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審判(上)

作者:湯瑪斯‧H‧庫克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山繆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對謀殺妻子的罪名,開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偏離了軌道?此時山繆才赫然驚覺,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計,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對山繆所進行的報復。

他知道,如果冰雪聰明的桑德琳真的要陷害他,他絕對無路可逃……

第一天

開審陳述:控方

「喪失的希望在袍中藏著利劍」,這是桑德琳寫在她那本《凱撒傳》頁緣的話。

奇怪的是,審訊的最後一天這句話在我腦海中翻攪,比她所說過或寫過的任何話更揪心。她在刺殺凱撒的卡修斯說的一段陰鬱發言旁寫下這句話,我想起當時的情況,不禁感慨生命本應在我們耳邊提出警告,但卻在我們呱呱墜地之時噤聲不語。

這就是我最後的念頭,在陪審團主席起身呈交對我的裁決之際,也就是判定我是否會聽到絞刑架地板發出嘎吱聲的那一刻,我得到了這樣的結論。就某種程度而言,判決已不再重要。我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知道事情的始末,也知道自己用了什麼方法試圖逃脫。不論判決結果如何,審判的過程已經揭露了一切,我已從中學到了教訓:鏡中所見,未必能反映出真實。

不過,在審判的第一天,我對謀殺或與其相關的一切,還沒有如此赤裸裸的體認。所有重大的啟示都要靠努力獲得,桑德琳曾經這樣對我說過,這或許是她對我的警告。但直到經歷這場審判的磨練之前,我所獲得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啟示,不需要付出辛苦的代價。

事實上,在開庭的第一天,我能肯定的只有一件事:起訴我的檢察官哈洛‧辛格頓是鐵了心要定我的罪。

在我被以謀殺桑德琳的罪名正式起訴的那天,我的律師,也就是暱稱「莫帝」的莫帝凱‧賽伯格對我說:「山姆,你是讓所有公訴檢察官垂涎的火腿三明治。」儘管這個案子有一些無可否認暗示犯罪的證據,但我們都很驚訝我會被起訴。我坐在莫帝那間鑲有壁板的豪華辦公室裡,一時之間某段回憶浮上心頭,那是好幾個星期前,阿拉布蘭迪警探傾身向前,深色的雙眸散發出的威脅意味不亞於他的語氣:你逃不掉的。

這個可怕的回憶引發了一陣莫名的恐慌,使我的雙手不由自主顫抖。

莫帝看到了,為了安撫我,他輕鬆地往後靠坐在皮椅上,對我說:

「這個案子完全是靠情境證據,山姆。至於『所謂的』物證,檢方所發現的東西,沒有一樣不能夠用你老婆是自殺的來解釋。」

我小心翼翼地回話:「但是我可以讓這一切看起來像是自殺。辛格頓會努力讓陪審團相信事情是這樣,不是嗎?」

莫帝揮揮手,像是要打消這整個針對我的起訴案。他說:「山姆,你要知道一件事,起訴不是只靠證據是否足夠。」

「那是靠什麼?」我問。

「靠的是哈洛‧辛格頓的個人信念,他認為你殺了老婆。他完全相信這整件事是你的精心策劃。」莫帝露出微笑,又繼續說:「他認為你是個冷血動物,山姆。我不得不說,你確實給人這樣的感覺,所以在你上法庭面對陪審團之前,最好先想辦法增進一下你的個人魅力。」

在那一刻,我的手因為出汗而變得黏答答的,我的思緒回到好幾個月前,當時桑德琳正在看書,是關於莎翁筆下的伊阿古和人性的研究,她抬起頭來看著我,目光專注熱切,最後終於開口:「犬儒主義者會是優秀的殺人犯。」我原本以為這句話是對伊阿古的評論,但後來不再那麼確定。富有洞察力的桑德琳,是否早已發現在我心中刻畫著她的死亡?

莫帝又說:「真正的爆點是,辛格頓竟然求處死刑。這完全是檢方做得太過頭結果被反咬一口的例子。當然,為了逼你自白,他可能曾經用死刑威脅過你。然後一旦威脅說出口你又沒有自白,他只能一路堅持下去。你知道的,有點爭一口氣的味道,不過別擔心,我的這口氣絕對長過哈洛‧辛格頓 。」他聳聳肩,像是表示沒有必要繼續討論下去,然後對我說:「我敢肯定這場見鬼的審判很快就會結束。」

接著他站起身送我到門口。

「別擔心,山姆。」他用多年來為有罪及無罪客戶成功辯護所磨練出的技巧與堅定信心對我說:「只要有個優秀的辯護人就能幫你搞定,而你現在已經請到了柯本郡最精明的猶太律師。」

或許是這樣沒錯,但是除了我那篇造就今日局面的悲慘中篇小說創作,還有其它證據,像是玻璃杯上的指紋、寄給愛波的電子郵件、桑德琳血中的異常物質、啟人疑竇的網頁搜尋記錄以及對許多問題的挑釁回覆,據我所知檢方所網羅的罪證不算牢不可破,但無論如何依然是一面罩向我的羅網。更不用說的是那股子寒意,我得想想辦法才行。

儘管如此,那天我離開莫帝的辦公室時,最擔心的還是開庭的地點。就我看來,問題在於柯本郡,這是一個寧靜的大學城,位於亞特蘭大北方不到一百二十公里處,桑德琳的死擾亂了本地的安寧,先是媒體報導,接著是後續調查,再然後是我被逮捕。每一步發展都使得整個城鎮更加厭惡我,以至於在我離開莫帝辦公室開車穿過柯本郡回家的一路上,我深深害怕不管證據如何顯示,或者是不管多麼缺乏證據,本地的忠實居民都將在審判結束時論定我有罪。桑德琳曾經說過,她想像中的地獄,是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黑暗小巷。在我面對審判的時候,我想像中的地獄圖則是從絞刑台永無休止地往下墜落。◇(待續)

--節錄自《審判》/皇冠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簡介】

湯瑪斯‧H‧庫克

生於美國阿拉巴馬州佩恩堡,喬治亞州立大學畢業後,又取得杭特大學美國史碩士和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碩士。1980年出版第一本小說《無辜之血》後正式出道,此後陸續出版了三十多部作品,其中1991年的《血證》被改編拍成電影,1996年的《查塔姆學校事件》則為他贏得美國推理小說界的最高榮譽「愛倫坡獎」。2006年,他又以《紅葉》榮獲「貝瑞獎」和瑞典推理學會「馬丁貝克獎」,並入圍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金匕首獎」和「安東尼獎」。他並曾獲頒希羅多德最佳歷史推理短篇小說獎,被翻譯的作品超過十五國語言,備受世界各地推理迷的矚目。目前他定居於美國麻塞諸塞州西部。@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你或許會問,失去影子會有什麼問題嗎? 或許這也是施雷米爾先生最初掉以輕心的原因,「失去影子會怎麼樣嗎?」 那個一直都在,誰都有,但好像並沒有發揮什麼功能的東西,沒有了又如何?
  • 你或許會問,失去影子會有什麼問題嗎? 或許這也是施雷米爾先生最初掉以輕心的原因,「失去影子會怎麼樣嗎?」 那個一直都在,誰都有,但好像並沒有發揮什麼功能的東西,沒有了又如何?
  • 對許多人來說,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這一理念說好點是太煽情,說得不好聽則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並不會讓管理者顯得太軟弱,反之,利他的品行會在團隊中增加領導者的威信;某些情況下,會轉化為一種很強的競爭優勢。
  •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日前,陸媒報導習近平曾在一次內部講話中稱,任何人不得搞「獨立王國、自行其是」。有分析認為,在習、江博弈激烈的時刻,習近平的言論或是針對江澤民,及對上海官場提出警告。
  • 為什麼工作上升遷的總是別人?為什麼別人總能賺大錢?搶得先機也不會落在自己身上?人常不自覺地往外看、遇事反射性地怨天尤人、抱怨不公,忘卻了事情的好壞結果往往根本原因在於自己。
  • 國立陽明高中社區家長讀書會邁入第11個年頭,當年的讀書會成員在兒女從陽明高中畢業後不免流動,前浪推進後浪繼至,陽明高中家長讀書會仍維持15人的規模,透過每月一次聚會,分享讀書心得也談養兒育女,爸媽們也經常在校刊上發表讀書心得,從43歲到65歲的阿伯、阿姨都如此用功,值得學校青年學子借鏡,也獲教育部生命教育共讀心得寫作競賽家長組全國唯一特優。
  • (大紀元記者張東光編譯報導)關注全球重大新聞和專家意見的《World Affair》雜誌報導,《失去新中國》一書作者、前美國智庫研究員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書《國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寫道,「當王立軍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圍來到成都美國領館時,他帶來了一系列重創他上司薄熙來的故事:薄與英商海伍德被謀殺有關、挪用重慶公共資金、勒索當地的犯罪黑幫。」「身為前重慶公安局長,王對薄知之甚詳……暗指薄與江派大員周永康密謀……奪權。」
  • 註:「弘電再臨」是一位以還原歷史真相受到網友廣泛關注的大陸學者在新浪微博的用戶名,已經被新浪微博刪除賬戶超過30次。此系列文章所有內容均從「弘電再臨」微博整理,非張東園創作。 【書摘1】——《通往奴役之路》 「時至今日,在自由世界裡,尚有人發出要民主不要自由的謬論。吾人須知,自由是民主的真實內容,民主是自由的較佳形式。沒有民主則自由失去保障與發展的憑藉。沒有自由則民主將成獨裁與極權暴政的工具。談民主而反自由,正猶之乎要結婚而反對戀愛。這是甚麼邏輯!」
  • 高雄美國商會將發表第3本南台灣白皮書。根據今天公布的摘要,商會認為,台灣與世界各國簽新的貿易協定大門已開,南高屏需運用ECFA鞏固商業基礎,把重心放在再生能源產業。
  • (shown)《27個傻瓜》收錄印度「本土」最會說故事的「小說之王」——普列姆昌德的大師級小說作品。普列姆昌德擅於經營故事,除了有融合印度古代王朝時代背景,將具傳奇色彩的神話人物賦予二十世紀新意義的故事外,亦融入濃厚的個人色彩,毫無保留地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歷,完美創作出最貼近印度人生活的故事。 從農民、地主、母親、兒子到乞丐與暴發戶,甚至是隻小小的猴子……唯妙唯肖,細膩的角色和環環相扣又充滿伏筆的情節,活生生地刻劃出一曲又一曲最真實的社會悲歌;數千百年來,人類的脆弱、迷惘、掙扎,所有可愛的、可憎的、可恨的,全都血淋淋地攤在我們的眼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