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樣板村」出問題 安徽小崗村基層潰散

人氣 13341

【大紀元2016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曾被中共視為農村改革前沿地的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小崗村,如今卻面臨著經濟發展緩慢、村委組織渙散、集體土地被占用等問題。

令人震驚的鳳陽小崗村現狀

38年前,由於中共的極左路線,農民們幾乎沒有了活路,1978年11月24日晚上,安徽省鳳陽縣菠蘿公社小崗村18名村民立下了一份摁有紅手印的生死契約,實行「分田到戶」簽訂「大包幹」契約。

小崗村被稱為是「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但如今小崗村經濟發展緩慢。2012年,該村實現工農業總產值5.8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同為十大名村之一的江蘇華西村,總值已超過580億元。

網絡博文《大學生調研:真實的小崗村》中寫道,小崗村當年「大包幹」帶頭人之一嚴美昌介紹,小崗村目前有1萬畝左右的田地已經以租賃或者買斷的形式流轉出去了,也就是說大半個小崗村的耕地已沒了。

文章說,公司來到小崗村搞項目圈地,名為發展經濟,但最後都成為閒置土地,導致農田大面積拋荒。小崗村為甚麼會吸引這麼多項目來圈地呢?村民嚴德友介紹,這都是看上了小崗村的名氣,掛著小崗村的農業項目,政府更容易審批下來。

嚴美昌說,如今「小崗村就剩下空殼子了,土地就這麼荒著,農業生產沒搞好,就連村裡最出名的『大包干紀念館』,也和我們沒有關係,那是省旅遊局建的,收入全歸省裡。」

2013年,曾參與「大包幹」的小崗村村民因村務、土地占用等問題,實名舉報村委會主任。

據《令人震驚的鳳陽小崗村現狀》一文描述,被樹立起來的典型小崗村得到社會多方的無償援助,但到2004年,小崗村還很窮、很亂。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低於全縣平均水平,村集體欠債 3萬元,人心渙散,村裡連續多年沒有選出「兩委」班子,村裡亂建房、亂倒垃圾普遍,環境很差。

南京農業大學陳文林教授認為:小崗現在應該是「落後」的代表!

中共各級黨組織自上而下已潰爛

去年12月28日,中紀委機關報發表署名「龍國棟」的文章《「比爛」也要付出代價?》。文章稱,聽一村主任介紹:「今年爭了個『軟弱渙散』村級黨組織的帽子,上面有幾萬塊錢,可以把村部硬件改善一下。」此語一出,讓人頓感驚愕。

文章表示,「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如果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就會令民眾對黨(中共)失去信心。

小崗村目前的狀況是中共各級黨組織自上而下潰爛的典型例子。

作者李昌平的文章表示,小崗村是一個村支部建在財政廳上的村莊。離開了「省財政廳」的直接「輸血」,小崗村委會及黨支部都會名存實亡。

中共有350多萬個這樣滲透中國社會及各個領域的「基層機構」,維繫著中共的統治。中共下層黨機構早就有消息流出已經癱瘓,中共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下層機構已名存而實亡。

早在2004年底,流傳出的中共中紀委、中組部一份考察報告顯示中國農村、城市基層(企業、街道)、高等院校的黨員團體,85%至95%處於癱瘓或解散的狀態。

「十八大」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中辦主任令計劃、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等江派高官先後落馬,其貪腐、淫亂、喪失人性的各種醜聞被曝光,顯示出中共從上到下已徹底潰爛。

由於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貪腐治國」,使得中共官場貪腐過於普遍。同時,中共黨組織的腐敗已經了深入到各個領域,金融腐敗、高校腐敗、醫療腐敗、文化腐敗、體育腐敗⋯⋯。給人的印象是,中共黨組織非但表面肌體已經腐爛,現在這種腐爛更深入骨髓。

旅德著名學者、當代極權主義思想研究者仲維光曾表示,中共的統治已千瘡百孔,任何一個環節出事都可能引發其解體的問題。尤其現在民眾對中共的不滿和反抗非常大,各種維權事件不斷,一旦某一個事件觸發,中共黨組織將會出現樹倒猢猻散的局面。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中共中央要求各地組織觀看電影《第一書記》
過渡政府:聯合起來,共同抵制中共撤村圈地運動
「300手印」引轟動 世道在變?(1)
李順:從「小崗事件2012版」看中國民眾覺醒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血仇必報 金融重擊中共
【直播回放】川普發表美中關係重要講話
【新聞第一現場】香港國安法通過 下一步台灣?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密件頻針對湖北武漢人
【直播回放】川普與行業高管討論重啟經濟
【思想領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傳操控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