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叢談:王勃止吟的啟示

作者:莊敬

挺立的白頭翁(攝影:周明)

  人氣: 3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王勃是唐代的著名詩人,他有一次路過南昌,到都督閻伯嶼家中赴宴,在宴會中,即席著文,寫出了膾炙人口的〈滕王閣序〉,其中有兩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使滿座的人都很驚佩,歎為奇思妙筆!誰知不久,王勃竟在海上落水淹死。當時有個老漁翁把他的屍體打撈起來,在海灘一隅 ,掩土為墳,加以安葬。

據當地民間傳說,從此每夜都能聽到墳裡有個聲音,在洋洋得意地吟誦那兩個佳句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海邊的漁民聽多了,漸漸地厭煩起來,卻又沒有制止的辦法。還是那位老漁翁,年高智廣,幼年讀過幾句詩書,他想到:這個王勃,反反覆覆地吟誦那兩個句子,無非是自誇自賞罷了。我只要指出他句中的毛病,擊中了要害,他就無顏再吟了。於是,他對著墳頭說道:「你這個王勃,每天夜裡念個沒完,也太自信了。其實,你的句 子還有個小毛病: 那『與、共』兩字,就很多餘。刪掉它們,只寫成:『落霞孤鶩齊飛,秋水長天一色 」才更加簡潔精煉呢!」

奇怪得很,經老漁翁這麼一批評,王勃的墳中立刻吟誦中止,寂然無聲。從此,海邊又歸於安靜。

這個民間傳說故事,說明文藝作品的語言,需要簡潔精煉。最理想的作品應該是: 「增一字便覺其多,減一字便覺其少」,就像人的雙眼一樣,增加一隻眼晴,三隻眼,不好看;減少一隻眼睛,獨眼龍,也很醜!老舍說:「世界上最好的文字,也就是最精煉的文字,哪怕只有幾個字,別人可是說不出來。簡單、經濟、親切的文字,才是最有生命的文字。」

那麼,怎樣才能把文章的語言,寫得簡潔精煉呢?

一、深入生活細觀察。生活是文藝創作的源泉,優美的語言也只能從生活的海洋中去吸取。例如王維的名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概括生動,準確自然,氣勢宏偉。被王國維讚為「千古壯觀」的妙語。但這樣的詩句,王維在京城時便寫不出,只是到了開元二十五年(紀元737年),王維被排擠出朝廷,離開京城,前往邊地時, 仔細觀察、體驗了蒼茫遼闊的邊地風光,才寫出來的。如果脫離生活,閉門造車,僅憑冥思苦想,絕對寫不出優美的作品。

二、善於集中巧剪裁。把要寫的內容,分類排隊,適當安排。按照主題思想的需要,進行剪裁。該棄則棄,該略則略,卻把主要精力,集中地用在最能「出戲」(即最富藝術性)的地方,詳為鋪排,著力點染。繪增五色,既錯彩而鏤金;入木三分,更窮形以盡相。揮灑妙墨即如雨,務使佳句更似雲!必須防止:不分主次,眉毛鬍子一把抓;不辨輕重,西瓜芝麻同樣撿。

三、字斟句酌多修改。好文章都是改出來的。傳說歐陽修寫〈醉翁亭記〉,原來的開頭是「滁州四面皆山,東有烏龍山,西有大豐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後來,有人指出:開頭寫了這麼一大堆山,實在太囉嗦了。歐陽修接受意見,改為「環滁皆山也。」僅存五字,但卻已將前意概括無遺,使文章簡潔精 煉。使該文,千百年來,傳誦不絕。

有一位評論家曾經指出:「言簡意賅的語言,能夠使人牢牢緊記;冗長的文字,卻很難在記憶中長存。所以,我們一定「不要把時間、才力和勞動,浪費在空洞、多餘的語言上。」(歌德語)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學藝術家「揮纖毫之筆,則萬類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有像由之以立,無形因之以生。妙將入神,靈則通聖。」(楊慎《畫品》語)若能如此,以形傳神,形神兼備,便可能成為優秀的文藝作品!
  • 有了線索,恰如攬韁在手,縱駿馬風蹄,而馳騁萬里自如。因此,一個作者,在收集占有了大量材料之後,就必須殫精竭思,運用大力,找到拘攏材料的一條線索。
  • 跌頓的實質是:延宕進展,詳化過程,繪寫入微,曲盡情態。
  • (Fotolia)
    寫詩和繪畫有一個重要訣竅,就是:觀察仔細,想像具體;移情入物,形神兼備。
  • 清代著名畫家、詩人鄭板橋,平生畫竹甚多,題畫竹的詩也不少,約有百首以上。他的每一首題畫竹詩幾乎都有獨特的立意與構思,有不同的表現方法。真是千姿百態,各有韻致。
  • 朱自清在當年講學時,曾經說過:「作詩之法,貴在避開方圓而說方圓。」這句話形象生動地闡明了一條作詩的重要原則。
  • 〈天問〉是戰國時代著名詩人屈原的作品。全篇由一百七十多個問句所組成。詩中對自然現象、神話傳說、歷史人物等方面,都提出疑問,表現出詩人對許多現象的不解和勇於探索的精神。
  • 漢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隱約可見,卻又不甚分明;呼之不應,接之不近。愈發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 這部古典小說少用冗長的景物描寫,更不用繁瑣的內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藝術成就甚高,魅力極大。白描,的確是我國傳統的藝術技巧;這份優秀文藝遺產值得我們認真的總結和繼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