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情節描寫的跌頓法

作者:莊敬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18
【字號】    
   標籤: tags: , ,

敘事性文學作品成敗的一個重要關鍵,在於情節,情節描寫的一個重要技巧,是「跌頓法」。古今中外的優秀作家,他們巧妙地運用跌頓法,描寫出了許多賦予藝術魅力 的故事情節,從而吸引了廣大讀者。

所謂「跌頓法」,就是在情節的描寫過程中,作家意在筆先,故作曲筆,欲其高而先跌之 ,欲其進而又頓之,時跌累頓,搖曳多姿,最後才揭示出情節之最終結局的寫作技巧 。跌頓的實質是:延宕進展,詳化過程,繪寫入微,曲盡情態。

這種技巧在《水滸》中表現甚多。略舉數端,以為說明:

《水滸》第七回,寫林沖被騙,誤入「白虎堂」,被斷為「持刀行凶」,而落入高太尉的圈套。這一段情節發展的總趨向是:林沖持刀進入「白虎堂」。在描寫過程中是 :林沖正在家中,忽有兩個當差來說:「林教頭!太尉鈞旨,道你買得了一口好刀, 就叫你將去比看。太尉在府裡專等。」林沖聽得,說道:「又是甚麼多口的報知了? 」(這是第一次跌頓,寫林沖埋怨「多口的」,暗示:不願意去)兩個當差,催林沖上路。路上.林沖道:「我在太尉府中時,不認得你們!」(二次跌頓,寫林沖起疑,又不願去)兩個當差的說道:「小人新近參隨。」卻早來到府前,進得到廳前,林沖立住了腳(三次跌頓,不肯前進)。兩人又道:「太尉在裡面後堂內坐地。」轉入屏風,至後堂,又不見太尉,林沖又住了腳(四次跌頓)。兩個又道:「太尉直在裡面等你, 叫引教頭進來。」最後,林沖只得進入「白虎堂」,被高太尉誣陷他來行刺,予以捉拿,刺配滄州。

《水滸》中的這一段描寫,由於運用了跌頓法,便使得情節的進展搖曳多姿,引人入 勝。如果把這段故事拍攝成電影,則這幾次「立住了腳」,便是極有藝術表現力的特寫鏡頭。相反,這段故事如果不用跌頓法,而逕直寫出,那就是:「兩個當差,叫林沖將新買的好刀,拿與太尉看視。林沖持刀進入白虎堂,當即被太尉拿住,誣為行刺 ,刺配滄州。」原來那一段洋洋灑灑的精彩文字,就變得枯燥無味了。

再看《水滸》第五十三回,戴宗和李逵請公孫勝下山,輔助宋江,以破高廉的妖法 。這一段情節的總趨向是:二人見到公孫勝,請得公孫勝一同下山。但施耐庵卻運用跌頓法,將這段情節,寫得:詳詳細細,曲曲折折,繪聲繪色。單看它寫戴宗和李逵 ,與公孫勝見面一折兒,就極盡跌頓之能事:

戴宗自入到裡面看時,一帶三間草房,門上懸掛一個蘆簾,戴宗咳嗽了一聲,只見一 個白髮婆婆,從裡面出來。戴宗當下施禮道:「告稟老娘:小可欲求清道人相見一面 。」婆婆問道:「官人高姓?」戴宗道: 「小可姓戴,名宗,從山東到此。」婆婆道 :「孩兒出外雲遊,不曾還家。」戴宗道:「小可再來。」就辭了婆婆,卻來門外對李逵道:「今番須用著你,方纔他娘說道人不在家裏,如今你可去請他。她若說不在時,你便打將起來,卻不得傷犯他老母。我來喝住你便罷。」

後來,李逵依計而行:「拿起斧便砍,把那婆婆驚倒在地。只見公孫勝從裡面奔將出來,叫道:「不得無禮!」只見戴宗便來喝道:「鐵牛!如何嚇倒老母!」戴宗連忙扶起。李逵撇了大斧,便唱個喏道:「阿哥休怪!不恁地,你不肯出來?」

只與公孫勝見面,便經過了數番曲折。公孫勝的隱逸高雅,戴宗的賦予機智,李逵的粗率直爽,以及那位婆婆的形象,都在這幾番跌頓中,生動地反映了出來。

韓愈有詩說;「將軍欲以巧勝人,盤馬彎弓惜不發。」

作家在寫作時,也要注意一個「惜」字,像將軍「惜」他的手中箭一樣,十分珍惜情節的「底子」,不要匆忙地把這個「底子」過早地披露出來,這樣才能引人入勝。

正是:
不要竹筒倒豆子,
一下倒光沒意思!@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不過,無論如何,讀書與寫作二者之間的關係,還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鑒的作用,而另一方面,還有繼承別人的知識和經驗,讀書明理的作用。
  • 畫鷹豈能似木雞, 靜態寫真亦何奇? 須知丹青可貴處, 不在一毛共片羽!
  • 恰似音韻悠揚的笙簫聲裡,間或傳出戰鼓的隆隆;清雅溫柔的琴瑟音中,時而傳來洪鐘的嗡嗡!——噫!這就是「笙簫夾鼓,琴瑟間鐘」。我們的文學藝術作品,多麼需要有這種相反相成的勝境啊!
  • 歌德很欣賞德國畫家魯斯的動物畫。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魯斯的版畫冊,裡面畫的是各種各樣的羊。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現出不同的姿態:那含情的面孔,那捲曲的羊毛,都畫得維妙維肖,逼真動人。
  • 寫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認真觀察分析,那是絕對不行的。金代大文學家元好問在《論詩三十首》中,有一首這樣說:
  • 蛙鳴的特點是多而無益,多而不當;雞唱的特點是少而有益,少而精當。雞唱與蛙鳴比較起來,堪稱以少勝多、以一當十。我們從事文藝創作也應該是這樣。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現力更強一些,蘊藏量更多一些。
  • 所謂襯托,實質上就是一種間接描寫。如欲寫甲,並不從甲的本身著筆,或者說不單純地從甲的本身著筆,而從乙或丙那一邊繪形繪聲,恣意盡力,使人透過乙或丙,間接地卻又是更深刻地去認識甲。
  • 藝術欣賞中,確實常常有這種情形:你說得「少而精」,讀者卻聯想得「多而深」,你越說得「鉅細無遺」,讀者卻越感到「厭煩無味」。
  • 清代著名藝術家鄭板橋,平生最擅畫竹。他在六十歲以「始余畫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層功力,最為難也。進六十以後,始知減枝、減葉之法。蘇季子曰:『簡煉以為揣摩。』文章繪事,豈有二道? 」
  • 文藝創作確實是一件艱苦的勞動,需要的是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細心地調查研究,「想當然」的率意之筆,往往會產生謬誤,鬧出笑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