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上古神蹟——羿射九日濟萬民

作者:柳笛

后羿射扶桑樹上的十烏鳥(十日),山東嘉祥武梁祠漢畫像石。(公有領域)

  人氣: 17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易.繫辭》曰:「伏羲為上古,文王為中古,孔子為下古。」從今時回溯大約一萬年,正是中華文明萌生的上古時代。那時鴻蒙初開,天與地,神與人,初次在這中原舞臺綻放風采。那時的故事,流轉萬年光陰,歷經一代代世人口耳相傳,翰墨相續,似乎早已化作面目朦朧的傳說。儘管如此,那些散落在歷史縫隙的片段,始終為後人吟詠懷念,也教人不知疲倦,投入浩瀚煙海,追尋最初的記憶。

伏羲創世的幾千年後,黃帝、顓頊、帝嚳相繼成為天下共主,在神的旨意下,行德政、修仁心,勤政愛民治理人間。在那人神共存的世界裡,天地四時的運行尚未穩固,先民們遭遇的磨難也是難以想像的艱險。但他們是神的子民,敬神奉天使他們深受創世主的庇佑,於是他們見證了諸多奇幻偉烈的神蹟

這些故事也將永遠地流傳下去。

挾神弓兮落凡塵

在五帝帝嚳、帝堯之間,中原大地上曾有一位部落首領短暫統領諸多部落,是為帝摯。帝摯乃帝嚳長子、帝堯長兄,按照長幼之序繼承人主之位;帝堯十三歲封於陶,十五歲封於唐,協助帝摯治理朝政,是為唐侯。《史記.五帝本紀》載:「帝嚳崩,而摯代立。帝摯立,不善,而帝放勳立,是為帝堯。」帝摯才能平庸,在位期間荒淫無度,與諸侯、百姓離心離德,更也因失德引發諸多天災人禍。四方世界突然湧現許多凶殘嗜血的怪獸,百姓深受其害,無不祈盼著能有一位英雄,解救他們的苦楚。

《韓非子.五蠹》曰:「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禽獸蟲蛇。」當天子無道時,這種禽獸禍亂世間的狀況就更加嚴重。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先民,都是凡人身軀,無力抵禦怪獸的襲擊,一時間哀鴻遍野,傷亡慘重。此時的天帝正是帝俊,雖然帝摯德不配位,但他在唐地發現了人類的希望,唐侯放勳(堯之本名)聖明賢德,是未來的天下共主,他決定讓他完成拯救天下的使命。為了幫助唐侯,帝俊請出座下的神射手——羿,賜予他法力無邊的神兵利器,到人間協助唐侯,解救蒼生。這便是《山海經.海內經》所載:「帝俊賜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國,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艱。」上古時代的箭神羿,揹負著赤色雕弓和白色短箭,穿雲破霧,來到唐地,一段英雄的史詩即將演繹。

四方除暴天下安

羿來到人界的唐地,成為唐侯手下一員猛士。唐侯視他為上賓,恭謹有禮,兩人很快議定除凶獸的計劃。《淮南子.本經訓》曰:「猰貐、鑿齒、九嬰、大風、封豨、修蛇皆為民害。」那時,世間有六種法力非凡的怪獸殘害百姓:猰貐又名窫窳,是牛身人面、啼聲如嬰兒的猛獸;鑿齒是南方沼澤一帶的怪獸,長著像鑿子一樣的長牙,手持矛盾掠食人類;九嬰是噴水吐火的九頭怪獸;大風是性情凶悍的鷙鳥;豨和修蛇,分別是類似野豬和蟒蛇一類的怪獸。羿不為其猙獰的面目、野蠻的行徑所動,速速戎裝出發,踏上除暴安良的旅程。這些獸類逞凶一時,卻難敵羿的神力與法器。

疇華之野誅鑿齒,凶水之上殺九嬰,青丘之澤繳大風,少咸之山斬猰貐,斷修蛇於洞庭,擒封豨於桑林。羿單槍匹馬,在中原大地往來奔走,深入荒山怒水,終於將一群作惡的上古怪獸斬草除根。百姓聞之,無不歡欣鼓舞。羿憑藉他的神通和勇氣名揚海內,也襄助唐侯聖德光澤天下。臣民感佩對唐侯、羿為天下人做出的功績,紛紛擁戴唐侯為主。帝摯亦自認德行與政績愧對先帝,在繼位九年之後,發布辭位詔書,將帝位禪讓於弟弟唐侯。從此,唐侯放勳繼任為帝堯,常常深入民間尋訪賢能,考察得失,將仁愛的帝王之道廣傳天下。

398px-Ma_Lin_-_Emperor_Yao
帝堯畫像(公有領域)

 

敢為民生射九日

堯在位不久,有人太華山上見到四翼六足的蛇形妖物,世間驚現大旱預兆。果然,白天裡有十輪紅日當空,光芒刺目,氣溫高熱,河道乾涸不流,農田化為焦土,人類幾乎無法生存。天無二日,除了真正的那個太陽,其餘九個都是妖星作祟。

還有一個傳說認為,這十個真假難辨的太陽其實是羲和的孩子。《山海經.大荒南經》曰:「東南海之外,甘水之閒,有羲和之國。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於甘淵。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羲和是太陽之母,謹遵世間法則負責太陽在人間東升西落,奉獻光明和溫暖。

羲和與太陽的工作方式還可參照《海外東經》的描述:「湯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羲和是位慈愛而勤勞的母親,她大抵是每天輪流安排一個太陽在天上執勤,並親自為他洗浴,除去一日勞作的疲憊。《淮南子.精神訓》曰:「日中有踆烏。」郭璞注為「三足烏」。太陽是一種金羽三足的神鳥,工作時化為踆烏在天上翩翩飛翔,休息時便在大木枝頭上休憩。這十隻金烏的工作看似簡單,卻也肩負重大責任,試想,若有一天,金烏不勞作,天地一片昏黑,人類如何工作,萬物如何生發?再有一天,幾隻金烏忘記了執勤的順序,齊齊掛在天上,那人間又是怎樣恐怖的景象?

於是,「羿射九日」的神話誕生了。在君臣一籌莫展之際,羿再次挺身而出,為民除害。《楚辭章句》載:「堯時十日並出,草木焦枯,堯命羿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烏皆死,墮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

羿頂著炎炎烈日,奉帝命登上崑崙險峰,勸說九日退下,切莫傷害無辜百姓。但天上的光焰愈熾,完全無視會羿的勸善之心。仰天禱告後,羿朝向天空彎弓搭箭。只聽「嗖」一聲,白色的神箭流星般飛逝,直入霄漢。一輪紅日應聲而落,緊接著,箭聲簇簇,一團團火球墜落大地。最終,天上只餘一輪太陽,天地間再次蕩起涼爽的清氣,人間的秩序再次回歸正軌。

這段射日的傳說還有一個情節更為翔實曲折的版本。晚清時的《上古神話演義》描述,羿起初在校場射日不中,堯憂心如焚。臣子赤將子與想起了洪涯仙人的囑咐,勸告堯先行齋戒,用虔誠的禱告感動天地祖先,射日方可成功。堯忍受酷暑,靜心齋戒三日,精誠上達於天。時機一到,羿再次出馬,成功射下九日。羿的神力、帝俊的寶物、堯的赤誠之心,三者匯聚成通天徹地的巨大能量,圓滿完成射日之功。無怪先民歡呼稱慶,大讚:「這種災異,固然是萬古無兩的。這種神射,亦真是萬古無兩的!」

神靈遠去,神蹟封存。光陰流轉,漸漸抹平歷史的記憶,羿的神通與事跡也逐漸化作後人傳抄的神話。「羿安彃日?烏焉解羽?」戰國時的屈原仰首,向天空發出的那一聲聲疑問,千載之下,仍然在中原的上空迴響。他的感嘆,並同先民賦予的文化基因,將永遠吸引後來者揭開亙古宇宙之謎。@#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帝舜歸天後,服喪三年完畢,禹為了把帝位讓給舜的兒子商均,躲避到陽城。但天下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來朝拜禹。禹繼天子之位,國號夏。
  • 《史記》記載,堯的父親是帝嚳。帝嚳有四個妃子:姜嫄、簡狄、慶都和常儀。
  • 赤龍邪惡害仙子, 正義夫妻力抗爭。 仙藥旌功來大道, 魔頭亂世毀丹瓶。
  • 東海大學景觀系助理教授李素華2016年4月10日下午,第一次觀賞神韻藝術團在台中中山堂的演出,對於可以在一夜之間飽覽中國五千年文化,讓她感到驚艷。她也分享觀賞後的收穫,用簡單一句話,「人可以回歸到心裏那個最單純的自己。」
  • 生活在天地之間,古人從日月星辰獲得了生活的啟示和靈感,相信天道精微,天人交感。日暈、日食、月食、彗星、虹螭這些異象對應著地上的地像和人像,是上天賜給人的徵兆。從遠古起,人曝露在日、月、火、水、雷電之中,為了給渺小無助的人一絲指引、一盞明燈,星羅棋布的星空成了人類生存、進退的一張上天賜下的地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