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曼哈頓退伍軍人法庭 在紐約華埠宣告成立

以輔導服務代替監獄服刑 多方專家參與法庭運作

紐約州法庭鼓樂隊在曼哈頓退伍軍人法庭開幕儀式上演奏。(蔡溶/大紀元)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曼哈頓退伍軍人法庭昨天(4月12日)在緊鄰華埠的中央街60號宣告成立,新增設的特別刑事法庭將專責審理老兵的刑事案件。退伍軍人法庭(Veterans Treatment Court)成立的目的,是解決一些退伍軍人觸犯法律的問題,如藥物酒精成癮、盜竊罪和家庭暴力。法官利用輔導服務代替監獄服刑的判決,協助被告改過,展開新生活。

曼哈頓退伍軍人法庭的首席法官Kirke Bartley(左)。(蔡溶/大紀元)

退伍軍人法庭裡有不同的專家,如:戒煙戒毒組織、精神健康組織、退伍軍人事務代表等。大家一起合作評估案例,決定被告是否構成公共安全威脅,治療是否會有幫助。

華裔退伍軍人蘇戰(右三)和他19歲的妹妹蘇小美(右四)、「老兵重建生活」總監Dre Popow(左一)。(蔡溶/大紀元)

美國第一家「退伍軍人法庭」在2008年設立於紐約州的水牛城(Buffalo),後來全美各地效仿。目前,美國擁有超過350家「退伍軍人法庭」。在紐約市除了史坦頓島外,曼哈頓、皇后區、布朗士區和布碌崙區都設有「退伍軍人法庭」。

曼哈頓退伍軍人法庭的首席法官Kirke Bartley說,退伍軍人們帶著創傷從部隊回來,出現了麻煩,為老兵提供一個專門的法庭是一個合乎邏輯的延伸服務,他們也應得到支持的環境,「前美國總統林肯曾說過『我們應照顧那些為國家而戰的人,以及他們的妻兒』。」

紐約州首席行政法官Lawrence Marks也指出,退伍軍人的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可能導致他們在退役後容易涉及刑事犯罪。他相信,退伍軍人法庭能有效協助退役軍人解決問題。

 華裔老兵受益於老兵法庭

13歲從福建移民美國的蘇戰,三年前加入陸軍,去年因訓練受傷而退伍,從此以後,他跟以前的朋友好像沒什麼共同語言,找不到人聊天,老婆也和他離婚,「我周圍有80%的老兵都有離婚問題」,他覺得很失落,不知道出路在何方,對人生一度絕望。「我幾乎要放棄了,看到一個老兵熱線電話的號碼,說:如果有想不開的念頭,去找老兵聊聊,我把電話打過去,和退伍軍人聊天,他們知道你什麼狀態,他們就介紹我到軍人醫院(看心理輔導)。」

有一次蘇戰因非法用槍,惹下麻煩,被告到法庭。「因為在軍隊時每天都拿著槍,一回來沒有槍,就感覺不安全。」蘇戰說,槍支問題在退伍軍人中很普遍,所幸審理他案件的皇后區退伍軍人法庭「不是普通的法庭,他們了解、知道你是怎麼回事。」蘇戰接受精神治療一年,成功走完全過程後,案子就被取消了。

蘇戰說,在老兵法庭他被轉介到非牟利組織「老兵重建生活」(Veterans Rebuilding Life),該組織幫助他找到工作和住所,他的生活「開始向好的方向轉變」。回顧過去一年的經歷,蘇戰認為,由訓練有素的老兵幫助被起訴的退伍軍人,提供實際的幫助,非常有效。「每個退伍軍人回到社會,都一定要調整自己的心態,這一定需要有人幫忙,自己一個人是走不出來的。退伍軍人法庭很好,他們理解退伍軍人的困境,幫助了很多人。」

「老兵重建生活」去年幫助了225位退伍軍人重建人生,機構行政總監Dre Popow說,「就業」是退伍軍人最常見的問題。「當退伍軍人失業,又有家庭時,壓力就來了,會影響到婚姻、與孩子的關係。」◇

責任編輯:周美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