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談談中國老齡政策的「硬指標」

人氣: 43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5月03日訊】長久以來,在中國大陸輿論接受政治監督的環境下,內容盡顯「形勢一片大好」的文章、資料以及報導,可謂是屢見不鮮。最近就有一篇類似的文章是關於中國老齡政策問題的。文章說,「研究顯示,近年來中國的老年人政策整體發展態勢良好,老年福利保障水準呈逐年提高趨勢,政策導向性‘硬指標’發展較為顯著,但老年綜合服務設施建設的‘軟指標’建設較為滯後」。這句直擊主題的結論意在指出,有關中國老人各方面的政策,「軟指標」不行,但絕大多數「硬指標」已經很不錯了。

之所以敢於承認「軟指標」不行,一方面或是為了襯托「硬指標」很行,另一方面也是由於「‘軟指標’不行」或已在社會中形成了普遍共識。更重要的是,在老年人的問題上,搞清楚「軟指標」與「硬指標」究竟孰輕孰重,也是判斷針對老人出臺的相關政策、採取的措施是否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關鍵。

從「老年綜合服務設施建設等‘軟指標’則較為滯後;在老年人社會服務以及老年健康與教育方面,……呈明顯下降趨勢;如每萬名老人擁有老年活動站/中心/室、臨終關懷醫院、法律援助中心、老年大學、老年協會的數量,……僅有50個指標變化為上升趨勢」的細節性描述中,我們顯然發現,這些在「軟指標」上所體現出的不足並不關乎「生存」的問題,而只關乎「生活品質」的高低。

然而,有人或許不信,在GDP趕超日本,居世界第二的泱泱大國,老人還會有「生存」問題?實際上,「硬指標」這三個字就是對此問最好的回答。因為這一指標所涵蓋的方面正體現在「老年社會救助、社會保險、社會福利」、養老金以及各類專為老人提供的補貼等關乎中國老人是否真能踏踏實實活下去的問題上。

儘管一份由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發佈的「中國老年人政策進步指數」報告給出了甚為樂觀的資料,比如「老年社會救助、社會保險、社會福利三方面……,其上升趨勢的比例分別達到63.71%、98.39%和78.49%」,「2012-2014年間,城鎮職工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月均已超2,000元」,又比如「全國新增各類養老床位342萬張」,「有14個省份的註冊養老機構絕對數量增加,19個省份註冊養老機構的比例上升,天津、湖南、四川和西藏4省份實現了零的突破」;然而從中,我們卻不難感覺到,這些極盡烘托的資料背後仍透著一股悲涼。

令人感到寒意陣陣的原因在於,與其他中、青、少年群體一樣,中國的老人也難以倖免的被劃分為了三六九等。在中國大陸按照體制內外、權貴與否而存在著巨大懸殊的等級社會中,老人的問題又如何能一概而論、等量齊觀?老幹部是老人,普通退休職工也是老人;在城市生活的老年居民是老人,行走於城市與農村之間超過60歲的農民工不還是老人嗎?但問題是,這些老人的「硬指標」真的都能保持在同一水準線上嗎?

我們暫且不必拿「分工不同」說事,不妨先來看看那好幾千個不必自己繳納養老保險的省部級幹部退休之後的各項待遇。除了配備專職司機兼警衛及工作人員、且身體差的還配有醫護人員之外,僅在福利、津貼等(不包括退休金、級別待遇開支)的錢款上,正省部級的退休老幹部平均每人一年就能拿到112.3萬元,而一位副省部級官員也可拿到93.72萬元。如此有零有整,應該不是一拍腦袋瞎編出來的,更令人驚心的是,這些在老幹部眼中不值一提的錢數,極有可能比一個普通退休職工(按每月2,000來算)在餘下的歲月中所能拿到的全部養老金還多。

事實上,就連這樣的推測也有點「以偏概全」。如果有機會去瞭解所謂的「基層」、走入農村的尋常百姓家,得出的資料不但會呈現出五花八門的淩亂狀態,更讓人抓狂的是,養老金從幾百、幾十、甚至到幾塊,根本就毫無下限,「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說的還是能拿到的,拿不到的就不在此一一贅述了。只看越來越多的年過半百的農民兄弟也紛紛湧入城市,想要跟年輕的農民工一樣四處找活幹,就足見農村老人的生存境況。對他們而言,什麼床位、什麼養老機構、什麼老年活動中心,那都只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說到養老機構,光看「4省份實現了零的突破」這句描述就覺得悲哀,更別提時不時傳來的因無人監管而導致火災事故、老人死亡的消息了;說起養老床位,光看「每千名老年人擁有養老床位數要達到30張」的要求以及「浙江從2012年的33.1張增長到2014年的52.9張,該項指標躍居第一」的政績和排名,就足以讓人欲哭無淚,更別提床位的費用甚至遠遠超出一般老人的經濟承受能力了。

如此看來,中國老齡政策的「硬指標」真的如報告中所吹噓的那麼好嗎?那些一味被說好的數字若放在現實中,甚至會讓人有些慘不忍睹。而無論「軟指標」、「硬指標」都好不起來的原因也就在於,負責養老的有關部門還真把老百姓當成了「衣食父母」,卻沒能把自己當成孝順兒子,甚至自以為是被寵壞的孩子。更重要的是,這些「不孝子」從未引以為恥,反而覺得理所應當。在其看來,即便爹媽可憐沒人管,那也是他們咎由自取。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5-03 3: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