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起死回生的現代神話故事

臧愛霞參加天國樂團在社區的演奏活動。

人氣: 86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3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報導)1996年8月的長春剛告別三伏的酷暑,空氣中稍微有些涼意。位於長春市綠園區的208醫院後面那片樹林依然翠綠,三三兩兩健身的人在林子裡進進出出。臨近中午時分,臧愛霞從開水房打了一瓶水,正吃力的朝病房走去……

208醫院是一家軍隊醫院,是當時全軍、乃致全國最權威的肝病治療基地。臧愛霞的丈夫李建軍患乙肝,已經治療了7年。這次他們住院整整10個月了,可是病情依然不見起色,各項指標都不正常。醫生已經對他們發話:「醫院已經盡力了,能用的藥都用了,再用會中毒,帶些營養藥回去養吧。」

「帶著醫院治不好的病回家,那不等於是等死嗎?」 臧愛霞感覺萬念俱灰,走頭無路,手中的水壺越提越重,雙腿像灌了鉛似的。她走幾步,歇一下,走幾步,歇一下……

7年求醫之路

臧愛霞在唐人街講真相。(臧愛霞提供)
臧愛霞在唐人街講真相。(臧愛霞提供)

大慶石油化工總廠(現重組更名為大慶石化公司)位於大慶市龍鳳區,是一家約有3萬名員工的大型企業。臧愛霞曾在該廠一家商店工作,她的丈夫李建軍是該廠消防支隊的隊長。1989年,李建軍在一次車禍中,失血過多,輸血時染上乙肝病毒。從此,這個被稱為工作狂的健壯男子被病魔纏身,變得無精打采,肝區常感不適,疼痛。夫妻倆開始了漫漫求醫問藥之路。

他們走遍北京、上海、西安、大慶2院、長春……全國各地到處跑,不知道住了多少次院、進多少個醫院。每年至少住院3個月,有時4、5個月。每年平均藥費4、5萬,7年時間,花費醫療費差不多30萬。這在當時已經是巨大的數字了。

60年代中蘇交惡,國家正處在最窮的時候。9歲的李建軍隨父母從蘇聯回到中國河北省,在物質匱乏的環境中長大,李建軍養成吃苦耐勞的性格。17歲那年參加工作,他工作勤奮,年年得獎,他的獎狀貼滿了家裏的牆壁。

他的職位也一步步上升,從消防員,消防班長、教導員,一直到消防支隊隊長,幹到副處級的位置。工作經驗也有了,前景一片光明……誰知,病魔卻毫不留情地給他迎頭一棒。他覺得不可思議,難道人生就這樣完了嗎?

那時,臧愛霞正讀小學二年級的女兒無人照顧,只好寄托給鄰居;遠在河北的母親又患直腸癌。她既要牽掛老人,孩子,又要照顧病患丈夫,她心力交瘁。1992年,臧愛霞患了病毒性心肌炎,出現一陣一陣昏迷,被送醫院搶救。這一病就沒止境,不是住院,就是去醫院檢查、拿藥、打針。她成天病怏怏的,從從菜市場買三斤菜拎到家都困難。

家裏出了兩個病人,無疑雪上加霜。夫妻倆幾乎輪流住院,為了照顧丈夫,臧愛霞多數是帶藥在家吃,或者是帶著藥陪丈夫住院。現在她已經心臟肥大,醫生說:「沒有更有效的藥可用。」

208醫院炸開了鍋

臧愛霞參加法輪功遊行活動。
臧愛霞參加法輪功遊行活動。

「劉慶來了!劉慶來了!」突然一陣鬧哄哄的聲音傳來,臧愛霞往走廊的一邊靠,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她看到人們都往走廊的一個方向跑,一個個滿臉的興奮。她想過去看究竟,可是身體太虛弱,腿腳不靈敏,只得遠遠地看熱鬧。

不一會兒,又聽到有人興奮地喊:「圍起來了,圍起來了,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起來了。」這時已經是午飯時間,食堂大師傅正把飯菜推到走廊裡。臧愛霞向一個打飯的師傅打聽,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打飯師傅說:「劉慶你不知道嗎?他是這裡的老病號,成天到處昏迷。昏死在走廊,我們就拽他;摔到廁所裡,搞衛生的清潔工就拽他。哪個監區他都住過,住了14年了。最後肝壞死,治不好了。1年前抬回去了,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沒想到他回去煉法輪功煉好了,現在他又回來了。」

不一會兒,臧愛霞看到人群又往另一個方向走。聽說是因為圍觀的人太多,堵塞過道,醫院幹脆讓他們到會議室去。

臧愛霞到達會議室時已經有些遲了。她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健壯的青年男子站在那比劃,人看起來40來歲,皮膚白裡透紅,她估計這人就是劉慶。圍觀的人仍然興奮不已,七嘴八舌地問這問那。劉慶說:「今天來,只是跟大家見見面,以後我會把書和錄像帶都帶來。」

當時,整個醫院炸開了鍋,上下都轟動了。從軍長、政委到醫生、護士、病人、家屬,就連打掃衛生的清潔工、廚房大師傅,全都驚動了,他們都趕來看劉慶。

醫生說他吃了仙丹妙藥,要把他當個活標本。醫院還提供一個會議室,要在醫院開個煉功點,讓劉慶回來教大家煉功。

臧愛霞想起來208醫院之前,有位朋友也推薦他們煉法輪功。還說:「你們煉了法輪功就不用到處住院了。」這位朋友曾去長春聽過李洪志大師的講座。她爸爸的一位戰友因糖尿病,瞎了一隻眼睛,後來另一個眼睛也不行了,結果煉法輪功練好了。

臧愛霞當時拒絕了,心裏還責怪朋友:「煉個功也要拉人。」 她和李建軍都是無神論者,只相信科學,有病看醫生。別人講的那些氣功祛病的奇蹟,他們都不相信,認為那都是迷信。

如今,兩夫妻正處於人生的黃金階段,李建軍當時正處在事業的上升期,卻身患重病,求醫無望。臧愛霞的心臟病也越來越嚴重。醫生說,已經心肌肥大,沒有藥可治…….他們已經走頭無路。

擺在眼前的事實讓臧愛霞不得不思考:劉慶患這麼嚴重的病都好了,難道法輪功真能把病煉好?何況李建軍的病比劉慶要輕的多。她心動了,要找劉慶談談。

劉慶的故事

劉慶答應了臧愛霞的請求。在李建軍的病房裡,病人、家屬,加上劉慶夫妻倆,大概6、7人。病房裡鴉雀無聲,大家靜靜聽劉慶講他的故事……

劉慶是位軍人,26歲那年,患了乙肝,每年都要住院,一住就是14年。剛開始住院時是保養性的,後來變成治療性的,再後來變成搶救性的。病情越住越重,從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到肝壞死。因為腹水,他的肚子挺得老大,醫生說裡面全是血水。剛開始,醫生給他每週抽一次,再後來,每週抽2次。

劉慶有1米9個頭,人聰明,有才華,深得領導器重,年紀輕輕就任營長職務了。得病以後,因為長年治病,就再沒有提升了。他很不服氣,怨天尤人,脾氣變得非常暴躁。一不順氣,就向妻子發脾氣。14年來,他的妻子跟著遭罪,每天著急上火,不到40歲就患了白內障。

1995年,劉慶已病如膏肓,肝臟出現壞死,肚子越來越大。醫生跟他說:「唯一出路是把脾臟摘掉,可能會多活幾個月。」

劉慶拒絕了,對醫生說:「我已經住院14年了都沒治好,現在要開膛剖腹,摘掉脾臟,就為多活幾個月,這多活這幾個月又有甚麼意義呢?」劉慶的家人也不同意摘脾臟。那時劉慶已經不能吃飯,家人把他抬回家。當時醫生護士都知道,劉慶活不了幾天了,回去只是準備辦後事。

回去之後,劉慶聽說李洪志大師要在長春辦最後一期氣功學習班,他也想去聽。但他的要求遭到全家人一致反對:你還想去學氣功? 我們都給你燒了成麻袋的氣功書,你煉了那麼多氣功有用嗎?哪個氣功把你病治好了?你都住院14年了,醫院都治不好,氣功能治好嗎?

但劉慶堅持要去。最後他妻子實在拗不過他,妥協了,並說服他的家人:「反正他要死了,就滿足他最後一個願望吧。」

那天,他們用被子把劉慶裹起來,用擔架抬到會場前面的地上,然後就離去了。等到講座結束,他們再進來把劉慶抬回去。 9天時間天天如此。

9天班下來,劉慶聽明白了:原來人有病是業力造成的。他不再怨天尤人,也不恨這個那個了,回去之後也不再罵太太了,他決定要修自己:「反正要死了,能活多長時間,就修多長時間吧。」

從聽課的第1天開始,劉慶又拉又吐,一直拉了15天,結果拉得他的大肚子不見了。接下來,他開始要喝粥;過了幾天又要吃饅頭;再過幾天要吃其它東西……後來他能坐了,又可以慢慢站起來,再後來能走路了……他開始學著煉功,他的身體一天一個樣,越來越有精神。

他發現是煉功帶來的好處,就抓緊煉功,學法;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學法煉功。煉幾個月以後,他變成一個身體強壯、完全健康的人。

生命獲得重生,劉慶實在太高興了。他的太太痛悔不已,後悔當時沒有留在現場聽講座。最後他們開車追到哈爾濱去,總算趕上了。

劉慶決定要把自身的受益告訴他人,讓別人也受益。他開始到處弘法,建立煉功點。長春是丘陵地帶,地勢高低不平,騎車很困難。但難不倒他,他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奔忙。直到他回208醫院時,已經建立了12個煉功點。當時,他跟在場的人說:「我現在不講究營養了,吃一把爆米花就可以頂一天。」

夫妻雙雙恢復健康

聽完劉慶的故事,臧愛霞思想受到很大震動,她的觀念改變了,當場要求劉慶幫她把所有的書、磁帶都買到,表示要誠心誠意修煉法輪功。

煉功第3天,臧愛霞就開始發燒。醫生見狀,趕緊給她開藥。但她沒有吃,她相信這是消業,是師父給她淨化身體。3天以後,她完全好了,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她覺得太神奇了,煉了15天後,她跟李建軍說:「我要回大慶。」

兩個月後,李建軍也回到大慶。他們夫妻天天都到煉功點煉功。李建軍煉了兩個多月,身體完全恢復健康。熟悉的人看到他們的變化,都覺得不可思議。人們互相傳告,來煉功的人越來越多。不久,大慶龍鳳區已經發展了多個煉功點,人數達數百人。

李建軍再也不休病假了,再也不花醫藥費了。他本來是個工作狂,現在身體好了,工作更勤奮,作為一名合格的消防專家,加入了中國消防協會,官職升到正處級。當時,整個消防系統都知道李建軍改變很大。他的司機說:「我們首長走路、辦事像一陣風,我都追不上他。」

臧愛霞夫妻倆獲得了身心健康,他們的獨生女兒看了大法書籍,覺得受益匪淺,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修煉使她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態,最後以高分進入名牌法律院校。

煉功點的故事

臧愛霞所在的煉功點開始只有幾個人,慢慢人越來越多,發展到200多人。來煉功的人大多都有重病,奇奇怪怪的病很多。其中有些癌症病人,年年都要做化療、放療,煉功以後全都好了。

臧愛霞有一位40多歲的鄰居患直腸癌,醫生說她最多只能活4年,煉功2個月以後全好了。直到現在,20過去了,她仍然健在。

有一個女士從小心臟瓣膜缺損,在瀋陽一家大醫院做手術,傷口縫合後發現掉落一塊紗布,又打開重找也沒找到。長年累月傷口不癒合,時好時壞。手不敢用力過猛,稍用力傷口就撕裂。她不能梳頭,不能揉麵,連蓋章都困難。雖然心臟補好了,又留下這個病。整整15年,中間曾回醫院打開傷口重找,結果還是沒找到。

這位女士煉功兩個月後的一天,她在煉功點打坐之後回家,傷口破裂,流出很多瘀血和纖維、硬塊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她自己清理了一下,將傷口蓋好。從那以後傷口徹底長好,再也沒有裂開過。這以後,她天天抱著20多斤的孫子去煉功。

煉功點有一個大約4、5歲、患白血病的女孩,她父親是大貨車司機,每年掙20萬。可這錢全都用來給女兒換血了,每年都換。孩子一病就發燒,高達40多度,經常昏迷,去醫院是常事,導致家庭經濟十分困難。

小女孩跟著大人煉功後,情況一天比一天改善,後來完全好了。奇蹟發生在她家,當時,小女孩的爸爸非常激動,對全家人說:「我一個人掙錢,你們全都去煉功吧。」

臧愛霞說,這只是大慶其中的一個煉功點,這裡出現的奇蹟很多,講出來的只是其中很少的幾個。她當時做了一個粗略地調查:在兩年時間裏,這個煉功點為廠裡節省了至少200萬醫療費。

風雲突變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了全面打壓法輪功,開始全國範圍的大抓捕。23號,大慶市石化總廠龍鳳區乙烯公安局的警察闖入臧愛霞家,把大法書籍、音像都給拿走了。當時臧愛霞對警察講大法如何好,能使壞人變好人,能使有病的人身體得到健康。這位警察說:「我也知道好,是上邊不讓煉了,我們是執行公務,不然飯碗都丟了。」

煉功點全部取消了。從此,法輪功學員成了被監控對象。不許煉功,電話被竊聽,住宅被監控,出門要跟派出所請假。

江澤民操縱國家機器,利用媒體鋪天蓋地向公眾造謠宣傳,人們開始用歧視的眼光看待法輪功學員。相熟的朋友也出於壓力,勸他們不要再練。說:共產黨要打倒誰,誰也贏不了。胳膊拗不過大腿,好漢不吃眼前虧。 臧愛霞的公公一聽她說法輪功好,嚇得直哆嗦,頭不停地擺動:「你們是在刀刃上活著。」

臧愛霞和她的同修們堅信自己的信仰沒有錯,他們天真地以為,是政府誤解了法輪功,只要向政府解釋清楚,澄清事實真相,政府一定會為他們做主。因此,他們前仆後繼地前往北京,到信訪辦、天安門上訪。

8年監控

2001年夏天,臧愛霞決定去北京上訪。還沒上火車就被警察發現,被送回了家。同行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到了天安門,他們被抓後,當局調查發現是臧愛霞為大家買的車票,就把她作為主謀抓進了大慶看守所。

那是一間20平米左右的房間,裡面住著27個人。正是炎熱的夏天,唯一的小窗戶上蓋著一塊塑料布。吃喝拉撒全在這個小屋,晚上就睡在濕淋淋的水泥地上。27個人像擺帶魚一樣,一人頭朝下、一人頭朝上,擺了一地。誰要去一下廁所,回來就沒有位置睡覺了;誰要在那裏煉功,就會受到各種酷刑折磨。

臧愛霞被關押。大慶市610辦公室逼迫她寫不修煉的保證書,不寫就不放人,還要判刑。後來,臧愛霞的朋友拿了10,000元人民幣給「610」,把她贖回來。她出來後被社區、單位、家人三方監督看管。李建軍上班時就把臧愛霞反鎖在屋裡。

一次,「610」一把手對他說:「你還敢上班啊,你就好好在家看著她。她如果再上訪,你的工作就沒有了,我也會被處分。」就這樣,臧愛霞被他們管制8年,在所謂敏感日會更嚴加看管。2008年奧運會期間,她被軟禁到大慶市龍鳳區龍鳳招待所,75天不能回家。

生命不堪承受之痛

打壓之前,大慶市曾舉辦過一次處級以上人員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李建軍在會上說:「我雖然有30年黨齡,但自從修煉法輪功,無病一身輕,做事為別人著想,現在我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我現在的生活是三點一線,從家、煉功點到工作單位。還幫大家請大法書籍,搬電視到體育館,讓大家看師父講法。

這段交流被製作成錄像帶,後來成了迫害他的證據。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司法系統裡,有15家機關有他的這段錄像帶。

黑龍江省610辦公室來人,一次又一次找他問話,逼他寫保證書。李建軍感到一片迷茫:修大法使人獲得健康的身體、讓人做好人、人心向善,對社會有益。現在社會道德一日千里地向下滑,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這不是逼人學壞嗎,這是甚麼社會?

他沉默了。離開大法他做不到,堂堂正正的修煉,又怕失去工作,被迫害,也怕妻子被抓;女兒在加拿大留學,已經上了特務的黑名單,又怕孩子回國被抓……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最後他違心地寫下了不修煉的保證書,漸漸脫離了修煉。2007年,李建軍舊病復發,不幸離開人世。

失去親人,臧愛霞痛苦不堪。她想去加拿大看望女兒,可三次申辦護照都被拒。她的身份證被做了特殊標記,一看就知道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人辦護照需要公安局提供證明信,證明不煉了才給辦。公安局要求臧愛霞寫「五書」, 否則拒絕給開信。「610」的人對她說:「你要去了加拿大,到中國領事館一請願,我們的飯碗全都得丟。」

天無絕人之路。2009年9月,臧愛霞輾轉顛簸,終於來到加拿大,與女兒團聚,並在這個自由的國家平靜的生活。她深感遺憾的是,出國以後,婆婆、父親、公公、相繼離世,臨終前無法見上一面。

臧愛霞說,作惡多端的江澤民,操縱凌駕法律之上的蓋世太保組織—610辦公室,殘酷迫害法輪功,使得我們原本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

「法輪大法給了我生命的健康、洗刷著我的心靈、歷練出我高尚的道德,無論怎樣的迫害,都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堅信。做好人沒有錯,呼喚良知沒有錯,堅守道義沒有錯。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永遠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是人類精神追求的最高境界。」臧愛霞說。

2015年8月,臧愛霞從加拿大多倫多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要求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她希望中國人也能過上自由而有尊嚴的生活。#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