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選譯(二)

編譯:微微粒子

紫色蓮花。(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478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財色不惑

灤州的汪邁陶是明末的生員。赴歲試,中途被流寇抓住。流寇因為他是文士,所以讓他管理簿籍,汪邁陶假裝答應了。強盜又抓到了一個女子,長得很好看,強行讓汪邁陶娶為妻子。汪邁陶一詢問,女子是灤州某村人氏,於是分床而睡。一天晚上,趁著強盜們喝醉睡著了,汪邁陶為女子換了衣服帽子,帶著她逃跑了。到達灤州某村,訪問了她的住址,叩門而入。而女子的母親自從丟失女兒後,日夜哭泣,見到女兒後驚喜交集。女子母親問汪邁陶的姓名,汪不告而去。

後來汪邁陶去考順治戊子年鄉試,忽然出鼻血,卷紙被污了。這時已經到了最後階段,來不及換卷紙。於是他收拾包裹準備離開。一位老者站在屋簷前說:「三年辛苦,為何自棄?」汪告訴了原因。老者說:「容易!容易!」他舉起袖子一拂,血跡馬上消失了。汪很驚訝,詢問老者從哪裡來。老者說:「我是某村女子的父親,感激你的高風恩義,略微效仿結草啣環之報而已。」說完就不見了。

這次考試汪領了鄉薦。江南的某位中丞知道他的事情,邀請他入幕府,很是信任。正趕上審問重案,罪犯的家裏給了汪三千兩銀子,希望能夠幫忙。汪毅然地說:「我有兒子,正期望他能夠遠大,怎麼肯因這些糞土之物而毀了我家子孫的前途呢?」最後推卻了。後來汪的兒子成了進士,至今書香不絕。

誣妻不貞

乾隆戊子年楚北考鄉試,有士子某人進入考場,忽然看見妻子坐在自己的考舍裡。他大驚,趕緊到其他的考舍中躲避。而妻子又來了,這樣反覆了三次,士子不禁狂呼。考官詢問緣故,士子說是犯病造成的,於是他被扶著出去了。

眾人都知道他沒有病,奇怪而問他。士子悵然地說:「這固然是因為我薄倖,也是因為窗友某人媒孽造成的,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眾人詢問原因,士子說:「窗友與我開玩笑,說我妻子在家裏的時候就不貞潔。我相信了而想將妻子休了,妻子憤恨至極而自縊了。沒過多久,窗友看見我死去的妻子索命而亡。今天又遇到作祟,是冤孽相尋,不能解脫啊。」於是他不再去考試了,做生員一直到老。

巨木為龍

我們鄉里正當夏秋之交,溪水暴漲。沿河樹木多數被沖走了,兒童爭相取之為利。鄉南張家村有兩個小孩,看見大木頭長數丈順流而下,趕緊游水過去騎在上面。小孩一看,鱗甲生動,儼然是一條龍。他們害怕極了想下去,而這條龍迅去如飛。一個小孩號叫說:「死不足惜,我娘怎麼辦啊?」剛說完,他忽然被扔到岸上。另一個小孩閉口不說話,最終被馱走了。

狐避

順治年間,京城正陽門外,有相士某人,預測如神。長安貴客都來造訪,車輪都互相碰撞。武定的李文襄公正好官任侍御,偶然去訪問。相士看到文襄公,倉皇不知所措。屢次叩問,相士睜眼不語。文襄公笑著說:「蠢人浪得虛名而已!」於是走了。

原來某相士根本就不懂相術,他有狐狸憑藉,所以所說的休咎多有應驗。文襄公到了,狐狸忽然遁匿了,某相士就無法回答了。後來相士又見到狐狸,責備它。狐狸說:「這個不是一般的人,他年位兼將相,身後有金甲神隨護。我怎麼敢見面啊?」@#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 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 豬爪長在手上,難道就是半個沒有脫去的袖子嗎?
  • 正在驚愕間,裡面傳出夫人生兒子了。縣令心知是冤報,無可奈何。
  • 忽然看見一位老者趴在地上,白鬚冉冉,宛然就是船裡病死的商人。船家大驚,剩下棍杖就走。
  • 晚上又夢到神對他說:「你有功,當賞。考慮到你命薄,而且喜歡下棋,教你用馬的方法。」
  • 王翁索看名單,看見自己的名字在首列,很害怕,因而對他們說:「外面很寒冷,願備薄酒以盡微情。」
  • 一天晚上,又夢到父親說:「已經補償完了,我要走了。」早晨起來一看,鵪鶉已經死了。
  • 陡然間有白光衝出,像展開的白綢子,寒光襲人,光芒射目。白光圍著主人身邊,主人鬥擊了很久,狂呼而倒,白光仍舊縮入。
  • 美味佳餚羅列,勸酒慇勤,老叟從容的說:「我的子孫常被你族人所苦,希望能夠憐憫,實在是感激高輝。」林族多有打獵的,心裏明白了有所奇異。
  • 許某的妻子聽到女孩話,看碗裡的水果然變成了銀子。她心想此女必有後福,和丈夫商量,娶為兒媳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