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責子 教以尊上卑己之道

陳必謙

周公(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周公姬旦,是西周初期著名的政治家,他是周文王的兒子、周武王的弟弟,又是周成王的叔叔。周公輔佐周武王誅滅商紂王,滅掉了商朝。周武王死後,因其侄子周成王年紀尚幼,周公又攝政當朝。他討伐叛亂,制定朝廷的典章制度,為西周王朝的安定作出了卓越的貢獻。由於他一生勤勤懇懇服務於周朝,又十分注意禮賢下士、任用人才,具有許多優秀品質,後人都將他看作聖賢的典範。

周公對自己的兒子要求極為嚴格,從小就要求他們懂得禮儀,養成良好的品性。他的兒子伯禽和康叔,小時候去見父親,周公對他們什麼也不說,只是責打他們。一連三次,都是這樣。康叔被打怕了,於是和伯禽商量,兩人一起去請教賢人商子。商子耐心聽完他們的申訴,也不跟他們講什麼道理,只是說:「南山之陽有喬木,你們為何不去看看?」伯禽和康叔兩人去一看,見喬木高高上仰,便回來告訴商子。商子這才對他們說:「喬木高高上仰,這就是為父之道。」於是又叫他們到南山之陰去看梓木。伯禽、康叔去一看,見北面的梓木和南面的喬木,長得完全不一樣,一副卑然下俯的樣子。商子便耐心啟發他們說:「梓木卑然下俯,這就是為子之道。」伯禽、康叔兩人一聽,恍然明白了長幼有序,幼輩應該尊敬長輩的道理,於是,便滿懷信心地再去見父親周公。一進門,他們畢恭畢敬地走路。到了堂上,又恭敬地行跪拜、參見之禮。周公見兩個兒子完全改變了,異常高興,摸著他們的頭,撫慰他們,讓他們吃飯,又問是哪位賢人教他們的。伯禽和康叔回答說是商子,周公誇獎說:「商子真是個君子啊!」

兒子伯禽被封於魯,周公對他不太放心。伯禽將要起行去封地時,周公告誡他說:「我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賤矣。然我一沐三捉髮,一飯三吐哺,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子之魯,慎無以國驕人!」他諄諄告誡兒子要像自己一樣禮賢下士,尊上卑己(尊敬長者和賢人,自己要謙卑)不要以勢驕人。

周公話中所提到的「一沐三捉髮,一飯三吐哺」,是其禮賢下士的著名故事。傳說周公有一次正在洗髮,忽然有人求見,周公一聽,來不及將頭髮梳理好,只是趕緊隨便挽起,便出來接見(古代人頭髮留得較長,故一時難以梳理好)。就這樣,他洗一次頭髮,居然三次被打斷,都是為了匆忙出來接見。「一飯三吐哺」是同樣性質的故事:周公正在吃飯時,有人求見,周公來不及將口中的飯咽下去,便急忙吐掉,出來接見。吃一頓飯,同樣三次被打斷。他來不及將飯咽下,便吐掉出來接見,充分說明他求才心情之迫切。到了後來,「一沐三捉髮、一飯三吐哺」便成了著名的禮賢下士的典故。

周公教子,可謂一片苦心。

(《史記‧魯周公世家》、《尚書‧大傳‧梓材》)@*#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雖然世人都知道名利只是身外之物,但是卻很少有人能夠躲過名利的陷阱,一生都在為名利所勞累、甚至為名利而生存。一個人如果不能淡泊名利,就無法保持心靈的純真。終生猶如誇父追日般看著光芒四射的朝陽,卻永遠追尋不到,到頭來只能得到疲累與無盡的挫折。
  • 周武王駕崩以後,成王非常年少,周公於是替成王攝政。成王長大後,周公就還政於成王,非常謹慎恭敬的侍奉成王,生怕犯什麼錯誤。不過由於周公的權力很大,成王自己又剛剛掌握政權,這時又有人說周公的壞話,成王就對周公產生了懷疑。
  •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①自文王在時,旦爲子孝,②篤仁,異於髃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
  •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禦①與魯人攻弒懿公,而立伯禦爲君。伯禦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其君伯禦,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侯者,②以爲魯後。
  •  九年,晉裏克殺其君奚齊、卓子。①齊桓公率厘公討晉亂,至高梁②而還,立晉惠公。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四年,晉文公即位。
  • 孔子說:「如果有人能像周公那樣具有美好的智能和技藝,卻表現驕傲自大而且吝嗇小氣,即使還有其它方面的才華,也就不值得看了。」
  • 我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父,對於天下來說我的地位也算很高了。
  • 提起周公旦,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國傳統文化史上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他幫助周武王開創周王朝八百年的基業。同時,他所制定的「禮樂行政」,對中國民族文化傳統的形成,也具有開山的意義。
  • 孔子曾說:「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顯示了孔子對周代禮樂制度、宗法人倫的推崇。而建立這套周代制度的人,就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周公旦。
  • 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之子,周武王之弟,因其采邑在周,爵為上公,故稱周公或周公旦。曾先後輔助周武王滅商、周成王治國,他的事蹟在《尚書.大傳》中記載:「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四年建侯衛,五年營成周,六年制禮樂,七年致政成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