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選譯(一)

編譯:微微粒子

荷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742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 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義夫貞女 

淮郡山陽有一位國學生員名叫程允元。他的父親程勳著在康熙庚子年去京城貿易,與平谷的劉登庸友善。這時程允元剛剛滿兩週歲,而劉登庸的女兒正好週歲,於是就定下姻約。後來程允元隨父親南返,劉登庸也出守蒲州。

過了數年,劉登庸卒於任上,家眷流居到天津。女的母親、哥哥、姐妹相繼逝世,而程家父子杳無音訊,女孤獨無依。名門舊族提婚者接踵而來,而女矢志不渝,堅決拒之。後來女在尼姑庵裡隱跡,孩子們都不認識她,而她的事情卻在鄉里流傳。

程允元在父親去世以後,和哥哥嫂子一起居住,靠教書餬口。他與劉女不通音信五十餘年,而堅守前盟,也不另娶。乾隆丁酉年春,程允元隨著漕運的船教書,到達天津。他聽到了劉女的事情,打聽找到了她,正是自己所聘的妻子。於是向官府說了這件事,官府調查之後確認,為他們主婚,故合巹成了夫婦。

官吏將這件事情報給朝廷,得到了褒揚。我這時候剛剛將書編成,在朝廷的報抄中見到了這件事,實在是盛事啊,於是將這件事寫在卷首。

董季子濟貧得嗣

豐潤的董氏有兄弟三人,都很富有。族人的晚輩中有個行為不檢點的,三個人倡議祭告祖廟,數落該人的罪過並且將其勒死了。

夜裡夢到他們的父親罵他們說:「你們輕易戕害人命,攪亂了上天的和氣,已經得到了絕嗣的報應。」三個人的夢都相同,弟弟深深的懊悔,而兩個哥哥卻視為妖夢不加理會。沒過多久,三個人的兒女相繼死去,弟弟更加害怕了。

正趕上這一年大饑荒,鄉里有很多流亡的人。弟弟告訴兩個哥哥說:「我們已經受到了上天的懲罰,乾守著錢有甚麼用?不如散到鄉里,或者可以稍減罪孽。」兩個哥哥不聽。弟弟於是將存積的糧食都拿出來,減價銷售。他恐怕商販以此牟利,將五穀摻在一塊兒賣出。來買的人都按照家裏的人口給以出售,遇到特別貧困的人家則分文不取,因此全活了很多家。

弟弟又夢到他的父親說:「你仁心濟物,可以免除前面的罪過。更應當勉勵去做,不要懈怠。」弟弟更加砥礪,成了善士。後來他一連生了九個兒子,登科第做學官的佔了大半,至今仕宦不絕。

夢笞三十

揚州的天都廟非常靈異,祈禱者雲集。某人住在廟裡,屢次祈禱沒有效驗。偶然有一次藉著酒勁,責罵說:「我住在廟裡這麼長時間,毫無感應,神明不靈!」說完就昏睡了。夢到神責備說:「窮通有數,你不安分,怎麼反而詬罵我?發到儀徵縣打三十板子。」醒來以後,他想到儀徵縣距離揚州六十里,故不以為意。

一天有個穿白衣戴白帽的人哭拜在地上,一看是外甥。外甥說:「母親已故,等著舅舅含殮。」外甥是儀徵縣的。這個人想起了夢中的話,不肯去。外甥懇求不已,這個人想到外甥居住在鄉里,而且在水邊,坐船往來應該沒事,於是勉強去了。

傍晚的時候到了外甥家,出去上廁所。看見紅燈兩兩,沿著河岸而來,原來是儀徵宰。這個人驚愕快跑,騎馬的侍從呵斥他,他跑的更快了。儀徵宰懷疑是盜賊,把他抓住。這個人說是探親,外甥也極力為其辯護。儀徵宰一再追問,於是他講了以前做的夢。儀徵宰說:「既然蒙受神示,乃是數也。」於是命手下如數打板子。

光祿公為神

先人曾祖父王光祿公具備大德,是世人典範。他的事跡都記載在邑志裡,這裡姑且錄取一二,以此讓我們後人明白食報的原因。

明末我們縣裡數年不豐收,崇禎辛巳年大饑荒。光祿公拿出家產的一半,熬粥賑濟貧民。柴禾沒有了,就把房子拆了,全活者特別多。縣城西北邊遠的地方,拖欠賦稅數千金,追著要也拿不出來,公代為交納。又有些人家欠兵米千餘石,軍檄討糧的速度很快。餓死的人滿路,邑令吳公無處籌措,公慨然助米如數。事情完畢以後,邑令吳公想要徵米歸還。光祿公說:「饑荒到這種程度,上哪裡徵米?況且我是憐憫饑民,如果追著要米,不是又要饑民餓死嗎?這不是我的初心,這些米算是我捐贈的。」吳公歎賞,寫了數句話贈給光祿公,說:「國課虧矣,賴爾輸完,民生鮮矣,賴爾安全,爵而所羞,祿而所慚,天道福善,報爾燕山。」

後來光祿公因為伯祖父做了大司農而顯貴。壽至八十二歲時,公還是精神矍鑠,胃口很好。有一天稍微患有小病,家裏人圍著侍候。公說:「看見有綠色袍子銀色鎧甲的人跪在我面前,難道是我將不久於人世了嗎?」於是光祿公沐浴更衣戴冠,端坐而逝。

這天傍晚,鄉里有姓李和姓陳的兩個人挑燈對弈。姓陳的出去小解,很久也不回來。姓李的懷疑他藉此跑了,到戶外去尋找。被一個東西絆倒了,拿蠟燭一照,正是姓陳的人。他正閉目殭臥,過了一會兒才甦醒,說:「正在小解,忽然看見羽衛軍騎簇擁而至,王光祿公端坐車中。詢問他去哪裏,騎馬的侍從呵斥說:『公去神州赴任,你為何褻瀆衝撞?』前導的人用鞭子打我,於是就昏過去了,不知道倒臥在這裡。」@#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