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民珍事: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嚴自律
管仲認為,治理國家,首先要使百姓富裕起來。百姓富了才容易管理。百姓如果很窮,便不好管理。(志清/大紀元)
  人氣: 3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中國古代,普遍有輕商意識( 也包括手工業)。他們認為,農業是「本」,(手)工業和商業都是「末」。在漢字當 中,「本」指的是樹根,「末」指的是樹梢,由此可見工商業的地位是很低下的。如果有誰重視工業、商業,便被視為「本末倒置」。

然而管仲(以下稱管子),卻主張給末業以適當的位置。管子認為,只有經濟上富強了,國家才易於治理。他說,治理國家,首先就要使百姓富裕起來。百姓富了,才容易管理。百姓如果很窮,便不好管理。如果百姓富了,他們便會安心地生活在自己家中,重視自己的家。只有安居在家鄉,重視自己的家,才能尊敬和服從上級,害怕犯罪。相反,如果百姓很貧窮,他們便不重視自己的家鄉,從而不怕犯上作亂;也就難於治理。他留給後世的一句名言,就是「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要富國富民,管子首先重視農業生產。他說,農民把自己的精力用在土地上,並且不失農時地耕種,國家就一定會富強。他說,到了一個國家,走在它的田野裏,觀察一下農民耕種土地的情況,了解一下它的農業活動,就可以知道這個國家的人民是飢是飽了。管子也是把農業視為「本」,而把工商業視為「末」,並且不准其他行業妨害農業。他說,糧食多,天下的物產就應有盡有了。所以,要振興那些有利於農業的事 業,而掃除那些妨害農業的事情。

但是,在重視農業生產的同時,管子也決不忽視(手)工業和商業,他並不把(手)工業和商業看作是妨害農業的事情。在《管子‧立政》篇中,他提出了「五貧」的看法,指出五種使國家貧窮的作法,這「五貧」就是:山林野火無人救,草木不能正常生長,國家要受窮;水利工程失修,灌溉用水保存不住,流動不暢,國家要受窮;田野中不植桑麻,五穀不能在適宜的土地生長,國家要受窮;農戶不養殖六畜,不種植瓜果蔬菜,國家要受窮;(手)工業生產只重視雕刻奢侈用品,女人只織造那些圖案繁縟的綢緞,國家也要受窮。在這「五貧」當中,他批評了五種不正常的生產情況,而其中的四項是有關農牧業生產的,另一項則是有關(手)工業生產的,由此可見,管仲重視農牧業生產,同時,也關心工商業的發展。

「五貧」當中的最後一項,就是有關(手)工業生產的。這句話反映了他主張工業生產(其實就是作坊式的小手工業生產)不能只生產供少數人使用的奢侈用品,而應以生產大眾用品為主的思想。

管子曾建議桓公要「竱(讀轉)本肇末」,意思是要先把本末一齊發展起來,然後再讓末業走上正常發展的道路,給末業一個適當的位置。在「末業」中,管子最重視的是商業。他說,萬乘之國,必有萬金之賈(讀古,商人);千乘之國,必有千金之賈。意思是說,有萬乘戰車的大國,一定有萬兩黃金的商人;有千乘戰車的國家,一定有千兩黃金的商人。這說明他對當時各國商業情況以及商業在國家中的地位的了解。他讓商人集中到一地居住,監視他們的資財,了解他們的價格,讓他們肩扛車拉,溝通四方有無,用他們所擁有的商品,交換他們所沒有的商品,買賤賣貴,還要讓他們從早到晚從事這一事業,不要見異思遷,還要教育他們的子弟也長期從事商業,興家致富。

對於工匠也採取同樣的辦法,讓他們集中到一起居住,考察他們的勞績,選拔精工巧匠。還要讓他們從早到晚,為四面八方的百姓生產用品,把他們的生產技巧傳授給子弟。也要教育他們不要見異思遷,要世世代代做工,興家致富。

當時,管子把齊都臨淄,規劃為二十一個「鄉」,相當於現在的居民區,每鄉兩千家。其中工商之鄉,就各有三個,可見齊國的手工業和商業的發達了。

正因為管子重視各行各業的發展,齊國才有可能「盡魚鹽之利」,使經濟得到長足地發展,使國力大大增強,特別是軍力也得到了加強,成為齊國稱霸諸侯的根本保證,也成了使齊國能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保持強大的基礎。與此同時,各地百姓都感到:生活豐富多彩,有錢可賺,有物可買,全民方便。以至於國強民富,眾皆歡歌!(《史記‧齊太公世家》《史記‧管晏傳》《國語‧齊語》《管子》)@*#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高宗漸漸明白過來,冷靜下來,然後誠懇的說:「你能如此依法辦事,我就有了可以放心的法官了!」並下令史官:讓他把此事寫入史書。
  • 皇帝親近徐鹿卿,引起許多人妒忌。於是有人捏造假奏疏廣為傳播,偽托徐鹿卿所作,文章中對宰相與文武百官極盡詆毀之能事。
  • 漢文帝在位的時候,匈奴勢力很強大,時常大舉入侵邊塞。漢文帝派劉禮帶兵駐紮在灞上,徐厲駐紮在棘門,周亞夫帶領軍隊駐紮在細柳,以阻擊可能南下的匈奴的進軍。
  • 有一天,光武帝出宮,去林間打獵,直到深夜才乘車回來。他們來到上東門的時候,負責這裡守衛的上東門侯(官職名)郅惲,不給開門。
  • 宋朝的創業開國皇帝趙匡胤,和其後繼位的趙光義,都是打天下的武將出身,也許他們深知「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之」的道理,所以都喜愛讀書,尤其愛讀史書,從中瞭解歷代王朝興亡更替的道理。
  • 雖然帝堯有很多為百姓謀福的事跡,但是其中最為後人稱頌的,要數 「求賢若渴、任賢圖治」一項。
  • 唐朝初年,太行山以東的地區,社會紛亂,人們揭竿而起,攻殺地方長官,響應劉黑闥的召喚,以致各地官府,上下猜疑,人心惶惶。
  • 《柳玭家訓》中,有一篇文章,訓諭子弟說:「家族門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為失當,判罪會重於別人,死後也無顏見祖先於地下,這是可畏的一面;門第高,容易產生驕橫的心理,同時也容易招來忌恨,你干了好事,別人不會相信;如果稍稍有點過失,則會成為眾矢之的,此即所謂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學習上更加勤奮,在行為上更加檢點,這樣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樣。」
  •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義忠信,樂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意思是講,孟子曾經說過:「官職爵位有兩種,一種是天上的官職爵位,一種是人間的官職爵位。有的人,信踐仁義忠信,樂於行善,並且不知疲倦。這種人,在天上是有官職爵位的。另一種人,他們在人間當了公卿大夫,這種人的官職爵位,就叫人爵。」筆者摘譯孟子的這一段話,是為了弄懂清代紀曉嵐的一篇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