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家的故事

作者:大陸法輪功學員 水豐

蓮花 (鄭順利/大紀元)

  人氣: 563
【字號】    
   標籤: tags: ,

我是家裡的老小,爸媽疼愛我、哥姐都照顧我。我從小體弱、偏食、不愛運動,就喜歡看書,參加工作後,我努力學習技術,參加各項技術比賽,每次都能拿一等獎,逐漸養成了爭強好勝的心。結婚後,才知道婆婆很慣孩子,自家孩子甚麼活也不讓幹,很偏心。

婆婆和大姑姐分別住在同一棟樓裡的兩個單元,那時我和丈夫單位經常分日常用品、糧食、油、禽、蛋類,婆婆經常背著我把我和丈夫分的雞蛋、肉往大姑姐家裡拿。自家裡沒雞蛋時,就從大姑姐家裡拿幾個回來,煮著吃,還說是大姑姐花高價買的。有一次下班,到大姑姐家接兒子回家,婆婆讓我到冷倉(倉房)拿餅乾給兒子吃。我到冷倉一看,大大小小的筐裡都是雞蛋,還有我前一天剛從單位分的一小筐雞蛋,也在這放著。我生悶氣、不吱聲,把孩子接回家。婆婆看我不吱聲, 以後照樣這麼做。

公公經醫院檢查是肺癌晚期,在醫院做完手術後,醫院便不讓住院了,在家等時間。我下班回家買菜、做飯,一個月工資都剩不下。大姑姐一天兩頓飯在婆婆家吃,不買菜,吃完就走,甚麼活也不幹。

我一邊幹家務,一邊還得看孩子,很累,對婆家人有埋怨。

因為我偏食,懷孕時吃的東西少,兒子出生時,先天營養不良,剖腹產出來後,就放在保溫箱裡七天,到半歲時,自身免疫力低,就開始經常扁桃體發炎、高燒住院。

我夫妻倆的工資不夠支付醫藥費的,報銷回來的錢只買點便宜的菜,很少買水果,兒子身體一直不好。而我倒班,休息不好,神經衰弱,常生悶氣。

公公去世後,大姑姐把她請客吃飯的費用都算在了公公的喪葬費裡,讓我拿大頭,我把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都給了婆婆,大姑姐還嫌少,逢人就說我花錢少。婆婆沒有工資,我每月得給生活費,再加上兒子還經常住院,我自己身體也不好,哪裡還有錢了,為此,對婆家怨氣很大。

屋漏又遇連天雨,一九九四年,我下班時,被單位的車撞得腦出血,顱腦挫裂傷,頸椎四節彎曲,致使我整日頭痛、頭暈、昏迷,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住院一個月回家休養,單位後來就不給開工資了,經常借錢買藥,中藥、西藥吃著都不好使,經常吃藥吃得胃出血、內分泌失調,整日整宿地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覺了經常做噩夢。心情不好,總是哭。

我有師父管了

一九九六年春天,經人介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也試一試。由於受共產邪黨的毒害,在無神論的影響,我當時說:「大醫院專家看著,中藥、西藥吃著,都治不好我的病,不相信煉功能好病。」就這樣拖了半年時間。由於身體弱得不行,不能行走,只能在床上躺著,昏迷、睡不著覺,臉蠟黃,朋友又勸我煉功,我當時想,那就死馬當活馬醫,試試吧。

當天下午,聽李老師(法輪功創始人)在濟南講法錄音帶,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當晚睡得很香,也沒有吃藥,第二天早上到煉功點上煉功去了,很快就學會了動作,那時正好來例假,七天乾乾淨淨,這下把我可樂壞了,這功太神奇了,也不用吃藥了(之前吃藥也不好使),剛買來的一百多元一副的湯藥也不煮了。

在家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書,看幾頁就睡。半年後,一身的病全好了,人也胖了,精神百倍,鄰居說: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呢?之後也讓兒子聽師父講法錄音,兒子一次發燒,臉通紅。他爸沖了一碗板藍根沖劑,強行讓他喝下,可一宿也沒有退燒。

早晨起來,我一摸兒子的頭還熱,把兒子叫起來,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十五分鐘後,一摸他的頭不熱,體溫正常了。從那以後,兒子再也沒發過燒。

修煉法輪大法,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的法做好人,我再也不生氣了,整天開心,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個人利益上也不爭了,不生婆婆和大姑姐的氣了,到婆婆家裡搶著幹活。一年後,我又上班了,而且還做兼職,家裡有了存款。

一九九八年,房屋改革,個人交百分之二十的房款,婆婆把我們夫妻倆叫回家。在飯桌上,婆婆和大姑姐一邊哭一邊說,沒錢交。丈夫說:「咱們想辦法也得把媽的房款交上,不行,姐,咱們兩家湊錢。」婆婆家是三代戶,我家是二代戶,當時我就說:「不用湊,我自己給交。」說完,婆婆和大姑姐當即就不哭了。我把家裡所有的存款和當月的工資都拿了出來,交了兩個房子的房款。

事後不到兩個月,大姑姐就花了二萬元錢裝潢婆婆家的房子,並和婆婆換房住,而且婆婆還說,大姑姐是為了照顧她,以後少交房費,還說她們退休後去南方住,房子還給婆婆。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聽師父的話,在利益上不爭,事事為他人著想,不平靜的心平靜了,當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每到要開銷的時候,我就會把生活費給婆婆送去,婆婆都會做上幾個好菜,等我回去。一個週末的早晨,婆婆打來電話說:「我燉了雞,等你回來吃。」我說:「你們先吃吧,我今天得開完會,十二點之後,才能回去。」婆婆說:「我們等你。」當時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之後,我就把一年的生活費一起給了婆婆,讓她存起來,慢慢花。

我事事為婆婆著想。小叔子要結婚時,我一下把五千元錢給了婆婆,婆婆當時就哭了,我說:「別哭了,不夠咱再湊。」婆婆哭的更厲害了,說:「你孩子還小,以後用錢的地方多。」我說:「以後再說。」

「修大法得來的福報」

二零零零年底,因我修煉法輪大法,單位逼迫我買斷(就是給你一點錢,讓你回家)。我上北京證實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天安門的便衣綁架,後單位派人接我回當地,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大姑姐和婆婆知道了之後,很著急,婆婆到我家照顧孫子,大姑姐花錢找人到看守所看我,還自己買禮物給警察,希望把我早日放回。

快過年了,我還沒有回去,大姑姐就買來新的內衣、內褲、襪子,送到拘留所。三個半月後,大姑姐又接我回家,當地片警看我大姑姐對我這麼好,就想認我大姑姐做大姐,還說:「你大姑姐怎麼對你這麼好?!」我說:「這是我修大法得來的福報!」

我被當地「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非法組織)非法判刑三年。期間,婆婆住在我家照顧孩子,有人鼓動說:「三年哪,讓你兒子跟她離婚,再找一個。」婆婆說:「她也沒犯法,不就是煉功做好人麼?都是共產黨不好,再說沒多長就回來了,我們不離婚。」

大姑姐給兒子裡裡外外吃穿全包了,小叔子、弟媳婦換樣給兒子買吃的、做吃的。兒子考大學的時候,大姑姐、姐夫忙前忙後的,很辛苦。

大姑姐給我買了很時尚的新衣服,等我回來穿。我出獄了,大姑姐又給我準備了很時尚的四季衣服,婆婆給我做羽絨服和棉褲。我繼續修煉大法,全家人都支持。而且,婆婆、大姑姐、小叔子一致把家裡的福利房讓給我兒子做婚房。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們全家人沐浴在佛光裡,感受著大法帶來的美好。

從監獄回來上班,穿上大姑姐給買的時尚新衣服,單位人都說:「你怎麼這麼時髦呢?」一個離婚的王姐(家裡很殷實,但婚姻不如意,丈夫和她離婚)羨慕地對我說:「你在監獄裡呆那麼多年,丈夫不和你離婚,而且家人對你那麼好,你怎麼那麼幸運?」我說:「修大法修的,這是大法之福,我有師父管;『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家人都知道大法好!」

我修法輪大法前,婆婆、大姑姐看不上我,事事為利益爭鬥。我修煉法輪大法,遵照真、善、忍大法去做好人,使我們全家人關係都很融洽,婆媳關係很好,像母女似的;大姑姐、妯娌之間關係跟親姐妹似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再造之恩!#

文章來源: 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曾經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女強人,但在更強悍的媳婦進門後,她成為被媳婦欺負的對象。在嘗盡苦頭後,終於有一天,媳婦對她態度大變,再不欺負她了。而媳婦的事業也從此風生水起。
  • 編者按:自古以來,婆媳之間多是相看兩相厭,當今中國社會的離婚主力大軍——八零後夫妻,其離婚的主要因素就是婆媳關係。
  • 1996年,法輪大法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迅速傳遍福建省寧德市。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療效和提升人道德水平的教化力,給修煉者帶來身心巨變,受益無窮,吸引社會各界民眾修煉法輪功。
  • 河北省景縣劉集鄉向莊村法輪功學員葛秀麗,修煉法輪大法後,十多年不癒的慢性腸胃炎、心臟病、神經衰弱、類風濕幾個月內全部消失,而且還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婆媳關係好了、鄰居關係好了。村裏都說葛秀麗是個好人。
  • 「《轉法輪》教我們修心向善,只提高自己的心性,做個好人,做個好人中的好人,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句不好的話,大法何錯之有?師父還一再提醒我們不參與常人的政治;我們通過修煉獲得了身心健康,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道德提升,師父何錯之有?」李雪梅說。
  •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河南省偃師市緱氏鎮五十六歲的婦女李苗能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在過去十六年中,李苗能因為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勞教兩年,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冤獄五年,身心俱傷,同時家中十幾萬財產遭掠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