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這三件奇聞給現代人帶來重要警示

作者:張東園

善惡有報如日月,有規有律準不失信。(大紀元)

人氣: 389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3月30日訊】有三件發生在清代的奇聞故事,對於現代社會和現代人都有重要的警示作用。

奇聞之一:巨盜齊大

清朝時的獻縣在現在的滄州境內,當時獻縣有一夥江洋大盜打家劫舍,幹了很多壞事,齊大是其中的一個強盜。有一次群盜到一戶人家搶劫,齊大負責站在房頂上望風。其中的一個強盜看到這家的婦人長得美貌,逼迫想要姦污她,用刀威逼,婦人誓死不從,這個強盜把婦人兩手反綁,剝下衣服,讓兩個手下按住雙腿,這時這個婦人拚命大聲呼叫。

在外面房上放風的齊大聽到婦人的呼叫,從房上跳下,挺著刀走進房間對著作惡的同夥喝道:「你們誰敢這樣做,除非先殺了我!」然後目光像餓虎一樣,做出決鬥的準備。在這關鍵時刻,想要作惡的強盜退卻了,婦女得以倖免。

後來這群強盜被官府全部抓獲並且被斬首,只有齊大一個人漏網。這群強盜都招供說,官兵來抓捕他們時,他們都看到其實齊大就藏在馬廄下。搜捕的官兵都說,在馬廄來回搜了好幾遍,只看見馬槽下有一捆破舊竹子,大概十來根,積滿了灰塵,看樣子放在那裡好多年了。

奇聞之二:史某拒色

清朝獻縣的史某,為人不拘小節,但豪俠仗義,嫉惡如仇,不能忍受人們骯髒不齒的行為。有一次他從賭場回家,回到村裡,看到一對村民夫婦和孩子抱在一起哭泣。他的鄰居告訴他:「這是因為他們欠了有錢人家的債無法償還,準備把婦人賣了抵債。夫婦感情很好,兒子還沒有斷奶,所以悲傷。」史某問:「欠多少錢?」鄰居回答:「三十兩银子。」史某問:「婦人賣多少錢?」鄰居回答:「五十兩银子,是當人的妾。」史某問:「現在可以把人贖回來嗎?」鄰居回答:「合同剛剛簽好,银子還沒有交付,怎麼不可以贖!」史某立刻拿出從賭場帶回的七十兩银子交給這對夫婦,說:「三十兩银還債,四十兩银用來謀生,不要再賣婦人了!」

這對夫婦感激不已,留下史某到家裡,煮雞做菜招待史某喝酒。喝酒正在興頭上,丈夫抱著兒子走出房間,出門前對妻子使眼色,意思要她用身體報答史某。妻子點頭會意,開始用語言暗示挑逗史某。史某正色說道:「我史某半輩子做強盜,半輩子做捕役,殺人都不曾眨眼。要是讓我在危急中侮辱人家的婦女,這種事實在不能幹!」然後吃喝完畢,掉頭離去,沒有再說一句話。

半個月後,史某居住的村子夜裡失火。這時正好秋收剛結束,家家房子四周都堆滿了柴草,史某家的房子四周都是烈焰。史某估計不能夠出去,只有和妻子坐在那裡閉目等死。恍惚之間聽到屋子上方有遠遠的呼聲:「東嶽大君有急令,史某一家全部除名!」隨著呼聲,轟然一聲,房子後牆倒了一半。史某於是左手抱著妻子,右手抱著孩子,一躍而出,像有一雙翅膀一樣。大火熄滅後,計算全村被火燒死的人有十分之九。倖存的鄰居都合掌說:「昨天大家還嘲笑史某傻,想不到你竟用七十兩银子買了三條命。」

奇聞之三:交河蘇斗南

清朝雍正癸丑正年,交河的蘇斗南先生考試回家途中,在白溝河邊的酒店裡,遇到一個朋友,這個朋友是個剛被貶官回來。他們兩個朋友一邊喝酒,喝得半醉時,就開始發牢騷,藉此釋放鬱悶,一起抱怨天理不公,善惡沒有報應。

剛好有一個騎馬路過的人把馬繫在樹上,進來坐在他們對面,側耳傾聽了好久,對蘇斗南說:「你懷疑世間沒有因果報應嗎?好色之徒,必然得病;嗜賭之徒,必然貧窮;搶劫之徒,必然被抓;殺人凶手,必然抵命;這些都是因果報應。當然,同是好色,稟性有強弱之分;同是好賭,手段有高下之別;同是搶劫,有首惡與脅從之差;同是殺人,有故意與誤殺之分。那他們的報應,自然應該各有區別。即使報應,有的是功過互抵,有的是以明顯的方式得報,有的是以隱晦的方式得報。有的人,功罪表現,還沒有完結,須待他日。勢不能齊,理宜別論。非常玄奧精微!你依照目前所見,而抱怨天道不明。說話太不謹慎了。再就你本人來講,你的命中,應做到七品官。但是因為工於心計,趨炎附勢,上天削為八品。您從九品升為八品時,心中暗喜,自以為是你心思聰明鑽營得到的。殊不知:正是你的工於心計鑽營,上天將你從七品給削降下來 了。」

接著,那位神秘人物,又走進那個朋友的身旁,耳語了好一會兒,然後大聲的說:「你的這些事,全忘了嗎?」那個朋友聽後,嚇得滿身是汗,問道:「我這些隱私,你怎麼都知道啊?」那個人說:「人之所為,三界內的神靈盡曉。豈獨我知!」說完話,出門上馬,只見塵煙滾滾,轉眼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

閱微草堂筆記

這三個奇聞都出自清代作品《閱微草堂筆記》,《閱微草堂筆記》是一部值得一讀的好書。

現在對這部書的一般介紹是:清朝短篇志怪小說,清代學者紀昀所作,主要搜輯當時代前後的各種狐鬼神仙、因果報應、勸善懲惡等之流傳的鄉野怪譚,或則親身所聽聞的奇情軼事;書中所涉及到的空間地域,範圍則遍及全中國遠至烏魯木齊、伊寧,南至滇黔等地。著成於乾隆五十四年(1789)至嘉興三年(1798)間。全書由 「灤陽消夏錄」、「如是我聞」、「槐西雜誌」、「姑妄聽之」和「灤陽續錄」六部份組成,計五種二十四卷一千一百餘則。

關於作者,就是大陸電視劇中戲說的紀曉嵐。紀昀(1724─1805),字曉嵐,直隸獻縣(今河北省)人氏。乾隆時進士,後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他曾總纂《四庫全書》並纂定《四庫全書 總目提要》,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全書主編之一。

後人對 《閱微草堂筆記》的評價相當高,但主要是集中在其文學成就方面,如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對《閱微草堂筆記》的評價:「惟紀昀本長文筆,多見秘書,又襟懷夷曠,故凡測鬼神之情狀,發人間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見者,雋思妙語,時足解頤;間雜考辨,亦有灼見。敘述復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後來無人能奪其席,固非僅借位高望重以傳者矣。」

現代人用唯物論無神論的觀點解讀著中華歷史上優秀的文學作品,往往把作者真正想表達的思想當成所謂的糟粕和封建迷信來批判。像對於《西遊記》、《紅樓夢》等作品的解讀莫不如此。

其實,《閱微草堂筆記》不僅僅是一部小說,而是一部真實的紀實和歷史,作者客觀冷靜的記錄了他的所見、所聞。紀昀在書的序言中清楚地說明了他寫此書的目的。第一是求「道」:「文以載道,儒者無不能言之。夫道豈深隱莫測秘密不傳,如佛家之心印,道家之口訣哉!萬事當然之理,是即道矣。故道在天地,如汞瀉地,顆顆皆圓,如月映水,處處皆見。大至於治國平天下,小至於一事一物一動一言,無乎不在焉。文,其道之一端也。……」;第二是「勸善」:「……而大旨要歸於醇正,欲使人知所勸懲,……」

「道」是中華幾千年來人們尋求的終極目標,對於天道就是宇宙的規律,對於人道就是人生存在的意義。紀昀在他對「道」的茫茫不懈求索中為我們留下了這部「求道」和「勸善」的著作,一定有他的深意,對於我們當今的現實來講,一定也有意義。

三個奇聞帶來的警示

第一個奇聞「巨盜齊大」,出自紀昀《閱微草堂筆記》「灤陽消夏錄」,這個故事告訴人們:盜亦有道,即使是一直幹壞事的人,內心都有尚未泯滅的良知和善良,這種良知和善良會給人帶來視死如歸的勇氣和智慧,並且會使人脫離邪惡得到福報和新生,得到上天的佑護。

在如今中共的各級組織和部門中,大部份成員都是良知尚未完全泯滅的人,但是由於種種原因,在中共的淫威下,為了自保主動或被動的在幹著壞事,甚至在幹著或是旁觀著對善良民眾更加血腥殘酷的犯罪,那麼,勇敢的站出來脫離中共,制止邪惡,不僅挽救了同胞的生命,也挽救了自己。

在第二個奇聞「史某拒色」中,紀曉嵐對此評論到,史某立功而被上天保佑,捐錢之功占十分之四,拒色之功占十分之六。人類的道德觀念的敗壞和下滑並不僅僅是從現代才開始的,我們看到,在清朝的這個村莊裡的人們的道德倫理很多已經是不正了。被史某救助的夫婦竟決定用性服務來報答恩人,於情可諒,但於人實在不符合人之倫理道德;史某出金慷慨救助危難中人,竟招致村人的嗤笑。

於是人們看到,人類道德人倫的敗壞會遭到上天的懲罰,但符合上天做人標準的人會在天懲中被除名。現如今,中共制下的中國大陸,展現出繁榮娼盛的景象,上行下效,淫風性亂遍跡中華。史某的捕役身份也就是現代的警察,屬於公務員,他的行為就像是一面鏡子,反射出現在中共從上到下各級官員的醜陋。同時也給當今世人如何做人立下了示範,還提醒人們,對於沒有了人倫道德的壞人,人不治天治的道理,以及人如何自救保命的方法。

第三個奇聞「交河蘇斗南」,出自《閱微草堂筆記》的「如是我聞」。「西遊記」中的一首詩可以作為這篇故事的註釋:「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傳統道德和文化都講「善惡有報」的天理,人們因此而不敢肆無忌憚的做壞事。

自從中國共產黨徹底摧毀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之後,中華大地一片亂象,無數罪惡正在發生。「三尺頭上有神靈」,每個人的一言一行,都有無數雙神的眼睛在注視,都將被記錄,做的惡事都要償還。這也提醒那些現在還在為中共對民眾犯罪的人記住這一點。

這就是清代三個奇聞帶給現代社會和現代人的警示。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03-31 2: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