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中共和江澤民 牽出共青團(完整版)

人氣 37467

【大紀元2016年0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中共共青團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被習近平嚴厲指責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共青團中央自己也在去年10月發文承認,共青團「可能失去存在的價值」。

一、習打擊令計劃江澤民 共青團遭清算

習近平早前嚴厲打擊黨內的「團團夥夥」,針對的就有令計劃的政變集團。隨著令計劃被抓,共青團出身的多名大員遭牽連。這些人都與江澤民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在中共黨組織已全面潰爛的今天,包括共青團在內的所有組織都已「病入膏肓」,正加速走向滅亡。

共青團近來大事記

2015年7月,當局召開中共史上首次「黨的群團工作會議」。3個月後,港媒消息透露,習近平在「中央黨的群團工作會議」發表講話時,嚴厲指責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的狀況。

習嚴厲批評共青團,「不僅是跟不上、不適應的問題,而是會被青年邊緣化、被黨政邊緣化,甚至失去組織存在的價值」。

2015年10月,團中央書記處發文承認共青團可能失去存在的價值。

2015年10月30日至12月29日,中央第二巡視組對共青團中央展開專項巡視。

2016年2月2日,中紀委在通報對中共團中央的巡視反饋,列出其存在的四大問題:

誤讀誤解群團工作會議精神;
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基層組織渙散,為他人偽造預備黨員身份;
執行幹部選拔任用制度規定不嚴等。

今年2月15日,據海外媒體報導,習提醒共青團官員:「不要老想著升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人。」報導引用消息人士分析,這是習有意凍結共青團官員接班的老規矩。

4月21日下午,中共青年政治學院教師楊支柱的一篇《有感於中青院將停辦本科》的文章在網絡流傳。文中透露,青年政治學院本科停辦,將回歸1985年以前中央團校的狀態。消息還透露,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決定共青團中央將大縮編減員。該消息後被學校證實。

4月25日上午,團中央書記處通報整改情況。

4月28日,共青團出身的地方大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在廣東表態,反對和糾正群團組織「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問題。

5月4日前夕,共青團中央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央今年對共青團撥款減少逾半(減幅50.9%)。其中一般公共預算今年財政撥款為30,627萬元(人民幣,下同),比2015年執行數(即實際支出)的62,413萬元,減少31,786萬元,減幅高達50.9%。

5月4日,另一名共青團出身的大員、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五四青年座談會」,談到共青團的「改革」。

廣東共青團出身的高官大崩盤

4月末胡春華的話並非無的放矢。共青團廣東省委已成為培養「貪腐接班人」的大本營。

4月1日,廣東省委決定,免去徐萍華的肇慶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4月24日,《蘋果日報》等港媒報導,3月底獲任命為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的徐萍華,剛履新即被廣東省紀檢帶走,協助調查。

徐萍華曾任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加上前兩任省團委書記萬慶良、潘逸陽及副書記李嘉已先後落馬,顯示廣東省官場團系統官員大崩盤。

消息還透露,這幾名落馬的前團委書記都曾是「通天人物」,其中潘逸陽、李嘉搭上時任中辦主任令計劃的老婆谷麗萍,通過谷搭上令計劃,進入仕途快車道,官升副省級;萬慶良則利用主政揭陽市期間借發展石化業,通過當地老闆搭上周永康的兒子周濱,進而搭上周永康。

消息還顯示,王岐山對廣東的反腐已指向前省長、「南天王」黃華華。黃不但是廣東團派大佬,也是廣東政壇「客家幫」幫主。黃華華80年代初任廣東省團委書記,90年代中升任省委副書記、省長後,翼下共青團官員快速上位。隨著廣東省官場團派的崩盤,「客家幫」也被瓦解。

此外,黃華華、萬慶良、李嘉等在任期間,都曾追隨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還有報導稱,令計劃的後台也是江澤民。如此看來,廣東這些共青團出身官員的倒台,都和江澤民派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中共部分共青團出身官員迅速「崛起」  有令計劃在運作

在江澤民「貪腐治國」政策下,隨著中共的腐敗,共青團內部也迅速腐敗,與江澤民集團的高官勾結在一起。共青團淪為青年官僚營私舞弊的平台。

在令計劃2007年成為中辦主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後,策劃、操作了許多事,提拔了多人,從中央各部委到地方各省市,黨政軍商,黨羽遍布。從「十七大」前到「十八大」前這五年中,幾乎每個共青團出身的高官的晉升,都有令計劃在幕後運作的影子。

共青團也同時成為年輕官員升官發財的「快車道」。很多官員在短短幾年就能成功從普通幹部擢升為處廳級官員,大批權貴也紛紛將子女送入共青團系統「鍍金」。

據《內幕》引用北京消息稱,與令計劃關係密切的包括,一是當年曾在團中央一直共過事的,如袁純清、羅志軍等人;二是一些共青團出身的地方幹部,如當過北京市委書記的強衛,還有任過湖南團省委副書記的秦光榮等人,更是極力巴結令計劃。

目前,多個共青團出身的官員高危,隨時面臨落馬被清算。

• 強衛

在令計劃的心腹中,有可能最先被抓的,是現任江西省委書記強衛。

《調查》29期報導引述知情人士消息透露,強衛與令計劃的私交很深。在擔任北京市政法委書記後,又與多年掌控中央政法委的周永康多有往來。

報導稱,除了早就傳出的接任公安部長之外,據知情人士稱,令計劃和周永康在密謀「十八大」名單時,也把強衛列入政法委副書記人選,之前他當了8年的北京市政法委書記。

強衛擔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期間,對到京上訪的民眾非常嚴厲,據稱他是「截訪」的發明者。

另據去年初多家港媒披露,中紀委已掌握不少強衛的腐敗線索。

強衛亦靠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而發跡,被列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重點追查對象。

• 秦光榮

現 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秦光榮,在其從政經歷中,有兩個重要階段,一是1984年至1987年在團省委工作了近三年,時間雖不 長,卻與令計劃結下人脈;二是1999年至2003年,歷任雲南省政法委書記和組織部長,在政法系統和組織系統建立關係網。

北京消息來源透 露,秦光榮的政治問題也非常嚴重,捲入了令計劃的政變陰謀;據報,令氏家族插手雲南採礦業,秦光榮為巴結令家,大搞利益輸送。把自己侵吞的國有資產轉給令 計劃家族和周永康家族,換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和保護。有人直接了當地說,秦光榮是令計劃家族在雲南的「帳房先生」。

而秦光榮也積極追隨薄熙來、周永康,成為江派大員。薄熙來落馬前去雲南考察,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在兩天行程中一路陪同,一起參觀軍事基地。自江澤民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秦光榮一直積極參與迫害。

• 羅志軍

令 計劃案事發後,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的仕途前景急轉直下。羅被披露是令計劃心腹之一。在令的朋黨政變策劃中,羅是重要人物。羅志軍一直在江澤民的老家江蘇任 職,與江關係匪淺,也是周永康的心腹。近年來,羅志軍嚴重的腐敗問題、長期包養多名情婦,被調查等消息不斷。在流傳的薄、周政變18人名單上,羅志軍是政 變後的中共公安部長。

羅志軍也被「追查國際」列為追查迫害法輪功的對象。

• 吉炳軒

2014年年底,令計劃及其妻弟、中共黑龍江省公安廳副廳長谷源旭先後落馬。谷源旭被抓後,前黑龍江省委書記、現任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吉炳軒傳出不妙的消息。

2015年3月,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員高新的文章披露,吉炳軒的問題與令計劃有關。吉炳軒最先是在團中央擔任書記處書記時認識了令計劃的妻子,而後通過令計劃的妻子牽線進入了令計劃的「團團伙伙」。吉炳軒被提拔後,基於利益交換,吉炳軒向令的妻弟谷源旭「伸出援手」。

吉炳軒同樣追隨江澤民積極迫害法輪功,是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 賈春旺

有共青團背景的賈春旺,先後經歷了趙紫陽內閣、李鵬內閣以及朱鎔基內閣,最後投靠曾慶紅、江澤民。1998年3月起,賈春旺擔任中共公安部長,2002年12月至2008年3月,先後擔任中共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檢察長。

賈春旺在公安部和最高檢察院任職期間,正是江澤民集團殘酷鎮壓法輪功時期。賈春旺是江澤民集團殘酷鎮壓法輪功的急先鋒。

今年5月6日,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發表有關中共現任和已故最高層領導人親屬涉入「巴拿馬文件」的最新報導。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負責宣傳口的劉雲山,其兒媳婦賈麗青也榜上有名。

據悉,賈麗青正是賈春旺的女兒。

…………

江澤民是中共巨大腐敗網絡的總源頭

過去十幾年,中共官場中的官員個個都想與共青團攀附關係,期望能夠步上仕途的「快車道」;而今個個避之則吉,唯恐惹禍上身。

隨著令計劃的垮臺,中共共青團也出現樹倒猢猻散的態勢。習近平早前嚴厲打擊黨內的「團團夥夥」,以及「人身依附」、「門宦」等歪門邪道,針對的便是令計劃一脈。

2015年9月1日,一家與中共軍方有密切聯繫的雜誌《環球新聞時訊》刊登題為「黨政軍老虎扎堆 源頭難辭其咎」的文章。

文章在分析令計劃的背後如何時稱,「其弟令完成(王成)也是通過令計劃建立了盤根錯節的利益勾連關係,顯然也維繫在『老闆』或者『老闆』代理人的權力周圍。」

文章點出「黨政軍大老虎扎堆結網、觸目驚心的現狀也令人匪夷所思」,老百姓除力挺除惡務盡外,更呼籲深挖藏在黨政軍高層的「罪魁禍首」。

文章罕見點名,指「新四人幫」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薄(熙來)的共同老闆就是江澤民,並呼籲「是時候問責源頭了」!

共青團的問題所在

從共青團的定義來看,是所謂中共的「助手」和「後備軍」。其實,它一度確實起到了這樣的作用,為中共培養後備官員。中共許多過去和現在的領導人,都曾任共青團要職。

江 澤民「貪腐治國」的幾十年,使得共青團出來的這些要員不僅奉承迎合、八面玲瓏,而且貪腐嚴重。特別是近幾年來,共青團可謂惡名遠播,其招募的「青年網絡文 明志願者」即五毛大軍備受詬病,同時共青團高調所做的事情,很多都為民眾所不齒。共青團和中共一樣,與民眾越走越遠。

近兩年來,中共共青團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加速下滑,其在網絡上培養“五毛”,並不時挑釁民眾的舉動更是招致全民反感。(網絡圖片)
近兩年來,中共共青團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加速下滑,其在網絡上培養“五毛”,並不時挑釁民眾的舉動更是招致全民反感。(網絡圖片)

二、共青團到處引發民憤 面臨垮台

近兩年來,共青團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加速下滑,其在網絡上培養「五毛」,並不時挑釁民眾的舉動更是招致全民反感。共青團的名聲也臭不可聞。

網絡上的大陸民眾毫不掩飾對共青團的厭惡。有網民公開喊話:「強烈要求解散共青團。」還有的說,共青團已是「高位截癱的廢人」,中國共產黨更是滿身流膿的惡鬼,全都解散吧。

「作惡之人」中又見共青團

在中共發動「文革」50周年前夕的5月2日晚上,北京大會堂舉行了一場「紅歌」晚會,唱的很多是「文革」的歌曲,開場所唱的就是臭名昭著的「大海航行靠舵手」這首歌。此晚會引來輿論強烈批評,被外界質疑是「文革風」復辟。

報導稱,這是由中共宣傳部下屬宣傳教育辦公室、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中共團中央中華未來之星組委會、中國歌劇舞劇院主辦的一場交響演唱會。

在這次爭議事件中,共青團再度深陷其中。

這已經不是共青團第一次招來民眾的厭煩了。

「五毛約架」事件背後的共青團身影

2015年7月22日下午,山東威海市文登青年侯聚森(五毛)在校門口與人約架,之後被警方處以行政拘留十日。

侯聚森約架事件發生後,共青團的不少官方微博對此表態。最先引爆並擴散的官方帳號是山東共青團官微,隨後共青團中央官微發聲力挺侯聚森約架事件。

但是這個「五毛」約架事件,遭到中共兩大黨媒刊文猛烈嗆聲,大量官方毛左、「五毛」捲入互戰。該事件此後成為引發中共黨團派系嚴重分裂的政治事件。

隨後,侯聚森(網名:侯聚森-側衛36)被網絡「人肉搜索」,發現其除了吹捧共青團「萬歲」等言論外,在百度貼吧等網絡平台發表的若干言論,均是一些具有攻擊性甚至不堪入目的污言穢語,被網民稱為「網絡痞子」。

隨後,侯聚森與共青團之間的關係被揭開。

據侯聚森本人發布的消息顯示,他已被共青團山東省委和省教育廳主辦的山東青年政治學院錄取,被官方視為「重點培養對象」。去年6月29日至7月2日,山東省共青團在山東青年政治學院組織網絡宣傳引導工作專題培訓班,共120餘名學員,侯聚森是其中之一。

共青團與任志強的第一次「戰火」

過了兩個月,即2015年9月21日上午,共青團中央官微發布微博稱:「對於我們共青團人來說,共產主義既是最高理想,也是實現過程。」並喊出「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此話引來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的炮轟。

任志強評論說「曾經被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此回應被網上「五毛」圍攻後,任寫出長篇文章解說為甚麼共產主義是騙人的鬼話。

任志強在《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一文說,「我們被欺騙了十幾年。文革讓我知道只有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鬥爭再革命。而沒有共產主義接班人!」任志強還認為,中共想讓共青團員們接共產主義的班是天大的笑話。

隨 後,共青團宣傳部長景臨發表《與任志強先生商榷》一文,給任志強扣上帽子,很快各地共青團系統的攻擊文章跟上,共青團湖南官微發出《警惕任志強的詭辯 術》、青春湖北發出了「對共產主義實幹者的質疑,才是急功近利」、呼和浩特共青團官微發出「站好,理想主義——致任志強的們一封公開信」……

9月21日至9月23日,除相關微博、評論外,雙方針鋒相對地發布了三篇長微博,每篇都是兩三千字。

9月24日12點23分任志強發微博稱,「領導指示」刪微博,於是「這次看領導面子刪了,但下次再有類似情況仍會堅持反擊。」

新浪上自喻是「農夫」的網民指責共產主義的說法:「共產的是你們既得利益集團,是你們這群吃著人民的,喝著人民的,還要欺負人民的特權階層。為了能繼續吃喝人民血汗,繼續欺壓良善,你們就拿一個破主義,繼續給人畫餅,現在沒人相信了就急著跳出來打壓。」

海外中文媒體的報導稱,在那次較量中,團中央似乎沒有巴結上習近平,卻被任志強一個人幾乎打成啞巴。也因此,團中央與任志強就這樣結下了樑子。

共青團再攻擊任志強 文章被刪

今年2月後,網絡上「硝煙」再起,這一次,團中央似乎找到了報復任志強的機會。

2月19日,在習近平視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央視後,多家中共喉舌報導稱「黨媒姓黨」。

當日晚上,任志強在微博發帖炮轟:「徹底地分為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此言論立即掀起軒然大波。

隨 後,任志強被中共多家喉舌戴上「反黨」高帽,在網際網路「遊街示眾」。同一天,中青網法人微博@中國青年網發表評論稱,「任志強這樣的黨員,其長期以來的 言行都早已背離了黨的根本宗旨,違背了黨的政治紀律,已經不能稱之為共產黨員了。」文章還表示要「堅決把這樣的毒瘤清除出去」。這是網絡上最早發出的對任 志強「清黨」的輿論之一。

2月25日,中青網發表作者「明啟」寫的《應堅決把任志強這樣的黨員清除出黨員隊伍》。該文在網絡上流傳相當廣泛,在觀察家看來,它是中青網追殺任志強系列文章中,殺氣最重的強悍文章之一。

就是這樣一篇充滿殺氣的文章,隨後突然消失了。如果用這篇文章的標題在中青網上搜索,得到的結果是「蒸發」了。

該網還採訪了中共政協委員、上海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葛在報導中稱從未看過任的微博,卻對任進行了嚴厲批評,一時輿論嘩然。

中青網的採訪報導惹來葛劍雄的不滿。

在該網發表對葛劍雄的採訪2小時後,出人意外的是,葛劍雄在個人微博發布言論對中青網予以譴責。葛劍雄說:「我十分震驚、非常遺憾地看到了中青網在未經我的審閱、未經我同意的情況下發表了這樣的標題和內容。」

中青網因此淪為外界的笑柄。

共青團一官員被揭是「兩面人」

任志強事件剛剛消停,另一場「戰火」又起。今年3月中共兩會後,「山東5.7億非法疫苗案」在大陸爆發,「疫苗恐慌」席捲而來,民眾人心惶惶。此時,一名共青團官員因替中共站台而遭到「人肉搜索」。

事 件的起因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公知賀衛方因為在微博轉載外國人對「問題疫苗」事件的評論視頻,遭到共青團中央網絡影視中心副主任藺姓女子(網名為「小 藺」)的批評,指賀衛方等是「助紂為虐」,並直接爆粗「……請滾回去滾出去」。賀衛方隨後在微博上反擊,指其把揭露疫苗黑幕定性為「攻擊中國」是「不識好 歹」,並稱「真正助紂為虐的正是你這種三流官僚」。

隨後,網民開始「人肉搜索」藺姓女子過去的微博,有人指不但她的兒子在加拿大留學,連她的外甥和外甥女都在加拿大,抨擊她「人前反西方,人後託孤西方,太分裂。」

有 網民表示,「一邊義正詞嚴的高呼堅決抵制西方價值觀,一邊把兒子、外甥、外甥女送到西方,那個叫小藺的迅速竄紅,火爆網絡。其實這不是她一個人的故事,而 是天朝一道炫目的風景。一個無聲的行動,勝過一萬句聲嘶力竭的口號,無論他們表演得多麼賣力,裝得多麼自信,都難逃一個恥辱的標籤——騙子!」

「整個國家都是這些口是心非的人在折騰,完蛋了!」

因為網民憤怒洶湧,「小藺」很快就刪除了其所有微博內容。

賀衛方要求取消共青團預算供養和行政級別

3月27日,賀衛方在其個人微博發出四點呼籲,要求中共人大公布共青團中央本年度財政預算。他強調,共青團是群眾團體或非政府組織,不應由政府預算供養,並呼籲取消團中央及類似團體的行政級別。

該微博發出的短短三個小時內,大量民眾跟帖評論,光點讚的就超過5000人。因為反響大,新浪很快關閉了評論和轉評,隨後連微博內容本身也全部被刪除。雖然如此,賀衛方的上述文章還是引起眾多媒體的關注。

未料到該文招來了許多攻擊,28日,共青團福建省寧德市漳灣鎮團委書記王銀川發布8000字長文「十問賀衛方」,文章充滿文革式的攻擊語言。

29日,賀衛方在微博發布《答王銀川》,再次闡述自己的立場,並且回應了王銀川的其他質疑。

4月1日,大陸凱迪網有網民就賀、王之爭發表看法:「賀衛方從法律角度闡述了共青團的地位及應該的行事方法,還有報酬取向,這叫大家眼前一亮。原來,共青團的性質是群眾組織,也沒有具體的為百姓當「公僕、當勤務員」的工作,拿納稅人的錢實不妥當。

該網民還表示,「對賀衛方的說法,團幹部王銀川大為惱火了,其發表了文章反駁。但,咱看他的文章,儘是扣帽子,打棍子的文革式的恐嚇。其這樣的文風,很明顯是在用政治勢力壓人。王銀川所以如此,究其原因,應該是動了其團幹部的奶酪。」

賀衛方幾乎一語中的。

5月1日之前,團中央公布今年部門預算,其中一般公共預算財政撥款約為3.06億元(人民幣,下同),比去年度的6.24億元,減少達一半,其中在外交、新聞出版、文化產業發展等項目上的預算均為0。

團中央旗下的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早前已傳出停辦本科課程,一度引起師生疑慮。目前,團中央旗下有多達二十個直屬單位,其他相關組織更多不勝數,預料將有大批機構被合併或裁撤。分析人士表示,此次改革的矛頭,更多的是對準共青團的行政及權力機關。

5月6日,共青團中央新浪微博帳號還發表了一則消息稱「當國家傳媒均已操控在境外勢力手中時,就是亡國的信號。」

有網民的評論一針見血:「看不懂,翻了翻評論才知道,橫豎寫著兩個字:你XX扣我錢。」評論隨後附上「笑哭」的表情符。

共青團老是做不得人心的事

「團中央的智商真的不怎麼夠數 」,大陸網民對團中央如此評價說。這又源自何事?

近期,大陸男藝人韓庚被共青團中央力推為「優秀青年」、「傳播青春正能量」的代表後,網上有關韓庚的「黑歷史」被起底,指韓庚曾笑嘻嘻講述自己偷東西,逼迫同學喝尿等醜事,引起不少網友反彈,認為他身為公眾人物,不該如此「毀三觀」。

「這真不是人品問題,這是智商問題。這不是缺心眼嗎?如今團中央居然把韓庚給捧成『青春正能量』,不知道一個沒有道德的小偷歌手的正能量到底正在哪裡?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團中央和韓庚的氣質確實一脈相承。 」

網民稱「共青團老是做出不得人心的事情」。

大陸網絡上有一個特殊群體,被稱為「自乾五」。所謂「自乾五」,就是「自帶乾糧的五毛」,是一些網民對在網絡上自發維護政府的人取出的蔑稱,與收錢發帖的「五毛黨」相近。

4月12日,共青團中央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號上發布了一則動畫視頻,反駁網上對「自乾五」的嘲諷,稱他們「愛和平」、「三觀正」,與共青團一起為網民「營造了一片清朗的網絡空間」。

視頻中稱,「自乾五」是一個「嶄新而驕傲」的名詞,他們邏輯縝密、戰鬥力強大,「討厭領工錢的五毛,更討厭領『皇軍』工錢的美分」。

今年1月,共青團官微發帖談「愛國小粉紅」:「【小粉紅是誰?】儘管遭受著種種責難與詆毀,她們卻始終呆萌如初。」

「小粉紅」是對一批「翻牆」網民的統稱。周子瑜事件後,「翻牆」去周子瑜、蔡英文等人的臉書上進行表情包大戰的大陸網民中就有不少人自稱「小粉紅」。這批人包括「五毛」、憤青和部分跟風網民。

評論:共青團面臨垮台 還不明白原因

2015年10月10日,知名評論員章文在《共青團還有存在的必要嗎?》一文中表示,最近兩年,更是感覺共青團陷入了混亂和迷茫。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黨內政治鬥爭的影響,但共青團在新時代下的自身定位不清晰則是關鍵。

當今的青年,大多對政治冷感,而追逐物質。共青團那種大而空的口號,豈能吸引這些年輕人?共產主義早就成為讓人笑話的古董,共產主義的接班人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

2016年4月27日,文化觀察家傅桓發表評論文章稱,共青團或許直到現在還不明白遭拋棄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民眾對他們的反感和厭惡。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方林達表示,共青團作為中共組織的一部分,其衰敗其實也是中共走向末路的表現。現在共青團已是「殭屍機構」,正是「天滅中共」大背景下的表現,共青團與中共一樣,都將走向解體。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認為,從最近幾年共青團的行為來看,早就淪為招致公眾厭惡的一個團體。可笑的是,這個團體不以為恥,還經常洋洋自得,說明直到垮台前,他們都還沒有明白導致他們垮台的原因是什麼。#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共青團承認存在價值被傷 曾被習批高位截癱
北大教授再發炮 論共青團四大問題
方林達:北大教授再次炮轟共青團說明了甚麼
北大教授呼籲取消供養共青團 引熱烈反響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