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五十周年:文革的必然性和發生的條件

作者:橫河

人氣: 173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4月09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中央「516通知」文件標誌著持續十年的文革正式開始。半個世紀以後,文革研究在大陸仍然是禁區,就是文革的定性、文革究竟是什麼,除了官方一個含糊不清的決議之外,這個決議還是在文革結束後五年完全沒有研究的情況下匆匆做出的,除了這個決議之外,普通中國人對文革的觀點也是大相逕庭的。文革是一個很龐大的話題,牽扯的因素也非常複雜,可以討論的問題很多,我們不可能在一次節目中談清楚。

那麼我們今天就想重點討論一下文革為什麼會發生,哪些因素和文革的發生有關。橫河先生,對於文革,大家問的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文革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因為持續十年的全國性的這麼一個大混亂,它是必然要發生的嗎?就當時的文革有沒有可能避免?

橫河:文革的題目很多,今天可能只能談一談文革怎麼能發生的,不是談文革本身,而是文革怎麼會發生的,也就是文革之前。這個歷史我們沒有辦法去假設,就是如果毛澤東不發動文革的話會怎麼樣。文革的發生,當然決定因素是毛澤東本人,但是毛澤東一個人他不可能發動起這麼大一個全國的大混亂來,持續十年時間。

現在有些人,包括官方,或者主要是官方,把文革作為一個孤立的事件來對待。就談起來文革怎麼樣,文革怎麼樣,好像文革是一個完全孤立的事件。其實我認為文革它不會一夜之間從天上掉下來,就在文革開始的時候,應該說文革開始之前,發動文革的所有條件都具備了。而且文革當中所發生的主要的要素,在文革以前,都己經預演過了,包括在文化層面、信仰層面、教育層面和這種暴力層面,它都有了。

主持人:您剛才講的文革開始之前對文革各種方面都已經預演過了,您能不能再具體的說一下,我覺得現在很多的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於這一些背景是非常不理解的。比如說從文化層面上。

橫河:對,文化層面應該是第一個的。所謂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就是要革文化的命嘛!那麼它用什麼來革文化的命?革什麼文化的命?這裡我從文化層面來說,應該包括兩個方面,就是器物和人。

所謂「人」可能主要在思想層面上。文革的代表作之一,現在人們想起來的文革一定是「破四舊」,所謂「破四舊」就是在器物層面、物質層面全面的破壞,這個確實是文革所特有的。在文革之前有破壞,但是這麼全面徹底的,文革之前沒有過。但是文革開始的時候這種全面破壞,它是以學生為主體的,紅衛兵。讓人能夠瘋狂的破壞文物的話,它是有一定的基礎的,就是中共建政以來蓄意造就的。

1949年以前中國的知識分子大概可以分兩類,一類是傳統的儒家知識分子,一類是接受過新型教育的,主要是西方文明教育的,所謂現代知識分子。這兩者有交集,因為最早接受西方文明教育的仍然是儒家知識分子。

傳統的儒家知識分子在土改過程當中已經被消滅掉了,其中有一部分是被肉體消滅,倖存者就變成監管的對象,打入另册,大家都知道那個時候地主出身連老婆都找不到的。所以像這種他已經不屬於社會主流了,他們唯一的作用就是每次政治運動的時候被拿出來再批判一次。

受過新型教育的,甚至有一部分是中共自己內部所謂的知識分子,在反右「引蛇出洞」以後也基本上被消滅了,也是一部分被肉體消滅,倖存的就很難再被稱為知識分子了。

所以知識分子並不是中國大陸所說的,就是讀過一點書的人,那叫「讀書人」;知識分子實際上是有一個獨立人格的,後來又被套了名叫「公共知識分子」(簡稱「公知」),當然,這個公知後來也有了貶義。原來知識分子就是這個概念。結果就是這兩種知識分子在精神上都已經被消滅了。

所以在文革之前在中國有一個特有的現象,那時候已經斯文掃地了,沒有人把讀過書看成是一件事情,特別在這之前還講過毛澤東有對教育批示,就是「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幾千年來中國人對文化的尊重到文革之前已經蕩然無存了。

器物層面對文化的破壞,它只是一個表象,就是一定會發生的。所以才會有這種說法,大陸有一個比較流行的說法:幸虧蔣介石敗退台灣的時候,把故宮的文物大部分都搬到台灣去了,否則的話在大陸也全都砸得不剩了,現在至少文物都還在。也有人說孔廟兩千多年的戰亂,包括北方異族入侵、日本入侵都沒有去砸它,結果文革給砸了!確實也是這種情況。就是在文化層面上就已經做好準備了。

主持人:那從中國傳統文化的角度來講,信仰是包括在文化裡面的,那您剛才講文化沒有提到信仰,信仰層面是怎麼樣的情況?

橫河:文革的另外一個特徵就是消滅宗教信仰。我們把文化和宗教信仰不完全劃在一個層面來看,它的特徵就是消滅宗教信仰。其實這只是中共消滅宗教信仰的延續,在文革的時候達到頂峰而已。

我們舉個例子,以基督教為例。1950年,中共建政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策劃了「三自愛國運動」,我們現在知道的就是以一個標誌事件,就是部分後來發起「三自愛國運動」的宗教領袖會見了周恩來以後開始發起這個運動,就是在中共的直接策劃下發動的。

那麼「三自愛國運動」它原來就有的。中共的「三自愛國運動」它有個新的涵義,就是要服從中共的領導,中共的領導要比宗教更高。當時就有相當部分拒絕「三自愛國運動」的宗教領袖都被判刑。所以「三自愛國」運動它不是一個宗教運動,實際上是中共的政治運動,是由中共的鎮壓機器來確保它完成的。那麼三自愛國會,包括天主教的二個組織和新教的二個組織就成為中共把宗教置於它控制之下進而最終消滅的工具。

儘管是這樣,在文革前,三自愛國會還存在而且成為中共的工具,但是仍然沒逃脫,文革當中三自愛國教會還是被全面關閉了,一直到文革結束。也就是說儘管被控制了,在文革的時候還是走得更遠。

再一個,參與發起佛教協會並且長期擔任會長的趙樸初,趙樸初本人就是中共黨員。中國佛教協會是1952年成立的,也就是說在文革之前把中共的黨員派到宗教團體裡面去擔任負責人已經存在了,而且很可能是常態。就這種做法跟文革砸廟的本質其實是一樣的,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就是這一部分已經有了基礎,文革是達到了高潮。

而這種改變宗教團體的性質,把它商業化,或者世俗化,最終達到本質上消滅的目的,這種做法其實一直延續到今天。

主持人:我們綜觀中共的歷史,從它建黨開始就一直不停的進行一個階級打倒另一個階級的這種形式的階級鬥爭。那麼文革從本質上來看,它是不是還是中共這個階級鬥爭的延續?如果是的話,它跟文革前的階級鬥爭有什麼區別?

橫河:從本質上來看,文革和文革前的階級鬥爭是一樣的,它都是從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階級鬥爭的概念出發延續下來的。即使是文革前,其實階級敵人它也不是固定的,它也老變,文革變的特點是就是文革的範圍要廣的多,而且打擊的力度要大的多。其實在這之前,每次政治運動的主要對象都有變化,每次都不一樣的。當然每次新的運動發動的時候,前幾次運動的對象都會順便再倒楣一次。它不像文革,結束以後有一部分人以後就再也不倒楣了,而且還掌了權。這個文革其實也不例外,只是文革持續的時間長達10年。

先後被迫害的群體數量巨大,而且它不像文革前那樣階級分明,今天是革命階級的,明天可能就是反革命階級的,這個變化太快了。迫害和被迫害的轉換角色非常非常快,這個是文革的特點。

但是有一點是不變的,就是民眾總是受害者。文革和前17年主要或者是唯一的區別就是在階級鬥爭方面。文革的開始這幾年,有人說只有這三年才能叫三年文革,後面七年他們說不是文革,有一種觀點。那不管怎麼說,就是文革的前幾年毛澤東打擊的目標,在它的階段性打擊目標當中有中共的政權結構本身和中共的各級黨政官員,這跟文革前是不一樣的。

但是這在中共的內部並不少見,建政之前因為中共還沒掌握政權,所以它要怎麼鬥,內部鬥的話那只是局部的,和一般中國人沒有關係。而文革是建政後,因為整個政權的力量動用了社會的力量、黨外的力量來實現對中共內部的殘殺。這是能夠實現中共49年以後文革的一個特點。

主持人:那我們剛才講到文革前預演的因素裡面有提到一個教育。文革開始的時候參與的主力是在校的學生。那麼從教育來說,它是怎麼樣能夠把在校的學生塑造成可以來發起暴力的這樣一種參與者?

橫河:這個跟當時的中小學教育有關,就是文革最積極的一部分人他的主要教育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完成的。我們那時候進小學最先學的漢字是什麼?學的是什麼什麼萬歲,它的個人崇拜是貫穿在教育當中的,這是一個。所以導致在文革開始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聽一個人的話。

另外一個就是階級鬥爭學說。這個階極鬥爭學說在學校教育的時候,就是對敵人不管你多殘酷都不過分,它這裡沒有人道主義,它人道主義要加階級定義,叫「革命的人道主義」,所以對階級敵人是沒有人道主義的。沒有普世價值、沒有傳統文化,只有黨文化,這是文革前17年教育的結果。最典型的教育的階級鬥爭和螺絲釘英雄都是在文革前大肆宣傳的。像雷鋒、歐陽海,這些都是文革前的英雄。這個我們以前談過了。

到了文革的時候有一個很重大的現象,就是中國的農村痞子是少數,就是一個村子裡面大概也就一兩個人不幹活,然後共產黨來了以後就跟著跳得最起勁的,這叫「痞子文化」,毛澤東是最推崇的。這個痞子文化從湖南的農民運動開始,到土改時候的激進分子,到了中共統治以後走上了學校的殿堂。也就是說在學校裡面力圖教出來的人就是中國革命、就是共產黨所利用的那些痞子。這個當然不能怪老師,因為他們只能教這些;也不能怪學生,因為他們只學到了這些,沒有別的東西。當然不是說違法、打人、殺人的沒有責任,就是個人的道義和法律責任該負的還得負。但是我們現在討論的是文革能夠發動起來的條件。

主持人:講到文革,大家可能對文革特別是初期的文革中所使用的一些暴力手段印象非常深刻。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比如比較典型的是湖南道縣和北京大興的大規模屠殺四類分子、廣西的吃人事件,像這種手段是正常人想都想不出來的,但當時怎麼會就發生了呢?

橫河:這個所謂對階級敵人的手段在鎮反、土改開始的歷次政治運動當中都能找到線索。其實之前在延安打AB團的時候,這些手段都使用過;文革只是走了更極端更廣泛,而且更公開,人人都看見了。在這之前有些人沒有看見。

而針對中共內部官員的鬥爭手段,如果說我們不考慮剛才講的紅軍時代和延安整風的這個內部清洗的話,直接的樣板是1964年劉少奇搞的「四清運動」,就是王光美的「桃源經驗」。其實那個「四清運動」整共產黨自己的幹部整得也很慘的。就說這些都是有歷史根源的。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文革一開始從教育層面,比如一開始進了小學就講個人崇拜,最近大家對個人崇拜討論得也比較多。我們都知道,對毛澤東本人的個人崇拜是對文革發起和整個文革能夠進行十年它都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那麼文革前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它到底到了什麼地步?而且它具體起的作用能不能再講一下?

橫河:談到個人崇拜的話,其實是文革最具諷刺意義的事情。文革首要打擊目標是劉少奇,可以說文革的整個發動就是為了把劉少奇打下去。毛澤東使用的武器就是對毛本人的個人崇拜,就是說它使用的武器不是法律,甚至都不是一個完整的理論,在那個時候大家就要聽毛澤東怎麼說的,那個就是理論了,就是正確的,它不需要論證的,就不需要驗證,那個沒有爭論的餘地。所以在這個地方,個人崇拜起的作用比理論起的作用還要大,至少對於參與的人來說。

但是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卻是劉少奇一手製造出來的,當然還有別人一起推手,就是劉少奇是主要的推手。從1942年開始到1945年的七大整個過程,劉少奇是推動確立毛澤東思想和對毛澤東個人崇拜最主要的推手。這為什麼是最具有諷刺意義的呢?就是他一手創建出來的系統最後變成了把他打下去的一個最致命的武器。

大躍進、大饑荒以後,另外有一件事情也是蠻重要的,就是劉少奇、鄧小平那些黨內相對比較務實的勢力想重建這個社會。這時候他們就想辦法把毛澤東架空,架空以後,把毛澤東排擠出一個實際決策層,作為交換的話就大力鼓吹對毛澤東的崇拜,結果就被毛澤東利用交換的條件來最終把那幫人打下去。所有這一切其實都為文革打下了基礎。

所以不是像我們想像的個人崇拜,現在人一講到個人崇拜,就認為文革就是個人崇拜,其實個人崇拜,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最後導致文革是從延安整風就開始了。

主持人:現在大家想起來文革,文革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亂!它亂到一個什麼地步呢?它的理論天天變,就像您剛才講的毛澤東說了什麼話,它就是理論,它根本不需要去論證,也不需要法律。而且各個階段的革命者和敵人都在不停的變化,可能今天你是革命者,第二天你就成了階級敵人。

橫河:對。所以文革現在講起來好像就是鬥走資派,其實這是官方有意給人造成的一個印象。運動開始的時候頭幾個月,就是以毛澤東的一張大字報為界,在一張大字報出來之前是中共經典的政治運動,就是自上而下、體制對體制外的民眾,或者是常規的敵人進行鎮壓和鬥爭。這個是劉少奇派工作組的階段。

這個有二個文革前的來源,一個就是歷次政治運動整人的延續。就是早期那幾個月整的是什麼人?整的是傳統的敵人,就是地、富、反、壞、右,再加上知識分子,這些人分別來自不同的政治運動,是不同政治運動的產物。地、富是土改的產物;反革命是鎮反的產物;壞分子是多次運動的積累;右派是反右鬥爭的產物;那麼再加上資產階級反動權威。其實打資產階級反動權威是反右鬥爭的延續,因為反右鬥爭打的也是知識分子。所以這是一個歷次運動的延續。

工作組進入北京各個大學機構以後,又打壓了反動學生,最早打的一批敵人是用體制的力量對體制外進行鎮壓的。當然那部分所謂被工作組打壓的敵人後來就變成造反派的主力了,那是另外一回事。政治運動開始的時候,打擊的對象是傳統的敵人,執行者是正統的原來體制的力量,就是文革以前每次政治運動都是這麼搞的,中共傳統整人就是這麼整的。而這個又是文革早期的一部分,不能夠把它和文革分開來。

另外一部分,運動的時候它的勢力就是特權階層,就是文革早期特別是在北京,有一批紅二代,所謂「紅五類」的最高層,他們不願意跟其他的紅五類劃成一類的。這是中共前17年統治下形成一個新的權貴階層,這一些人的子女一開始打擊階級敵人,也是打擊傳統的階級敵人。後來打走資派打的是他們的父母。這就是北京早期的「聯動」和「西糾」這些組織。這一批人很快因為政治的轉向,父母就變成打擊的對象了,銷聲匿跡了,一直到文革以後才出現。

很多人把後來毛澤東打破權力結構、打走資派作為文革的主要內容,而忽視了所謂走資派迫害民眾早期的部分。這個實際上跟官方的宣傳是有關的,因為官方故意這樣宣傳。其實文革有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性質。後來官方所做的結論,是把那些被打的老幹部作為文革的受害者強調的,文革,好像錯誤就是打了老幹部。當然這些人也是文革的受害者,但是過分強調他們文革受害者的身份,實質上是掩蓋了他們作為體制內的執行者在前17年,文革之前,對中國民眾的迫害;同時也人為的割裂了文革前和文革中共政策的一貫性,過分強調了文革前和文革的不同之處,而有意忽視了兩者的共同之處。

主持人:官方在文革之後的結論,它定論它有一個造反派,它是說這個屬於運動後清算的三種人之一。那麼我們從文革的歷史來看,其實這個造反派它內涵是一直不斷的變化的。

橫河:早期的造反派倒是比較一致的,就是說這些人當中有那麼一批人是中共歷次運動打擊或者傷害過的,或者在中共統治下不太順心的人,這些人當然他不是地、富、反、壞、右,列到敵人的行列裡,因為列入了你就不可能有機會造反了,立馬就把你殺了。他們不可能,可能也不敢去認識到這是中共的邪惡造成的,都是歷次政治運動積累下來的。他們多半就把怨氣和仇恨放在本單位領導,他們不會去打上面的,對本單位領導有仇恨,一旦有了機會,特別是當毛澤東號召破壞中共的政權機構的時候,這些人就是最好的打手和炮灰。

這些人雖然曾經自己被不公正對待過,但是他們並不代表正確的力量,他們實際上只是努力擠入毛澤東所要建立的新秩序當中去。他們要爭先恐後的表示他們革命比別人更徹底,因此打壓所謂傳統的階級敵人的時候,他們的手段其實也是極其殘酷的。

也就是說文革前,歷次政治運動加上大饑荒,在社會上已經積累起了相當大的怨氣,這股怨氣被毛澤東用來達到他個人的目標。這股怨氣其實也是中共的統治造成的。

主持人:毛澤東他發動文革有一個理論,他是說「繼續革命」這個理論。那麼「繼續革命」您能不能給我們解釋一下,他這個「繼續革命」的理論要怎麼理解?

橫河:「繼續革命」的理論就是說,別人是打完江山坐江山,他是革自己的命。毛澤東認為敵人會不斷的出現,所以要不斷的去革命去打擊敵人,這是他的一個革命理論。

這個理論雖然是文革提出來的,但是在中共統治的實踐的前17年是同一個思路。如果你說鎮反和土改還可以勉強說是革命的延續,就是中共奪取政權革命的延續。但到朝鮮戰爭結束以後,就是歷史的危險已經不存在了。因此至少從反右開始,每次政治運動是製造新的敵人,是有意製造的,不是人家在反他,是製造出新的敵人來進行打擊。這個都是「繼續革命」的思路,雖然那時候沒提出來這個說法,這也是文革能夠發動的基礎。

你很難想像一個從來沒有政治運動的法治社會能夠突然之間發起文革這種規模的政治運動來,這就是為什麼說文革前所有發動文革的理論、思想社會基礎都已經存在了,就等最高領導人有了這個意願,那文革就開始了。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我們因為時間關係就先討論到這裡。我們這次為什麼要選擇討論文革問題呢?初衷就是跟大家一起來探討歷史的真相。大家都知道歷史對一個民族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那句話可能大家都是耳熟能詳的,就是「忘記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忽略歷史的社會是沒有前途的」。

雖然文革結束40年了,當年的很多內幕仍然沒有公之於眾,現在的人特別是年輕人,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段瘋狂的年代,往往都被教科書上所謂的歷史所矇蔽。在全面開放文革研究以前,要回答說什麼是文革是比較困難的,我們在這裡也並不是打算回答這個問題,只是提供我們自己獨特的看法,也希望對大家能夠有所借鑑。

責任編輯:蕭明

評論
2016-04-09 1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