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50周年研討會 目擊者揭「嬰兒撕兩半」

5月17日下午1點在紐約法拉盛的喜來登酒店,北京之春主辦了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週年的研討會現場。(駱亞/大紀元)

人氣: 66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5月17日下午1點在紐約法拉盛的喜來登酒店,《北京之春》主辦了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邀請了當年的文革親歷者或長期對文革進行研究的專家學者,針對中共犯下的罪惡,對文革進行了反思。現場有目擊者揭當時有嬰兒被撕兩半。

專家們從文革的性質、爆發的原因,以及對社會方方面面的影響進行了深度的探討,並譴責當年的屠殺者,要求他們投案自首。專家們認為只有剷除一黨專政的制度,建立憲政民主,中國大陸才能不再重演文革的悲劇。

陳破空:文革中的屠殺者沒有資格道歉 只有投案自首

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由《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主持,首先由旅美政論家陳破空先生演講。他介紹說,當時文革一開始就有個紅八月,「僅僅在一個月內,在北京市就有一千八百多人被虐殺,包括師大女附中副校長卞仲耘;有十萬多人被強行下放到農村,都是那些被稱為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人、右派)的人。紅八月並擴散到北京郊縣大興縣,發生了屠殺,一夜之間五類人被滿門抄斬,總計325人被殺,22戶人家被滅門,男女老幼都不放過,最大的80歲,最小的38天。他们被用棍棒打死、用鍘刀鍘死,用繩子勒死、推入坑裡活埋致死等。」

陳破空表示,文革之後的1980年,中共高層開了號稱4千人的大會,反思了文革在內的歷史,包括評價毛澤東。與會的中共元老包括陳雲、彭真等要求徹底否定毛澤東,認為他是文革的罪魁禍首,但是掌握政治實權的鄧小平力排眾議,要求給毛三七開。他們當時在上海的西郊賓館開會,鄧小平對新政治局常委提議,等這批老人走後,可以全面評價毛澤東,在場的人都同意,但這事後沒有發生。

旅美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旅美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陳破空批評當時獲得平反的一批中共高官:「他們原本可以利用他們的地位、他們的影響力去做更多的工作,去認真反思文革,去避免一黨專政的文革死灰復燃,但這些人從自己角度去解釋文革,只是權衡自己的利益,他們的現實利益決定了自己的立場,死心塌地去維護一黨專政制度。」

陳破空還認為,當年一批老紅衛兵都是中共高官的子女,但事後這批人也沒有進行反思。他舉例紅二代宋任窮上將的女兒宋彬彬,她帶領一批人將師大女附中黨總支書記兼副校長的卞仲耘活活折磨死。前二年宋彬彬有一個懺悔。

陳破空認為文革中的屠殺者沒有資格道歉,要做的是投案自首,公安不受理,就讓國際法庭來受理來主持公義,讓中共反人類、反人權的罪行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丁凱文:徹底清算文革 是當今責無旁貸的工作

丁凱文原來在北大歷史系長期致力於文革研究。他在演講中表示,「文革過去了50年,用一句話來說,共產主義死了,但屍體還活著,文革雖然過去了,但文革的土壤依然存在,所以薄熙來在重慶搞唱紅打黑、批判任志強的那個十日文革,不斷在現實的生活當中重演。因此探討文革、研究文革乃至於徹底清算文革,是必須要做的,而且是當今責無旁貸的一個工作。」

丁凱文原來是北大歷史系,長期致力於文革研究。他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丁凱文原來在北大歷史系長期致力於文革研究。他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現在看來,反思文革的任務任重而道遠,首先我們要反思中共的一黨專制制度,這個專制制度不徹底剷除的話,文革的土壤依舊存在,那麼文革還會以改頭換面的形式在中國大地上重演。另外我們還需要推行憲政和法制,實行全面的言論自由,絕對不可以以言治罪,媒體不可以姓黨。另外要開放全面的檔案,對文革進行更加深入細緻的研究,做到這點才能與文革徹底告別,中國大陸才能不再重演文革的悲劇。」

「文革是中共政府在借刀殺人」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先生在演講中主要談了文革中的武鬥問題,「打人的人、施暴的人有恃無恐,他們不受法律制裁;另一方面,被打的人不敢反抗,這是政治迫害的問題。這是政府有意識的放棄一部分責任,必然導致的一種局面。文革為何出現這種武鬥,其中政府扮演的角色,都是中共政府在借刀殺人,實際上要追究的是政府責任。」

文革五十週年研討會由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主持。(駱亞/大紀元)
文革五十週年研討會由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主持。(駱亞/大紀元)

文革爆發時,戴開元在科技大學讀書,他親身經歷了整個文革過程,他前不久寫了一篇《文革的本質是一場大清洗》,胡平介紹,該文章在網上影響力很大。

戴開元在研討會上針對「人民文革論」進行批評,他認為並不存在所謂的「人民文革」和「官方文革」兩種文革,持有這種觀點是沒有看清文革的性質,「文革就是毛澤東利用群眾組織進行大清洗,清洗黨內、軍內他所認為的對他不忠誠的幹部,不管是保守派、造反派還是激進造反派,他們都是老毛利用的工具而已。」

「九一三」謎團、周恩來掌握祕密警察鐵腕控制等 有待於揭開真相

獨立作家畢汝諧在研討會上的演講題為《文革表面混亂與周恩來掌握秘密警察鐵腕控制》。他認為人們對周恩來掌握秘密警察在文革中的背後運作一無所知,他此前寫過一本《周恩來評傳》,談過周恩來稱為政治不倒翁是因為他精於權術、工於心計等等,他在林彪死後處於第二把手的危險位置卻得以善終。將來有一天中國像東德一樣變天時,秘密檔案都公布出來後才能真相大白。

「九一三」研究會會長邢達崑先生在演講中表示,林彪、葉群是被毛澤東暗殺。他從實證來研究林彪,提出在林彪出逃的三叉戟飛機上有9個人死掉了,當時中國駐蒙古的一個二秘,­拍攝了當時的一些圖片。

「我通過研究這些照片發現,這架飛機上唯一的一個女屍體30歲左右,身高在165至166之間,而葉群身高155左右,50多歲了。這個屍體上飛機前就死掉了,而且與葉群身高不符,顯示葉群沒有上該架飛機。」他還舉證林彪也不在這架飛機上。有關「九一三」的謎團至今沒有真正揭開。

九一三研究會會長邢大崑先生在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九一三研究會會長邢達崑先生在五十周年研討會上演講。(駱亞/大紀元)

耶魯大學講師康正果在演講中介紹自己正在寫的論文《共惡論》——從靈性殘缺到禍亂中國,這裡的共惡是指毛澤東所領導的共產黨共有的惡,包括該黨統治下國人或多或少共有的惡。

另外,金鐘、張樹博、李維東、陳闖創、呂京華等人也都進行了演講,分享了各自對文革的研究心得。

現場觀眾與演講嘉賓互動熱烈

研討會最後由陳破空主持觀眾與演講嘉賓之間的互動。有觀眾提問,金鐘先生用了大量篇幅闡述中蘇之間的對峙,是否想說明毛澤東發動文革是想爭奪話語權。

金鐘回應表示,「文革最大的敵人在毛澤東心目中是蘇共,劉少奇等在中共黨內被打倒的人都是在這樣一個大的所謂戰略目標下的犧牲品、或者說替罪羊。中蘇之間的分歧其實從戰後斯大林就開始,一直到戈爾巴喬夫。這樣一個過程跟毛山大王本質是根本相對立的,矛盾不可避免的。至於說,毛請尼克松來中國,很明顯的是聯美反蘇,按共產黨的教義來講,這根本就是一種背叛行為。」

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週年研討會現場,知情觀眾揭露文革殺人犯的罪行(駱亞/大紀元)
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週年研討會現場,知情觀眾揭露文革殺人犯的罪行(駱亞/大紀元)

有聽眾介紹自己曾被關在北京某監獄里,同獄的兩個犯人就是文革中的殺人犯,一個是傳達殺人命令的名叫胡德夫(諧音),另一個是直接動手殺人的叫田玉山(諧音),他們殺了當地三百多所謂「地富反壞右」的人,其中有一個在山西銀行。他們謊稱其父母病了,把人叫回來,這個女的帶著一個多月大的孩子回來了,但家裡門被鎖,說人在大隊,就去了大隊。田玉山把那人孩子腳一踩就撕裂成兩半……研討會現場一片錯愕聲。該聽眾還表示,「我寫了一封信被判10年,他們殺了那麼多人也判十年,而且比我還提早出獄。實際當時文革凶手很多,只是用他們兩個作為代表。」

陳破空也表示:「北京大興縣就是這樣殺人的,將幼兒撕成兩半,這比當年日本鬼子殺中國人殘忍百倍」。

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部分演講嘉嘉賓等合影留念。(駱亞/大紀元)
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周年研討會,部分演講嘉嘉賓等合影留念。(駱亞/大紀元)

就讀者提問文革的系列大屠殺,李衛東回應說,有三個地方大屠殺,廣西、北京大興、湖南道縣,這是民間大屠殺。還有官方始作俑在內蒙造成的4萬多人死亡,24萬人傷殘,即以抓內人黨的名義進行的大屠殺。廣西大屠殺的數據統計不出來,至少有10萬人的規模,其殘忍性在於殺人者把「地、富、反、壞、右」不管是老人婦孺男人殺掉後圍起來吃人肉;大興的是將孩子、老奶奶推到土坑埋起來;道縣大屠殺簡直是駭人聽聞。文革不僅是中共高層內鬥,而且是一場堪比納粹大屠殺的階級大屠殺。納粹屠殺了6百多萬猶太人。

有美東的民主黨人問,文革結束50年了,中共對人民的迫害就像納粹迫害猶太人一樣,但中國人民忘記了,現在中國人還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中國人毫不在意,中國人何時會覺醒?

陳破空回應,德國為何可以反思,猶太人為何可以討個說法,那是因為納粹被消滅,德國發生制度改變,成為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這個國家可以反思,受害者可以得到昭雪和賠償。但在中國導致文革的一黨專制還存在,而且死灰復燃的基礎還存在。文革的成因,有毛澤東個人的成因,即毛是流氓無產者與土皇帝的人格,毫無人性;還有民族性原因,明哲保身、見死不救,最後發展到落井下石、幸災樂禍;還有制度原因等,所有的原因中制度是主要的,一黨專政是文革發生的必要條件,如果人們有議論、辯論的權利,毛澤東倒行逆施的行為根本不可能發生,所以中國要避免文革,只有制度變革,國家制度民主化才是未來中國的保險鎖。

研討會還探討很多相關的其它問題,持續了四小時,在人們意猶未盡中落幕。#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