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美國高階亞太裔官員談參政

5月4日晚,美國總統歐巴馬出席亞太裔國會研究所在華盛頓希爾頓酒店舉辦的第22屆年度頒獎晚會。(李莎/大紀元)

人氣: 52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帆美國華盛頓DC報導)今年5月是奧巴馬總統8年任期屆滿前最後一次亞太裔傳統月。日前﹐奧巴馬在出席亞太裔國會研究所(APAICS)的年度晚宴時指出﹐他帶領的團隊保證了亞太裔在聯邦政府的每個層面上都有代表,他在司法部門提名的亞太裔超過歷屆總統提名的總合。他還呼籲亞太裔積極參與各種政治選舉,行使自己的公民投票權。

就此﹐本報記者在傳統月活動期間採訪到多位亞太裔國會議員﹑在奧巴馬政府就職的高階亞太裔官員﹑前官員以及民間政治團體領袖﹐就亞太裔傳統的保持﹑對美國社會的貢獻﹑年輕一代參政重要性等問題進行了對話。

國會眾議員貝拉(Ami Bera)﹕回饋社會與國家 成為參選動力

首位印度裔國會眾議員﹐加州第7選區﹐美國出生的第二代移民﹐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醫學博士﹐從事醫生和醫療職業20年﹐為提供可支付的醫療服務而努力。曾做過醫生﹐醫療主管﹐沙加緬度郡的首席醫療官﹐也曾在加州大學執教。關注本地經濟多元化與創造就業。

AmiBera
美國國會眾議員貝拉(Ami Bera)(网络图片)

問﹕您如何看待亞太裔參政的重要性﹖
答 ﹕亞太裔參與競選公職非常重要﹐這樣他們的聲音才會被聽到﹐他們作為移民兒女的故事及其價值觀才能被了解。這也是回饋社會的方式。現在我們在國會中只有 14位代表﹐希望明年能增加5到6名﹐並逐步增長。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成就﹐但是希望我的經歷能激勵更多的年輕亞太裔﹐成為眾議員﹑參議員﹐甚至參選美國總統。

問﹕請簡述一下您的個人成長過程﹖
答﹕我的父母在上世紀50年代從印度移民美國﹐他們給孩子的傳統理念就是努力學習﹑努力工作﹑獲得良好教育。我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但更重要的是那種理念——努力工作﹑回饋社會與國家﹐成為我參選的動力。我知道是我的父輩﹑祖父輩和其他早期移民為我的成功鋪墊了道路。

美國聯邦上訴廷法官陳中和(Raymond Chen)﹕移民來美犧牲很多 我為父母親感到驕傲

出生於紐約市一個台灣移民家庭。父母親均畢業於台灣大學﹐60年代來美留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獲電子工程學士,紐約大學法學院法學博士。從 1998年到2013年,他在美國專利商標局擔任助理律師,2008年晉升為律師,代表美國專利商標局在聯邦巡迴法院出庭。曾任專利商標局聯邦巡迴律師,協會委員會共同主席,並且是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庭的顧問委員會成員。2013年由奧巴馬總統提名﹑參議院批准﹐成為首位亞太裔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官。

Raymond Chen, during his confirmation hearing before the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to be United States Circuit Judge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April 24, 2013. Photo by Diego M. Radzinschi/THE NATIONAL LAW JOURNAL.
美國聯邦上訴廷法官陳中和(Raymond Chen)(网络图片)

問﹕作為首位亞太裔聯邦上訴廷法官﹐您有何感受﹖
答﹕我為自己是一名亞太裔法官感到驕傲。亞太裔的法官在美國還很少﹐但是奧巴馬總統提名了比以往都多的亞太裔法官。相信我們未來會看到更多。

問﹕作為亞太裔﹐最令您感到驕傲的一點是什麼﹖
答﹕我最感到驕傲的就是我的父母親。他們移民來美犧牲很多﹐並承擔了很大的風險。當他們來到這個國家時﹐他們並不知道將會面對什麼。但他們順利地走過來了﹐我自己也算是一帆風順。我為父母親感到非常驕傲。

美國商務部少數族裔商業發展署(MBDA)副署長申克理(Albert Shen)﹕父母在中國無法實現理想 鼓勵我參與政治

華裔第二代﹐父母早年從中國大陸遷移到台灣﹐後來美國完成大學﹐曾經營中餐館和其它小企業。申克理出生於康州﹐成長於華盛頓州普爾曼(Pullman),擁有自己的工程和咨詢公司。2014年獲得歐巴馬總統任命前﹐活躍於社區﹐積極為少數族裔小企業發聲﹐對西北部地區一些最關鍵的基礎設施和環境淨化項目發揮了重要影響力。

AlbertShen
美國商務部少數族裔商業發展署(MBDA)副署長申克理(Albert Shen)(网络图片)

問﹕如何看待亞太裔企業在美國的發展﹖
答﹕亞太裔是美國人口增長最快的族群。他們也比以往更多的參與政府﹑政治及商業領域。更多亞太裔擁有更多企業,這也是我們的部門正在做的﹐幫助亞太裔企業成長。我們商業部將在5月25日星期三舉辦一場亞太裔企業峰會﹐肯定值得來。

問﹕對年輕一代亞太裔﹐您有何期待﹖
答﹕在華府﹐我們確實看到更多的年輕亞太裔﹐在政府不同部門工作。我們要幫他們提高能見度。我曾親身參與過競選﹐但我失敗了。隨後我被吸收入奧巴馬政府。我覺得能親自參加競選是很好的經驗﹐所以我非常鼓勵年輕人投入競選。我有自己的企業﹐我的父母來自中國。他們總是鼓勵我參與政治。所以我作為一名華裔參選了。這是他們在自己的母國無法實現的事情。我很驕傲在美國我能有機會這麼做。

問﹕被選入奧巴馬政府服務任職有何感受﹖
答﹕對於本屆奧巴馬政府﹐我覺得很驕傲。奧巴馬總統把多元化和熱情帶入政府﹐也給美國帶來改變。他做了很多積極的事情。

退役美國陸軍少將安東尼奧·塔古巴(Antonio Mario Taguba)﹕有責任弘揚我們的傳統和族先

美國陸軍中第二位獲得將級軍銜的菲律賓裔﹐曾任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出生於馬尼拉﹐父親是菲律賓軍人﹐二戰中被日軍俘虜後幸運活下來。塔古巴自幼由母親和祖母撫養大﹐11歲移民到美國夏威夷。畢業於陸軍指揮與參謀學院,海軍指揮與參謀學院和陸軍戰爭學院等多個院校。因被授權對美軍在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虐囚一案做內部調查﹐寫出極具批評性的「塔古巴報告」而知名。

AntonioMarioTaguba
退役美國陸軍少將安東尼奧·塔古巴(Antonio Mario Taguba)(网络图片)

問﹕對年輕一代亞太裔有何期待﹖
答﹕我覺得未來的年輕一代很重要。長期以來﹐亞太裔曾在美國受到歧視﹑不被重視。今天我們必須作為一個重要的力量來發聲﹐無論經歷多少年﹐還是幾代人﹐無論在政府﹑還是軍隊中﹐我們已經證明我們的能力。我希望我的孩子們作為美國公民能夠舒適地在這個國家生活。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弘揚我們的傳統﹐我們的族先。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亞太裔黨團主席梁吳美琪(Bel Leong-Hong)﹕更多亞太裔參選 非常好的趨勢

職業生涯從國家標誌局的初級數學家開始﹐10年後轉到美國國防部﹐又工作了20年﹐最終成為國防部的副助理部長﹐也是國防部官階最高的文職亞太裔婦女。從政府退休後﹐開始對民主黨感興趣﹐並協助競選活動。自2005年擔任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黨團亞太裔主席以來﹐她已成功創立了11個州級亞裔黨團核心小組。她還活躍於社區,在企業﹑非營利性機構和董事會中任職。她還擁有美利堅大學公共管理碩士(MPA)學位。

BelLeongHong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亞太裔黨團主席梁吳美琪(Bel Leong-Hong)(网络图片)

問﹕如何看待越來越多的年輕亞太裔參政﹖
答﹕有更多的亞太裔來參選這是非常好的趨勢。這表示我們的社區正在成熟﹐我們在政治上更有力量。這非常好。我想是時候了﹐我們要多出來投票。

問﹕身為亞太裔﹐對下一屆美國總統有何期待﹖
答﹕我希望下一屆總統能繼續歐巴馬總統所做的﹐繼續為亞太裔提供更多機會。希望未來的總統了解我們﹑尊重我們﹐為全美的亞太裔提供機會。

問﹕如何評價歐巴馬總統八年來的成績﹖
答﹕奧巴馬為亞太裔提供了民眾支付得起的健康保險﹐比如很多在餐館打工的華人都沒有健保﹐但歐巴馬的計劃讓他們和很多其他華人都享有健保。他還改變移民政策﹐讓很多非法移民的孩子可以留在美國學習﹑工作。在華人社區﹐移民問題是個大問題。如果國會能更配合些﹐他能做的應該更多。

海軍陸戰隊預備役中校、律師李洲曉(Otto Lee)﹕在美國享有的自由無與倫比

15歲隨父母從香港移民到美國,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讀完工程學專業後,經歷軍旅生涯兩年,後到加州黑斯丁法學院攻讀法律專業﹐又到荷蘭念國際法。擁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因為祖父當年在上海曾是美國軍隊的一名成員﹐因此加入美國海軍也是他自幼的夢想。身為海軍陸戰隊預備役軍官﹐他曾二次參與伊拉克戰爭。熱心公益的他曾當選加州舊金山灣區桑尼維爾市議員﹑市長﹐還曾參選聯邦眾議員。

Sunnyvale City Councilmember Otto Lee
海軍陸戰隊預備役中校、律師李洲曉(Otto Lee)(网络图片)

問﹕如何看待亞太裔在美國選舉中的重要性﹖
答﹕我覺得亞太裔變得越來越重要﹐特別是在即將到來的2016年選舉中。在共和黨方面﹐我們有很令人興奮的一年。川普成為提名人。民主黨方面﹐一切還在進行中。但無論如何﹐民主制度依然運作順利。可以看到有很多亞太裔出來投票。

問﹕作為亞太裔﹐您最感驕傲的一點是什麼﹖
答﹕最令我驕傲的就是我們在美國所享有的自由﹐這是無與倫比的﹐還有就是美國為勤奮工作者提供的機會。亞太裔為美國的發展做出了如此多的貢獻﹐在19世紀中國人從廣東來到美國三藩淘金﹐到修建鐵路﹐今天從珪谷到全美國,亞太裔在高科技領域都扮演重要角色。作為亞太裔我感到非常驕傲﹐並希望2016我們能取得卓越的成就。

美國國會眾議員高野(Mark Takano)﹕亞太裔對美國社會做出很多貢獻

加州第41選區﹐出生並成長在加州河濱縣(Riverside)。他的祖父母和父母曾在二戰中被迫放棄他們的家﹐被送入日裔美國人的拘留營。戰後﹐他們在河濱縣重建家園。大學畢業後﹐高野曾做過高中教師。看到公共教育系統的問題﹐他競選成為河濱社區大學的校董事﹑董事長﹐致力改善高教體制。2012年當選美國國會議員。

MarkTakano
美國國會眾議員高野(Mark Takano)(网络图片)

問﹕您如何看待亞太裔對美國社會的貢獻﹖
答﹕不論是華人的早期修鐵路還是後來成為職業人才﹐其貢獻也代表了很多其他移民。日裔也與此相仿。第一個亞裔國會議員就產生在我所在的選區–達利普·辛格·薩烏德(Dalip Singh Saund)。他來自南亞(印度)﹐並曾為其美國國籍而戰。

早期﹐菲律賓裔和南亞裔不能加入美國籍﹐直到1940年代才被允許。10年後﹐他得以入籍成為美國公民。他成為第一個亞太裔國會議員。我們為這個國家做出很多貢獻﹐未來也將繼續如此。#

責任編輯:夏實

評論
2016-05-24 1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