

四月三十日,公安局副局長蘇文祥、法制科帶著警察到拘留所後,宣佈:「你被勞動教養了。」正陽派出所一警察把我同另一被刑事拘留人員送到葦子溝勞教所非法迫害。當時我只穿著一只破拖鞋,監室內的衣物都不准帶。

下湖「清淤」 兩腳磨出血泡

五月八日至二十三日,葦子溝勞教所強迫我們去長春卡倫湖「清淤」。卡倫湖是露天洗浴場,湖水已被淤泥嚴重複蓋污染,在社會上像這樣的活給人家多少錢也沒人干,勞教所為了賺錢,根本不管被勞教人員勞動環境如何惡劣,早上六點鐘出工,晚上七點多收工,每天勞動超過十多個小時,中午各隊車裡拉著鐵鍋自己做飯,吃完不休息就幹活,到湖底每人五鍬巴長一段,寬度六米,湖底淤泥、河流石厚三十厘米,先把這邊三米用鍬撮到另一邊堆著,然後把清完湖底下捕的晴綸氈拽到對面的湖水裡洗淨、晾乾再鋪回原地,把清理乾淨的河流石倒回原位,這就是整個「清淤」過程。

我開始幹活時,把手磨出血泡,後來血泡都破了,牢頭申長文等安排人下水洗晴綸氈時就讓我下去,當時天下著小雨,每天下身總是潮濕的,得挽起褲腳到胯下,然後人排成隊,人傳人傳土籃子,就安排法輪功學員岳凱(後來被迫害致死)和我。

運河流石用土籃子裝,土籃子用時間長了有的就耍圈了,就讓專人用鐵線擰上,有的鐵線頭露在外邊,因下水幹活都得高高的挽著褲腳,每隻手兩三隻土籃子就把腿刮傷了三四塊,現在還有痕跡,往湖裡去時土籃子裡裝著河流石,回來空手讓你跑著,不跑惡警就指使刑教人員用木棍打,木棍夠不著打,就用河流石打,當時我兩腳都磨出血泡,鑽心地疼痛。

一腳踢在心口處

一天中午吃飯時,大伙站成排,然後都蹲著吃,我站起來,牢頭段龍飛穿著皮鞋一飛腳正踢在我心口窩處。晚上回所裡軟肋又讓人搗了一拳。後來才知道是一個綽號叫三園子的牢頭。

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我們晚上睡一個屋,只因我家人接見時存的錢沒給他們買點好吃的,他指使爪牙打我。這一拳一腳在卡侖湖清淤期間都沒好。

渾身痛 晚上難以入睡

晚上回監室把濕鞋放在鞋櫃裡都不讓你晾,第二天還這麼穿著,線褲粘在腿部受傷的血痂上,五十多天好了才脫下線褲。每晚翻身肋骨、心窩疼得得用手拽著褲頭,要不都翻不了身,疼得我不能入睡,等睡著了也到起床的時間了。

生活艱難

葦子溝勞教所對勞教人員的生活用水特別刁難,早上洗漱水也限量,兩週洗一次衣服,每人兩面盆水,洗澡兩個人只給一飯盆水。如果不給管水人員點好處,就別想多用點水。

一天三頓苞米面和白面合一的發糕,不夠吃的就吃沒用酵母蒸的焦酸邦硬的饅頭,八個人一桌,半盆沒有油的、上面飄著辣椒麵子的蘿蔔湯。我吃不了辣椒,每頓就是干嚼發糕,刷盆時接大半盆水咕嘟咕嘟喝下去,這就是一頓飯。

非法加期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長春司法局把葦子溝、朝南溝、奮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奮進勞教所,九十多人強制洗腦。強迫「轉化」迫害大法學員的主要人員是:司法局管理科長張建華、教育局科科長、奮進勞教所所長、副所長李建輝、大隊長尹波、副隊長李長春以及獄警沈泉紅、鍾文革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江澤民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又把在奮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用大客車拉兩車送到朝陽溝勞教所集中迫害,我的非法勞教期到三月十四日,勞教所不放人,又給我非法加期四個多月。

「六一零」強行勒索

釋放時,榆樹「六一零(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每人讓我家人交兩千四百元做押金。由於家人親友懂得法律,讓其開有稅檢章的發貸票,對方不給開。「六一零」人員強行勒索去四百元錢,請辦事人吃飯花去四百元,過年給李奉林變相剋扣其二百元,連同其他人共損失一千四百元。

兩次被劫持到朝陽溝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晚,我去其它法輪功學員劉惠君家,被正陽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綁架到國保大隊。韓越廷問我話我不配合,他打我兩個嘴巴子,都打出血了。後國保警察強行勞教我一年半,又把我劫持到朝陽溝勞教所迫害。

酷刑示意圖:浇冰水(明慧網)

正陽派出所七二零後積極追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張德清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第一任所長,然後是韓玉學、李耀光,曲德彥,現在是朱乃樹任所長。

小凳酷刑

在朝陽溝邪惡黑窩,首先搜身,剃光頭,用涼水澆頭;白天逼坐一天小凳,坐到晚上九點鐘。坐小凳時必須頭正、頸直、腰挺直、目視前方、雙手八字形大拇指向內放在膝蓋上、小腿與地面垂直、全身不能動,臀部都坐爛了,真是一種酷刑,不「轉化」的有的坐過半年。
我被逼坐小凳一個月後,來下隊幹活,在所內做奴工,加工各種手工藝品、小學生課外讀物等。早五到晚十點,有時到次日凌晨兩點半。那裏是加工非法盜版讀物的黑窩點。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中午,有四個法輪功學員來我家,其中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跟蹤,國保大隊副隊長周憲國、警察柴文閣、齊力、石海林、陳立會和劉巡正闖到我家非法搜查,劫去《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二本、磁帶十六本、《九評共產黨》四套。

他們綁架了我和妻子及四個法輪功學員,後強行對我非法勞教一年半。國保大隊長張德清、副隊長周憲國、警察石海林三人將我劫持到朝陽溝勞教所。

探友遭綁架、拘留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月下午四點多,我去法輪功學員楊占久家,我不知道楊占久已被綁架,被在楊家屋內蹲坑的警察齊力、李再臣綁架到拘留所。我沒有配合邪惡的迫害,十五天被釋放。

當地最後一個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時,正陽派出所安彥國帶領國保大隊范洪凱和國保大隊警察楊樹才、李笑、石海林、齊力十多人打開我家門,當時我正在打坐,其中一警察說:在家正在煉呢。

有兩個人看著我不讓我動,其他人就開始翻箱倒櫃非法搜查,劫走的東西裝滿一箱子,然後把我綁架到國保大隊。核實後被搶走的物品有:三十九本講法,大圓滿法兩本,二十年講法、法會講法各十本,裝完的信件二百多封,沒裝的郵信真相能裝成封的二百多封,MP3、MP4各一個,真相戳兩個,真相幣一元的一捆一千元,大法師父法像一尊,帶鏡框的大掛曆一本。

在拘留所,我絕食反迫害第七天,李笑、齊力、李春和把我強行抬車上送長春非法勞教我,韓越廷到司法局報勞教審批表,沒批,因已經不收勞教了,李笑讓李春和上樓做工作,說好話,最後司法局向勞教局請示批准,我是當地被非法勞教的最後一個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我被榆樹國保大隊綁架到朝陽溝勞教所。勞教所為達到「轉化率」百分之百,有三個大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責任編輯:舒雅

評論
2016-03-28 10: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