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選譯(四)

編譯:微微粒子

春天的櫻花。(Pixabay)

  人氣: 336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十三、冤報相尋

明朝登郡有軍門某人,母親死了,找好棺材找不到。聽說郡中姓陳的老婦家裏藏著一口好棺材,木質堅厚,已經藏了數年了,於是拿著錢去買。老婦的兒子不賣,軍門生氣地責罵而強行拿走了。

老婦的兒子因為發憤學習,考中科舉而出仕,正好管著軍門所居住的縣。這時軍門已經卸任住在家裏,而且年老了,以前的事情根本就不記得了。縣令到這任職,和軍門往來甚密。暗中知道軍門兩個兒子做不法的事情,就找人出面告發。他假裝對軍門說:「狂徒逞刁,誣蔑官宦,應當繩之以法。只是需要兩個公子去對質,來杜絕賤民的口舌。」軍門相信了,讓兩個兒子去了。縣令不去審問,馬上命令用棍棒打死。剛打的時候,家裏人跑著來告訴,軍門說:「你們這些人妄傳消息罷了。」而奔告的人一個接一個,說:「命在須臾!」軍門於是號呼去救。縣令告訴看門人不讓進。一會兒聽說兩個兒子死了,於是頭碰石頭死在台階前。

沒過多久,縣令的媳婦懷孕了。臨產的時候,看見軍門披髮入後堂。正在驚愕間,裡面傳出夫人生兒子了。縣令心知是冤報,無可奈何。等到兒子長大,恣意荒淫,產業蕩盡,岌岌可危。

十四、不撫諸孤利其田產

蘇郡吳縣的王某,乾隆初年出任寧夏縣。夢到寧夏縣的城隍對他說:「剛剛接到蘇郡的文書,有事需要對質,趕快出發。」王某因為路遠想推辭。神說:「有馬可乘。」一會兒一個小卒牽著馬站在台階下,催促王某騎上。馬疾如閃電,瞬間到達蘇郡。到了城隍廟,看見大門的門柱上懸掛著雕金的聯句,光輝奪目,寫著「處事但能無死法,入門猶可望生還」。大殿的聯句寫著「地獄空留點鬼簿,人心自有上天梯」。

神對他說:「你伯父死後,你叔叔不撫諸孤,利其田產。你曾經出不平之語,是真的嗎?」王某說年代有點久遠記不住了。神說:「就事而論,理虧在誰?」王某說:「理虧在叔叔。」神說:「如果是這樣,案子判定了。」醒來以後,派人到家裏探問。就是做夢的第二天,其叔叔已經故去了。於是親自寫下夢中的聯句送到廟裡。

十五、數已預定

萊郡的倉大使劉銓是浙江紹興人,康熙年間做官二十年,家裏很富裕。大家都勸他按照慣例應該去升任。劉說:「天數已定,怎麼能強求呢?」

眾人詢問緣故,劉說:「我年少的時候,到某個親戚家去祝壽。親戚家的門在小溪旁邊,遠遠看見一個婦人在溪水裡沉浮。我要到的時候,婦人踉蹌登岸而去。到了親戚家說了這件事,原來是家裏的女婢。女婢說是洗第二遍衣服的時候,有不知道姓名的兩個人來,邀請她去。她不去,就強行把她扶到溪水裡。沒走多遠,就忽然把她摔倒調戲。正輾轉苦於無法掙脫,忽然說萊州倉大使劉銓到了,兩人馬上就消失了。此時我剛剛補任郡庠,很是自負。而這樣的微職也不是應當得到的,沒過多久因事被拿下。於是考核吏員,被授予現在的職位。」

十六、還金得金

萊郡掖縣的富室張某,他的祖父很貧困,以灌園種菜自給。他的祖父在路上偶然撿到了一個皮囊,打開一看都是金子。知道是別人丟失的,就坐在旁邊等候。一會兒有人哭喊著來了,一問是丟失金子的人,於是拿出皮囊歸還了。那個人很是感激,要厚謝,而張某祖父堅決不接受。

這時正趕上張某祖母來送飯,知道了這件事,說:「金子我常常聽說,就是不知道是甚麼樣子。」那個人打開皮囊展示,並笑著說:「這就是金子。」祖母讓那個人把金子拿走了,然後對丈夫說:「我以前在野外採茶的時候,看見土坑裡成百上千的一堆東西,都和皮囊裡的東西一樣。」張某祖父去看,果然不錯,於是抬回去了成了富室。@#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