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記錄:為什麼軍隊武警醫院不能去

人氣 6245

【大紀元2016年05月02日訊】「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記錄了魏則西這位21歲年輕人死亡背後莆田系、武警醫院以及百度這家搜索廣告公司的罪惡鏈條。除了百度的罪惡之外,今天我們來深度了解一下,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到底能不能去呢?

答案是不能去——這是因為絕大部分軍隊醫院治療婦科病,男科,皮膚病,不孕不育,痔瘡,肝病,牙科,眼科,整形美容,性病,增高,這些相關的科室都已經被承包出去了,大部分指的是多少呢,具體來說就是99%以上的非三甲的軍隊醫院,武警醫院的這些科室都已經是莆田系醫院承包出去的了。

还有少部分北上广深的三甲军队、武警医院的个别科室也已经承包出去了。别看你去的是军队医院,武警医院,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以为人民子弟兵不会骗你,但其实等在诊疗室里面的就是莆田系骗子医生,他们的处方、药物、全部是自己渠道获得的,有相当多药物没有国家药监局批文。

現在全國民營醫院11000家,莆田系民營醫院就有8000家,在莆田,民營醫療系有著名的四大家族:陳,詹,林,黃。這四個人曾經的履歷都是游醫,就是赤腳無證醫生,靠賣假藥騙人騙錢出身的,但到了2016年這四大家族已經有幾百人的個人資產過億了。

根據衛生部公布的《中國衛生年鑑》的數據,到目前為止,雖然在數量上公立醫院與民營醫院基本持平,但是在診療人數上卻呈現出15∶1的結構。民營醫院的消費占醫院總體的6%

這類騙子醫生其實最早是從文革期間的赤腳醫生演變過來的,什麼是赤腳醫生呢,就是1960幾年到1970幾年,那些沒經過正式醫學教育,的半農半醫的農村醫療人員,當時中國一片大亂,醫療資源極其緊缺,毛主席號召大力發展赤腳醫生,甚至還鼓勵城市醫生向赤腳醫生學習,在那個年代赤腳醫生能不能治病,我看是沒什麼希望能治好,但是因為人數眾多,比如1977年統計,全國已經有150多萬赤腳醫生了。

你看,直到2014年我國執業醫師數量才剛剛202萬人,那個時候就湧現了150萬無證,也沒接受過正規醫學教育的赤腳醫生,所以數量還是非常龐大的。他們70%都是初中以下學歷,只是對常見病的經驗比一般人豐富一些,有些甚至能做接生這樣的工作,雖然治療、診斷疾病方面基本靠陰陽五行這些中醫話術,但確實給更大多數的病人一種感覺,就是起碼病了以後有醫生來照管他們了,雖然這「醫生」是帶引號的。

這麼一來也就緩解了醫患需求嚴重不平衡的問題。等到文革結束,直到1985年我國才正式終止了赤腳醫生這種叫法,之後都改叫做「鄉村醫生隊伍」。你想,要消化150萬無證醫生的生計問題,不那麼簡單,你不能簡單一刀劈,說這些人從此不能行醫了,所以對他們的管理差不多就是不管理,拖下去,從1967年拖到了2004年,接近40年,其實很多赤腳醫生也已經不在人世或者老的看不了病了,這才規範,是什麼規範呢,就是鄉村醫生從業管理條例,就是說所有在鄉村從事醫療的人員要註冊培訓考試通過後才能以正式名義執照開業。

莆田系這4大家族就是在文革結束後從赤腳醫生走出來的,他們當時背著醫藥包,全國各地遊走,在電線杆子上貼廣告,主要是性病、鼻炎、狐臭、風濕、皮膚病。他們基本都不懂醫學知識也不懂藥物原理,包裡帶的藥大都沒有什麼藥效,比如治療皮膚病的藥大都是凡士林和爐甘石調成的藥膏,再加一些抗過敏的藥丸,這些藥丸都是自製的,先從特殊渠道批發來撲爾敏這類最常用的抗過敏藥,然後碾碎,再用花生油和蜂蜜和成團,就像和面那樣,揉搓成條,再揉成丸。

很多藥進價幾毛錢到幾塊錢一斤,賣到患者手裡如果按斤算就是幾百、幾千塊錢了,這些藥吃了以後大都能讓你覺得症狀減輕,但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治療效果。因為是游醫,他們在某個地方騙幾個人,等病人發現出了事兒,他們早就跑了。

到了1995年時這種電線杆子上貼小廣告的模式就落後了,那時國家剛剛開放公立醫院科室承包,一旦承包出去,這個科室就按月給醫院上交份子錢,剩下的就是自己的盈利,其實當時醫院內部也有膽大的醫生自己承包的,但是當了一輩子醫生,缺少市場運作的經驗,所以也有很多就干不下去了。

這時靠貼廣告為生賺到大錢的莆田系騙子醫生就去找各地的二甲醫院,以軍隊、武警、消防醫院為主,他們承包科室後,掛牌什麼什麼中心,比如武警醫院肝病治療中心,治的還是他們從前電線杆子上貼的病,對內雖然是上交份子錢,對外卻是醫院正常的業務,醫院也願意幫他們從當地衛生部門買行醫執照。

這時和80年代比起來最大的區別是,他們包裹上一層公立醫院的外衣,當時很少有患者意識到給自己看病的人並不是真正的醫生,也不是這個醫院裡的人。

因為有了公立醫院,尤其是軍隊醫院的門面,患者就診就更持續了,所以盈利比之前要快很多。他們雖然沒有醫學知識,但廣告宣傳上的經驗比學醫出身的人強太多了,可以拉來一批一批的患者。不過沒有知識畢竟不行,騙起來太不方便,於是再往下發展就是雇其他醫生來科室打工,這些醫生往往水平較低,他們只需要有醫師證就足夠了。

然後在各地廣播、報紙、電視大面積鋪廣告,把雇來的普通醫生吹成主任醫師,某某博導,專攻肝病34年的老教授就都出現了,中國肝病協會副理事等等根本沒有的頭銜也是必備的。他們把一些常見藥物套上外國文字的包裝充當進口藥,也有開發出微創手術的,其實把患者麻醉後只是在病人身上劃一刀,然後再封上,就告訴你已經幫你把病灶取出來了。其實什麼手術也沒做。

這些承包出去的科室盈利非常巨大,他們還會拿錢買高端醫療設備,比如CT機,買回來後和醫院簽訂合同,檢查費用利潤分成,這些機器對很多縣級二等的醫院來說實在太奢侈了,現在靠出租出去的科室就能買回來,他們也很樂意繼續和莆田系醫生合作。

靠著這種租借公立醫院科室的方式,莆田系醫院的騙子積累了大量財富直到2000年衛生部頒布了規定,禁止非盈利性質醫院中私人承包科室,但這並沒有堵住了大批莆田游醫,因為衛生部只能管理得了普通公立醫院,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直接由解放軍總後勤部管理,所以這些莆田游醫依然盤踞在這些醫院中。

但同時衛生部在2002年開放了民營醫院牌照,這時莆田人就可以開始創辦自己的醫院了,要知道,這個牌照是針對所有人的,但是公立醫院的醫生雖然有技能和知識,但是沒有啟動資金,更不要提市場運作經驗了,他們還是很難脫離開公立醫院提供的教學、晉升、這套福利模式。所以民營醫院市場對莆田人來說是沒有其他類別競爭者的。

成立醫院後莆田系涉足領域就比從前更廣泛了,凡是醫保沒有覆蓋的領域全都囊括進來,一般來說醫保都覆蓋不到的疾病其實都是一些不致命,對健康危害次一級的疾病,比如男科、婦科、不孕不育、美容整形。

雖說民營醫院一樣可以設立兒科,內科,心外科之類的科室,但是這些科室涉及到的藥費和手術的收費標準就必須按照國家規定收,不掙錢。做醫院的生意最主要就是獲得患者信任,首先就是要起好名字,名字和正經公立醫院越像越好,比如江蘇宿遷就2所看上去像公立醫院的醫院,其中一個叫宿遷市第一市民醫院,宿遷還有一家醫院,叫宿遷市人民醫院,這個可就不是公立的了,因為當年宿遷市把所有公立醫院都以「先賣後股」的方式處理了。

所以宿遷也是全國唯一一個地級市卻沒有一家公立醫院的地方,直到2015年初,宿遷才不得不投資18億元,建設自己的市屬公立醫院,這才補上了從前的漏洞(更正內容)。等這些莆田系游醫有了自己的醫院後,他們又會返回頭找到曾經承包科室的二甲醫院甚至是三甲醫院,因為這時他們的身份已經不是個人了,就可以用股份制的方式入駐。

這些新開設的民營醫院會到處搜羅醫生,2002年公立醫院的醫生月收入很低,北京上海能到3000塊,二三線城市也就只有7/800塊,被莆田系醫院挖走後每月收入會達到之前的4倍,藥片提成按4%算,算上年終獎之類,收入會達到之前的6倍或者更高,但工作也比較累,每個醫生每月需要完成高額的銷售額才能拿工資。

去了莆田系醫院的醫生也要經過培訓,但培訓的主要是銷售技能,和醫療技能無關了,比如怎麼看患者是不是有錢,怎麼說服他們留下來進行10個療程以上的治療,針對某類疾病的藥品哪些是醫院自己開發的,怎麼報價,什麼樣的病用什麼套裝藥。

我就看過一個肝病科的大夫的自述,他說只要來人是肝功能問題,就只有3種套裝藥,看病人的穿著談吐而定,如果看著不像有錢的,就是十個療程3000塊錢的套裝,如果是願意花錢的就是5萬塊錢的,那些藥都是吉林四平批發的膠囊,解毒片,和沒有任何作用的中成藥,給病人的藥中只有降酶藥物白介素-2有效,只有碰到來的病人很嚴重時才會用450個單位的甘利欣,但是很多病人只是B肝攜帶者,肝功能正常,正規治療方法就是什麼藥都不用吃,注意鍛煉和休息。

但是在這個醫院裡就是給病人大量用白介素-2,這其實就是謀財害命,16歲以下的兒童,少年,B肝病毒本來在肝里沒有什麼破壞,一旦大量服用提高免疫系統的藥物,激活免疫水平,免疫系統會出現過激反應,攻擊自身的肝細胞,肝細胞死亡大量,有些人會出現早期肝硬化。這個醫院20萬單位白介素-2,進價7.6,賣給病人236元,而且還必須用藥幾個月,花上幾萬塊錢還把肝搞壞了。

莆田系醫院和百度的緊密合作是從2003年開始的,那時候百度推出了競價排名系統,一上線就遭到了很多人唾棄,因為這個系統會調整搜索結果的順序,把有人花錢買的結果往前排,比如有1000家醫藥都購買了小三陽,有人出5塊錢,有人出6塊錢,有人最高出到10塊錢,然後你就在競價排名系統中填入一個你想要的鏈接。

一般都是這家醫院肝病的宣傳廣告,有人再在百度里搜索小三陽時,排名最靠前的就是出錢最多購買詞條的,當然後期百度為了防止系統崩潰,又設置了詞條價格第二名排在搜索結果的第一名。第二條到第N條小三陽的搜索結果全部按照出價的高低往下排,直到沒有人出價了,才開始顯示正常結果。莆田系醫院對詞條的競爭非常激烈,所有你能想到的這些醫院主治的病症都已經被買了,而且第一二名的出價都在300多塊錢,有人問出價是什麼,就是如果有人在百度里搜索這個詞並且點擊了你家的鏈接。

那麼點一次,交給百度300塊錢,當然還有更多公司花不起這麼多錢買一個點擊,那麼就往下排,這些疾病的競價排名,基本上你要是搜索,前2頁都不會出現自然排序的結果,全部都是莆田系醫院的推廣鏈接。

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就算是咱們閒的沒事,把大三陽,小三陽,不孕不育,狐臭,高血壓這些都搜出來,挨個點一遍,大概100多次,那其實百度就多了幾萬塊錢的收入。你想,這麼巨額的廣告費要承擔,不狠宰患者怎麼能掙回來?

後來競價排名改名為百度推廣,也還是原來那個根兒。百度市值600億美元,相應的阿里和騰訊是1800億和1700億美元,你看雖然BAT總是連著叫,但百度在2013年後面發展不快,照這個趨勢再走一年,他們BAT中的B就和AT就不是一個量級的企業了。2015年10月底的一個場合中,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李政就說,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占比已經達到了35%的。他說的另外一句話是:「雖然之前的商業變現模式廣受詬病,但醫療仍是百度輸不起的行業」。

莆田系醫院的廣告費對百度來說有多重要呢?我查到了莆田市委書記梁建勇曾經說過,2013年百度全年廣告總量260億元,莆田民營醫院就做了120億,所以從這個規模看,經過2年發展後2015,至少也不會低於120億。

而百度2015年的財報看,前三季度營收共476億人民幣,差不多全年就是630億的規模。所以光莆田系醫院就貢獻了百度五分之一的營收。雖然國家對醫療機構監管越來越嚴,但這部分營收實在太集中占比太重,所以百度即便背著罵名也要掙這筆錢。貼吧影響力這麼大是因為他流量巨大,百度的所有流量中貼吧占到14%,是僅次於搜索和音樂的流量第三名,搜索已經有了競價排名,音樂有了區塊廣告,但貼吧在2010年前始終處於流量巨大,不知道怎麼變現的局面,所以才導致最終想出這樣一招:賣管理員權限。

如果從網絡信息傳播的角度看,每個莆田系醫院都是一個新聞宣傳站點,市場部是醫院裡很重要的部門,他們需要摸索百度SEO的規律,需要有2-3個編輯每天寫60篇左右的軟文做推廣,需要到各大論壇發廣告,加各種qq群做推廣,最近兩年還要學會微博和微信公眾號的運營,因為流量帶來患者,患者帶來錢。

還需要搜索醫院的負面報道,然後聯繫管理員刪帖,當然,經常是通過塞紅包啊,賄賂的方式刪帖,莆田系的這幫人甚至養活了一種新興的機構:刪帖公司,這些公司開始是收客戶錢後連續網站編輯,塞錢刪帖,到了後來就直接自己發負面新聞,然後等著客戶找上門,再自己刪帖,這樣賺的更多,對付這種流氓公司,莆田系醫院也有門路,當地公安網監的人都會支持,查封這些刪帖公司。

2006年財經郎咸平有一集說的就是莆田系民營醫院第一大派系詹國團他們怎麼在上海興辦民營醫院造假的,這一集播出後當天晚上XXXXXXX就責令上海電視台停播這個欄目了,並且警告節目組,不准談論任何有關市委班子的話題。

其實郎咸平當初準備了3集內容,都是要圍繞XXXXXXX的前前後後事件,第一集是詹國團莆田醫院和政府關聯的XX,第二集是呼籲中央印度周正毅回香港受審,第三集是重頭戲曝光XXXXXXXXXXX,第一集的很多來源都是詹國團身邊的人向郎咸平舉報的,說雖然詹國團已經身價數十億了,但還是良心不安,他本人隨時準備在情勢不對頭時丟下手中上百家醫院逃走,他還常去五台山求神佛寬恕他的罪行,郎咸平當然懂得這些醫院經營作風有多惡劣,但更深挖的是為什麼這麼惡貫滿盈的醫院能在上海這種經濟文化中心生存?

憑藉當年郎咸平的影響力,他本以為做了這期節目,詹國團真的能像他身邊那個臥底說的,逃離上海,但沒想到詹國團非但沒逃走,反而搞定了XXXXXX,還不知道從哪兒得到的後兩集內容,結果當晚XXXXX,XXXXXX停播了這檔節目,最終命令文廣集團和第一財經採取XXXX,最終在第二年徹底停播了這檔節目。XXXXXXXXX部給出的理由是郎咸平普通話不標準,沒有主持人上崗證。

所以你看,這些民營醫院的能量遠不是我們之前想像的那樣,他們能在中國各地這麼囂張的行騙,背後是有雄厚力量撐腰的。全國80%的民營醫院都來自莆田的東莊鎮,這個鎮總人口11萬人,有7萬人從事醫療行業,不是醫院就是做藥品,要不就是做醫療器械,他們在全國一共有1萬家和醫藥相關的企業,年營業額超過3200億元,這個規模甚至超過了西藏全省的GDP。

全國打假第一人王海曾經在1997年去過東莊鎮,形容那裡的富裕程度和外出遊醫的猖獗令人震驚。開車往東莊鎮的路上就會發現越接近鎮子豪宅就越多,大都是4/5層的獨棟別墅。絕大多數房子超過1000平米,40間以上,家裡只有500平米麵積的人都不好意思說話。但村子裡人說造房子頂多也就花掉幾百萬塊錢,對醫院的老闆來說九牛一毛,得等到過年的時候才能看出來他們到底有多富。

醫療富豪們帶著數以百計各種款式的名車,回到東莊,開著車互相串門,凡是家裡有幾家醫院的,門口都停著好幾輛百萬元級別的跑車。村子裡平時只能看見老人婦女和兒童,幾乎看不到壯勞力,年青男人基本都出去搞醫院了,甚至有些人根本沒上過學,只能勉強寫寫自己的名字,都能開10多個門診部。過年時到了初五,村子就是另一番景象,全國數以百計的醫療器械廠家和藥廠都會來東莊,整個醫療行業的展會,每年最大的是北京上海,還有春節時的東莊。

這些醫院老闆暴富以後春節回家甚至帶著原配和二奶一起擺件父母和親戚,過年打麻將時有男主人帶著老婆和另外兩個小三湊成一桌,其樂融融的。這種現象在村裡已經見怪不怪了,你看這村子的道德觀已經和大部分人類社會不一樣了,就是最近這30年來暴富的衝擊,讓這裡的人也漸漸適應了各種腦洞大開。

媒體也有報道,我更願意相信那些是莆田系的軟文,就是說這些集團現在已經開始洗白,接納真正有實力的醫生入職,設備也是最先進的,不再做坑蒙拐騙的事情,這種說法我始終不相信,只是因為國家監管逐漸嚴格,他們不得不做出一些調整。而和百度勾結的事情上,百度和莆田系醫生是一丘之貉,他們都是商人,是商人就會逐利,而且用盡各種手段。但為什麼咱們國家其他行業沒有出現如此龐大的惡勢力,這和XX就分不開了,我相信XXXX不會對民營醫院的整體情況不了解,但是仍然允許他們經驗了10多年,這中間的XXXX如果都挖出來寫一寫也會是一樁驚天大新聞。

 

如果從根上倒,咱們國家醫療體系中為什麼生出這麼一個大毒瘤呢?就是醫療體制的漏洞外加XXXXXX給莆田系醫院和百度留下了巨大的盈利空間。那麼發達國家在這方面監管是怎麼做的呢?我們來看看google,他們2012年公布的財報中,金融業、零售業、旅遊業、教育業是廣告投放前四名,而第一名金融業中最最主要的就是醫療保險,但是google是不會遇到百度這樣的良知拷問的。

你假如想在google上做廣告,你全程都不需要和google 的具體員工有任何接觸,一切都在後台自助完成,google也沒有某個專門審核廣告的團隊。那你說萬一有網站賣假藥在google上做廣告呢?這個問題是怎麼解決的,在美國建立網站不需要任何許可,誰都可以,但是如果你想在網站上賣藥,那就得向google拿出2個證書,一個是美國國家藥房委員會,簡稱是NABP的證書,還有一個是咱們節目中多次說過的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對這個藥的認證。Google不會費心審核每個客戶是不是騙子,他只認NABP和FDA的認證,只要你拿出來了,就可以做廣告,假如出了問題,那也是NABP或者FDA的責任。

咱們節目裡提過很多次FDA了,這個機構在整個西方世界是一個金字招牌,他也是目前全世界對藥物、食品審核最嚴格的機構,以至於很多歐洲小國,東南亞小國,沒有人力物力審核藥片和食品,就直接認定,  凡是通過FDA認證的藥片主要在自己國家註冊一下就可以銷售了,不必再做任何安全性驗證了。FDA負責新藥審核的人員有4000多人,他們都是竭盡所能阻擋一切藥效不明顯、有安全隱患的的藥物上市,就這樣每年批准上市的新藥大約也就十幾款。中國藥監局負責藥片審核的審評中心一共才120度人,但每年批准上市的新藥有上千款,所以從這個對比你也能大概感覺到FDA的標準有多嚴格了吧。

所以有這麼一個悍將存在,google根本不必要求自己擁有藥物鑑別真假、療效的能力,只要FDA放行,google就放行。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喊著打倒百度也只是一種不滿的發泄,你就想,如果打倒了百度,莆田系醫院的坑蒙拐騙就會終止了麼?比如百度垮台了,中國大陸的搜尋引擎都由bing來代替,bing是沒有競價排名系統的,那我想所有莆田系醫院又用同樣的廣告成本做SEO或者其他方式攻陷bing的廣告陣地。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深圳民營醫院多賺錢
廣州一民營醫院爆炸
醫生揭民營醫院內幕 病人少逮住狠宰
【楊寧】看看大陸武警醫院如何掙黑心錢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疫情死者家屬 第5次寄信向武漢政府追責
【有冇搞錯】抓8名獵狐行動特工 美斬中共狼爪
【珍言真語】桑普:阻政治庇護 港美領館駐重兵
【重播】川普與夫人佛州演講:投票給美國未來
【遠見快評】川普勝選3大理由 蓬佩奧突訪越南
【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