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決定中共命運的四十八小時

除了江澤民本人外,江迫害法輪功的追隨者羅幹、周永康、劉京、李嵐清、曾慶紅、薄熙來等紛紛遭到起訴。他們中很多人被起訴十幾次之多。(圖片取自《江澤民其人》連環圖。原著:大紀元時報 編輯製版:屠龍、孟圓 繪畫:佟舟)

人氣: 93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新聞綜述)在1999年的「四‧二五」事件到4月26日這48小時中,江澤民和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干等部署了一系列對法輪功的鎮壓行動,從當時4月26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江和羅狼狽為奸的對話就可以看出。事實上,在「四二五」事件之前,江、羅早已蓄謀已久並想方設法嫁禍法輪功,從中達到各自的目的。

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鎮壓機器的那一刻開始,中共的命運就緊緊地和迫害法輪功捆綁在一起,其後中共高層的內鬥也都圍繞著法輪功而展開。那48小時也注定了江澤民與中共將走向滅亡的命運。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和平大上訪,又被稱為「四二五」事件。

羅干在政治局緊急會議上的發言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的大上訪贏得了海內外一片讚譽之聲,既讚賞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也讚賞朱鎔基的開明,並稱這是中共建政後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對話,開中共歷史之先河。

對於這一皆大歡喜的局面,江澤民卻暴跳如雷。

據《江澤民其人》書中記載,在「四二五」事件的第二天,政治局為此召開了緊急會議,羅干、賈慶林都參加並商討處理意見。江澤民一進入會場,臉色就十分難看。他掏出一疊材料,甩在了桌子上說:「⋯⋯這次居住在四面八方的兩萬多名學員,以化整為零的方式進入北京,在事先有組織的情況下一朝之間包圍中南海,而公安部門竟然事先毫不知情,這樣的失職決不允許再發生!」江轉頭看著羅干,聲色俱厲地說:「我們的安全部門,還有北京市都如此麻木。都危及政權本身了,還一點沒有感覺。」

曾在海外發行的《第四代》一書中,作者宗海仁也記載了當時會議上發生的一些細節。書中說,4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聽取了羅干等關於法輪功情況的匯報。

在被江澤民批評缺乏政治敏感性後,羅干做了自己的解釋:「法輪功這幾年傳播速度極快。1997年,公安部曾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嚴密監控法輪功的發展。」但他「承認」:工作抓得並不好。

羅干在會上稱:「在事發現場,法輪功信徒口口聲聲表示既不參政,也不問政,不妨礙公務,不攪亂國家秩序,也不製造髒亂,只是來尋求說明。二萬多人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中南海,沒有一個人手持標語、傳單;沒有一個人呼喊口號;甚至公安人員在旁邊監視這麼長時間也看不出來誰是現場指揮者。」

這些在羅干的眼裡竟成了法輪功「實際上有著深刻的政治背景」的證據。

「法輪功學員包括中共黨員、國家機關公務員、軍人、武警、醫生、教師還有外交人員,幾乎涉及各行業」。據此,羅干故弄玄虛地稱法輪功「成分十分複雜」。

羅干最後下的荒謬結論是,「法輪功組織不僅和黨爭奪群眾,也爭奪黨員,而要害部門也遭滲入,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法輪功自1992年5月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後,迅速受到中國大陸廣大民眾的關注和喜愛,其中也不乏中共的高級官員。早前的報導指,因學煉的人數越來越多,這讓江澤民妒忌且怒火中燒,認為法輪功同他在爭奪民眾。

羅干當天在政治局講話的結論,明顯體現出了江澤民的意思。

江澤民與羅干串通一氣

《江澤民其人》書裡還提到,當時會議上,政治局七個常委(江澤民、朱鎔基、胡錦濤、李鵬、李瑞環、尉健行、李嵐清),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朱鎔基說:「法輪功的學員以中老年人居多,婦女居多,他們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他還引用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的話講出了修煉法輪功的諸多好處。隨後,朱鎔基表示:「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另外,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解決思想問題,這樣不利於經濟建設這個大前提,更不利於國家對外開放的形象。」

當時江澤民「一下子站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我很痛心」,並指責朱鎔基「政治敏銳度如此之低。法輪功問題不抓緊解決,會犯歷史性的錯誤!」

「那總書記說怎麼辦?」當時羅干問道。

「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江澤民揮著雙手喊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法輪功的人數、分布和負責人的情況,每個機關、單位、居委會都要查到」。整個政治局會議期間,江澤民聲嘶力竭。其他常委都沉默了。

在那次會議上,羅干被指派專門負責對法輪功進行全國性的調查摸底、大規模搜查等。為了表示打擊法輪功的決心,經過不到兩個月的調查,羅干就向中央政治局提交報告,並正式將法輪功定位「X教」,建議取締。

這個「X教」的說法,與庫恩在《江澤民傳》中所述,江澤民在當年4月25日晚間對法輪功私自「定性」的說法一模一樣。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在今年4月20日說,現在翻回去看,「四二五」整個事件本來就是江澤民、羅干等有意設下的圈套,4月26日的會議上,江澤民和羅干又在表演雙簧。江澤民把事情扣上「亡黨亡國」的帽子後,就可以大打出手,因為中共最怕的就是失去政權。而羅干則在一旁虛擬理由,從他在會議上的言論即可看出,他並無確實的證據,而只是歪曲事實、混淆視聽,為江澤民即將要發動的迫害找藉口。

石久天認為,其實在4月26日,江澤民等已經公開表達了要一意孤行鎮壓法輪功。

政治局會議前夜 江私自給法輪功「定性」

《江澤民其人》書中講到,在「四二五」當天,江澤民不僅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北京衛戍區,詢問如果法輪功深夜仍然不撤,駐京軍隊是否可以立即集結,並架走中南海附近的法輪功學員。下午的時候,江還親自出去「視察」了一番。

對於當時的情況,庫恩在《江澤民傳》中也有記錄。該書寫道:「怎麼會這樣?」江澤民大聲問他的密友沈永言,「『法輪功』怎麼會在一夜之間突然冒出來?難道他們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嗎?我們的公安部門在哪裡?我們的安全部門在哪裡?」

就在當晚(第二天的政治局會議之前),江向其他高層寫了一封措辭嚴厲的信。他稱「法輪功」為「X教」。「我不相信馬克思主義就戰勝不了『法輪功』」,他寫道。

為了說服眾常委支持自己的判斷,江又在信中問道:「(法輪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策劃指揮?」並稱「這是一個新的信號」,「敏感期已經來臨」。

軍隊聯動 江在4月25日晚部署鎮壓

據《張萬年傳》一書透露,4月25日晚上,江澤民還就上訪中出現軍人的問題,告訴時任軍委副主席的張萬年,要求加強「軍隊思想工作」。

張萬年連夜主持召開中央軍委緊急會議,對全軍特別是北京地區軍隊和武警部隊反對法輪功的工作進行緊急部署。

26日,按照張萬年的要求,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立即下發緊急通知,要求全軍「迅速行動起來」,查清軍人及其家屬子女、離退休軍官中的法輪功學員,「摸清底數,掌握重點人」等。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多個動機

江澤民除了妒忌法輪功、認為法輪功同他在爭奪民眾之外,江仇恨法輪功還有其它原因。

對朱鎔基早已嫉恨已久的江澤民,在看到朱處理「四二五」事件後受到外界的讚賞,很不高興。

之前,江澤民還憤於喬石對法輪功的支持。

喬石雖然在「十五大」上退休,但是他把鄧小平指定胡錦濤為第四代領導核心的消息,向全世界公開,等於宣布江澤民到「十六大」就必須退休,而且只能讓位給胡錦濤。不管江如何想繼續連任或提拔自己的人馬接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都做不到了。這點讓江憤憤不平。

除此之外,上世紀90年代的最後兩年,江澤民遇到了重重危機:中共內部最高層之間的矛盾越發尖銳、中美關係惡化、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愈演愈烈、當年洪水氾濫,受災民眾眾多、朱鎔基要徹查「遠華案」、1999年「六四」正逢十週年紀念日⋯⋯這些都把江置於一個「不安全」的境地。

為轉移矛盾、化解危機,作為江澤民「軍師」的曾慶紅給江出了「樹立國內假想敵」的策略,目標定向了人數日益眾多、善良和平的法輪功修煉團體。

羅干挑起「四二五」事件

早在1997、1998年,羅干已經兩次想把法輪功定為「X教」並進行鎮壓。在李鵬勢力漸漸消退後,他認定這是取悅江澤民,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的大好機會。

據悉,1997年開始,公安部就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嚴密監控法輪功的發展」。當時陸續有公安、統戰部和特工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做臥底,表面上也和學員一起學習《轉法輪》。

但後來發現,法輪功無底可臥,因為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很多臥底人員倒因此機緣而對法輪功有了深刻了解,成為真正的學員。

據說,當時朱鎔基知道這件事情後把羅干叫去訓了一頓,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搞得羅干灰頭土臉。

羅干一直尋找機會打擊法輪功並向江澤民邀功請賞。科痞何祚庥與其密謀,並於1999年4月11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發表文章,以捏造的事實惡毒攻擊、誣蔑法輪功,最終挑起事端,並成為「四二五」中南海大上訪的直接導火索。

因殘酷迫害法輪功,羅干最終在2002年得以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江澤民部分退下後,羅幹成為當時延續江迫害政策的代理人之一。

後記

江澤民傾全力鎮壓法輪功,一度叫囂「三個月剷除法輪功」。但事實證明,法輪功不僅沒有倒下,而且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有上億人,獲得各國各級政府的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達四千多項。

而中共卻在迫害中把自己迫害倒了。現在整個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異象層出不窮,與打壓法輪功的「真、善、忍」和江澤民實行貪腐治國有直接關係。法輪功學員們17年來通過在國內和國際上講真相,不斷揭露中共的邪惡。

從2015年5月份開始,現已有超過20多萬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法院實名控告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4-26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