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則西之死 誰是真凶?

人氣 9257

【大紀元2016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今年的五一節,網絡被一個名叫魏則西的年輕人之死所「刷屏」,其事件不僅再次將大名鼎鼎的百度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而且還由此牽扯出中國軍隊醫院、武警醫院背後「遊醫」的資本與利益鏈,掀開了中國醫療系統的又一黑幕。

這位引發輿論的魏則西,男,今年21歲,是西安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系學生,大學二年級體檢時,發現患上惡性腫瘤——滑膜肉瘤。一家人為了魏則西四處奔波求醫。去年9月開始,已經接受了4次化療的魏則西通過百度搜索,找到排名第一的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武警二醫)治療,結果花光20萬元東拼西湊出來的醫藥費後,於今年4月12日不治身亡。

魏則西去世前於2月26日在網絡上發文《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在文章中他敘述了被欺騙的過程。首先是被百度騙,他在百度上搜到北京武警第二醫院,排名領先,療法「說得特別好」;其次被醫院騙,到了醫院後,醫生稱與美國斯坦福大學合作研發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最後被媒體騙,他專門查了這個醫生,發現他不止一次上過央視CCTV 10,就相信了這家醫院。

但最後卻發現百度醫學信息是競價排名,生物免疫療法則是被國外臨床淘汰的技術。當他發現被騙後,「家裡卻快山窮水盡了」。

官媒評論稱「救命稻草的故事,最終變成一個毫無就醫尊嚴的邪惡故事。帶著這個邪惡的故事,魏則西在今年4月12日去世了。」

20天後,魏則西的發帖下面還有人留言。因為他的就醫過程,牽扯出百度醫療競價排名、部隊醫院外包、莆田系、醫療監管漏洞⋯⋯太多的醫療亂象浮出水面。

百度是真凶?

魏則西於2014年9月至2015年7月,先後在武警二醫進行了4次生物免疫療法的治療。這段治療,讓魏則西感到自己被騙了。

他在帖子裡說:「百度,當時根本不知道有多麼邪惡,醫學信息的競價排名,還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應該都明白它是怎麼一個東西。可當時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條就是某武警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DC,CIK,就是這些,說的特別好,我爸媽當時就和這家醫院聯繫,沒幾天就去北京了。」

競價排名就是百度搜尋引擎通過關鍵詞的形式把企業的產品、服務及其主要內容在平台推廣。一般是企業先預存一筆錢在百度賬戶,消費者只要點擊企業設置的關鍵詞,並進入醫院網站鏈接,預存賬戶就會自動扣款。

財新網發表長篇文章揭露,百度廣告收入的三大板塊之一就是醫療行業,而占全國的民營醫院80%的莆田系就成了「百度大金主」。來自摩根大通的分析報告估計,醫療相關廣告主在百度2014年的總營收中約占15%-25%。莆田系在其中約占三分之一到一半,也就是百度總營收的5%-12%。

有網民說,百度的競價排名,收錢之後,人為干涉搜索結果,使得惡人能夠更加方便地作惡。還有人說,「百度控制著普通人接觸信息時代的入口,卻把路標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於5月2日發表評論文章《江湖游醫借「競價排名」洗白圍獵百姓》,稱百度有毒:「又是百度醫療搜索的『競價排名』,這個依靠金錢和謊言堆砌的虛假信息又一次坑害了一個無辜的生命。」

文章表示,「競價排名」符合市場經濟基本評判標準,在不少市場經濟體中也同樣得到很多應用。「只不過,在中國,這種『只認錢不認人』的方式,沒了法律邊界和道德底線,才讓資本這頭猛獸到處噬人。」

武警二醫是真凶?

網名「土妖」者在其博客上撰文《不是在喊冤,魏則西事件板子打百度身上是在放走真凶》,文章中表示大家把眼光都盯著百度,而真正的元凶卻被忽視。他認為由於醫院監管缺失,讓莆田系有機可乘,即使沒有百度,也會有千度、萬度出現。

有網民通過資料對比發現,此次事件中的武警二醫網站的域名管理者是康新公司;細胞免疫技術的合作夥伴是上海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的老闆是莆田人士陳新賢和陳新喜兄弟。他們通過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醫院腫瘤科室,從事醫院和科室官網建設和維護、百度競價、在線諮詢導醫,甚至直接參與臨床治療。

由此大陸醫療系統的又一黑幕被揭開。網曝大部分軍隊、武警醫院都被外包給民營機構,而武警二醫背後經營者則是莆田系。

「土妖」表示,莆田系能在十多年時間裡,從不孕不育、婦產、皮膚、整容、痔瘡等邊緣科室,不斷登堂入室,堂而皇之地進入到三甲醫院的腫瘤、肝病等核心科室,從公立醫院的某一個科室,到承包或投資一家獨立的民營醫院,如此肆意成長,醫療事件頻出,卻能免於問責,監管不到位才是病根所在。

他說:「莆田系有多可怕,新聞媒體曝光再多,也無法阻止更多的患者上當受騙,家破人亡。即使沒有了百度,還會冒出來千度、萬度來作為推廣利用工具引流,以及知乎、頭條、廣播電台、專家推薦等任何能想到的渠道。因為騙子的違法機構就是看中了患者為了治病不惜抓住任何救命稻草的心理,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得手。」

誰是真凶?

為何莆田系有如此大的神通?「俠客島」認為這與中國政府的歷次醫療改革是分不開的。

其評論文章稱,文革後農村的合作醫療體制迅速衰弱,合作醫療覆蓋面從1976年的92.8%降至1982年的52.8%,1983年「人民公社」正式解散後,農村合作醫療體系出現「雪崩」,覆蓋面驟然降至11%,到了1989年,這個數字降到了4.8%。除了一些集體經濟發達的農村地區,合作醫療體製得以繼續保留外,全國絕大部分地區的農民陷入自費醫療的境地。

而中國的城鎮醫療也被推行「市場化」。1978年前,公立醫院超過50%的收入來自政府預算,1980年,政府補貼占醫院收入的比重為30%,1985年降到27%,1987年降到19%,到90年代末,這個百分比降到了6%。

政府在醫療公共服務的財政投入逐年下降。改革開放初期,政府預算支出占衛生總費用的36%,1990年,下降到25%,2000年,下降到14.9%。這一時期的醫療改革依然是市場化為導向,減少政府與社會的責任,加重醫院與個人的承擔。醫院為了創收便開始了「以藥養醫」的模式,而極度依賴國家輸血的軍隊、武警醫院開始實行科室承包。

這給走街串巷的莆田游醫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很多人通過賄賂,開始搖身一變,進入正規的醫院門下。很多人並不知道,在某某軍隊醫院、武警醫院、消防醫院等官方名頭下,一些科室已經開始私有化。

為了「共同的利益」醫院、游醫、百度走到一起,串起了玩弄百姓生命的血的利益鏈。而其根源則是中共的不負責任。一網民表示,「任何民主國家的公立醫院都屬於一種社會福利,其資金來自於政府預算,來自於公民所納的稅款。可憐的中國人,負著全球第二高的稅,卻基本無福利可享。」

時事評論員胡平曾表示,中國的福利制度是劫貧濟富。在中國,窮人沒錢看不起病,富人卻享受公費醫療。特別是官員,中國的公共衛生開支,80%都用在官員、主要是高級官員身上;還有公款吃喝、公車消費、公費旅遊以及以超低價格出售給官員的住房,如此等等。

他說:「中國政府先是以革命的名義,憑藉血腥的暴力,把所有平民的私產變成所謂全民的公產;然後又以改革的名義,倚仗專制的鐵腕,把屬於全體人民的公產變成官員自己的私產。兩件相反的罪惡居然讓同一個政權在幾十年的時間裡全做了——這樣的政權該是何等地野蠻!」#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百度陷「人血饅頭」醜聞 陸媒揭背後金主
周曉輝:魏則西悲劇背後武警醫院的罪惡
大陸醫院承包利益鏈曝光 院方拿最高60%營業額
燭光記錄:為什麼軍隊武警醫院不能去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