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人民大學教師:我所親歷的4.25

法輪功4.25萬人上訪事件,至今已滿19周年。圖為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中南海上訪的歷史鏡頭。(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8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4月25日訊】王蓉口述 文/伊玲

從小到大,我內心深處一直在尋找著人生的意義。1998年一次同學聚會,我從好朋友那裡聽說了法輪功。她患有腎病,煉法輪功煉好了。她還告訴我:神佛是存在的。2個月後,我開始閱讀法輪功的重要著作《轉法輪》。從此豁然開朗,明白人生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返回到人的先天本性」,從此,我成了一名幸福快樂的法輪功修煉者。

1999年4月,何作庥在天津師範大學的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發文攻擊法輪功,1999年4月25日之前的幾天,有部分學員去雜誌社澄清事實,要求消除不良影響。結果40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到天津警察抓捕,並打傷流血。

當時我們煉功點有人去了天津,親眼看到天津警察現場抓人,我們從輔導員那裡得到消息後,決定自願去向政府和平請願,要求天津放人。

王蓉:原中國人民大學信息學院教師,計算機博士,現居多倫多。(王蓉提供)

4月25日那天早晨,我和人民大學三位同修相約同行, 6點多鐘出發,到達現場時,人已經很多了,現場有人在學法,有人在維持秩序,很少人走動,大部分人是靜靜的站在那裡,氣氛很祥和。我們站的地方斜對面是府右醫院。

後來人越來越多,整個街邊站了好幾排人,兩頭看不到尾。中午時,有人說看到法輪了,那些看到的學員很興奮,很激動。但都沒有大聲喧嘩。

當時因為人多,很多人需要上廁所。為了避免影響當地居民生活,學員自發地維持秩序,讓居民先上;有打掃衛生的,有收拾垃圾的,整個場面整然有序。

我們一直站到下午。後來有人傳話說,有中央領導要接見學員代表,問有沒有人願意去。當時聽說有幾位學員代表進去了。我們一直站那等消息,站了一整天也不覺得累。大約到晚上9點多,學員傳話過來說:大家可以走了,以後可以煉功了。

我聽了很高興,大家很快離去。我是北京市的,有很多學員是周邊地區來的。走的時候,那些外地來的學員靜靜地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他們想讓別人先走。整個過程非常安靜、有序。

回來的路上,我特別放鬆,很高興,以為事情已經過去了,從此以後可以安心煉功了。那時我28歲,沒有經歷過6.4運動。當時有人跟我說,共產黨有可能會像對待6.4事件那樣對待法輪功,我聽了仍然沒有什麼概念。那些經歷過6.4的學員,有的人很緊張,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完了。

事實真是這樣,回來第二天就有學員找我。因為有的學員是國家機關的,他們聽到內部消息,說這件事情肯定會被調查。我當時認為是政府不了解情況,當他們了解以後,一定會支持我們的。我覺得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的,真、善、忍就是好。

後來信息學院黨委書記找我談話,我就坦坦蕩盪的跟他說:我去了4.25現場,我是想去告訴人們,法輪功到底有多好。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我一邊說,一邊哭,告訴他法輪功到底是什麼,黨委書記聽了也很感動。

事實上,4.25前後那一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不僅僅是天津這一件事,還有好幾件蓄意抹黑、攻擊法輪功的事,我們都去找相關單位澄清事實,他們就登記我的名字。我修真、善、忍,不能說假話,就堂堂正正告訴他們了。沒想到他們就憑這認為我是活躍分子,後來成了單位重點迫害的對象。

4.25過去17年了,共產黨的本質是靠假、惡、暴維持統治,不可能容忍真、善、忍。共產黨執意做惡,這麼好的功法,它非要鎮壓,那麼解體它也就成了歷史的必然。

責任編輯: 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