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三位君子 義薄雲天

作者:華翰
font print 人氣: 6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戰國時期,魏國的魏文侯想挑選一名宰相。現成的人選有兩個:一個是魏成,一個是翟璜。他一時拿不定主意,就請大將軍李克一起來商量,共同研究選定一個。

魏文侯把自己的難處說了一番。李克說:「下屬不參與尊上的事,外人不過問內眷的事。臣子我在朝外任職,不敢妄議朝政。」

魏文侯一再請求他說,李克這才講了判斷人格的五條原則,即:「平時,看他所親近的;富貴時,看他所效法的;顯赫時,看他所推薦的;窮困時,看他所不做的;貧賤時,看他所不取的。這五條,就足以判斷人格的高低了。」

李克沒有明確地指出到底誰更合適。

魏文侯聽完李克的話後,沉思了片刻,說道:「先生請回府去休息吧,我的宰相已經選定了。」

李克在回去的路上碰到翟璜。翟璜問他:「國君對宰相的人選,確定了沒有?」

李克說:「是魏成。」

翟璜一聽立刻變了臉色,憤憤地說:「我曾經向國君推薦了五名臣將,其中還包括你李克,我哪點比魏成差呢?」

李克慢悠悠地說:「您把我介紹給您的國君,難道是為了結黨營私以謀求高官顯職嗎?今天國君問我宰相的人選,我只不過說了一番原則的話,並沒有講出其中任何一個人。我之所以推測國君會選中魏成為相,是因為:魏成雖是千鍾俸祿,卻拿出十分之九用來結交外面的賢士;以十分之一留作自己用。所以,使國君得到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幹木這樣的英才。這三個人國君都奉為老師。而您所舉的五個人,國君都任用為臣屬。僅這一點,您能和魏成相比嗎?」

翟璜聽後,心裡仔細一想,感到十分慚愧。一再向李克道歉說:「我是個粗鄙之人,剛才的話失禮了!我願拜您終生為師!」

【附言】
翟璜之所以對李克大為不滿,是因為李克在魏文侯面前推薦他人當宰相。在翟璜看來,自己也曾經向魏文侯積極薦賢,你李克能獲得如此地位,也全仗我翟璜的推薦,你為什麼不思報恩推薦我?卻去幫我的競爭對手魏成去說話呢?

其實出於至公之心的李克,只不過是在魏文侯的強烈要求下,說了一番判斷人格高低的標準之言,並沒有對魏文侯明說誰該是宰相的人選。而翟璜卻認定李克一定在魏文侯面前,褒讚魏成、而貶抑自己,這是翟璜憤怒的真正原因。當得知事情的真相後,便真誠地向李克道歉。

應該說,翟璜、魏成、李克,這三位,都不失為君子。李克薦賢能出以公心,實為難得。魏成將自己的大部分俸祿拿出來結交賢士,是真正的宅心仁厚。翟璜雖有私心,但深明大義,過而能改,亦不失為大丈夫,他表示:「我願拜您終生為師!」——多麼鄭重,何等虔敬而感人啊!@#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漢書•列傳第六十》記載:漢代人王溫舒,為官諂媚,善於趨附權貴,對於無權無勢者,又視之為奴隸。他執法時,對當權者的家族,雖罪大惡極,積案如山,也不予追究。對無權勢者,即使是屬於皇親國戚,也會予以凌辱。
  • 第五倫(人名)在鄉里任「嗇夫」的小官時,均平徭役、賦稅,調解鄉裡間的矛盾,公正和善,很得人心。但他認為自己做官發達不了,就帶著家人搬到河東去了。
  • 陶侃的母親湛氏,是豫章新淦(江西南昌境內)人。以前,陶侃的父親取她為妾,生下了陶侃。陶家貧賤,湛氏就靠紡織掙錢,供養兒子,讓他結交勝過自己的朋友。這位湛氏賢妾,福蔭了陶門的幾代人!
  • 黃霸待人寬厚,內心精明,很受下屬和百姓的愛戴。在他的轄地內,戶口年年增加,政績在所有郡縣中名列第一。朝廷提拔他當京兆尹,這在官員序列中屬於「二千石」。後來,因為黃霸寬厚惜民,徵發百姓整修運兵道路不積極,和徵發到北部邊境的騎兵與馬匹數目過少,因此遭受彈劾,連連降級。但黃霸並不悔喪、辯解。
  • 鄭均和孝章帝為後人樹立了崇尚道德品格的學習榜樣。而孝章皇帝對鄭均的封賞,也是一種對正氣和良知的聲援、表彰和倡導。
  • 吳隱之被朝庭升遷、離開廣州時,坐船經過石門水域,忽然之間,天昏地暗,狂風呼 嘯,濁浪滔天!船幾乎就要翻沉了。駕船的長者講:「此刻風濤狂怒,船上必有貪腐!」
  • 儒家有言:「孝為百善先。」又講:「親親為大。」可見孝養父母乃是立身處世的根本,天經地義的大事。
  • 唐朝初年,官員選拔制度,尚不完善,有的人靠冒名頂替,虛報資格,獲得了官位。唐太宗下令,要求這些人自首。若不自首,查出來就判死刑。不久查出來一個人,戴胄依照法律,判處他流放。唐太宗責備戴胄說:「我下詔書說過,不自首的,查出來要判死刑,現在你卻判了他流放,這是失信於天下。你因這案件收受賄賂了麼?」
  • 劉易熟知兵法,善打惡仗,對狄青守衛的那個地段邊境的情況非常熟悉,帶他一起到邊境去十分必要。但是劉易有個不良嗜好,就是特別愛吃苦蕒菜,一頓飯吃不到苦蕒菜,就會呼天喊地罵不絕口,甚至還會動手打人。士兵、將領都怕他。
  • 劉秀對劉盆子賞賜豐厚,還讓他做了趙王的郎中。人們在稱頌劉秀的賢德時,天下的混亂局面也平息下來,日漸安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