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丁凱文:徹底清算文革是我們責無旁貸的工作

歷史研究學者丁凱文在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周年演討會上進行演講。(駱亞/大紀元)

人氣: 167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5月20日訊】5月17日,大紐約地區文革五十週年研討會,不少海外華人聚集在紐約法拉盛喜來登酒店,就文革十年進行反思與探討。歷史研究學者丁凱文應邀在演討會上進行演講。以下為演講全文,略有刪減。

文革過去了50年,用一句話來說,共產主義死了,但屍體還活著,文革雖然過去了,但文革的土壤依然存在。所以如果我們不徹底清算文革的話,那麼會導致甚麼結果呢?我們已經看到,中國現在比如像薄熙來在重慶搞的這個唱紅打黑,批判任志強的那個十日文革,我們都會看到這種情況不斷在現實的生活當中的重演。所以我們探討文革,研究文革乃至於徹底清算文革,這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也是我們當今責無旁貸的一個工作。

我們知道文革是中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災難,文革結束以後,據有關方面資料披露,在文革當中,武鬥死亡的人數12萬3700人,被批鬥的幹部多達250萬人,被關押審查的幹部30萬人,其中死亡的幹部11萬5500人,全國各類的反革命分子481萬,城市死於文革的人數是68萬3000人,農村死於文革的人數達到250萬,其中地主富農是120萬,文革當中受到各種打擊遭受迫害的人數,高達1130萬人,失蹤人口55萬人,這僅僅還是官方的這麼一個統計,但是民間到底有多少人遭受迫害,多少家庭受到牽連,這恐怕是算不清楚的。

而且文革期間製造了數以百萬計的各種冤假錯案,不僅迫害了無數的無辜知識份子和中國民眾,包括各級官員也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打擊,乃至於上至國家副主席劉少奇,副統帥、黨章上明文規定的接班人林彪,包括還有大批的官員們也都遭受很多迫害,也有不少人死於非命。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號的一個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說,文化大革命中死了2000萬,一億人被迫害,佔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8000億元。

此外,文革還使中國幾千年以來的優秀的傳統文化,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其負面影響恐怕是幾代人也難以消除的,不光如此,文革還摧毀了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幾乎把數千年的文明破壞殆盡。毛澤東提倡造反有理,導致紅衛兵瘋狂的從事各種破四舊的活動,全國大量的文物古蹟被破壞,使中國的人類文化遺產遭到了無可挽回的毀滅性的損害。

所以著名的作家秦牧說,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沛流離,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付之一炬,多少文明古蹟遭到了破壞,多少新鮮墳墓被挖掘,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予以進行。所以我們可以說,文革是中國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最瘋狂,最野蠻,最落後的最愚昧的這麼一種狀況,所以千年易逝,文革的罪孽很難消啊!

那麼文革之後,中共自己也搞了一些反思,就是80年10月到11月,中共黨內搞了一個4000人高級幹部的一個討論,當然他們是分成小組來討論的,在討論的過程當中,這些被迫害遭到文革衝擊迫害的老幹部大吐苦水。比如說鐵道部的副部長李吉博就在會上說,毛澤東發動的文革不是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開始,以整人告終,毛澤東要排斥他所不放心的人。

中科院副院長胡克實說,毛澤東是出爾反爾,文革工作組是他批准派的,但後來又說是劉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72年剛剛批林,然後回過頭來又批右傾回潮,他批別人對他搞突然襲擊,但他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搞突然襲擊。

人大副委員長許德珩說,梁啟超當年曾經是維新派,後來是保皇派,晚年又是反袁世凱稱帝,寫了異哉帝制這篇文章,說不惜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宣戰,即否定其當保皇派的過去。

毛澤東的晚年也是以今日之我同昨日之我宣戰,可是他卻是以今日之錯誤否定昨日之正確。鐵道部紀委副書記慕純農說,毛澤東發動文革不是為了反修防修,而是有預謀有意識的整人,以整人開始,以整人告終,周恩來是被累死的,氣死的,整死的,說過去封建帝王整人的時候多少還會留下幾個忠良人士,但是到毛澤東最後的晚年,所有的忠良人士都被它整掉了,到了晚年,它真正的變成了孤家寡人。

但是參加這次會議的這些老幹部,雖然對毛澤東的所作所為進行了深刻的反思和批判,但是被鄧小平所制止。當時參與這次討論會的鄧力群,他在後來的一次討論會上就說了,這個歷史決議的起草是在鄧小平的直接領導下進行的,鄧小平親自主持了這項工作,明確提出了三項基本原則,第一要確立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堅持和發揚毛澤東思想。第二對解放32年來歷史上的大事情,哪些是正確的,哪些是錯誤的,要進行實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中央負責同志的功過是非,都要做出公正的評價。第三要總結過去,宜粗不宜細,爭取決議通過以後,使全體黨員,全國人民思想明確,認識一致,然後一心一意搞四化,團結一致向前看。所以鄧小平這種貌似公允的說法,實際就是為毛澤東遮醜,以權力來壓制黨內對毛重新評價的呼聲,扼殺了一次黨內思想解放運動。

所以我們就看到對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出來以後,官方對文革的一個定調就是,毛澤東只不過是犯了錯誤,文革是被兩個反革命集體,一個是江青集團,一個是林彪集團,被兩個反革命集團所利用了,所以後來利用論一直從80年81年一直持續到了現在。我們看到,文革剛開始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說,這文革是由毛澤東親自發動親自領導,毛澤東是策劃者、主持者,從頭到尾都是在他的領導之下進行的,結果毛澤東反而是被林彪和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所利用了,這麼一個根本說不通的東西,讓大家就覺得很奇怪,怎麼這麼一個明知道看上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在中共的嘴裡邊一直不停的在重複。

所以我們就看到中共對於文革沒有任何像樣的反思,文革的資料被封鎖,文革的討論被禁止,很少會看到國內有一些專門的學術研究,對於文革的學術專著的發表,我們幾乎看不到。所以對文革的研究我們說基本上還是在海外。所以,我們現在看反思文革的任務是任重而道遠。我們現在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呢?首先我們要反思中共的一黨專制制度,這個專制制度如果不徹底剷除的話,文革的土壤依舊會存在,那麼文革還會以改頭換面的形式在中國大地上重演。另外我們還需要推行憲政和法制,實行全面的言論自由,絕對不可以以言治罪,另外要開放全面的檔案,研究學者對文革。

丁凱文小記:原北大歷史系學者後留學美國,長期以來對文革做了很多的研究,撰寫了一些有關的書籍,包括一些將帥在文革中的史實書籍和分析。他主編的兩本書,《百年林彪》和《重審林彪罪案》,被外界認為開啟了對林彪獨立研究的先河。

(駱亞、李霞整理)

評論
2016-05-21 1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