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輝音樂坊

聽關貴敏唱《那就是我》

作者:德輝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季媛/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886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思戀故鄉的小河
還有河邊吱吱歌唱的水磨
噢,媽媽
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我思戀故鄉的明月
還有青山映在水中的倒影
噢,媽媽
如果你聽到遠方飄來的山歌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
(詞:曉光 / 曲:谷建芬)

故鄉和母親在我們內心深處,象徵了酣甜的沉睡、溫暖的陽光、歌聲歡笑、嘻戲追逐、無憂無慮、安寧和平。遊子總是在經歷了種種磨難、苦痛,在身心疲憊時歸心似箭。

關貴敏先生純樸自然、摯誠熱烈的歌聲,像一個心地明澈的遊子對故鄉的呼喚。是一個堅強坦蕩的男兒,對精神家園的追尋。對於故鄉,我們沒有心機,坦承本真、渴求回歸。關貴敏的演唱把我們帶回心靈中最純淨、柔軟的部份,帶回空靈、幸福的所在。

「我思戀故鄉的炊煙,還有小路上趕集的牛車,噢,媽媽,如果有一支竹笛向你吹響,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我們思慕故鄉,是因為我們厭倦了爭鬥算計、虛偽逢迎。我們思慕故鄉,是因為那兒有生養我們的母親父親、奶奶爺爺、親朋好友。因為故鄉有慈愛、有慰藉、能修養身心,能重獲力量。我們思慕故鄉,是因為情,更是因為情背後的恩、愛、善、寬容、慈悲,因為這些高貴、恆久的精神。故鄉的風物、人情、承載的是我們心靈的安寧、和平。追尋故鄉,其實是精神回歸、天人合一。

「我思念故鄉的漁火,還有沙灘上美麗的海螺,噢,媽媽,如果有一葉風帆向你駛來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就是我。」

歌曲尾聲那就是「我」,關貴敏十一秒鐘的長音,如慕如訴。

那個遠樹生煙、夕陽唱晚、爺孫相喚、鄉音慈睦的故鄉;那個杏花飄飛、梨花帶雨、天純地淨、魂牽夢繞的故鄉還在嗎?

幾年前,重回故鄉,從我長大的城市到鄭州,再到商邱,九百里陰霾,空氣焦糊難聞。再到夏邑縣城,農田起了很多高樓,但從縣城到老家60里路,仍然是坑坑窪窪的泥土路 。這條路修了60年,至今還未修成。

橫貫半個河南省,我在努力查看經過的每一條河流,希望找到清溪潺湲、柳暗花明的一角,但直到故鄉的村落,都看不到一條清澈的河,環境污染已經深入鄉間。

我們村發展成為一個集市,集市在村後的公路兩邊,集市上到處是垃圾、塑料袋、礦泉水瓶、腐臭的食物、動物的糞便。那個在黃土地上鋪張蓆,就能睡下的明淨的鄉村已然遠去。

集市上,一個面容愁苦的老大娘賣給我一筐蘋果,除了最上面幾個是好的,下面的都是爛的。一筐爛蘋果,刺痛了我對家鄉的溫情。這是我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地方,四十年來,每次回到故鄉,種種情事、感受的是人心越來越冷漠、世風越來越淡薄。

爺爺回憶中,很久以前這是個詩書牧耕、禮樂祥和的村子,誰家要出一個小偷,這家人會頭都抬不起來。現在,農村是流氓惡霸橫行,誰壞誰大聲、人們缺乏是非廉恥。中共對社會道德的毀壞深入偏遠的農家村落。

杜甫詩云: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而現在山河蒙垢、草木在污染中求生,人心敗壞、十惡俱全。

故鄉是甚麼?故鄉是我們的根!根是真誠、善良、寬忍,慈愛……根是高貴的品質。沒有高尚的道德,故鄉不過是荒野。沒有高尚的道德,人生不過是兵戈無息的刑場。沒有道德和信仰,我們無家可歸、流離失所。

茅屋竹籬、簞食瓢飲,但有德芳馨,就是神仙日子。華堂高宅、名車美裳、卻苦害毒戕,何如人間地獄?我們追求永遠滿足不了的慾望執著,卻離真正的幸福、離精神的故鄉越行越遠。

關貴敏認識到,人的高貴,在於道德,藝術家應該推動社會道德回升。他說,他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對名利看得很淡了,過去成名成家,榮華富貴,煉功之後看法變了,這些都是過眼煙雲了。」

2016年3月,關先生在洛杉磯參加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他已經72歲,是修煉讓他長保藝術生命。除了這首純淨的藝術歌曲《那就是我》,過去那些歌頌中共的老歌,他都絕不再唱。

關貴敏說,神韻藝術團是在用藝術喚醒人的心靈和良知,神韻藝術團做的事情就是要使人類道德回升。

關先生用他的歌唱,提醒在慾望中迷失了的人,回歸純淨的本我、回歸善良的真我、那才是我、那就是我。#

責任編輯:馬天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3月19日下午,享譽全球的神韻紐約藝術團在洛杉磯地區長灘市第一場的演出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完美落幕,整個劇場座無虛席,深具中國神傳文化內涵的全方位藝術演出,帶給觀眾是一場視覺、聽覺的盛宴與精神的洗禮。
  • 1999年1月初,22歲的托馬斯.多布森帶著一本《轉法輪》從法國來到了中國吉林省長春市。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溫中,每天清早,托馬斯在吉林大學煉法輪功。在法輪功的學法小組裡,他是唯一的西方人,和中國同修一起通讀《轉法輪》。托馬斯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在這裡,他找到了追尋已久的一切。
  • 平和與正常,溫柔與善良,似乎遠在他方。但或許,在這難關下,正需要我們心中的良善,指引我們去往對的地方。
  • 唸歌是台灣的一種說唱藝術文化。表演方式有一人的自彈月琴自唱;也有二人組以月琴、大廣弦樂器為主的,亦稱「一對手」;也有加上其它樂器殼仔弦、二胡或笛或鑼鼓等的伴奏。而記錄唸歌歌詞的小冊子被稱為歌仔冊。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個八度音程平均分為12個半音音階的律制,在交響樂和鍵盤樂器中應用非常廣泛,可以說是輝煌西方音樂殿堂的基石之一。現代的鋼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來調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更是完美地詮釋了平均律的優越性和轉調的完美,被譽為鋼琴文獻的舊約聖經。其實十二平均律的確立最早是來自中國,很可能是通過東西文化的交流傳到了西方,被西方稱之為中國的第五大發明呢。
  • 《黃帝內經》是傳統中醫尊奉的經典,裏面記載著這樣一句話:「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只有當人的心靈平和寧靜、心態積極穩定時,五臟才能夠正常運作。 根據這個道理,我們的先祖發明了「五音療疾」的辦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譽全球的神韻交響樂團連續第八年蒞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為觀眾帶來兩場東西方音樂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紀元)
    所以,中國古代有交響樂嗎?嚴格地說,中國古代沒有西方這種基於和聲原理的交響樂。這聽起來讓人些許遺憾呢……從2012年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以來,神韻音樂聲名鵲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樂愛好者的喜愛,彌補了這個遺憾。
  • 被稱作神州的華夏大地上,神傳文明磅礡而多彩:從三皇五帝時的古樂,到先秦的鐘磬樂;從西周、春秋時的《詩經》《楚辭》到漢時的樂府;從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詞調音樂、元朝的戲曲雜劇到明清進一步繁榮的民歌、小曲、說唱以及地方聲腔的發展,京劇的產生。各個朝代的音樂形式大不相同,曲調豐富而古樸,底蘊各異而雋永。
  • 「奇異恩典,樂聲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這樣無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經盲目,如今又能看見。神跡讓我心存敬畏,減輕我心中的恐懼。神跡的出現何等珍貴,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時刻……」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優美的歌聲迴蕩在意大利著名的米蘭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會通過網絡頻道向全球進行現場直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