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回答舊金山小業主質疑租管過嚴

市議員金貞妍:居住是一種權利

舊金山市議員金貞妍。(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章德維舊金山報導)近日,記者就舊金山小業主團體提出的若干租管問題,採訪了舊金山市議員金貞妍女士(Jane Kim)。金貞妍是多個舊金山租金管制法案的倡議者和支持者。小業主的問題包括:如何看待業主收房撤離出租市場;租管法案害了老年租客;政府是否有權逼業主做慈善;政府是否應該平衡考慮租客與業主。金貞妍針對這些問題做了回答。

如何看待業主撤離出租市場?

記者:根據舊金山華人小業主協會提供的數據,如果加上非法出租單位。舊金山有近三萬套出租單位罷租,業主撤離出租市場。業主反映,不公正、不合理的出租房法律,人為製造了很多麻煩和痛苦給業主,所以他們寧可撤離出租市場。請問,您怎樣看待這個問題?

金貞妍:舊金山最多的居民肯定是勞工和中等收入階層。我們看到出租房逼遷已經過量了,主要發生在老年人、殘疾人和英語非母語的移民群體中。所以,我作為主管官員,授權發布了美國最嚴厲的租客保護法案之一,從而保護最弱勢的群體。他們常常因為一些無聊可笑的理由被逼遷,中國城有租客就因為在窗外曬衣服而被逼遷。

租管法案害了老年租客?

記者:有業主認為舊金山租管法案對老年租客和殘疾人的過度保護,實際上傷害了這些人。一但業主接納了老年租客,將來想收回房子自住,將會極為困難,甚至不太可能。導致很多業主寧可拒絕老年租客,這是一個實際情況,請問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金貞妍:我授權的租管立法,絕對要保護老年租客和殘疾租客。我們知道大量被逼遷的案子中,經常有老年人和殘疾租客,他們是最弱勢的群體。我們需要為這些人而抗爭,保證他們能夠安全、健康的住在他們的房子裡。居住不是一種特權,居住權絕對是你的人權。至為弱勢的老年人和老年移民比其他群體更需要保護。

政府強迫小業主做慈善?

記者:有業主認為,他們已經向政府繳了稅。如果政府需要更多的照顧老年群體,做慈善工作,這應該是政府自己的責任。

金貞妍:這是政府機構和私營部門共同的責任,我們要保證和照顧舊金山所有的居民都能住得起房子。舊金山已經發展為非常富有的城市,我們的中產階級市民有極好的收入,但包括護士、教師、小企業主、初級的行政人員,他們都住不起。作為一個民意代表,我比市議會其他成員都更加努力地為建設可負擔房屋而努力。

舊金山市議員金貞妍在市議會例會上。(大紀元資料圖片)

租金漲幅為什麼要低於通脹?

記者:業主反饋,根據租管法案,租金的上漲幅度每年按大灣區通脹指數的六成調整。近年,美國的通貨膨脹指數是每年3~5%。政府和企業的工作人員會根據通脹指數每年漲工資。為什麼按照租管法案,租金的上漲比率一定得低於通貨膨脹?

金貞妍:居住是一種權利,對整個國家也都是這樣。住房的可負擔性是舊金山面臨的首要問題,我們需要保證在舊金山,每個人都可以住得起。我們的市民不必睡在街上;我們的房子能夠讓勞工階層能夠負擔的起;保證我們的房子讓老人和中產階層也能負擔的起。我是為此而抗爭的鬥士,我在為本地爭取更多的可負擔房屋,保護租客能夠住在他們現在的房子裡。

政府需要平衡考慮租客、業主

記者:有業主說,維修房子要花錢,地稅、貨款、保險、水電,處處要花錢,還要應對太多的租管法規,有些房子根本就是在虧錢。業主認為要建設一個更為健康的房地產市場,需要有一種平衡。請問您怎麼認識這個問題?

金貞妍:我們有太多的豪華住宅,占很高的市場份額。實際上,豪宅的建設量比需求高兩倍。我在為此奮鬥,以保證我們能建設更多的可負擔住宅,建更多低收入住宅和中等收入住宅。實際上,很多年前,我根本做夢都想不到,要為那些家庭收入8~15萬美元的市民爭取可負擔房屋。就在去年,我與三個大地產開發商合作,提供的房屋,主要服務於中產階級,使他們能夠負擔的起,能留在舊金山。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