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預言的歸宿──預言中的今天

預言中的今天(19)《馬前課》後四課

Panorama of Forbidden City(fotolia)

  人氣: 42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中國預言大多是按時間順序講的,因此歷史上的事就比較容易對號入座。對於現代和未來,大部分中國預言都講到了中共的興衰,講到中共就已經接近預言的最後部分了。許多預言預測中共會在二十一世紀走向毀滅,比如《馬前課》、《格庵遺錄》、還有一些在民間散傳的預言。在這一卷裡我們將用相當的篇幅來討論這一部分。

另外讀者不難發現,很多預言的最後部分十分相似:就是都講到了會有聖人出現,而人類將經歷一連串災難,然後進入世界大同的承平盛世,而預言到此也就結束了。例如:

馬前課》中講到:「拯患救難,是唯聖人。陽復而治,晦極生明。」(第十二課)「賢不遺野,天下一家。無名無德,光耀中華。」(第十三課)

《步虛大師預言》最後部分說道:「……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滿崗陵,相將玉兔漸東升。蓋棺定,功罪分,茫茫海宇見承平,百年大事渾如夢,南朝金粉太平春,萬里山河處處青。世宇三分,有聖人出,玄色其冠,龍張其服,天地復明,處治萬物,四海謳歌,蔭受其福。」

《推背圖》第五十九象讖曰:「無城無府,無爾無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頌曰:「一人為大世界福,手執籤筒拔去竹,紅黃黑白不分明,東南西北盡和睦」。

《梅花詩》的最後兩節中講:「……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須愁。數點梅花天地春,欲將剝復問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為家孰主賓。」

這一切,講的究竟是什麼呢?這一卷我們將為讀者分析人們最關心、最感到好奇的關於預言中當今與未來的終結。預言像《馬前課》的最後四課、《梅花詩》最後幾段、《格庵遺錄》、《金陵塔碑文》和西方最有影響的預言《諸世紀》以及聖經《啟示錄》都有講述當代事件的關鍵性內容,這都是預言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第十二章《馬前課》後四課與

《推背圖》相關部分

《馬前課》前十課的內容在今天看來都已是歷史了,而且是一朝一課,脈絡很分明。我們在卷二第四章已經介紹了前十課,而後四課的內容則是關於當代和不久的未來。

第十一課 

四門乍辟 突如其來

晨雞一聲 其道大衰

這一課是關於中共的興衰。「四門乍辟」,「四門」指東南西北四城門,象徵皇城京畿,四方隱含全面的意思,「辟」是指「復辟」,暗指共和之後突然間又恢復專制的時代。中共建國雖美其名為人民共和國,卻是個十足的極權專制政權。還有一層意思是:共產主義本是西方的東西,靠暴力鬥爭維持生存,與中國傳統的儒釋道思想完全相反。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曾自稱為歐洲上空可怕的幽靈。

「辟」字通「闢」,「四門乍辟」也形容城府瞬間全開,意指外來的共黨極權迅速入主中原建立的專制王朝。事實上,中共從西元1921年建黨,一直只不過是個小黨。如不是遇到了日軍侵華,在國民黨的幾次「剿匪」下早就被消滅了。中共長期宣傳其領導中國人對日抗戰與真實歷史不合,在西元1945年抗戰結束後,共產黨勢力就侷限在西北一角,當時大多數人都認為蔣介石很快就能消滅中共。到西元1949年期間四年發展,國民黨倒戈兵敗,中共能得天下,是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所以說「突如其來」。而「晨雞一聲」,「晨」表日出,指屬木的東方,對應天干中的甲、乙,「雞」在地支是酉,明顯點出是乙酉年,所以「晨雞一聲,其道大衰」是指西元2005年(雞年)過後,中共靠暴力、謊言建立的紅朝已經末路窮途,將要大衰,走向滅亡了。

說到這裡,後面章節將談到的韓國《格庵遺錄》也有關於「乙酉年」大陸形勢有變的預言。從這些預言整體來看,2005年後中國將發生巨大變化。( 註:許多研究預言的人認為,「四門乍辟,突如其來」指日軍侵華。「晨雞一聲,其道大衰」指日本在西元1945年(乙酉雞年)戰敗。我們認為並不是最恰當。一方面日軍侵華並不是「突如其來」﹔再就是《馬前課》只有十四課,每一課代表一個歷史時期(朝代)。日軍侵華只是中華民國歷史上的一個片段而已。而關於中華民國在大陸統治時期的預言則是第十課。)

第十二課 

拯患救難 是唯聖人

陽復而治 晦極生明

說到「拯患救難,是唯聖人」,就涉及到了前面提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中國預言都提到了會有聖人出現,而人類將經歷恐怖的大磨難後進入世界大同的承平盛世等等,並以此作為預言的結束。有關磨難恐怖程度各個預言都有不同的描述,其中《格庵遺錄》、聖經《啟示錄》非常詳細,《馬前課》雖然只用了四個字,足以凸顯災難嚴重!

後兩句「陽復而治,晦極生明」,有物極必反之意。在卷二介紹的瑪雅預言,其中講到1992年到2012年這段時間是本次太陽紀的最後一個週期,其間一切都將面臨淨化與更新,然後人類就將進入新紀元。這與前面《推背圖》裡的「乾坤再造在角亢」應當是指同一件事,「角亢」是指龍,而2012年正是龍年。如果這不是一個巧合的話,那一定是全球範圍的大事件,那也許就是諸多中國預言所談到的盛世來臨吧!

《馬前課》第十二課是預言新舊時代交接的歷史大事,而十三課就是講進入新紀元以後的事了。

當然了,在歷史還沒有走過這一段之前,對預言的解釋一定是見仁見智的。讓我們靜觀歷史的發展,但我們相信離預言真相大白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幾乎所有中外預言都談到了與舊惡勢力為伍的人將面臨審判,甚至被歷史淘汰。警醒世人要進入未來盛世,千萬不能與舊惡勢力為伍啊!

第十三課 

賢不遺野 天下一家

無名無德 光耀中華

「賢不遺野,天下一家」,是歷來人們稱頌、嚮往的盛世,正是新世紀景象。這一課的預言也和《推背圖》第五十九象不謀而合。《推背圖》第五十九象讖曰:「無城無府,無爾無我,天下一家,治臻大化」,指在經歷磨難的深刻教訓後,人類道德普遍回升後,人們不再互相算計,而能互敬互愛。接下來「無名無德」是說人們都能發自內心地行善,人與人之間互相關愛、互相信賴,親如兄弟,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名利。過去道家也說「上德不德」,這和「無名無德」有異曲同工之妙。

「光耀中華」是說能使天下一家、賢不遺野、萬物新生將源自中國東土,中華文化也將因此興盛。在第一章近代預言家凱西也預言中國將有一天成為全世界信仰的發源地,因為中國將出現一種對神佛的信仰,中國將會成為全人類共同信仰的搖籃,這與「光耀中華」是異曲同工的表達。

再來看看《推背圖》第五十九象頌曰:「一人為大世界福,手執籤筒拔去竹,紅黃黑白不分明,東南西北盡和睦」,這裡「一人為大」應該是指前面所講的聖人。他將使全世界人民都受益,各個人種(紅黃黑白)、國家、民族(東南西北)之間的隔閡矛盾消失,世界和平。

第十四課 

占得此課 易數乃終

前古後今 其道無窮

這一課是講,占卜的卦象到此,預言也就到此結束。故曰「占得此課,易數乃終」。這與《推背圖》相應,在第六十象中的頌說「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都是同一個意思,是說一切都有定數、有安排。前古後今永遠不變的「道」,是永遠不變的宇宙法則,故曰「前古後今,其道無窮」。在《推背圖》第六十象中的讖也很類似:「一陰一陽,無始無終,終者自終,始者自始」。古人云:「一陰一陽之謂道」,讖中「一陰一陽」就指「道」,是「無始無終」,是長存的。人們常說善惡有報,可能就是「終者自終,始者自始」所指的意思吧!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南風

點閱【預言中的今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許人類的歷史真的太漫長,太漫長了!我們知道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們現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謂的「不清楚」來形容,其實意味著我們是知道的,卻漸漸不相信了;另一層意思包含著相對於人的記憶已經遙遠了、淡薄了,一切似乎與現在無關,封塵在記憶的深層裏。五千年以前,我們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遙遠的歲月……
  • 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從帝王將相到文人墨客,從綠林好漢到才子佳人,無論是怎樣叱咤風雲的人物,沒有誰敢說能夠主宰自己的命運,沒有誰敢說不是時勢造英雄,命運沒有固定的模式,絕對的規則。
  • 第四節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與 《諸世紀》

  • 愛德格‧凱西(Edgar Cayce ,1877-1945 )是美國最著名的特異功能者之一,也是二十世紀公認的傑出預言家,他以能夠在催眠的恍惚狀態下給人診病而聞名,他還能在同樣狀態中為別人解讀前世今生的命運,甚至預言未來。
  • 打開思維,讓我們仔細思考一下「高級生命(神)」、「生命能量體(靈魂)」、「現代科學(探索未知)」與「預言」四個概念,「預言」似乎是前面三個概念的綜合!
  • 《馬前課》非常簡潔明瞭,只有十四課,每一課預言一個歷史時代,而且每一課都按順序排列。每一個歷史時代過去後,人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諸葛亮的預言準確得驚人,其中,《馬前課》的前十課已經發生。
  • 夠在這個時候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是最幸運的,此時一切物質都處在淘汰淨化期。雖然會是十分的艱難,可是能生存在這個時代並見證這一切,卻是無比榮耀的。值得一提的是,霍比人所說的「生命大淘汰更新期」,這是諸預言的共同點,其中以瑪雅預言最特別,因為連年代都明確表示。
  • 在古代世界文明史上,瑪雅文明似乎是從天而降,經歷了輝煌繁盛,又神秘消失。瑪雅人掌握著精深的天文學知識、完善的曆法系統、繁複的數學運算以及高度抽象的思維方式。其曆法的精確與完善最令人驚歎!
  • 預言2020年,《地母經》。歷史無聲無息地流逝,然而一茬又一茬的人類道德越來越低下,上天神明早知道人類這樣的發展結局,所以預先留下警世預言,以拯救那些在亂世迷局中依然堅持良心善念的人,也希望醒轉那些不信神的人走上歸善的路。
  • 印度一名少年曾在去年8月預言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的爆發,他在今年4月再度預言,12月將發生比這場瘟疫更嚴重的災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