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甘羅十二歲當上卿 可別輕視小人物

作者:陳必謙

甘羅小小年紀就很有主見,令人刮目相看。圖為少年甘羅。(曉韻/大紀元)

  人氣: 1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西元前239年,秦王政(即後來的秦始皇)派蒙驁和張唐去攻打趙國,未成。秦王政為了再攻趙國,先打發大夫蔡澤,去破壞燕與趙的聯盟。燕王喜果然聽信了蔡澤的話,送太子丹上秦國去做人質,又請秦王政派一個大臣來燕國當相國。他以為這麼一來,高攀上了秦國,就不必再怕趙國了。

蔡澤帶著燕太子丹到了咸陽,請秦王政派個大臣上燕國去當相國,實際是作為人質交換。丞相呂不韋打算派張唐去,張唐知道這不是什麼好差事,告了病假,推辭不去。呂不韋親自跑到張唐府裡去請他。張唐說:「我好幾次攻打過趙國,趙國當然恨我。如今丞相叫我上燕國去,我不能不路過趙國,這不是叫我去送死嗎?」呂不韋再三再四地請他去,他還是堅決不去。呂不韋只好悶悶不樂地回去,賭氣坐在家裡。

門客們見他這樣,全都迴避了。其中有個十二歲的小門客,名叫甘羅,是秦武王手下的大將甘茂的孫子,他可不怕呂不韋。他走過去,說:「丞相悶悶不樂,有什麼心事嗎?」呂不韋說:「小孩子懂得什麼,也來問我?」甘羅笑嘻嘻地說:「我吃著您的飯,就得替您辦點事。您有心事不說,叫我怎麼能懂呢?不懂才問您呀!」

呂不韋只得把張唐不肯上燕國的事,說了一遍。甘羅說:「這麼點小事,也值得煩惱?我去請他!」

呂不韋罵他道:「滾,滾!我親自去請他,他都不去,難道他能聽你這個小孩子的話嗎?」

甘羅不服氣,說:「怎麼丞相老是小孩子長、小孩子短地小看我!我要是請不動他,您罵我也不晚嘛!」

呂不韋聽他說得有理,就說:「那麼你去試試看。要是辦成了的話,我一定讓你做大官。」

甘羅挺高興地去見張唐。張唐雖說也知道他是呂不韋的門客,但見他年紀小,沒把他放在眼裡,張嘴就說:「小孩子幹什麼來啦?」

甘羅說:「我是來警告您的!」張唐說:「警告我什麼呀?」甘羅說:「別忙!我有幾句話先問您:將軍您的功勞,與武安君白起比起來,哪個大?」張唐說:「我哪比得上他呢。武安君在南邊打敗了強大的楚國,在北邊打敗了燕國和趙國。不知道他打了多少回勝仗,奪到了多少座城。我連他的一個零頭,也比不上。」

甘羅又問他:「那麼文信侯(呂不韋)的權力與應侯(范睢)的權力比起來,哪個大呢?」張唐說:「當然文信侯大呀!」甘羅說:「對呀,將軍既然知道文信侯的權力比應侯的權力大,您自己的功勞又比武安君的功勞小,怎麼還不聽從文信侯的話呢?從前應侯叫武安君去打趙國,武安君不願意去,應侯就把他轟出國去,秦王還派人給他送一把寶劍,叫他自殺。如今比應侯還要厲害的文信侯,親自請您這位不如武安君的將軍,上燕國去當相國,將軍堅決不幹。這種舉動完全跟武安君一樣,難道文信侯能把您放過去嗎?我怕的是您不光要被轟出國去,怕也要領受一把寶劍吧?」

張唐聽了,慌慌張張地請求甘羅,說:「你救救我吧!」

甘羅說:「那麼,您跟我這個『小孩子』一起去見丞相吧!」

張唐跟著甘羅,去向呂不韋謝罪,情願上燕國去。呂不韋叫張唐準備動身,回頭又謝過了甘羅。甘羅對他說;「張唐聽了我的話,不得不上燕國去,可是他心裡還害怕趙國呀。請丞相派我到趙國,去替他疏通疏通。」

呂不韋已經知道了甘羅的才幹,就領他去見秦王政,把這幾天的經過說了一遍。秦王政問甘羅:「你見了趙王怎麼說呢?」

甘羅說:「這得看趙王怎麼樣,必須見機而作。說話就像浪頭隨著風向轉,哪能預先規定出來呢?」

秦王政明白了:這個小孩子有高見,可不能輕視他!就給了他十輛馬車,一百個人,送他上趙國去。

趙悼襄王聽說燕國跟秦國和好,正擔著心,怕這兩國和好了,來個夾攻。一聽秦國的使臣來了,自然挺高興,當時就派人去迎接。等到一見面,見來的是個小孩子,不由得納悶起來。趙悼襄王問他:「小先生光臨,有何見教?」

甘羅說:「燕太子丹上秦國去做人質,不知道大王知不知道?」趙悼襄王說:「聽說了。」

甘羅又問:「張唐上燕國去當相國,大王知不知道?」趙悼襄王說:「也聽說了。」

甘羅說:「是呀,大王既然都知道了,就應當明白貴國所處的地位了。燕太子上秦國去做人質,就是燕國信任了秦國,秦國的大臣到燕國去當相國,就是秦國信任了燕國。燕國和秦國這麼彼此信任,那麼,貴國可就危險了!」

趙悼襄王故意很鎮靜地說:「為什麼呢?」

甘羅說:「秦國聯絡燕國,就是打算一起打貴國,為的是要奪取河間一帶的土地。依我說,大王不如把河間的五座城送給秦國,秦王準高興。我再去替大王求求秦王,別叫張唐上燕國去,別跟他們來往。這樣一來,貴國要去打燕國,秦王準不會去救。這麼強大的趙國去對付一個弱小的燕國,那還不是要幾座城有幾座城嗎?送給秦王的那五座城,簡直就不算一回事呢。」

趙悼襄王本來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就想拿五座城做本錢,去侵略燕國,好奪到一些土地。當時就送給甘羅一百斤金子,兩對玉璧,又把五座城的地圖和戶口冊子,交給了他。

甘羅滿載而歸。秦王政很高興,就拜他為上卿,並把當初封給他祖父甘茂的土地賞給他。

就這樣,甘羅十二歲當了上卿。可別輕視小人物!@*#

(事據《史記》等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鄭均和孝章帝為後人樹立了崇尚道德品格的學習榜樣。而孝章皇帝對鄭均的封賞,也是一種對正氣和良知的聲援、表彰和倡導。
  • 陶侃的母親湛氏,是豫章新淦(江西南昌境內)人。以前,陶侃的父親取她為妾,生下了陶侃。陶家貧賤,湛氏就靠紡織掙錢,供養兒子,讓他結交勝過自己的朋友。這位湛氏賢妾,福蔭了陶門的幾代人!
  • 儒家有言:「孝為百善先。」又講:「親親為大。」可見孝養父母乃是立身處世的根本,天經地義的大事。
  • 臼季慧眼識英雄,拋開了世俗的偏見,從生活的細節中,洞察郤缺的品德,為晉文公舉薦了一位賢才。
  • 黃香(約56—122年)是中國東漢時期的一位大臣,字文疆。江夏安陸(今湖北安陸西北)人。官至魏郡太守。
  • 劉秀對劉盆子賞賜豐厚,還讓他做了趙王的郎中。人們在稱頌劉秀的賢德時,天下的混亂局面也平息下來,日漸安定。
  • 唐朝初年,官員選拔制度,尚不完善,有的人靠冒名頂替,虛報資格,獲得了官位。唐太宗下令,要求這些人自首。若不自首,查出來就判死刑。不久查出來一個人,戴胄依照法律,判處他流放。唐太宗責備戴胄說:「我下詔書說過,不自首的,查出來要判死刑,現在你卻判了他流放,這是失信於天下。你因這案件收受賄賂了麼?」
  • 黃霸待人寬厚,內心精明,很受下屬和百姓的愛戴。在他的轄地內,戶口年年增加,政績在所有郡縣中名列第一。朝廷提拔他當京兆尹,這在官員序列中屬於「二千石」。後來,因為黃霸寬厚惜民,徵發百姓整修運兵道路不積極,和徵發到北部邊境的騎兵與馬匹數目過少,因此遭受彈劾,連連降級。但黃霸並不悔喪、辯解。
  • 墨子的學說,傳播先王的思想,論述聖王的主張,他把道理告訴了人們。如果他的學說文辭優美,恐怕人們只會陶醉於表面的文采,而忘記它的實際價值。
  • 澄子的邏輯很奇怪。他強奪霸佔別人的東西,還說別人佔了他的便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