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戰Z特種兵羅伯特‧佩吉的感人故事

傑維克行動(Operation Jaywick)的成員們。(公有領域)

人氣: 2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華澳洲堪培拉報導)正值澳紐軍團日,澳洲ABC節目採訪了一位九十多歲高齡、出入需要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羅瑪。羅瑪的丈夫因參加二戰而陣亡,七十年來羅伯特的信伴隨著羅瑪走過寂寞與孤獨。如今羅瑪讀著羅伯特當年那疊已泛黃的信,感慨一切皆如昨日的神情,深深地打動了所有觀眾。大紀元記者特將收集到的相關內容整理翻譯成中文,希望更多的人能知道羅瑪和羅伯特的故事,以表達對為保衛澳大利亞,自願入伍的二戰士兵們的由衷敬意。

羅伯特‧佩吉(Robert Charles Page)於1920年出生於悉尼的Summer Hill,他是家中的長子。父親是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兵,死於二戰期間。他的叔叔是現今澳大利亞歷史上任期第二長的國會議員佩吉(Sir Earle Christmas Grafton Page),佩吉曾短期擔任第11任總理。1940年,羅伯特開始在悉尼大學攻讀醫學專業。一年後,羅伯特決定休學從軍。1941年4月15日,他成為澳大利亞皇家軍隊的一名士兵,五月進入第二和第四先鋒營,七月晉陞陸軍中尉。

Roma女士和她丈夫羅伯特‧佩吉(Robert Charles Page)的照片(戰爭紀念館提供)

羅伯特第一次遇到羅瑪(Roma Noelene Prowse)是在1942年12月的一次午餐。羅瑪是一名年輕的機械師,比羅伯特小兩歲。倆人一見鍾情,三天後決定要結婚。每當回憶起當年的此情此景,羅瑪說,我們倆個都不是那種對感情輕率的人……我倆都覺得找到了一生的伴侶,今生非他莫屬。選擇軍人作為伴侶並不是一個輕鬆的選擇,尤其是在戰爭年代。有那麼多的不確定因素,那麼多的聚少離多。

1943年2月,羅伯特被挑選進入Z特種突擊隊(Z Special Unit),成為一名特種兵。Z特種部隊主要從事太平洋西南地區的敵後特別行動。作為一名特種兵,羅伯特對自己的具體工作和訓練守口如瓶。羅瑪非常懂事,看羅伯特不說,也從不追問。羅伯特接受訓練的地方位於昆士蘭,靠近凱恩斯(Cairns)。特種兵的訓練非常具有挑戰性,不僅擒拿格鬥需要樣樣精通,會使用各種武器設備,還要在野外非常艱苦的環境下學會保存體能及生存。訓練中有一個項目是雙人獨木舟。具體將來要做甚麼,羅伯特並不清楚,教官們的說法是,將來會去執行有點危險的任務。

1943年9月2日,羅伯特和其他一些Z特種兵被召集到一艘長約21米的船上。這艘船是日本製造的,看起來就像是日本船,船的名字是Krait。開船後,上尉萊昂(Ivan Lyon)告訴大家,現在船將駛向新加坡。特種兵們都很詫異,因為新加坡是日本人的佔領地,行政上已經是大日本帝國的一部分,稱為「昭南特別市」。萊昂解釋了此次特別行動的目的,去新加坡,深入敵後去炸毀日軍的軍艦。此次特別行動被稱為傑維克行動(Operation Jaywick)。

澳洲二戰時的特種部隊。(公有領域)

畢竟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明知要去的是狼窩虎穴,但更清楚任務是要去執行的。接下來的第一件事是讓自己的皮膚不那麼白,特種兵們在一起往身上塗染膚色的東西,穿上日式的服裝,Krait船上懸掛的是日本的太陽旗。9月18日凌晨,羅伯特和其他六名Z特種兵離開Krait船,登陸班讓島(Panjang Island)。據隊員們回憶,送羅伯特一行下船前,在船上舉行了簡單的告別儀式。氣氛多少有些傷感,每個人都知道此行凶多吉少。

26日晚,羅伯特一行,划上三個雙人獨木舟,出發執行任務了。羅伯特和他的搭檔瓊斯(Able Seaman A. W. Jones)將吸附雷吸附在日軍軍艦的船身上。夜晚海港寂靜,吸附雷貼上軍艦時發出很大的聲響,真是讓人屏住呼吸,不知下一步腦袋頂上飛過來的是不是就是子彈。羅伯特和瓊斯將吸附雷貼上了三艘機械船隻,其它兩個獨木舟小分隊給三艘貨運船和一艘油船安了吸附雷。三個小分隊迅速離開港口,在他們27日凌晨到達接應地點時,聽到了第一聲爆炸聲。無疑,特別行動成功了!羅伯特因此獲得了傑出服務勳章,但因為任務特殊,直到1945年才得以頒布。

Krait船在1943年10月2日和3日間,接到了羅伯特一行后迅速啟程直返澳洲。此次特別行動炸毀了重量達3.6萬噸重的船隻。日軍不可一世,自誇不可戰勝的說法,隨著吸附雷炸出的滾滾濃煙,像船隻的碎片一樣沉入海底。

此時羅伯特的心情,用歸心似箭來形容是最恰當不過的了。一回到澳洲後,羅伯特發電報給羅瑪:請準備好10天後結婚。隻字片言,接到電報的她,喜出望外!

1943年11月1日,在堪培拉聖安德烈教堂(St Andrew’s Presbyterian Church),羅瑪和羅伯特喜結連理。羅瑪對羅伯特剛完成的特別任務一無所知,看到羅伯特雙手染了顏色,就問了問。羅伯特不置可否,羅瑪以為羅伯特干了一些挖地之類的活儿染上的。

在人世間,美好時光似乎總是非常的短暫。雖然新婚燕爾,羅伯特也不能在堪培拉陪羅瑪呆多久,他還要繼續接受訓練。領隊萊昂此時已經有了新的突擊計劃。萊昂和參加傑維克行動的人逐一面談,看是否願意參加第二次特別行動。參加第一次特別行動六人中的五人,同意志願加入第二次特別行動。羅伯特是其中之一。

危險嗎?羅伯特當然知道。第一次特別行動成功後,日軍加強了港口和鄰近海域的安全檢查和防範。他要面對的是更大的危險。怎麼和羅瑪說呢?羅伯特認真的告訴羅瑪:不要擔心,等你生日的時候,我就回來了。

1944年9月,第二次特別行動開始了。羅伯特等一行23人用潛艇進入新加坡海域。10月6日,由於失誤襲擊了馬來西亞的警察巡邏艦,風聲走漏,放棄行動計劃。一行人緊急突圍,撤往接應地點。接下來兩個月裡,他們和日本交火作戰,包括領隊萊昂在內的13人陣亡。前往接Z特種突擊隊員的英國潛艇沒能及時聯繫上Z突擊隊隊員,包括羅伯特在內的10名Z突擊隊隊員被日軍抓捕,並被押往新加坡受審,被判死刑。在被關押期間,這10名Z突擊隊隊員食不果腹,受盡折磨。

日軍佔領新加坡。(公有領域)

1945年7月7日,羅伯特和其他9名Z特種兵在Ulu Pandan被當眾斬首,距離二戰結束僅一個月的時間。

在大洋的另一側,因為羅伯特沒有在羅瑪生日前回到堪培拉,羅瑪的耐心等待中開始摻雜著擔心和焦慮。只有當坐下閱讀羅伯特的來信時,羅瑪的心情才能平靜下來。紙短情長,羅伯特的信,羅瑪一遍遍的慢慢看、慢慢讀。當年結婚蛋糕上的兩朵玫瑰花骨朵,羅瑪一直保留著。這些關聯著羅伯特信息的點點物品,是羅瑪寂寞等待中的貼心伴侶。

雖然戰爭結束了,但羅伯特仍無任何消息。羅瑪開始多方打聽,包括致信紅十字會尋求幫助,希望能找到丈夫羅伯特。第二年結婚紀念日,羅瑪收到一份官方的電報,正式通知她,羅伯特因病死於日本人的監獄。

當獲知當天是羅瑪和羅伯特的結婚紀念日時,送電報的人為此非常不安,他告訴羅瑪,非常對不起,我們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你和羅伯特的結婚紀念日,否則我們一定會改日送電報過來的。羅瑪早已淚如雨下,這一年多的苦苦等待,只是在結婚紀念日收到羅伯特的死亡通知單。羅瑪知道羅伯特是信守承諾的人,如果不是極其特殊的原因,他一定會如約回來。

羅瑪仍對羅伯特的真實死因一無所知,直到有一天在報紙上讀到澳洲Z特種突擊隊隊員,在新加坡被斬首處以死刑的消息。羅瑪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Z特種突擊隊的隊員,曾成功執行過傑維克行動。#

責任編輯:楊帆

評論
2016-05-01 5: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