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王勃止吟的啟示

作者:莊敬
font print 人氣: 3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王勃是唐代的著名詩人,他有一次路過南昌,到都督閻伯嶼家中赴宴,在宴會中,即席著文,寫出了膾炙人口的〈滕王閣序〉,其中有兩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使滿座的人都很驚佩,歎為奇思妙筆!誰知不久,王勃竟在海上落水淹死。當時有個老漁翁把他的屍體打撈起來,在海灘一隅 ,掩土為墳,加以安葬。

據當地民間傳說,從此每夜都能聽到墳裡有個聲音,在洋洋得意地吟誦那兩個佳句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海邊的漁民聽多了,漸漸地厭煩起來,卻又沒有制止的辦法。還是那位老漁翁,年高智廣,幼年讀過幾句詩書,他想到:這個王勃,反反覆覆地吟誦那兩個句子,無非是自誇自賞罷了。我只要指出他句中的毛病,擊中了要害,他就無顏再吟了。於是,他對著墳頭說道:「你這個王勃,每天夜裡念個沒完,也太自信了。其實,你的句 子還有個小毛病: 那『與、共』兩字,就很多餘。刪掉它們,只寫成:『落霞孤鶩齊飛,秋水長天一色 」才更加簡潔精煉呢!」

奇怪得很,經老漁翁這麼一批評,王勃的墳中立刻吟誦中止,寂然無聲。從此,海邊又歸於安靜。

這個民間傳說故事,說明文藝作品的語言,需要簡潔精煉。最理想的作品應該是: 「增一字便覺其多,減一字便覺其少」,就像人的雙眼一樣,增加一隻眼晴,三隻眼,不好看;減少一隻眼睛,獨眼龍,也很醜!老舍說:「世界上最好的文字,也就是最精煉的文字,哪怕只有幾個字,別人可是說不出來。簡單、經濟、親切的文字,才是最有生命的文字。」

那麼,怎樣才能把文章的語言,寫得簡潔精煉呢?

一、深入生活細觀察。生活是文藝創作的源泉,優美的語言也只能從生活的海洋中去吸取。例如王維的名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概括生動,準確自然,氣勢宏偉。被王國維讚為「千古壯觀」的妙語。但這樣的詩句,王維在京城時便寫不出,只是到了開元二十五年(紀元737年),王維被排擠出朝廷,離開京城,前往邊地時, 仔細觀察、體驗了蒼茫遼闊的邊地風光,才寫出來的。如果脫離生活,閉門造車,僅憑冥思苦想,絕對寫不出優美的作品。

二、善於集中巧剪裁。把要寫的內容,分類排隊,適當安排。按照主題思想的需要,進行剪裁。該棄則棄,該略則略,卻把主要精力,集中地用在最能「出戲」(即最富藝術性)的地方,詳為鋪排,著力點染。繪增五色,既錯彩而鏤金;入木三分,更窮形以盡相。揮灑妙墨即如雨,務使佳句更似雲!必須防止:不分主次,眉毛鬍子一把抓;不辨輕重,西瓜芝麻同樣撿。

三、字斟句酌多修改。好文章都是改出來的。傳說歐陽修寫〈醉翁亭記〉,原來的開頭是「滁州四面皆山,東有烏龍山,西有大豐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後來,有人指出:開頭寫了這麼一大堆山,實在太囉嗦了。歐陽修接受意見,改為「環滁皆山也。」僅存五字,但卻已將前意概括無遺,使文章簡潔精 煉。使該文,千百年來,傳誦不絕。

有一位評論家曾經指出:「言簡意賅的語言,能夠使人牢牢緊記;冗長的文字,卻很難在記憶中長存。所以,我們一定「不要把時間、才力和勞動,浪費在空洞、多餘的語言上。」(歌德語)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蛙鳴的特點是多而無益,多而不當;雞唱的特點是少而有益,少而精當。雞唱與蛙鳴比較起來,堪稱以少勝多、以一當十。我們從事文藝創作也應該是這樣。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現力更強一些,蘊藏量更多一些。
  • 所謂襯托,實質上就是一種間接描寫。如欲寫甲,並不從甲的本身著筆,或者說不單純地從甲的本身著筆,而從乙或丙那一邊繪形繪聲,恣意盡力,使人透過乙或丙,間接地卻又是更深刻地去認識甲。
  • 藝術欣賞中,確實常常有這種情形:你說得「少而精」,讀者卻聯想得「多而深」,你越說得「鉅細無遺」,讀者卻越感到「厭煩無味」。
  • 清代著名藝術家鄭板橋,平生最擅畫竹。他在六十歲以「始余畫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層功力,最為難也。進六十以後,始知減枝、減葉之法。蘇季子曰:『簡煉以為揣摩。』文章繪事,豈有二道? 」
  • 文藝創作確實是一件艱苦的勞動,需要的是認真而嚴謹的態度。不細心地調查研究,「想當然」的率意之筆,往往會產生謬誤,鬧出笑話。
  • 語言是文學的第一要素。而警語,又是語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優秀作家的文學作品中,無不呈現出豐富多彩、璀璨奪目的警言雋語。這些警語,常常使讀者一見鍾情,過目不忘,而記憶終生。
  • 優秀的文藝作品,都是「枝幹挺秀」,並且「花葉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語彙來說,就是既有「情節概貌」,又有「片刻詳情」。
  • 鍾隱作畫喜歡別出心裁,另闢蹊徑,落墨揮毫,常能大異於人。傳說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裏去作客,從收藏家的畫櫃中,見到幾位前 代畫家所繪《雀鷹圖》,有的把雀鷹畫得怒目圓睜,凌空撲下;有的畫雀鷹正在追捕 它要獵取的對象。鍾隱很是喜愛。
  • 這部古典小說少用冗長的景物描寫,更不用繁瑣的內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藝術成就甚高,魅力極大。白描,的確是我國傳統的藝術技巧;這份優秀文藝遺產值得我們認真的總結和繼承。
  • 漢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呼之不應,接之不近。愈發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